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五辑|卧室爆发力

2021/09/23

在本期的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栏目中,我们邀请到了六组参与卧室爆发力征选的音乐人参与其中。除了一些待办事项和创作习惯的介绍,这一次他们还带来了一些轻松的东西。窗外的晚霞、手边的Switch、监听音箱上面的悠悠球……在他们的Home Studio里,令他们爱不释手的不只是实现灵感的乐器和设备,大大小小的玩具和摆件陪伴他们度过了疲惫之余的休闲时光。

我们期待更多的卧室音乐人朋友们参与其中。无论是一件难得的设备还是陪伴你许久的小猫小狗,如果你也想把自己的创作空间分享给大家,欢迎加入卧室爆发力的大家庭! 

投递邮箱:liuyingying@streetvoice.cn 

宇宙猿-CosmicApes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ThomZ:如果在家弹琴/进行构思也算的话,那可能随时都在创作。因为说不定低头吃卤煮的时候就灵光一现了。自己比较喜欢尝试新鲜玩意,所以集中创作的话一天七八个小时也常有?

ThomG:创作时间......每天一小时起步。大多时间我会调试在做的工程,写写片段之类的。有明确目标的话一天8小时也没啥感觉。

ThomG的工作室

SV:自己的卧室里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ThomZ:由于在国外上学,每年在家和宿舍之间来回跑,所以不方便建立一个系统的工作室。目前乐器就分散在家的不同角落。有时候录着录着就去饭桌上取鼓机,或者上卧室扛吉他,个人还是挺喜欢这种富有生活气息的创作方式的......

ThomG:最满意的角落是阁楼床底下的空间,最大化利用空间视觉和心灵都很满足。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ThomZ:作为一名宅人,在家创作的自由度和乐趣肯定是比局限要多啊。不过由于我们成员生活在不同国家,所以独自做工程然后互相完善似乎成了唯一的选项。目前的苦恼是:没法感受大家一起创作和live的乐趣,时间久了容易陷入困境和焦虑......

ThomZ的设备

ThomG:在家写歌录歌的好处在于自由和对创作的控制,比如写很多自动化、做一些录音室难实现的点子之类的,无需担心时间和费用问题。局限肯定是有的,比如脱离传统乐队创作形式,很容易自己陷坑,噪音/扰民问题等等......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ThomZ:还是由于得国家之间来回跑,所以设备都挑简便的买。最近马上回学校了,准备整把适合录新专辑风格的吉他。明年宇宙猿准备live,还缺个鼓机,准备也整一个? 

ThomG:最近想把床撤了,正经的做一下声学......介于我还得在这屋睡觉这可能不大现实。小想法是添个管箱录吉他。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ThomZ &ThomG:理想中的演出场景......现阶段来看,吵闹的livehouse就不错。比起体育馆这种大场景,我们更希望和所有来看我们的人有更多交流互动的机会。

ThomZ在洗手间弹琴

The Rose Bites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刘璇:常诚是专业型选手,每天大概4-5个小时。我很不确定,感觉时刻都在创作,又时刻都不在。 

SV:自己的卧室里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刘璇:因为异地,常诚的工作室开门之后我还没去过。他说最满意的是沙发,因为可以躺着分析编曲结构。我听了之后也觉得是沙发。

刘璇在卧室里为The Rose Bites搭建了一个工作间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刘璇:我因为几乎没有用专业录音棚的经验,所以体会不出当卧室音乐人的快乐和局限。如果可以早一点结束走出去,不要当卧室音乐人了,我可能会很快乐。

常诚:可以随时随地记录灵感,局限可能就是外录吉他时音箱音量不敢开太大。

 常诚工作室的设备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常诚:只想出东西……真说添的话,可能会需要一台Avid的C24。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刘璇:这个真的幻想过太多次了。我想过很多个场景,livehouse、美术馆、水族馆、滑板公园、自己家客厅、地下室之类的都想过。理想中的场景是在一个山谷的洞穴里,好多朋友们都来了,带了新鲜的水果、烤面包、啤酒,还有他们的狗。他们缓慢走进荫蔽下,坐在地上。没有舞台。演出过程里人群尽情跳舞、大哭、或者拥抱,几乎没有人举起手机。演出结束也没有垃圾留下。 

常诚:我的理想比较现实,场地大、观众多,还能全场大合唱就行。 

双面镜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主唱阿超:因为我是全职做音乐,音乐就是我的工作,所以每天创作时间基本在六个小时以上。

键盘手乐城:我是程序员,所以每天空闲时间比较短,大概在两小时左右,周末会更多一些。 

贝斯手款款:我平时从事教学,没事玩玩改装车,平均每天练琴两个小时左右。

鼓手志伟: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主要还是看心情。 

吉他手小操:我是个纠结怪,练琴时间比较零散,时长时短。

 阿超工作室里的玩具

SV:自己的卧室里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阿超:最满意的角落就是工作台,因为台上摆满了自己喜欢的潮玩摆件,看着赏心悦目,还有自己布置的“光污染”,搭配各种设备的灯光色彩,带来赛博朋克的创作氛围,这个角落能让自己很快的进入状态,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主唱阿超:在家很轻松、惬意,不会有紧迫感和压力,也不会有时间和形象的限制,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设备还不够好。

