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和浪:恨不得在现场和观众脸贴脸

2017/12/15

撰文:冻梨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主唱大宝、主音吉他小雨、节奏吉他健哥、贝斯四维、鼓手派派,他们是和平和浪的五个怪逼,还有乐迷夸张地说他们“瞎”,不过就像摇滚乐在他们心目中的样子,和平和浪在乐迷心中其实可爱又真诚。

12月21日晚上八点,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不到育音堂跟他们跳舞可不行。

起初,街声编辑将和平和浪定义为大叔时,他们表达了轻微的不满,看了看身份证,1988-1993的年龄区间,也确实不应该叫大叔;

当我们把Funk用作和平和浪的修饰语时,他们在2017年年底,也就是前几个月,玩起了R&B;

而一度自称“和平和胖”的五个人,现在,也只留年纪最小的四维一人独胖……

左起:吉他手小雨、鼓手派派、主唱大宝、吉他手健哥、贝斯手四维

别问为什么,就叫“和平和浪”

吉他手小雨,和平和浪主创,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在得知采访者叫冻梨时,立刻说:“我叫冻柿子。”

2007年前后,小雨认识了当时同样在家乡大庆的丢火车乐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好朋友之后买了把吉他开始奔着摇滚乐去了,后来去了武汉上大学,在学校里组过一个乐队也没什么太大的起色一直到毕业都没能去vox演个出,倒是每年寒暑假回到家里跟高中时的小伙伴组的一个朋克乐队还算有声有色,受美国朋克乐队Rancid主唱Tim Armstrong影响,小雨自称是全中国背吉他最低的吉他手。乐队都只维持到大学毕业,小雨痛心疾首地说:“我走以后东北就没有朋克乐队了。”

2017年4月,小雨在上海安福路租下了一间地下室,命名“安福大厅”,办活动、展览,还能作为和平和浪的工作室,就是小区里的中老年人总看他们不顺眼

与此同时,在上海,四维和学长健哥在高中社团相遇。健哥因为吉他弹得太好,成为了高中的贾宝玉,拥有一票粉丝,四维会弹贝斯,向健哥提出组乐队的邀请,健哥大手一挥:“会弹红辣椒吗?回去练练红辣椒。”事情被忘在了脑后。一个月过去,健哥突然在学校的某个角落里发现四维在练红辣椒的歌,弹得像模像样。

四维高考结束那天,无所事事,健哥带他去了自己吉他老师的排练室,那会儿,吉他老师和鼓手派派已经组了乐队。四维被眼前的专业乐手所震惊,就算都是翻唱,也甩开校园乐手几条街。这四个人凑在一起玩起了乐队,几年间,乐手来来走走,健哥去美国留学,一眨眼,乐队只剩下四维和派派两个人。他们也不在意,有贝斯有鼓,照样排练。

鼓手派派,生活稳定,工作机动,没耽误做音乐

四维年纪最小,但是乐队里最铁腕的人

2012年,小雨来到了上海,一边在广告公司做设计,一边继续写歌玩音乐。一年后小雨被朋友介绍给四维和派派,一踏进他们的排练室,小雨就吓坏了:“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有人排Primus的歌!四维是我唯一见过会弹Primus的小孩!”Primus是20世纪80年代成立的美国乐队,风格怪诞疯狂,灵魂人物Les Claypool是贝斯手兼主唱。四维1993年出生,当时大学还没毕业,在排练室疯狂弹贝斯的样子让小雨印象颇为深刻。

排练室的墙上写了好几排红辣椒的歌名,小雨一眼扫过去,自己一首不会,正琢磨“这可咋整”,三人一商量,开始即兴。玩了一会儿,意气相投,从此结盟,小雨担任主唱兼吉他。一年后健哥从美国归来,成为了乐队的节奏吉他。 

当时小雨自己写歌时偏向Indie,毕竟从前一度是个朋克少年,四维却更强调律动。乐队把歌编得越来越复杂,小雨背吉他的高度越来越高,边弹边唱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一群人开始研究找主唱,小雨突然想起了从前的同事,大宝。

