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皮树:即兴诗意,抑制狂躁

2019/11/19

撰文:肉饼

11月2日,布皮树乐队在北京举办了专辑《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的专场演出。六个月前,这张专辑刚刚和大家见面。由于乐队的五名成员平时并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新专辑发行后的半年时间里,除了在乐队诞生地哈尔滨的专辑首发式以及刚刚结束的北京站专场,布皮树也仅仅参加了两三场演出。

在街声大登陆北京站的演出过后,他们又要投入到新作品的创作中去。11月27日街声大登陆北京站,一起到北京疆进酒欣赏布皮树的诗意与狂躁。

狂躁抑制剂

吉他手杨哲伦的社交媒体上写到“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这句话出自庄子的《道德经》。主唱 Nuri 透露,大学时期两个人曾经因为讨论庄子的这句名言而在操场上散步了无数圈。就在几年前,杨哲伦一度被失眠所困扰,后来他在《道德经》中再次读到了这句话。“读了这句话之后给了我很大的释怀,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些。”后来这句话成了杨哲伦的“座右铭”,也几乎成了布皮树新作品整体风格的写照:歌词变少了,更多的是情绪变化和氛围的渲染。

 布皮树北京站演出现场

不过“沉默”这个词显然和乐队里五个高大的北方男孩不那么相匹配。11月2日北京站的演出前,布皮树的五个人分散在场地的各个角落和朋友聊天。走进场地,陌生一点的观众估计并不会注意到这几个大个子就是当晚演出的主角。临上场之前,贝斯手李健不得不稍微低着点头进入场地,常规尺寸的贝斯在他身上就像一个小挎包;吉他手杨哲伦则把效果器板举得高高的,生怕会碰到观众。

时隔一个礼拜再去看这场演出,主唱 Nuri 觉得“场地其实声场条件特别好,就是舞台有点小,蹦不开。” 在现场一向沉默寡言的杨哲伦觉得 Nuri 是布皮树里最能聊的一个。“一般在现场就是 Nuri 负责说话,我们几个安安静静演就好了”。

演出结束后的布皮树

他们并没有一上来就表演《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的作品,而是用一些之前没发行的布鲁斯民谣调动观众的情绪。三首歌演完,场地就已经人多到出去买杯酒就挤不回来的地步。嘉宾乐队虎啸春也在表演结束休息片刻之后,立刻跑回来看布皮树。

《狂躁抑制剂》算是当晚演出的情绪高点,尽管编排和录音版本并不相同,整体上也适当缩短了一些,但“狂躁”的布皮树还是受到了北京观众的喜爱。杨哲伦在歌曲间隙喊出的 “1!2!3!4” 助长了气氛的升温,杨哲伦在最后时刻摘掉不断滑落的眼镜宣告短短几分钟的狂躁接近了尾声。这首歌的现场版本随后被场地官方制作成了短片发布。“其实我们好多歌都是只考虑录音没考虑现场,不太能完整还原出录音的效果”。

房间 

“和上一张比起来的变化?就是录制的时候用到的设备都是自己的了,不用再跟别人到处借了”,杨哲伦笑着说。从《疲惫如时间》到《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他一直负责着专辑的录音和制作工作。第一张 EP 在 Nuri 亲戚家完成录制,连电脑和麦克风都是管别人借的。现在,他们只需要在各自家里完成自己轨道的录制,再交给杨哲伦汇总就可以了。 

《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专辑封面

《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包含了六首歌,从《绪》到《新手》,情绪的变化奠定了整张专辑的顺序和情感基调:

《绪》本来就是“intro”,中文翻译过来也可以叫“序”,自然可以通读作“绪”,钢琴的旋律也能表现出歌曲情绪的起伏。

《Joy》的歌词是一个寓言性质的故事,最开始 Nuri 只用中文写了一个大概,后来找了好多朋友来翻译,最后就成了官方介绍里“林中猎人写给友人的信”。

试音中的布皮树。左起:孟衍、杨哲伦、Nuri、马良、李健

《天鹅绒房间》的编曲是杨哲伦早期未完成的一个段子,他在跟经纪人寒江聊这首歌的时候,寒江正好在玩《女神异闻录》。他觉得这段编曲的感觉和这个游戏的精神内核非常相似,而且游戏里很多的内容也都和心理学有关,于是寒江觉得可以联系在一起。“天鹅绒房间”是《女神异闻录》里一个虚拟的场景设置。在这首歌中,杨哲伦特意在北京潘家园录了一段小孩玩耍的声音采样。

《狂躁抑制剂》的动机源自贝斯手李健给杨哲伦发的一段噪音音频,杨哲伦听完之后很快就做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并且加入了布皮树在北京聚餐时吃涮肉的聊天原声当作采样。“一个混响,一个八度法兹,一个过载”,这就是李健制造“狂躁抑制剂”的秘诀。最后这首歌在“优斯迪吧”电台主播薛优雅的家里完成了制作。起初布皮树担心《狂躁抑制剂》这种新的风格不太容易被接受,“没想到观众还挺喜欢。”

