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屋:一支宁波校园乐队在台湾悄悄流行了起来

2017/12/11

撰文:孙大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有一首叫《若无》的歌,2017年8月底被用户黑屋乐队上传至街声网站后,至今已获得近八万次播放、2000+喜欢,还曾蝉联 SVCN 即时热门排行榜冠军一个多月。

这首歌带着一些民谣气质,又有着点95后特有的说话方式。它来自一支宁波校园乐队的创作,收录在他们2017年4月发行的第二张专辑《长大》中。

他们是黑屋乐队,将在12月21日登上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现场。

黑屋乐队在2017年10月参加了迷笛全国校园乐队大赛,乐队歌曲《造化弄人》获最佳原创歌曲,主唱李巧巧获得了最佳主唱。

黑屋由四个人组成,成立于2015年。吉他手李良波今年大四,鼓手黄博大三,和2016年刚毕业的李巧巧一样,他们都是宁波工程学院的学生。大家都学理工科,李良波即将毕业,他自嘲“快毕不了业了”。他的班主任前两天语重心长地说:“你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但能不能先毕业?”贝斯手廖梓杰是李良波的高中同学,从老家广西的大学一毕业,就被“骗”过来搞乐队。

2017年11月的一天,黑屋从宁波来到北京,到街声北京办公室串门。几个半大小伙子,就像是宿舍周末出去玩一样,嘴几乎闲不下来。谁起一个话头,几个人就天南海北不停聊下去,其中有很大部分都是亲密地互相挤兑。这种即兴的笑话只有身处情景里,才能笑得出来,有一些关于他们自己、同学、女朋友、前女友的梗,虽然不明所以,也会被气氛感染到笑出来。

2017年4月22日,黑屋乐队在宁波灯塔音乐现场举办首次专场

就是这么几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街声大陆站上曾经蝉联即时热门排行榜一个多月冠军,歌曲试听量和喜欢数直追大陆最火的几组民谣音乐人。

一首歌的异军突起

从其他音乐平台上看,黑屋和同时代年轻乐队的数据差不多。但到了街声网站上,黑屋这首《若无》的成绩则格外傲人。

主唱李巧巧负责乐队各个平台的管理,2017年8月23日,他看到了街声举办第一季大登陆的消息,就把乐队的两张专辑上传街声。那时他在宁波的 CMK Livehouse 音乐现场做票务和舞台助理,吉他手和鼓手忙毕业的事,贝斯手廖梓杰在奶茶店打工,晚上大家聚在宁波工程学院的排练室里,排完几个人叫肯德基的外卖,一边吃一边坐在排练室里瞎聊。

8月27日-9月2日这一周,《若无》的周试听量达到了九千多次,排到了街声歌曲周试听量的第二名。

随着街声大登陆征选活动的进行,黑屋乐队《若无》的试听数也一路攀升。第二周到达将近一万六千次,第三周则到了一万八千次,在当周成为了试听冠军。第四、五周,试听量还在增加,到达了两万多次。之后才开始逐渐回落。

《若无》的周试听统计表,记录了从8月27-9月2日这一周到现在的试听数变化

而在街声网站首页的即时热门排行榜上,《若无》也一直在榜上。即时热门排行榜是通过当下时间段内的试听点赞数,由后台数据自动生成的排行,最能客观反映实时动态。

 自从把歌曲上传街声之后,李巧巧就不停收到邮件,提醒他在街声上被关注了、收藏了和喜欢了。他再上街声网站,才发现《若无》这首歌一直在即时排行榜首,收听和喜欢也格外多。

街声上《若无》的歌曲界面

街声的音乐总监,知名 DJ 小树在九月第一次将《若无》选入街声网站首页的 Song of the Day,这首歌的试听与喜欢数进一步攀升。“可能是《若无》比较接近街声的主场风格吧,民谣类型、好听。”问起这首歌为何如此受欢迎,小树这么说。

《若无》的创作过程很老套:李巧巧半夜失眠,连词带曲,一气呵成。不过第二天他觉得这样的旋律需要一个更加古典的词。于是把歌曲交给了同校的朋友夏腾,两个人之前就合作过,《哀乐》也是夏腾之前写的词。过了一天,李巧巧收到词,拿起吉他一唱,舒服,就它了!