左:健哥,小雨说他是富二代,但他不承认;右:大宝,运动健将,上学时能大风车式灌篮

大宝是西北人,大学本科是学学英语播音与主持的,四年里没好好念书,除了教小孩挣外快,就是在念Rap。毕业后在荷兰留学一年,钢琴十级只是基本功,小雨觉得大宝从人到品味都特别洋气,像个黑人。那时乐队已经写了《The First》这首歌,但还没有歌词,大宝去排练室的第一天,当场即兴填词唱出了旋律线,2015年,乐队五个人,齐了。

“和平和浪”是乐队二人时期遗留下来的名字,之所以叫这个,四维说,就是为了不让别人问为什么。

和平和浪logo,Peace&Wave

没什么意思,都是即兴

“《The First》的名字很抽象,是什么意思呢?”

“大宝写歌词,标了the first、the second区分段落,我们就说不然这歌就叫The First吧。” 

“《瑞奇李小龙》,是因为小雨喜欢李小龙吗?”

“我在广告界叫Ricky 李,他们起歌名就瞎x巴起,叫瑞奇李小龙吧。”

“……”
“‘便衣司机又走过一遍’,这都哪跟哪啊,我是会为了押韵好玩凑歌词的。”写词比较随意但是又必须押韵的小雨解释了《丽园便利店》的歌词,他很爱离奇的情节,“便利店就在我家楼下,但是故事是我瞎编的。” 

“那《好腰》……?”

“这个有含义!”

小雨每天路过,都会想,这里会发生什么?

12月13日,和平和浪2017年最后一张EP《好腰B side》上线,它的A Side则在10月上线,两张EP一共十首歌。这些歌刚诞生时,无意识的,风格刚好分为了Funk和R&B两种,于是分了A、B side两张。制作A side时,大宝在工作中运动受伤,腰上打了六个钢钉,每天饮食起居都只能在床上完成,EP起了这个名字祝福他,现在,大宝的腰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你猜封面这只手是谁的? 

B side 中收录的《9 more minutes sleep》是十首歌中第一首发出的,MV由和平和浪亲自出演,四分钟的视频里,全是悠闲的黑白慢镜头。 

这支MV也来自一时兴起。那天是大宝受伤后乐队第一次一起排练,天气晴朗,五个人一起跑到排练室外的小区花园玩运动器械,边玩边放刚做好的歌。新歌、天气、运动器械……突然一切都很搭,他们立刻架起器材,拍下了五个人健康养生的半天。小雨将画面剪辑成慢镜头,像极了平日多睡几分钟时反复出现的梦境,歌名这才叫了《9 more minutes sleep》。

《9 more minutes sleep》MV,有人评论,00:30是最爱镜头

现场演出时,和平和浪一般会在《》的结尾即兴,每一场都不太一样。第一张EP《打骨棒》2017年5月上线后,和平和浪演出次数增多,越来越自信放松,几乎每首歌都能即兴,“在台上不管,咔咔就开始即兴,跟着一个人走吧,谁都行。” 

刚开始演出那会儿,有一次唱《发生在东北的谋杀案》,到小雨solo时,派派突然停止打鼓,小雨立刻做了一个非常陶醉的表情,制造“这个段落就只有我”的假象,弹了一个小节,鼓进来了,整个过程毫无违和感。“现在一般很少有失控的即兴了,如果有,那可能就是谁弹错了。”

功夫无高低,内力有深浅

和平和浪第一张EP《打骨棒》之前,乐队一直尝试不同的风格,写歌制作排练时,总是在吵架。

小雨觉得太Funk就不摇滚,四维觉得Indie太土,加了律动才和别人不一样;排练的时候,谁回头跟派派说,你这鼓不好听,派派立刻反击,那我还能怎么打;小雨此前没和第二把吉他配合过,健哥也不太知道自己做什么……