《林波巷》是布皮树之前的一个老歌,以前 demo 版本的名字叫《柔软时光》,也是新专辑中制作周期最长的歌。杨哲伦和封面设计师漆伯及其女友曾经住在一起,当时赶上 Nuri 已经写好了前半部分的歌词,《林波巷》的结构刚刚搭建起来。刚好漆伯的女友在家里读着一些诗,“她正好读到了欧·亨利的《梦》,我就偷偷用采样录了下来。当时电视里还放着有关人工智能的综艺节目,我就把这些都作为元素整合了进去。”

《林波巷》的英文名叫“Limbo Lane”。游戏《地狱边境》的英文名字刚好也是“Limbo”,游戏里传递的东西也有一点像这首歌里的氛围。布皮树认为这也算是一种联系。

《新手》其实来源于 Nuri 给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集《新手》写的小书评,他给自己的小书评做了个配乐,由于条件原因没有及时录下来,放置了很久。后来发现“还挺适合放进新专辑的。”

整张专辑的概念在编曲完成后才形成。专辑封面出自乐队多年的好友、VJ 漆伯之手。画面中是一个扭曲的房间角落,在这个房间里,你可以看到木马、号角、猎枪、蝴蝶,还有用来审讯的电椅 —— 这些都是分别隐藏在六首歌中的意象,也是一个个与心理学有关的“彩蛋”。“在设计专辑概念的时候,我们希望把音乐和文学、电影、哲学、艺术、游戏等各种媒介联系在一起,这可能就是我们想尝试的。但是并没有非要和谁的作品联系在一起。” 经纪人寒江介绍:“整张专辑是先有的单曲《林波巷》和《狂躁抑制剂》,然后按照这两首歌的意境拼凑出了整张专辑的概念。”

实验 

《星期三心理研究小组》意味着布皮树彻底转型了吗?并不是。

“其实布皮树现在就是一个小工艺作坊,自产自销。” 眼下五个人分居哈尔滨和北京两地。前不久,杨哲伦因为工作调动搬去了青岛,键盘手孟衍也辞去了产品经理的工作,目前的工作重心转向了音视频内容拍摄制作和音乐教学。几个人的地理距离变得更加遥远而复杂,却并没有停止布皮树创作的步伐。“好多东西都是朋友帮忙一起做的,我们在大伙的帮助下走到了今天。”

 键盘手孟衍辞职后从事音乐教学

尝试实验音乐当然不是布皮树突然做出的决定。早在2017年,乐队就曾受邀在今日美术馆为朋友的展览进行即兴表演,乐队的实验性已经初见端倪。“我们一直都在尝试,只不过发歌和演出都没那么频繁,大家可能以为我们一下风格就变了。之前喜欢我们的朋友也慢慢跟着我们成长了起来。有的朋友会停留在之前的风格,但是也有的新观众是被我们实验的风格吸引来的。”

布皮树在今日美术馆

除了实验性,配乐也是布皮树的另一个方向。一个月前,布皮树的官方微博发布了杨哲伦为朋友的服装品牌宣传片制作的配乐。杨哲伦也在个人的虾米账号上发布了这段音乐,并简单取名为“Untitled”。“我们周围有些朋友在做电影,我们也想给他们做一些配乐。”

除了孟衍和杨哲伦,布皮树的另外三名成员依然生活在哈尔滨。Nuri 朝九晚五地坐班,李健晚上做职业乐手,鼓手马良经营着自己的酒吧。“其实哈尔滨的音乐场景一直在进步。我们这边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主办方,逐渐把演出做了起来,但是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慢慢做好。”

哈尔滨的观众群体一直在不断更新。由于人口流动比较快,观众以学生和刚毕业的年轻人为主。“以前我听张玮玮说过一句话‘十年前我的演出台下都是年轻人,十年后我的演出台下还是年轻人’。” Nuri 觉得布皮树也是类似的状态,始终吸引着新的观众去喜爱他们的作品。

 杨哲伦和孟衍

如今布皮树也即将成为街声大登陆猛虎Day的一员。Nuri 觉得新时代的年轻人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观众,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刚开始听音乐的时候还处在 CD 时代末期的阶段,做音乐可能受之前人的影响比较大。基本上一个乐队登上了《我爱摇滚乐》,我们才知道了他们的存在。但是现在的人已经生活在被网络覆盖的时代,他们获得信息的速度和容量也比我们好。可能做 CD 和磁带的浪潮又回来了,但是年轻人都是当做一个纪念品,信息传递的能力变弱了。”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Nuri:算是21世纪成长的年轻人对这个社会的一些想法和印记吧。每代人都会有自己的印记,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能表达出我们的想法还是挺好的。能够引发别人的思考,并且得到一些回应。

杨哲伦:想让自己的想法能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

孟衍:换一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方式。

SV:请描述一下你们梦想中自己的演出场景吧~

Nuri:达到“人琴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

孟衍:不光能在台上演,还能在观众的视角欣赏。

杨哲伦:读研究生的时候研究方向是开放源代码,如果和音乐产生联系的话,我觉得我理想的演出其实就是打破观众和演出人员的边界,大家一起来完成这次演出,交互性很强的那种。

 

图片来源:布皮树乐队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

为 你 连 唱 两 天

身在北京喜爱独立音乐的朋友

来现场聆听明天的流行

 

 

11/26(周二)20:00

北京 MAO Livehouse 

11/27(周三)20:00

北京 疆进酒 OMNI SPACE

收听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歌单

相关消息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

2019/11/15

老王乐队:25岁那天睁开眼,就知道自己不再年轻了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