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聚会的告别:上海Simple Days简单日

2018/10/08

七天很长,七天也很短,在最后一刻,我们重拾“简单”,这是一场为了下次聚会的告别。

这天的音乐人,作品都带着简单直接的情绪,与你的心房共振。

上海站的现场记录到此结束,武汉、厦门见吧~

黑屋乐队:年轻的摇滚乐队,每一个动作都格外认真。

和平和浪:在简单生活公园,听这群好玩的人唱《公园》。

甜约翰:第一次来上海演出,就让乐迷见识到了这支乐队的甜度。

张希:独自歌唱,用孤独感染听众。

盘尼西林:纯粹的摇滚,再谈一次美好的记忆。

黑屋乐队:我们尽情狂欢

日光舞台 14:00-14:30

作者:冻梨

“还记得吗/曾谈论的梦想/如今的你在哪/时间它总说谎……”

从《长大》开始的演出,似乎反映了黑屋乐队此刻的状态,刚刚离开校园,一腔热血地要做音乐,而现实中又充满了诸多不可预测。台上四个男生几乎都穿黑色,甚至还能看见几个人夏天晒得黝黑健康的皮肤,再加上框架眼镜,他们根本就是学校里刚踢球回来大汗淋漓的男生形象。

主唱李巧巧的声音有超过年龄的低沉和沧桑,不过用这样的口吻探讨人生迷茫的话题,倒也十分有说服力。

接下来的《时光小酒馆》依旧如此,哪怕以他们的年纪还没有为生计过多奔波,“如果你的心灵找不到栖息的地方/不妨就定居在时光”,他们替人世间哀愁,不过本身还是快乐的年轻人。“第二首歌是……”“第二首歌是《时光小酒馆》。”主唱正说着,贝斯大声抢话,被瞥了两眼,贝斯连忙点头表示不好意思。

《青春再见》关于他们的大学四年时光,《暖夜》关于逝去与拥有,主唱高音时会昂起脖子,整个人都在用力地歌唱,而两侧的贝斯与吉他,跟着节奏认真甩头。他们会放下乐器,跳过地上的线,站在台前带着大家挥手,头发一甩一甩的,很青春的样子。主唱也会在某个段落,转身边唱边用鼓槌胡乱敲打架子鼓。大概是这个年纪的演出,才会连踩返送音箱这样的动作都如此认真。

最后的《末日狂欢》,先是安静地进入,主唱坐在地上缓缓地唱,突然鼓点一下,节奏剧烈,黑屋乐队全身的气力都跟着嘶吼、释放出来了。

“末日钟声响起/我们尽情狂欢”,最后一天的简单生活公园,大家在抓紧最后的时刻放肆。

和平和浪:还有比在简单生活公园听《公园》更好玩的事吗?

日光舞台 15:00-15:30

作者:一阐提人

和平和浪上台前,主唱大宝拿着一只玩具恐龙打算放在他的键盘上,我问他为什么要带这个上台,他说:“好玩儿啊!”。

从去年第一次从上海站大登陆征选脱颖而出开始,这就是一支“好玩”的乐队。他们的粉丝团团长在台下嘀咕:我总觉得这是一支相声乐队。在台上,他们把《watersoul》翻译成“水灵”;穿着不太透气大花外套的小雨说“我要是中暑了,你们别管我”;唱《9 more minutes sleep》前他们说“这是最后一首你们可以躺着听的歌了,别拘着,想躺的赶紧”……他们甚至自创了给街声的广告语“下载街声App,今天晚上不吃鸡”,走哪儿喊哪儿,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其实从开场曲《48hrs》贝斯响起开始,就奠定了他们的基调:放松点,好玩就行。略带jazz-pop味的间奏过后,大宝哼唱着“gonna have the sunshine”,阳光撒在身上,让人不由自主想要扭起来。

唱到《土豆》的时候,小雨和大宝在台上召唤这首歌的“主人公”,他们的好朋友土豆。台下熟悉他们的歌迷也纷纷扭头到处找土豆,在念白般的歌词里,土豆躲在后边羞涩地笑着,看着;在city-pop的节奏里,大伙也笑着、晃着,回头看看土豆有没有带女朋友来,长得好不好看。见此情景,在台上纵观全局的和平和浪几乎都要笑场。

大宝刚报出《丽园便利店》的歌名,下面就有歌迷接口:(出自)《好腰A side》。一声“走你走你”,带着funk律动的吉他riff起来,大伙就真的开始蹦跶起来。自打大宝腰伤恢复后,每回唱这首,他总要在台上跑个圈。今天的舞台足够宽敞,他心满意足跑了两圈才回来。而小雨早就抱着吉他去和新加入的鼓手嗨皮滴互动去了。贝斯手四维则惯例在这首歌炫一通solo,胖得见不到骨头的手灵活得回回大伙都喊:再来一遍!

