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大厅诞生记

2018/11/19

撰文:润秋  

这是一个爱音乐爱出了爱情,而且把事情搞大了的故事。

话说在上海法租界安福路某高档小区内,有一间外表不起眼的地下室,推开那扇门,里面有音乐、有艺术、有年轻人的创作,更是各类同好的聚集地,还会不定期推出音乐线上视频节目 DATINGlive 。

这间地下室就是创意空间“安福大厅”,厅长是和平和浪乐队的吉他手小雨。

本文作者润秋,是和平和浪的“大姐”,吉他手小雨的助理。她做广告,也写文章,在加班之外,跟小雨一起打理安福大厅。因为脾气爆,总在新歌创作阶段指手画脚,所以被乐队的人喊作大姐。

从安福大厅到 DATINGlive ,事情越搞越大,让润秋来讲讲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2013年春天,一个做广告的设计师叫小雨,狂追我,每天睡觉前都煲电话粥。有一天晚上,我们聊到无话可说,却又都舍不得挂电话,就很自然的开始做自己的事。忽然我听到电话那头有吉他练琴的声音。我说:哎,你会弹琴啊。他说:“我没跟你说过吗?我忘了电话还开着呢,练琴就是生活里很自然的事儿,没想专门去说。”

后来我们在一起,他说梦想中的生活就是下了班拎着琴去演出。加入和平和浪乐队,担任吉他手,那时候演出虽然不多,但梦想慢慢实现了。

2016年,我们结婚了。

婚礼上有人问,为什么没有 live band?乐队的人说,大家都觉得他结婚一定要有 live band,所以他偏不要 live band 。

和平和浪是上班族乐队,想多演出,发新歌,大家得一起挤时间。因为都是小雨在负责制作,所以就聚在我们家的客厅。虽然小,但比排练室舒服,权当录音棚和制作空间。我们家的客厅总是很热闹,有时候站的地方都没有。第一张EP《打骨棒》就是这样制作完成的。

2017年,和平和浪去给落日飞车暖场。那场演出让很多人认识了这个活泼的体育摇滚乐队,张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张老师是个挖掘音乐的人。上海玩音乐的,都想认识他。

要认识他,容易,也不容易。张老师谦和,特别爱聊天,尤其你要说张老师我有个乐队,他肯定滔滔不绝,掏出手机加微信。但要没人引荐,你在 Livehouse 看到他,怎么也想不起要跟他搭讪聊天。

在 Livehouse 的年轻人,穿着打扮,浑身的气度,都得裱上态度。张老师身上没有任何潮流元素,IT 男的牛仔裤 + T-shirt ,鬓发花白夹着个眼镜。兜里揣着个小本子,写着上海所有独立乐队有过的演出场次,按照风格归类。

这样一个看起来和音乐没有关系的人,却是对音乐人最上心的,尤其是对年轻的音乐人。说来我这个做广告的白领,会认识张老师,写点东西放在“我音乐,我存在”这个栏目,也是缘起音乐。

张老师说,那天我就被圈粉了,天天在办公室功放他们的歌。

自然,第一届街声大登陆上海站,和平和浪受邀参赛,街声的人都知道了为什么张老师这么迷这个队。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现场

越来越多人喜欢和平和浪的音乐。

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

2017年春天,我偶然路过安福路的中介,鬼使神差地租下了位于安福路武康路路口附近的地下室。我们立刻把客厅搬来了这个200平的大厅。

工作室,客厅,本来在我们家就是分不开的,有了这个地方,就更融为一体了。因为在安福路上,所以我给这地方取名叫:安福大厅。

 

后来朋友们戏称:“安福大厅,宇宙中心”,是因为来到大厅的人,常常会发现世界非常小。因为兴趣爱好相同的人,都有一种引力把人们聚在一起。常有人在大厅坐着,推门进来一个陌生人,发现是网上的旧相识。更多时候,是走进大厅,就被大厅吸引,放下外面的压力,单纯因为气味相投去认识新朋友。

一年时间,我们做了很多独立展览,也有过一些品牌合作。到了2018年,我们决定集中精力去做一个最想做的事,把大厅的能量带给更多人。

于是有了 DATINGlive 。

DATINGlive ,是安福大厅的音乐视频项目。DATING 是“大厅”的拼音,也是英文“约会”的意思。这个项目就是邀请音乐人,像约会一样自在亲密地进行一场 Live 表演,希望观看的人有和音乐亲密接触的感受。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因为音乐而存在的事儿,这一众人也是因为音乐聚在一起,但也不全是。在这个”我音乐,我存在“的专栏里,说说 DATINGlive 这个节目的由来,扣题。

