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Vapour:盐系男孩永驻夏日

2019/11/23

撰文:肉饼

作为一支在2019年春天刚刚组建完成的年轻乐队,SummerVapour 成长的速度远比乐迷想象的快很多。不止是简单的复古和迷幻,他们在作品中融入了 Shoegaze、Dream Pop 和 Surf Rock 等多种风格,仿佛一开口就会把观众带回到刚刚过去的那个夏天。

11月26日,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牛犊Day,让 SummerVapour 在冬季来临之前,和你一起回忆夏日的浪漫和新鲜!

 夏日蒸汽

“ ‘SummerVapour’ 其实取的就是英文单词的字面意思:夏日的蒸汽。” 乐队的名字来自贝斯手于京生。“Vapour”取自他喜欢的乐队 Ride 的主打歌曲《Vapour Trail》,而“Summer”则是自然而然——乐队诞生在夏天。后来,乐队还拍摄了一条翻唱短片。在视频中,几个男孩拿着木吉他翻唱了《Vapour Trail》。“当时后边还有一个大叔一直在半生不熟地转手绢,一直在抢镜,挺逗的。”

四个男孩的相遇当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去年年末,主唱 Licy 在2018年的个人年终总结中写下了自己对新的一年的期许:“出一张EP、去一趟上海、再办一个大一点的专场”。当时正在盘算再组一支乐队的贝斯手于京生刚好看到了 Licy 写下的“个人愿望”,于是他便向 Licy 发出了一起玩乐队的邀请。后来,他们又拉来了正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读大四的鼓手帅帅,以及最晚进队,却和大家很早就认识的吉他手朱腹黑。“其实大家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只不过当时各自都有别的乐队,互相之间也只是看过彼此的演出而已。” 负责“攒局”的于京生笑着解释道,“当时 Licy 和帅帅互相还不熟就搂在一起拍照片了。” 到今天,Licy 去年的新年愿望基本都已经实现。

 贝斯手于京生

吉他手朱腹黑(中)和之前的乐队

天时地利人和都已经具备,SummerVapour 的组建当然不能只是玩玩而已。在朱腹黑加入之前,乐队就已经率先发行了第一支单曲《Interstellar Fantasy》。这首歌主要由于京生和前任吉他手冯陌制作,早期的版本也并没有 Licy 的人声加入其中。“当时我特别沉迷合成器和新浪潮音乐,就下意识做了这首歌。现在看其实还挺着急的。” 而在四人阵容确定之后,乐队只用了一次排练间歇的功夫就写出了另一首《Tangerine Sweat》。“当时要演出了,我们想赶紧注册网易云的账号,发出 demo 让大家可以搜到我们的作品。” 直到杭州草莓音乐节的当天上午,即将登场的 SummerVapour 才完成了这首歌的上传。由于街声大登陆要求至少上传三首作品才能参加征选,歌迷们才得以在街声上率先听到第三首歌曲《Crush》。

2018年,在接连经历了主办演出失败、乐手放鸽子等诸多不顺利之后,Licy 写出了《Tangerine Sweat》。这首歌可以译作“柑橘之泪”,但旋律却充满着乐观与勇气。“是对之前的自己说的一些话。可能前一年有一些不太开心的地方,音乐做的不太顺利,在学校读研究生压力也特别大。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想传达一种‘无所谓,要乐观向前看’的态度吧。”

《Tangerine Sweat》单曲封面

在加入 SummerVapour 之前,Licy 除了在其他的乐队担任过吉他手以外,也以独立唱作人的身份发行过一些作品。上个月,他最新的单曲《Midnight Lady》也和大家见了面。在 SummerVapour 早期的几场演出中,Licy 会拿来自己的歌以乐队的形式和大家一起演。“自己做唱作人的时候要表达的东西可能主要还是个人的情感。做了乐队之后就可以表达出更加多元的东西。” 虽然 Licy 仍然包办大部分的词曲创作,但有了乐队的协作和分工,他也坦言“比以前自己做的时候轻松多了。”

冬天来临之前

走下热闹的音乐节舞台,年轻的 SummerVapour 依然是四个95后大男孩。除了目前在学校读大四的帅帅,其余三个人的求学经历都是磕磕绊绊,贝斯手于京生甚至已经参加工作整整三年。“高中那会进了学校的吉他社,高一就有了第一支乐队。后来在学校也不好好学习,高考考到了湖南的一所大学,很不适应。” 于是,于京生给妈妈打电话,告诉了她想要退学复读,重新高考的决定。“我爸妈当时特支持我。”腹黑的情况也类似。“大学本来是学电子机械的,后来觉得不能放下吉他,就跟我家里说想要去北京学音乐。” 起初腹黑的妈妈非常反对,但是爸爸的态度却令他很意外。“我爸说:‘你不要让孩子后悔,老了之后回来怪你’”。腹黑顿了顿,“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感动的。”