不过在台湾的听众投来一片赞美的时候,黑屋乐队成员还在挣扎着生活,李巧巧和廖梓杰一起在宁波租房,廖梓杰想着是送外卖还是快递挣钱,李巧巧在乐队演出和 CMK 音乐现场的工作之中左支右绌,剩下的两位理工科大学生正在忙着毕业。

几个95后的集思广益

李巧巧是乐队成员中年龄最大的,1994年出生于温州,吉他手李良波和贝斯手廖梓杰1996年生在广西玉林,鼓手则是1997年生的广东人。李巧巧从小就用姐姐的卡带机听歌,考上大学时收到了外婆送给他的吉他。在宁波上大学时,他参加了很多比赛,而且还都是冠军:宁波市校园十佳歌手、校园波好声音东部赛区......加上这回迷笛全国校园乐队大赛的“最佳主唱”。

2017年10月份的东海音乐节上,由于大风,乐队从主舞台跑到其他舞台演出,吉他手李良波的效果器还进水了

李良波和廖梓杰是高中同学,两个人在课上天天坐在后排听歌,一个耳机俩人听,一人一个耳朵,一边听一边甩。前一任贝斯手离队,李良波就把廖梓杰叫了过来。廖梓杰从广西过来,有点吃不习惯,吃不着螺蛳粉。

黄博是宁波工程学院摇滚社团现任社长。2015年,乐队第一次排练就是在学校社团活动的小黑屋里,乐队因此得名。这里本来是学校十大歌手的练歌房,李巧巧参加歌手大赛时还在这练过,后来有了更大的练歌房,这里常年闲置,就被乐队开辟为排练房了。

黑屋的排练室,由于墙上的黑色隔音棉,这间屋子被命名为黑屋

成立不到一年,乐队在2016年发行了第一张专辑《问路》。那正是李巧巧假期回到温州的时候,那时候他在一家叫1979的酒吧唱歌,骑着电摩托往返,专辑里《时光小酒馆》的原型就是这里。大学期间他琢磨数字录音,在家里买了设备,自己录出了第一张专辑。

 《问路》里,李巧巧负责了大部分词曲。不过第二张专辑《若无》里,歌词更多是身边的朋友同学的作品,创作上也有更多其他成员的参与。一些同学看见自己身边有会写歌的,总会有意无意把自己写的词拿出来,大家几番讨论,合作也就达成了。

 95后,做事有着他们自己的风格。《时光小酒馆》前奏里有一段酒吧嘈杂的采样,我们会习以为常地认为是在1979酒吧录制的,不过李巧巧说,那就是网上下载的开源音效而已。而对于80左右一代摇滚青年必不可少、视作珍宝的唱片、杂志他们几乎都没有买过。

去年圣诞节的演出,有一些不认识的听众特意来听黑屋,让黑屋觉得很感动

正像台湾听众的反馈,相比其他在台湾有影响力的大陆音乐人,黑屋乐队少了一些地域特征,而广受好评的《若无》里带着95后特有的口吻和方式,黑屋歌曲创作中的集思广益,也无意中切中了听众的口味。

困住啊 谁也不想生活荒凉到慌张
重重业障谁来成全 山寺桃花开地落落大方
居然呀 我的感情不过魑魅魍魉

谁把灰烬摆盘美满 叫我置身事外无处安放

就像吉他手李良波说的:“我舍友一天到晚在宿舍放黑屋的歌,我都不好意思回去。”

几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聚在一起,就算是困难,也不像大家想的那么丧气。一起演出,在创作新歌时候群策群力。参加了东海音乐节、杭州氧气音乐节等等音乐节。在本地的演出中积累起的口碑,也让他们能接到越来越多的邀歌,挣一些零花钱。

“如果歌不错的话我们也会放到平台上的。”《温暖地包围着宁波》作为某打车软件的推广曲,里面讲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听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李巧巧对“黑屋”这个名字有自己的解释:“虽然是黑的屋子,但是能在其中看到光。”不过气氛很快就被吉他手李良波打破:“这句话是我最早说的吧?”

快问大登陆

SV:如果重新高考,希望学什么专业?

李巧巧:死都不会再参加高考了,太他妈累了。

李良波:室内设计吧。

廖梓杰:重新高考,大学都没得读了。

黄博:财务管理。

SV:如果和乐队里一个人互换一天身份,你会和谁交换?

李巧巧:鼓手

李良波:鼓手

廖梓杰:都可以

黄博:贝斯手

SV:不限时空语言,最想和谁一起吃一顿饭?

李巧巧:姥爷

李良波:女朋友哈哈哈

廖梓杰:哆啦A梦!

黄博:爷爷奶奶

SV:如果能改变一件历史事件的进程,你希望改变什么?

李巧巧:不想改变什么,过去的一切回忆起来都挺美好的。

李良波:并没有。

廖梓杰:早点改革开放。

黄博:孟姜女早几年结婚。

SV:如果当武侠小说里的高手,你希望使用什么武器?

李巧巧:真正的高手不需要武器。

李良波:长枪

廖梓杰:锅

黄博:对讲机

 SV:如果可以演奏一件传统古代乐器,你希望演奏什么?

李巧巧:扬琴

李良波:古琴

廖梓杰:二胡

黄博:葫芦丝

 SV:不限时空,最想合作的音乐人是谁?

李巧巧:华晨宇

李良波:好像并没有这种想法。

廖梓杰:柯本

黄博:蔡和平

(本文图片来源:黑屋乐队)

校对:冻梨

点击这里,试听黑屋乐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