其实做这样一个 studio live 形式的视频节目,小雨已经想了很久了。因为我们都很喜欢看 Youtube 上 Audiotree 这样的现场演出频道,喜欢了很久。

小场地,亲密、自在地玩音乐,这让音乐更像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多么大牌的音乐人,也不会有距离感。看这样的演出就像生活中和朋友约了一起去喝咖啡一样放松。

这就是 DATINGlive 想要带给大家的感受。我们想要去掉那些浮夸的包装(其实我们也没有),放大音乐本身,让玩音乐的人,听音乐的人玩到一起去。

忘了到底想了多久,直到十一和多比来大厅找我们,才真正促成了 DATINGlive 的启动。

在虾米音乐上搜索 sakana ,可以听到十一的作品

十一和经纪人多比想要做一个卧室音乐会,让大家躺在一起看她表演。买了枕头,铺上床垫,天花板上飘着云和云一样软的枕头,朋友们一起来窝着。这就是第一次 DATINGlive 了。

但没录,太仓促了。

紧接着,好朋友乐队盘尼西林也来上海演出。主唱小乐前几次来大厅,都在爱困精酿的冰箱里,好好贡献了啤酒销量,也录过和彪马合作的侃球电台。所以这次一定要带着队伍一起来玩。

就在同一个周末,在大厅办过的青少年热门同城活动,复古市集“纯集”的摊主托儿说,想办一个 vintage 夏威夷衬衫的 pop up 。

得,一起办吧。

所以盘尼西林演完,每个乐队成员都穿了新衣服。

30个神秘粉丝赠票名额,据说在微博抢得很凶。怕站不下,来买衬衫的朋友我们都没敢张罗。呆在大厅喝酒的朋友就得了意外惊喜,看了一场完全没有距离的、站在 vintage show room 里面的演出。

JAM 实在太尽兴,和平和浪的贝斯手四哥打鼓,小雨吉他,小乐在上面,研究癌症的音乐博主莎老师也上去了。一场大乱炖,下酒。

视频有,但是来帮忙的朋友一直在出差,所以一直没发。然后是和平和浪自己玩儿了一把。

因为排练室已经搬到大厅,所以家伙齐全,地盘熟练,躺着玩儿还带伸懒腰。

rapper CHACHA 也来了。于是放倒了一堆妹子,还演了新歌。

法租界的邻居来串门。小雨跟她一说,她说我来

对了,CHACHA 改名字了,是 YEHAIYAHAN 的新歌。

新名字,新歌,还有 DATINGlive 这个新节目,凑一块儿,不想重复自己的人就这样聚在一起。

表情银行巡演路上,在安福大厅刹了一脚,也来录了新歌《宇航员》。

和表情银行约了早上11点一起吃 Brunch ,一边吃一边录采访,再漫步安福路,回大厅录演出部分。可惜前一天晚上全喝大了,我到下午才在路边捡到几个眼睛都睁不开的朋友。那天张老师也在,要不是他,我可能不敢跟罗宾老师打招呼,凶,一张口又笑死个人,台湾单口,失敬失敬。

张老师很支持 DATINGlive ,我们笑,张老师要把微信里所有的独立音乐人都拉来,全录一通 DATINGlive 。不说虚的,很快他带来了可爱的厦门音乐人“狗夫” leegof 老师。

一场少女相声,可能有点儿夸张。反正边演边聊,尽兴。狗夫说,不想回去了,想留在上海。

DATINGlive 与动物园钉子户的约会

DATINGlive 还是一个很新很新的节目,并没有什么故事可讲。想了解更多的话,就去搜搜公众号“安福大厅”看我们制作的节目吧。或者也可以直接来,遇到这里的人,你要是能懂,自然就懂了。

谢谢张老师,一想到你,就觉得认真做音乐的孩子都有希望。

希望别人一想到 DATINGlive ,就觉得摇滚乐好酷,音乐人的生活不是只有嗨和死磕,其实音乐是更会过日子的一种生活方式,特别有劲。我们会继续做下去,然后有一天有小孩子看了我们的节目,也会想自己做出厉害的音乐来参加 DATINGlive。

本文图片来自摄影师:BB、roseteen

校对:马外外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进入和平和浪的街声主页,试听他们的最新作品。

相关消息

2018/11/12

手记 | “这歌太帅了,能拯救中国摇滚乐”?

2018/11/12

从客厅橱柜出发的音乐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