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约翰:有点儿甜,也有点儿丧

2018/07/25

撰文:小琦

甜约翰的《降雨几率》在2017年11月22日上传到街声,到现在为止,播放次数屡屡刷新,“街声成就”则集齐了周排行冠军、达人首选、编辑推荐和Song of The Day四项荣誉。

2018年3月发行首张专辑《Dear》后,这支又甜又丧的Alternative乐团更获得了第29届金曲奖最佳乐团提名。

主唱浚玮、吉他罐头、贝斯阿奖、键盘Mandark、鼓手小J,组成了这支2016年才正式成立的乐团。他们究竟哪里好?先来听歌感受一下。

第29届金曲奖获奖名单揭晓后,此前曾入围最佳乐团提名的甜约翰遗憾落选。不久,乐团吉他手罐头在“Wake Up 觉醒音乐祭”上讲了这样一个笑话:

“这次没获奖我们很伤心,新人奖一辈子只有一次报名机会,下回我们改个名字再去,不叫 Sweet John ,改叫 Mad John 好了。”

“ Mad John 就是’没得奖’!”其他团员七嘴八舌地补充。听我在电话这头半天没反应,又安慰道:“没关系,你不用强颜欢笑的。”

“……还好,听你们解释完有一点想笑。”

从左至右:罐头、Mandark、浚玮、小J、阿奖

从团名到歌,都不像能红的样子

成功大学校园民歌赛已经举办过三十多届了,发掘出不少弹唱好手,甜约翰的几名成员也是因此结缘。不过并非竞争对手间的彼此欣赏,而是连续几年初赛就被淘汰的惺惺相惜。

吉他手罐头和贝斯手阿奖本是同专业的同学,加入“热音社(热门音乐社)”后认识了鼓手小 J ,三人开始组团参加民歌赛。眼看即将大四毕业,只剩下最后一次参赛机会,便决定拉上同样年年过不了初赛的单人选手浚玮组个新团试试。他们此前曾一起排过几首歌,互相都挺熟,按罐头的说法是:“浚玮比较会唱歌,但弹吉他没那么厉害,我们两边都半残,干脆合在一起,这样比较厉害。”

于是2011年,四名专业相似的理工男组成了乐团 Natural Outcome ,一举拿下大四那年民歌赛的三个奖项,分别是创作组冠军、重唱组殿军和独唱组亚军。这支学生乐团,也就是甜约翰的前身。

Natural Outcome 维持了三年左右,随着几人念完研究生成为公司职员,没有逃开大多数校园乐团毕业即解散的命运。在这期间他们得了几个还不错的奖,在台湾各地办过几次演出,收获了一些粉丝发表过一张 ep 。开始只是想趁毕业前大家一起写一首歌,结果写着写着发现还蛮默契的,干脆录成专辑。听着专辑,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真是从团名到歌,都不像能红的样子啊。

2014年6月在高雄 The Wall 举办的 Natural Outcome “于是我们暂离”告别演出上,结尾部分很感人很催泪的一首歌,鼓手小 J 忘记把 program 关掉,导致台下听到了不匹配的音乐,演出结束观众提起乐团几人才知道。也正是这场乌龙演出,让他们认识了现在的键盘手 Mandark 。

 键盘手 Mandark 科班出身,毕业于台南艺术大学应用音乐系,个人的另一个乐团 I Mean Us 今年也即将发布专辑。

Natural Outcome 解散后,浚玮、阿奖、小 J 和罐头分别进入了专业对口的软件行业,从事芯片设计研发等工作。不同的省市让相聚变得异常困难,甚至当时阿奖的工作地点在马来西亚,但他们仍对学生时期的乐团经历念念不忘,“觉得音乐还是蛮重要的,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是首歌——《Angelina》,由阿奖作曲,收录于甜约翰2017年12月发布的首张专辑《Dear》。当然了,最初版本跟我们如今听到的很不一样。

阿奖把这首歌发给几位团员,大家修修改改,无论怎样都觉得差点儿意思。这时想起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经常在网络上发表音乐作品的 Mandark 。 沟通并尝试合作后, Natural Outcome 原班人马加上 Mandark ,四位理工男和一位音乐系女生,于2016年5月组成现在的甜约翰。《Angelina》也经过 Mandark 的润色,丰富了编曲并加入手风琴,成为新团成立后的第一首作品。

