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鲨JAWS:凶萌的外表,挑战巨物的力气

2019/11/24

撰文:冻梨 

“我们是《海底总动员》里的鲨鱼。”

白鲨JAWS的名字来自恐怖电影《大白鲨》,电影中,大白鲨是肉体凡身,因为力量强大依然可以掀翻人造的巨船。乐队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力量。但关于乐队的形象,三个人还是觉得更接近那个凶萌的鲨鱼。

2019年7月,这支乐队才刚刚成立,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将是他们的第一次现场演出,很多尚未发行的作品也将在 MAO Livehouse 首唱。白鲨JAWS的 EP《白鲨JAWS Vol.1》明天上线,11月26日,来听听看冉冉升起的白鲨JAWS!

因为成团时间短,不免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为了参加节目才成立的乐队。贝斯手老妹儿摇摇头,和主唱鱼麦扣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如果不是因为 Radwimps ,这个乐队可能根本不存在。

鱼麦扣在去年偶然听见 Radwimps 的音乐,惊为天人,瞬间成为粉丝不可自拔,不过身边似乎没有可以和他聊这个话题的朋友。直到今年,在朋友圈突然刷到某位朋友分享了的 Radwimps 的音乐,立刻留言搭讪。

这位朋友就是老妹儿。今年春天,因为工作的原因,老妹儿现场前排听了 Radwimps,同样惊为天人。老妹儿从小听 X-Japan,大学也是日语专业,时隔多年再度燃起对 J-Rock 的爱,忍不住在朋友圈分享。

贝斯手老妹儿

不过同样是粉丝的鱼麦扣就没有这么好运。夏天,鱼麦扣去 Summer Sonic 玩,为了听 Radwimps 拼命挤前排,也只站到了20排左右,前方是一位身高190公分的大汉。

“对,我们还都喜欢米津玄师。” 鱼麦扣和老妹儿一句接一句讲述他们的共同爱好,两人中间的吉他 Bangbang 始终摆着高冷的表情,采访当天的衣服上是微信常见的小黑脸表情包。

吉他手 Bangbang

Bangbang 对这些音乐风格自然也是喜爱的,不过在伯克利音乐学院时期,他学习到最多的还是爵士乐。也正是在这个期间,他和喜欢 Jason Mraz 的学弟鱼麦扣相识,回北京后,两人经常一起做音乐。

“我就是月老牵姻缘。” 一切皆因鱼麦扣而起。

鱼麦扣

成立最初,除了一起做歌,几乎很少有聚在一起排练的时间。鱼麦扣专职创作,Bangbang 是吉他老师,老妹儿则忙于录音工作。直到拍摄《我虽不才》的MV,白鲨才第一次正式排练了。

MV 场地现在老妹儿平时工作的录音棚,没有其他人帮忙,老妹儿一早就自己摆设备布置场景。摄影师是乐队的朋友,机器只有一台,为了拍出不同角度的乐队,摄影师扛着机器一遍一遍拍摄,《我虽不才》被乐队表演了40多次。而这次摄影,也是乐队的第一次排练。

“我觉得我们排得很好。”

“嗯。” “是的。”

想想40几次的演奏就想笑,但几个人对第一次磨合表示十分满意。那之后,白鲨每周固定至少三次排练,工作日的晚上时常排练到半夜。

鱼麦扣出动机,再和 Bangbang 和老妹儿一起编曲、录音。眼下能听到的三首作品鱼麦扣在不同年纪写下,经过白鲨JAWS的重新编排,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我虽不才》是三个人一起完成的第一首作品,这首歌受动画《我的英雄学院》影响,唱的也是每一个在生活里扑腾的年轻人。鱼麦扣和老妹儿特别推荐大家一定要注意《我虽不才》里的吉他。Bangbang 给出第一版,他们都觉得还可以再进化一点,Bangbang 不多说,直接再弹一段,鱼麦扣和老妹儿两人直接“give me five”,要的就是这个。

《Hero》来自鱼麦扣对于复杂人际关系的厌倦。而写下《Counter Clock》时,鱼麦扣才上高中。那时他厌倦数学课,学期末时看到桌上的表,想着如果时间倒退,他会做怎样的选择?

关于时间、关于选择,大家都曾有过纠结。鱼麦扣决定专攻音乐时,和家里发生过争执,最终家里人还是没拗过他;Bangbang 高中时一度不知道该不该做音乐,一位老师和他说,人活着就是要走下去,于是他坚持到了现在;老妹儿的第一份工作是日企的客服,做得不开心,辞职去 Livehouse,自学录音......

为什么做乐队?只是因为喜欢。刚刚站在起点的白鲨JAWS,希望能走上更大的舞台,但也更希望能给人带来快乐和共鸣。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鱼麦扣:英文名是麦扣,我又姓于,回国之后就把鱼放在前面了,这才是中国人嘛。

Bangbang:我的大学室友叫 dingdingding,我就叫 bangbangbang……

老妹儿:我是吉林人,在重庆上学时同学给我起外号,一开始还不乐意,后来不叫我这个还不习惯。

SV:个人的演出经历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鱼麦扣:2016年刚回北京的时候,机缘巧合参加某音乐节,又非常幸运地获得了傍晚在主舞台演出的机会。有些那一次在现场认识我的朋友现在仍在支持我,真的让我很感动。

Bangbang:在伯克利的时候,朋友演出实在找不到伴唱,就找了我,我从来没伴唱过,演出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太紧张了,我再也不伴唱了。

老妹儿:大学组乐队,第一次演出翻唱反光镜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那个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朋克。

SV:你们的人生关键词是什么?

鱼麦扣:创造和毁灭。

Bangbang:活着就是走下去。

老妹儿:幸福快乐。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幸福快乐…… 大家每个人的情感其实很多,你可以有正面的情绪可以负面情绪,可以是很多琐事里面获得一些小的哲理或者说小的震撼、遗憾,我想能让大家在感受到这些情绪的时候不那么孤单,或者说听到我们创作出来的东西以后,能够让大家感觉这个世界上还有共鸣。

如果是亢奋的感觉,我们就一起跳一起唱,如果它是悲伤的,我们就一起流泪,如果能做到这样的话,我觉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SV:请描述一下你们梦想中自己的演出场景吧~

梦是无限大的 。

以后到月球,我们作为代表中国第一只在月球上演奏的乐队。(真空不传声音,我们就得看动作是吗?固体可以传声,就踩大地。《我虽不才》改成《我虽不踩》哈哈哈哈)

图片来源:白鲨JAWS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进入白鲨JAWS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4/02

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