到了最后一首《公园》时,乐手们已经彻底玩嗨。小雨一个眼神,吉他贝斯键盘就统一踩着点向后仰,吉他手健哥和贝斯手四维更是直接边弹边舞,每个人都笑着望着自己的好搭档们,或走去与他们互动,或自己solo,全然忘记这是一场演出,只是沉浸在他们自己欢乐的世界里。一如歌词所唱“他们放声大笑,围成一圈”,“相爱的人,在那里撒欢”。

下台后,小雨笑嘻嘻地问:“能听出来我断弦了吗?”。原来早在《土豆》一曲时他的琴弦就断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还有什么比在简单生活公园唱《公园》更好玩的事呢?!

甜约翰: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这么甜?

日光舞台 17:00-17:30

作者:clouds

在离演出还有半小时时,日光舞台突然响起甜约翰《失踪人口》的前奏,一段有点mathrock味道的木吉他好听到犯规,尽管台上还用黑色帘子遮挡着,但已经吸引观众们往舞台聚拢。

先前对甜约翰的印象,来自街声的专访“有点儿甜,又有点丧”。等他们真的上台了,觉得光是看外形都十分契合,几个大男孩略微理工男的打扮,有些闷闷的,中间女主唱&键盘Mandark又成为场景中一抹活跃的亮色。主唱浚玮穿着浅蓝牛仔羊羔衣,Mandark却穿着白色吊带长裙,有观众立刻开玩笑形容这为“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甜约翰在这个十一很忙。早两天,他们刚结束小呼叫音乐节在香港、深圳和广州的三地巡回。而在简单生活公园的演出,是他们第一次来上海。唱完第一首歌,他们迫不及待地告诉大家这是他们第一次站上这么大的舞台。几个人还有些小紧张和尴尬,但你一句我一句说些什么,气氛倒也挺好。

“下一首歌——《Dear》。”浚玮报出歌名,台下立刻就掀起一阵小欢呼。“如果我开始不再想起你了,我们都还是会悄悄痊愈的……”开头这段在录音室版本中令人惊艳的合唱,现场版本居然相差无几。

已经开始入秋的上海到了傍晚有一丝凉意,天渐渐暗了下来,暖黄色的灯光亮起,照在甜约翰成员们的脸上,同时听着他们的歌,我感觉整个人都温暖起来。尽管知道,在清甜的旋律之下,那些歌词诉说的情绪和故事并没有那么开心。

明明是第一次来演出,甜约翰已经有了不少忠实的歌迷。乐队讲起一些自己的事,台下的人似乎比台上的人更了解,忙着补充。刚报出《城市的浪漫运作》,有观众就跟朋友说“这真的很好听,我循环了很多很多遍”。

浚玮在台上让知道甜约翰的举个手,看到台下一只只举起的手又惊又喜,瞬间又生出一些感慨:“我觉得音乐是很神奇的事情,虽然我们第一次来表演,但还是有很多人知道我们,有种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昨天在上海街头看到很多‘台湾手抓饼’,就没有离乡背井的感觉。”不过其实台湾并没有“台湾手抓饼”,理工男藏起来的冷幽默,不知道台下有多少人get到了呢?

无法准确形容甜约翰的音乐,最想讲的,只有两个字:“好听”,是随便一个路人经过听到都能夸的那种好听。拥有流行流畅的旋律,偏偏又多一份别致。在唱《留给你的我从未》前,浚玮用一种特别的方式介绍:“我们叫甜约翰,因为我们的音乐就是听起来有点甜甜的,那下一首歌,应该是我们最甜的歌。”

合成器、吉他、鼓共同编织成一道绚烂的光景,这时候听浚玮的声音突然觉得跟周杰伦有几分相像,容易让人想起21世纪初的那些情歌,脑海里出现的是慢镜头骑着自行车的少男少女们,画风一下子变得有些梦幻和偶像剧,感觉自己真的被甜到了。

最后一首歌,乐队还没说出什么名字,台下已经十分有默契地报出《降雨机率》。不仅如此,还有人跟着一起合唱“天气预报有点蹊跷,越在意越是猜不着……”这让我在现场第N次怀疑“甜约翰真的是第一次来上海演出吗?”