“好像可以再拼一次老命。”大家这样形容重组乐团的心情。

至于团名的由来,为避免重蹈 Natural Outcome 名字过于拗口的覆辙,最终在“Swing John”和“Sweet John”中选择了看起来就讨人喜欢的后者。正好契合了吉他手罐头擅长的“偏甜口”旋律。

既没有才华又没有包装是不行的

虽然年龄略有差异,但甜约翰五人开始音乐创作的时间基本都在大学之后。

罐头当时就住在阿奖隔壁宿舍,目睹了对方时不时冒出的写歌冲动,印象最深的一首原创作品叫《乌龙绿无糖去冰只要十元》。阿奖成为贝斯手的过程随意得很,大一大二一直沉迷于打电动,有天罐头觉得他这样打下去不行,拿了把贝斯给他,从此开启了贝斯手生涯。现在阿奖偶尔还会开玩笑,怪罐头阻断了自己的电竞选手之路。

团员中最早接触音乐的是小 J 。他受教钢琴的父亲影响学乐器很早,还会拉小提琴,“可我最终成为鼓手,就是因为之前一直找不到方向,后来发现鼓才是我的最爱”,小 J 亲自打断了自己的“音乐史”。

“不是因为弹吉他被打击到吗?” Mandark 跳出来拆穿。

Mandark 则从小接触音乐,不过那时风格偏向古典,大学念了应用音乐系,开始接触电脑制作和编曲等专业知识。

在听歌风格上,大家各自心水的乐团也相去甚远。从台湾地区的透明杂志、落日飞车,到海外知名乐团 Red Hot Chili Peppers , Two Door Cinema Club , Dream Theatre 和 Nightwish ,涵盖朋克、摇滚、舞曲、重金属等等。

“大学的时候听的比较重一点,念研究所的时候就跑去玩爵士了。”小 J 总结道:“不过这些都是好听的音乐!”

甜约翰的歌里涉及男女声部分总以八度出现,是为了便于合唱,即使不会乐器也很容易跟着哼哼。

相比 Natural Outcome 时期一腔热血却没头没脑、几乎无法称之为“风格”的音乐呈现,甜约翰的“甜丧”定位更加清晰明确。从前他们介绍乐团是“不限定曲风”,其实这句话意思是团员也不知道想做什么样的音乐。自己喜欢的、可以表现得很好的元素会拼命往里加,太多东西无法取舍,导致最后形成的作品并不理想。

而重组为甜约翰后,大家都学会了做减法。无论是每个人所面临的选项,还是最终需要作出的决策,都变少了。涉及到的音乐元素仍旧很多,但更明白如何将它们融合到一起,如何做出比较完整的音乐,触达听众“甜蜜”又“哀伤”的听感。“减法原则”同样适用于乐团成员间出现分歧的时候,只要都围绕乐曲整体去考量,适当削弱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还是蛮容易达成共识的。

“其实遇到分歧都听 Mandark 的啦,她一骂人我们就闭嘴。”几名男生调侃起了 Mandark 火爆的脾气。据说无论是乐队成员弹错还是看到有人说甜约翰的坏话,她都会第一时间骂回去。

较之以往另一处明显的不同是甜约翰更懂得“包装”自己。作为简单直接、技术至上的工科男,罐头跟阿奖原来一直觉得如果才华够的话,不需要看脸,也不需要太多包装,光浚玮一人想确立个合适的整体形象自然没成功。那时他们上台演出会穿沙滩裤和夹脚拖鞋,眼镜滑到鼻梁上,演到兴起还会掉下来。

网络运营也几乎不重视形象,发布出来的团员生活照从来都不修,去健身房、吃便当、玩扑克输了在脸上画画……这样的图在早先的乐团主页上都可以找到。真性情,却不讨喜。往往只有20个赞,还都是熟人。

“事实证明,既没有才华又没有包装是不行的。原来有过一个经纪人,后来跑掉了,可能觉得我们是’扶不起的阿斗’。痛定思痛,现在把包装和视觉方面的工作都交给了 Mandark 。”

专辑《Dear》的设计风格呈粉色,乐团成员宣传照也以粉色调为主,再也见不到理工男宿舍照的邋邋遢遢。

 乐团成员给专辑《Dear》的定位是:从上一段感情的结束,到下一段感情开始的间隙。

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我们

3月22日,甜约翰专辑发布后的首个专场 “Nice to Meet You Again” ,可容纳1000人左右的台北 Legacy 门票全部售罄。得知这一消息,五名团员的反应都是错愕和不敢相信。