“绕了一圈,还是回来了,做根源、Funk。”小雨喜欢Blues,四维喜欢黑人音乐,派派喜欢红辣椒、Hard Rock,大宝喜欢黑人R&B,再怎么试,也没办法玩大家都在搞的迷幻盯鞋电子乐,年底这几个月,他们还突然在Urban R&B 上达成了共识——一个又酷又独立又洋气又没什么人做的风格。

“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功夫无高低,内力有深浅,做什么风格无所谓,把自己喜欢的做得大家都喜欢,就挺牛x的,如果是追赶什么东西最后肯定追不上。”

派派表面嘴硬,但私下会琢磨究竟怎么打,虽然他在排练时会边嗑瓜子边打鼓;吃火锅时,科技大拿四维会突然指着iPhone论述人类有多伟大,小雨听不下去只默默吃,可回到排练室,四维光是用带节奏的拟声词就能和小雨的吉他配上一段;健哥最近找到了当年学校贾宝玉的感觉,和小雨配合得越来越好,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换了女朋友;大宝擅长写英文词,中文差的那点,小雨给他补齐,大宝继续听郭德纲、排练时说定场诗……

2017年5月,和平和浪给台湾地区的落日飞车暖场,从调音到演出,大家第一次感觉到五个人是粘着的,“我们可以把台子控制住,很奇妙”。11月,和平和浪到成都参加糖果山安仁国际艺术音乐节,这是乐队生涯中第一场音乐节现场。门票一毛,场内几乎都是误入的游客和老人小孩,但这完全不影响现场演出,全场人都跟着节奏欢快地跳舞。

毕竟,他们是和平和浪,可能主唱唱着唱着就做俯卧撑,可能吉他弹着弹着把主唱挤走,可能主唱在贝斯solo时弯腰从琴下钻回来继续弹键盘。11月28日,和平和浪在上海Chair Club开了专场,为了玩,纯开心,门票免费。展望未来的现场,他们希望能在Chair这样没有舞台的场地,被观众围在中间,恨不得和观众脸贴脸地演一次。

“睁不开眼”和“闭不上嘴”

又到了岁末年初,又到了和平和浪一年一度“年会”喝酒的时节。过去两届年会,都是“吵架伴随着感动,最后以和解收尾”,今年的这场还没开,但他们应该不会再争吵。“2017年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往前走,年初一张专辑,年末一张专辑,一共做了15首歌,已经可以代表很多了。”

图片来源:和平和浪

快问大登陆

SV:最想请谁来安福大厅玩?

小雨:Tim Armstrong

四维:《瞎看什么》的主持人

派派:喜欢自己在那儿窝着

健哥:请上海其他广告公司的朋友(除WK之外的)

大宝:于谦

SV:如果把《发生在东北的谋杀案》拍成电影,找谁来当导演?

小雨:昆汀

四维:导演无所谓,想让山田孝之来演

派派:我自己

健哥:伊桑·科恩

大宝:杜琪峰

SV:平行世界里你们在做什么?

小雨:一样的吧

四维:大家老是想把量子物理中的叠加态坍缩理解成不同的可能性造成的平行世界,挺二的

派派:机器人驾驶员,在外星球干活

健哥:别人我不知道,四维肯定在打鼓

大宝:饭桶

SV:自称“和平和胖”,各位最喜欢吃什么?

小雨:肉,各种肉!

四维: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

派派:腰果

健哥:最喜欢吃「在碗里看在锅里」。

大宝:手抓羊肉

SV:不限制任何条件,最想在哪里演出?

小雨:Audio Tree Live

四维:豪华游轮,然后卷入密室杀人案

派派:国际空间站

健哥:德云社,圆大宝一个梦。

大宝:丽园公园

SV:和平和___,如果不是“浪”或者“胖”的话,会填进去什么字?

小雨:炕

四维:Science!

派派:嗨

健哥:一个小姑娘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姑娘告诉和平:“我有一个非常疼爱我的奶奶,简直就是我想要什么就给我什么。今天早上,我的奶奶送了我一顶小红帽,你看漂亮吗?”和平看了看她的帽子,回答道:“恩,很漂亮,以后就叫你小红帽吧。”后来……此处省略八百字。

大宝:平

点击试听和平和浪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