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演奏班: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初二的男生

2019/11/22

撰文:孙大猴

在北京工作了六年的粮食回到青岛家里,和女儿一起看《小猪佩奇》,伴着屏幕上那只跳来跳去的粉红色小动物,粮食心里就冒出了一段旋律,赶紧就拿手机录了下来。整理整理思绪,坐在电脑前面,就是这首《佩奇的夏天》。

所有阁楼演奏班的歌曲里都洋溢着浓浓的夏天气息:《CCD冒险记》是为了纪念在北京草场地艺术区工作生活的时期,《南方森林》则是想起了自己和同事一起去香港的一座小岛的故事...... 就像橘子海主唱坤明在朋友圈评论的:“粮食的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初二男生。”

Made in 阁楼

乐队的主唱粮食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大学实习就去了北京。2008年在北京实习的时候他去了海淀公园的摩登天空音乐节,虽然对其它细节的记忆都颇为模糊,但是粮食一下记住了重塑雕像的权利,在北京期间,他也组了乐队。

“我在北京都是挣钱挣够了就辞职,没钱了再找工作。”粮食就这样在北京潇洒走过了六年的时光。为了结婚,他和妻子回到了生活压力更小的老家青岛。回到青岛后,这里的气候和生活方式也把粮食从一个不喝酒的人变成了需要戒酒的人。

粮食在北京玩乐队的同时也学起录制音频,Cool edit 是那时最流行的音频制作软件。粮食在 FL Studio 里面做 Midi 的虚拟乐器,倒进 Cool edit 里和自己的吉他、人声混在一起。当时市面上很少有音频教材,所以粮食也是摸索着来。“经常都做好了放到一起节奏对不上”,说完粮食哈哈乐了起来。

刚回来的时候,粮食和现在靴腿 the bootlegs 的贝斯手租住在一间中联广场边的小区顶楼中。就在这间屋子里,他们确定了这支乐队的名字。由于粮食有一首作品叫《阁楼演奏班》,加上当时粮食想的也是以演奏为主的后摇,于是就定下了这支“同名乐队”的名字。第一次排练也是借用了靴腿当时的地下室排练,“不过我们也只蹭了一次,要脸。” 粮食说。

阁楼上和猫一起编曲的粮食

第一次演出时候是在 Downtown 2.0年代的一次拼场。在吉他手小松和粮食的记忆里,那场演出惨不忍睹。但是在那天的观众眼里,这场演出感觉非常好。于是阁楼演奏班也有了继续演奏下去的动力。

不过做乐队总是面临着人来人往的情况,除了乐队初代吉他手小松,乐队其他的两位成员都是93、94年的。乐队面临人员变更时,百度贴吧“青岛乐队吧”算是阁楼演奏班的好朋友了。2016年,粮食开始在贴吧上面发帖招人。直到2018年,贝斯手猴子在贴吧逛的时候,挖出了这个帖子。“还招人么?”“招!”

从小时候的周杰伦听到重型,大学时候组乐队打鼓、弹吉他,这回猴子应征的是阁楼演奏班的贝斯手。第一次排练,猴子没有贝斯,粮食就给她借了一把。对于应该买什么样的琴,猴子还特意问了粮食,粮食说:“来把美芬吧!”于是就有了猴子现在的这把二手美芬贝斯,那个前任琴主换的冰花护板,也几乎成了阁楼演奏班的一个标志。

而现任鼓手元任才加入几个月,大登陆这场北京的演出将是他在阁楼演奏班的第二场演出。在青岛工作的他一年前就和粮食一起 jam 过,几个月前正好就加入了乐队。

 在北京 temple 酒吧演出的阁楼演奏班,猴子的C位很突出

“橘子海他们和我们聊天总说要把猴子挖过去,我说可不行!”吉他手小松说。

“那是真要挖还是乐队日常对女乐手的偏爱?”我问。

“主要还是日常偏爱。”

活在夏天

阁楼演奏班排练时候经常会碰见这样的情况:

粮食:“最后一遍了啊,咱们就当是 Summer Sonic 主舞台压轴来演!”往往这样的情况会让大家十分紧张,这些“主舞台压轴”往往全都是错儿,远不如上一回随随便便来的。而在演出之前,粮食则会嘱咐大家:“瞎演瞎演,演成什么样儿都行。”于是这样就演得还不错,身在教育大省的粮食深谙“像考试一样写作业,像写作业一样考试”的道理。

排练时粮食会讲出很多冷笑话来和年轻人打成一片,猴子作为最年少的成员会表示“不知道该不该笑”。

青岛可以按时租赁的排练室并不多,价格也有点贵。所以乐队在成型之后,有一阵在一家琴行排练。但是琴行楼上就是住户,那家住户经常下来投诉。所以,现在阁楼演奏班自己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周排练。价格便宜,设备和时间可控,最好的是不会再次受到投诉了。对于善良的阁楼演奏班,不打扰到别人似乎是排练的第一考量。

 

阁楼演奏班也都是青岛两家演出场地的常客,Downtown 经历第一代后,第二代设备更加专业、场地也更大,能够承载更多现场观众。不过 DMC 场地小,台子几乎是和场地平行的,站在上面演出就像是和朋友们聚会一样,大家最爱干的是就是“煞野格”(一shot杯的野格一口干)。《佩奇的夏天》首演就是在这样的一天,很多外地观众专门赶到青岛看阁楼演奏班,无论一个音符,还是节奏律动的变化,都会引起台下的响应。有一次在 DMC 演完,还有人喝着酒问小松:“街声那么多演出你们怎么不参加啊?”还有一次有一个女孩问他们会不会弹《屋顶》,说着自顾自走到台上唱了起来……

2018年第一次登上新血舞台,阁楼演奏班也有着在 DMC 演出一样的舒适:下午四五点,太阳正好,大家也都是一副准备接受新鲜事物的样子,反而比在爱舞台演出的感觉舒服很多。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阁楼演奏班:没有太奢望能给世界带来什么,只是希望世界不要很快的把我们遗忘,希望音乐的保质期能够比青春更长。

SV:请描述一下你们梦想中自己的演出场景吧~

阁楼演奏班:梦想中的演出场景,是在日落时的沙滩上演奏,台下都是从小到大认识的一些朋友,希望音乐就像桥梁,我无需多说他们也会理解我这些年的生活,我们一直演奏直到黑暗将我们吞没。

图片来源:阁楼演奏班乐队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进入阁楼演奏班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7/03

许飞:“人设”是我听过、认识的词里最可怕的东西

2020/06/30

卧谈丨小缪:一起变成大家眼里的笨蛋

2020/06/29

问题总部:我们的歌是 Happy-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