键盘手乐城:做出完整、成熟的作品就会感到满足,但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与录音棚相比虽然更任性一些,但缺少与人交流的机会。

贝斯手款款:快乐是写出一段自己喜欢的乐句,局限是找不到女朋友。

鼓手志伟:累了就能睡,醒了就能干,局限是天天吃外卖。 

吉他手小操:编出东西就很开心,但经常被主唱怼。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阿超:Moog Model D合成器、贝斯的Ampeg分体音箱、橘子100、Fender Custom Shop 56 Stratocaster Relic、纽曼u87、真力监听音响、哆啦A梦的时光机。(想但可能一时半会儿实现不了)

 

阿超工作室的设备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主唱阿超:夜晚高山的山顶,感受最清新的风,抬头就能看到星空,仿佛全世界都在倾听我们的歌。

键盘手乐城:地铁站吧!可以融入城市的感觉。

贝斯手款款:当然是在海边,可以体会自由的感觉。 

鼓手志伟:草莓音乐节。 

吉他手小操:希望能在热闹的街头来一场快闪,给路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Claux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Claux:其实创作的时间很不固定,哈哈(特别不固定,给自己的期望大概是一天1~2小时,虽然最后这些时间基本都被用去听歌了)。

SV:自己的卧室里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Claux:我可以完全不假思索地坦白,一定是右边音响背后的世界。因为声装条件的限制,大部分的时候都反过来用耳机混音,然后用音响来检测混音,所以需要时不时地让耳朵休息。有时候累了,就站起来拉开窗帘,坐下来玩玩手机看看书,喝杯咖啡看着窗外的世界今天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很奇妙,卧室的窗台总能看到最美的晚霞。

 窗帘背后的世界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Claux:卧室音乐人最爱的一定是一个能随时接受自己拥抱的床吧!累了可以随时躺下休息,太治愈了。其实最大的快乐其实已经暴露给大家了,其实屏幕下有个小按钮(HDMI切换器),一键进入快乐世界(Switch)。简单的说,在我的角度,卧室音乐人拥有随时享受高质量快乐的特权,因为在这个自己悉心布置的世界里,我拥有了给自己自由的最大安全感。

Claux的卧室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Claux:很期待收一个ROLI的Seaboard,但是最近刚看到他们公司倒闭了,有点难过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Claux:霓虹的光晕,昏暗的灯光,拼成云的白光灯带,配上迷幻的Synth,就像处在现实和想象的交界,很迷幻很浪漫。希望来看我演出的人都能回忆起最朦胧的爱恋。

PhoneBoi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PhoneBoi:上学期间只要空闲的时候就会创作,现在刚步入工作,创作时间大大滴减少,有新想法的时候会去试着创作,一小时左右。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PhoneBoi:快乐是较为自由,没有录音师在前面监控的感觉,比较适合社恐,想休息的时候就能休息,自己掌控的地方比较多,局限是可能较为不专业。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PhoneBoi:暂无,哈哈。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PhoneBoi:为数不多的歌迷,能一起跟着唱,能了解歌词里面的含义,封闭或开放的环境都可以。

海森堡的烦恼 Heisenberg trouble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

洪振麒:每天的时间都不一样,可能跟我性格有关。大部分素材都来自于生活中积累的一些凌乱的碎片和虚无缥缈的情绪,我写东西往往是从这些片段开始的。

邢贺鸣:平均每天练习一小时左右。

 主唱/吉他手洪振麒的卧室

SV:作为卧室音乐人,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洪振麒:我觉得都挺满意的,有一个安静的地方能让我把歌录出来就挺好的。

邢贺鸣:图中最满意的角落是22寸Istanbul Mehemt Legend Dry Ride。

 鼓手邢贺鸣的工作室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洪振麒:快乐的地方就是从最开始的一个几秒钟的动机开始,一步一步地做完整然后不断改进,这个过程本身就会让我产生满足感。局限的地方就是怕扰民不敢大声录制人声部分。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洪振麒:接下来想把几个周边单块换一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想买个监听音箱再换把琴。 

邢贺鸣:想购置一套音色偏干,smash感强的踩镲。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洪振麒:我个人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Happy When It Rains》的MV那样,在昏蓝的灯光下,每个人只专注于自己手里的乐器,从演出开始的第一秒到持续到最后一秒。 

邢贺鸣:理想的演出情景是台上的人玩的过瘾,台下的人听的开心。

相关消息

2021/10/09

2021年,是谁在听、怎么听、又为什么听City Pop?

2021/09/06

连连看 | 狮童乐队VS梯雲縱:谁才是乐队中潜藏的武林高手?

2021/09/06

信Letter Records:唱片封套里的私人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