和其他同龄人相比,Licy 的学生时代可以说是“不走寻常路”。从深圳考到了北大,选择的是一般人不敢想象的哲学专业,后来又顺利保送北大的研究生,尽管他自己开玩笑说“实际上学习好的同学都出国了,我这样的差生才只能选择保研”。音乐和学业都如此拔尖,Licy 的父母却从来不看他的演出。“他们不支持我呗。其实父母还是想让我一直留在学校,读完研究生读博士,读完博士当助教。小时候我爸在家里放过 The Beatles 的歌,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不过表姐倒是因为也在北京的缘故,经常来看我的演出。”

Licy的毕业照

研究生的生活让本来热爱音乐的 Licy 感到非常不适应。“以前的同学慢慢就离得远了,每天只能做科研,大家一听你是研究生都离得远远的。而且加上当时的乐队解散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感觉自己几乎和吉他一点联系都不会有了。”于是,Licy 决定休学一年,开始琢磨自己办演出,拍吉他的 vlog ,倒腾设备做吉他和效果器的测评展示。

Licy 开始到世界各地旅游。看完2018年的日本富士音乐节之后,他在微博上写到“台上的表演者,还有同行的人,他们都是有着强大灵魂的人。在他们面前,以前看不清的自我逐渐也能看得清了”。Licy 认为“在 Livehouse 和音乐节看演出就是梦想中的场景”,以至于在采访 SummerVapour 之前,Licy 刚刚结束了泰国的音乐节之行。“在泰国的音乐节看到的这些乐队其实多半之后也都会来国内巡演,但是去国外看感触还是不一样的。”

下个夏天

“SummerVapour 到了冬天怎么办呢?”“那就叫 ‘WinterVapour’ 呗!”就像鼓手帅帅说的,认识其他三个伙伴之后,感觉自己“真正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以前就是别人喜欢的歌我也跟着听,大学之后偶尔代代课,练练鼓。现在和他们一起出去演出、到处跑,真的很开心。” 帅帅想了想,“如果没有遇到他们三个,我估计毕业之后就要回老家工作了。”

在成熟的乐队看来,坐飞机去外地演出几乎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你的吉他可能上不了飞机,效果器要被安检人员拆开检查,甚至还要考虑飞机晚点等乱七八糟的问题。但对于年轻的 SummerVapour 来说,出门演出就好像小时候的秋游,新奇和兴奋往往会战胜疲惫。“现在想想我们几次音乐节的演出行程真的挺累人的。我们每次都是四个人挤在一个双人标间睡。” 于京生把自己的 SummerVapour 推荐给了公司的演出部,随后关于他们的演出邀约便纷至沓来。之前他一直负责安排乐队的衣食住行,还有对接等琐事。不过在 SummerVapour 签约摩登天空旗下全新音乐厂牌“白猫洗衣店”之后,这一切都轻松了很多。

 鼓手高帅帅

几个月的时间微博就已经粉丝过千、两个微信群的粉丝每天都轮流用表情包“轰炸”四个男孩的出现,SummerVapour 好像一夜长大,瞬间成为了摇滚明星。不过音乐当然不是四个男孩生活的全部。来自南方,说话慢慢的腹黑是一个相声爱好者。采访结束之后,他们几个要和公司商量专辑具体的计划,第二天腹黑还要去考科目二。“现在我们乐队只有帅帅一个人有驾照,每次去外地演出,如果租车的话也是他来开。有一次开车差点撞到护栏。”

衣着的鲜明风格也来自四个年轻男孩的日常爱好。Licy 每年都会专程去日本采购 Vintage 衣物,“就像喜欢复古的吉他一样”。平时四个人也会交换好看衣服的购买链接,演出时的穿着自然也会有一致的地方。甚至在采访当天,四个男孩都不约而同地穿上了马丁靴。帅帅还和大家介绍,脚上的这双是自己“双十一”刚买的,第一次穿出门。

演出之余的 SummerVapour

最后,Licy 还是展现出了哲学专业特有的思考习惯。“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把国内独立音乐的词曲等有中文内核的东西抛开之后,还会不会剩下中国年轻人独有的风格。刚开始其实也是想和很多朋友一样,做一个 Shoegaze 的乐队。但是后来想想还是要有独特的东西在里面。其实我们的词曲就是自然而然的,每个时代的音乐真正能影响到的都是年轻人。我们就是想给年轻人一点安全感吧。”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于京生:美好和快乐。

高帅帅:希望能让大家高兴起来,一起玩就行了。

朱腹黑:我觉得创作本身就是给世界带来的东西了。

Licy:我希望能给年轻人带来某种安全感。

SV:请描述一下你们梦想中自己的演出场景吧~

Licy:在音乐节和 Livehouse 演出其实已经算是梦想的情景了,哈哈。

于京生:自己爱的人在底下看演出就可以了。

图片来源:SummerVapour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进入SummerVapour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4/02

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