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七辑|卧室爆发力

2022/04/07

疫情再度袭来,这让我们的音乐人朋友们不得不把更多的时间留在卧室里。小小的空间,没那么专业的声场条件,可转念一想,也许只有在自己的房间里才能在写歌时无所顾忌地席地而坐。当你被创作所烦恼,咖啡,绿植,猫猫狗狗和其他好玩的东西也能陪你度过煎熬。

疫情下的创作真的有好的一面吗?谁是乐队里最拖延的那个人?有没有可能给猫办一场演出?2022年的第一期Home Studio特辑,我们从街声大登陆等近期的征选活动中联系到了五组音乐人,带你走近他们的创作空间。等到所有人都可以自由走出家门感受春天的时候,希望你可以亲临现场,感受音乐人们的创作带给你的无限活力!

我们希望更多的卧室音乐人朋友们能参与其中。独一无二的设备,好玩的创作故事,愉快的乐队外卖时光……如果你也想把自己的创作空间分享给大家,欢迎加入卧室爆发力的大家庭!

投递邮箱:liuyingying@streetvoice.cn

幽默饼

大卫的桌面

小笑的桌面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疫情期间你们有什么变化吗?

幽默饼:我们都是比较拖延的人,所以会制定一个创作计划以及时间表。进入创作阶段时,通常会用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或是一个通宵)来创作。疫情期间并没有什么变化。

SV:提供的图片中,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幽默饼:最满意的是工作台前这一块地毯区域。席地而坐产生不少灵感!

SV: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幽默饼:在家创作,可以随意变化身体姿势,还能发出奇怪的唱歌声音,不担心会打扰到别人,这是最快乐的事情。在家录音时,熟悉的气味和场景让人感到安心,被全然的安全感包裹着,还可以迁就嗓音情况来选择录音时间,这点非常重要。还有,省下的录音棚费用可以买好吃的!

局限也有哦,创作的时候容易被困住,因为长期待在家里,眼睛看到的景象一成不变,身体的敏感度也随之降低了,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还是每天出去走走瞧瞧比较好。

在家排练

快乐写歌大法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幽默饼:AIAIAI WIRELESS+无线监听耳机、MOTU ULTRALITE MK5声卡(可惜一直缺货买不到)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幽默饼:七八月的傍晚,在有篝火的树林里演出,我们都光着脚踩在草地上,听众还能带上小孩和宠物一起。

Space Station&鲸浪吉他手 黄河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疫情期间你们有什么变化吗?

黄河:周中下班回到家后看精神状态吧,经常会比较累没法集中精力去想一些新的动机。周末的话会更有状态,能练琴几个小时。有时候我很怀念2020年疫情刚爆发大家都不能出门的日子,那会我能一天在房间里待很久,一直在尝试用吉他写更有突破的乐句。

SV:提供的图片中,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黄河:我一直在做跟乐器有关的工作,上班的时候接触着最新的设备,下班回到家,我房间里都是Vintage的器材。我很喜欢我这台手工DIY做的5F1音箱,还有几台复古音色的Preamp,通常我会来回在这几个输入端上切换,录不同质感的声音进电脑。

SV: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黄河:在家就是方便!能在生活和弹琴的状态中灵活转换,也很庆幸前几年设备不贵的时候买了一些琴和效果器,所以我喜欢的吉他音色大多数都能在房间里实现了。而且我觉得如果还得出门甚至坐车去排练房,那精神状态以及时间,都会被路途消耗掉,很不好。但在家练习就是没办法用很大的音量,声学也不好,房间小有些挤,以及我一直很想要有一个带大窗户的琴房。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黄河:我对吉他设备已经没什么热情去消费了,制作类的又太贵买不起,越贵的设备和它的实际意义成反比。所以再有点钱我可能会考虑买好的咖啡机吧。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黄河:应该是小空间、没有舞台听众贴近着乐队的。音乐设备和流行音乐文化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让我很着迷,不同设备带来的音色和动态很多时候是麦克风和PA没办法反馈出来的。弹簧混响尾音、Fuzz音色的低频下沉和咆哮、镲片的击打质感,还有汗水和撼动人心的声压,这时听的音乐会更有感染力。想想都觉得很爽。

Post Radio后电台乐队 思斯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疫情期间你们有什么变化吗?

思斯:现在不出门的时间基本都在家工作,时长不等,也会摸鱼、弄花、喝茶什么的。

SV:提供的图片中,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思斯:最喜欢阅读吧台,那是我看书和写歌词的地方。窗外是日出的方向,早晨咸蛋黄一样的朝阳蹭蹭爬到对面楼顶,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很有仪式感。 

SV: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思斯:最快乐的是随时有茶喝,穿睡衣工作很自在,不穿也没人管你,不用化妆以及社交,状态不好时可以吸猫治病。

局限就是家庭工作室在老小区,邻居经常在装修所以只能深夜录音(他们和我一样,又想把家里造得漂亮和新鲜些又舍不得离开玉林)。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思斯:我不是技术控,现有的设备在我能力范围内已经完全够用了,准备再添一些花器,四月处处生花,家里的瓶瓶罐罐不够用了。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思斯:我家客厅,榻榻米上坐满了猫,我在地板上虔诚地歌唱。

鳄梨帕克

SV:每天在家搞创作的时长大概是多少?疫情期间你们有什么变化吗?

吉他手陈蓝:我们更多是像jam一样的创作方式,通常先把动机记录下来,然后会在某天有特别的灵(sui)感(yuan)再把这首歌完成。疫情期间我们生活的区域管控很严格,也打乱了我们的排练计划。

吉他手蒋卿:两、三个小时左右,基本没有变化,疫情后就怕黄码进出不方便。

 

SV:提供的图片中,最满意的角落是哪一块?为什么?

陈蓝:我最喜欢去小新的那儿敲她的鼓,emm好像排练间隙都是这样。

蒋卿:最满意的是自己的效果器,因为之前选择了很多,现在留下来的都是自己觉得需要的声音。

SV:在家写歌、录歌等时候的快乐是什么?有什么局限吗?

陈蓝:那当然是可以放心大胆的搞通宵然后倒头就睡。卧室里没有良好的声学处理和体验不到真鼓让我很难受。

蒋卿:可以更安静的思考,创作会比较主观。局限就是音量不能太大了,会扰民,哈哈。

 

SV:工作室里最近还准备添置哪些东西?

陈蓝:大家在纠结入两套G4的耳返。

蒋卿:准备添置一块压缩效果器。

鳄梨帕克“音乐总监”小白

SV:理想中的演出场景是怎样的?

陈蓝:较暗,不大的空间,有随行的灯光师,这样我会放得开一些。

相关消息

2022/05/03

在家的日子里,你还有心情听歌吗?

2022/03/08

女性音乐人特辑:希望不要继续忽略弱者的痛楚

2022/02/17

白鱼:北京姑娘的台北音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