演出结束后,甜约翰在街声摊位进行签售和合影,排队的人群长度超过了五十米,这在一个第一次来上海演出的新团身上十分难得,也又一次见证了他们的人气。年底,甜约翰还将来大陆做专场巡演。想想几乎每年在简单生活节上演出的台湾地区新乐队都会有一支大红,2016年是草东没有派对,2017年是deca joins,那2018年会是甜约翰吗?

张希:就这样,认真地老去

日光舞台 19:00-19:30

作者:冻梨

张希大概是这天演出配置最简单的一位了,自己抱着木吉他,旁边是一位女键盘手,除此之外,只有他那副沧桑的嗓子。他话不多,从头到尾,介绍自己、介绍键盘手,再有的只是简单的“谢谢”和“再见”。

“我像一片扁舟/飘扬在这喧闹中/眼睛从来不会欺骗也忍得住欺骗”,《希望的颜色》中,他这样唱到,这样的比喻似乎也适合现场的他,前后左右都热热闹闹,只有他是如此孑然。

灯光投射,张希的头发盖住了眼睛,阴影中深沉又孤独。“也许是自作自受/我丢了自由/皱着眉头/像迷失的星斗”,“亲爱的你看着有点儿疲惫/有时候连你也会消失”,《迷失的星斗》和《蝶》里,也都散发着无法复制的孤独。有时他仰头,有时他低头扫弦,不变的是和这世界的疏离感。

世间任何的事物都会消失,只在一瞬间便烟消云散,张希唱《一瞬间》,无奈、残酷又决绝。年轻的时候连忧伤都染了五颜六色,这是渐渐的,都要和这些说再见。什么都可重来,唯有青春不再,或许只有以张希的阅历唱《再见,灿烂的忧伤》才显得哀而不伤,又句句刺痛心脏。

“来不及认真地年轻过/就认真地老去……”,曾经张希和曹方一同演唱,现场只有他一人,虽然平静,但更加令人心碎。只是人都有生老病死,心碎,也要就此认真地老去。

盘尼西林:It's Rock'n'Roll,Baby

日光舞台 20:20-21:00

作者:孙大猴

在上午试音期间,就有同事问:为什么简单生活公园里会有《Waterloo Sunset》这首The Kinks的名曲?最近盘尼西林的演出里经常会穿插一些英伦摇滚的经典曲目翻唱:《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Waterloo Sunset》……

盘尼西林的音乐一响起来,一股曼城风味扑面而来,也能在吉他音色上听到绿洲吉他手Noel的影子,但是盘尼西林也走出了自己的调子和风格。虽然经历了人员多次变迁,主唱出国留学,但是盘尼西林还是凭借专辑《与世界温暖相拥》获得了各个媒体以及诸多歌迷的盛赞。

“你好!上海!”伴着一声招呼,吉他响起,大家欢呼之中就跟着节奏扭了起来,第一首《来自城市的幻想》讲述着在城市中生活的种种光怪。毕竟,短暂的城市化历史和人类漫长的刀耕火种年代相比短得不值一提,于是大家会有对城市的诸多不适应。

《童话王国》的节奏更加直接,台下的观众已经出现肉眼可见的摆动,在盘尼西林的音乐里,吉他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两把吉他之间的相互配合呼应,打造出盘尼西林独特的律动和特色。“Let's hear some rock'n'roll!”伴着主唱的一声呼喊,《Waterloo Sunset》在夜幕里的黄埔江畔响起,比起The Kinks,盘尼西林的演奏硬朗很多,不过到了副歌部分,吉他手和贝斯手的假声伴唱还是把时间一下子拉回了五六十年前,所谓英伦摇滚的年代。

《紫罗兰星斑》由吉他Riff引出,伴着台上的灯光闪烁,就好像真的紫色星斑一样闪烁,前排的观众也都早就跳起来了。《雨夜曼彻斯特》过后,主唱对观众说:“不管怎样,好听是最重要的。”

《再谈记忆》响起,伴着全场的大合唱,为时七天的简单生活系列活动也画上了完满的句号。不过唱完《再谈记忆》,盘尼西林在台上还调了一小会儿弦,才突然发现演出已经结束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舍不得这个舞台,和为时七天的节日。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校对:loveisbug

相关消息

2018/12/18

显然乐团×贰伍吸烟所:因热爱生活而来的挣扎之痛

2018/12/10

雷米乐队:约翰·列侬忌日前一晚,我们都是摇滚明星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