此前 Mandark 还在担忧,觉得甜约翰没什么资格在这么大的场地演出,劝其他人不要太乐观。售罄消息传来,这个自我评价为“负能量”的乐团一下子被如此强大的正能量击中,开心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喜欢我们,没想到负能量的人这么多。”

他们自诩不是会在台上发光的那种人,“负能量”主要体现在演出之后的情绪低落,比如和同样年轻又优秀的乐团同台,或者见到很会和观众聊天互动的乐手,都会让他们变得很丧。明明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却还被这么多人喜欢着,有点不好意思又暗自雀跃的心情,也会让歌迷觉得有些可爱吧。

甜约翰的团名 Sweet John 似乎已经标示出他们作品中的爱情内核,专辑《Dear》和团名连起来,正是一封又甜又丧的分手信。这张专辑在张惠妹制作人的录音室录制完成,作曲家曾韵方、制作人钟潍宇、逵直树在《Angelina》原曲上大玩一番,制作出 remix 版本放在了专辑最后。而这张专辑的制作经费大部分来源于政府对乐团的补助。台北政府会根据申请者的完整程度和可持续性进行评判,符合条件的乐团将给予数十万台币的补助金,用于进行音乐活动。

甜约翰的不少作品,如《降雨概率》、《Dear》、《留给你的我从未》,和最新发布的 demo 《城市的浪漫运作》都是由一位“御用”作词人小安完成的歌词部分。通常乐团几人先处理好编曲,把一个简易 demo 拿给他听,一般小安听完会有个大概想法,再与大家讨论下这首歌的感觉,如果所有人都同意,就顺着这个路子写下去。歌词中的感情故事,未必是谁的亲身经历,看过的书和电影,都为他的创作提供了素材。

另一方面,编曲风格的确立, Mandark 功不可没。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 Mandark 比较关注乐曲的整体性和声音的丰富程度,这些是原先注意力只集中在个人乐器上的四位理工男把控不到的。富有变化、交织而成的旋律,常会给 Mandark 带来感动的情绪,这样的音乐敏感度,无疑对甜约翰的曲风进行了有效的升级。

首张实体专辑《Dear》三个月内卖出1200张,台北、高雄两站演出全部售罄,看到现场那么多观众,乐团成员觉得十分不真实。

或许有人觉得他们的歌偏向个人化情绪表达,然而像众多情歌一样,音乐人只是唱出一个故事,听者可以把自己投射到任意一个段落。“如果觉得这段歌词旋律有打动你,对照你自己的生活有能触动到的点,不一定非要是开心或难过,听到你主观上希望听出来的东西,就可以了。”甜约翰的各位这样说。

五名乐团成员中,从芯片领域辞职后转行歌唱教学的浚玮,和在数位音乐公司进行音乐制作的 Mandark 算是从事了相关行业,其余三人仍继续着毫不相干的软件工程师工作。当问及音乐对各自生活产生的影响时,几人表示,工作算是对玩乐团的一种调剂,创作出作品心里就踏实了。

在双重身份反差比较大的团员看来,软件和音乐同等重要,作为软件工程师赋予程序生命的同时,音乐也不停地为自己补充着生命力。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会选什么?

浚玮:

唱片

John Mayer《Continuum》

The fin.《Days With Uncertainty》

I Mean Us《OST》

蒋勋《孤独六讲》

生活用品

Mandark:

唱片

Spangle call lilli line《since2》

《Maurice Ravel: complete Orchestral works》

《The best of Cher Baker sings》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生活用品

黑胶唱片

小 J :

唱片

东京事变 《大人 アダルト》

Dream Theater《Metropolis Pt.2: Scenes from a Memory》

张悬《神的游戏》

《Python 程式设计指南》

生活用品

MacBook Pro (可以听更多音乐,看更多书)

阿奖:

唱片

落日飞车《金桔希子》

透明杂志《我们的灵魂乐》

法兰黛《受宠若惊》

《想把余生的温柔都给你》

生活用品

打火机

罐头:

唱片

东京事变《大发现(Daihakken)》

Foals《Holy Fire》

Toe《For Long Tomorrow》

《航海王》漫画

生活用品

毛巾

图片来源:甜约翰

校对:马外外

点击这里,试听甜约翰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8/12/18

落日飞车曾国宏:玩乐团已经古典化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