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泡逻辑侧记:深秋跳一跳

2018/10/28

撰文:塑料人

着调联合广州中央车站首次开创“冒泡逻辑”系列演出。WAV、白噪音、甜约翰、南瓜妮歌迷俱乐部,着调认为这四支乐队代表着华语流行音乐的明天。“冒泡逻辑”呈现的是年轻人在做的音乐,新鲜得冒泡并且热气腾腾。这是一场小而美的欢聚,给乐迷带来不一样的音乐体验。

街声在这个深秋深入“冒泡逻辑”现场,和大家一起看看音乐冒泡的过程。

冒泡逻辑

阵容:WAV、白噪音、甜约翰、南瓜妮歌迷俱乐部

时间:2018年10月27日

地点:广州中央车站

中央车站并不真的是什么车站,冒泡逻辑也不是什么神逻辑,但是看见阵容和设计视觉就想过去看看。到中央车站时已经下午六点了,门口早已排起了长龙,场外则是逗号市集。

六点半左右观众开始入场了,舞台两边的屏幕上正播放着甜约翰的《留给你的我从未》MV。中央车站和一般的Livehouse不太一样,场内摆满了座位,习惯站着看摇滚演出的乐迷初次来可能不太习惯。李宗盛曾在简单生活节说过“雨天有雨天的玩法”,说的就是一种玩的心态,所以坐着也有坐着的玩法。

“冒泡逻辑”共四支乐队,第一个出场的是WAV(多重效应),全团五个人全都身着黑衣,看起来酷酷的,一段氛围音乐的intro结束后直接开唱了。WAV是由一群来自多伦多的中国留学生组成的乐队,全英文创作。主唱Done Young口音极其地道,声音温暖干净,有时甚至有点像美国创作歌手John Mayer,不过WAV的歌多为慢拍。《This Time》里的真假音转换非常迷人,乐迷还为他们亮起了灯海。

WAV结束后甜约翰上台接线时,观众已经开始欢呼了。其实这已经是我十月份第二次看甜约翰了,但这又何妨,如果明天还有一场我依然会再去一次。主唱小姐姐Mandark抱着键盘包上来了,和上次一样,齐刘海,披着一头小卷发,一身白色长裙,干干净净的,带着一点清新脱俗的气质。

点击此处,收听甜约翰在街声上的作品

甜约翰开场第一首歌唱了《Angelina》,编曲与专辑里的版本稍有不同,主唱浚玮说这首歌是他们创作的第一首歌,对他们来说有很特别的意义。甜约翰从一开始就有着独特的双声部男女主唱,男声浚玮声音温暖,女声Mandark声音甜美,搭配在一起,恐怕任何耳朵都无法拒绝。身为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青年,对于这样稍显落寞的歌词描写也总会有强烈的代入感。台湾地区如果能新兴起一种City Pop的风格,我想大概就是以甜约翰为首吧。在歌曲尾奏部分,Mandark拿出绿色的口风琴,现场演奏了那段经典的solo。

空荡的街道 不存在的喧闹

渺无人烟 剩下宁静环绕

唱《后遗症》的时候,五彩的灯光打在Mandark白色的裙子上,美得让人恍惚。鼓手虽然在舞台后方,但他打鼓投入的样子也成功吸引了我。唱完一首浚玮不忘提醒大家甜约翰的首次大陆巡演今天已经开票了,台下的歌迷立马热情回应“已经买好啦”。

《城市的浪漫运作》前奏钢琴一响起,有些观众已经忍不住站起来了,Mandark偷偷看了台下一眼,露出笑意,马上又接着弹键盘了。这首歌目前只有demo版在网上流传,并没正式收录到专辑《Dear》里,但大家的行动已经说明了对这首歌的熟悉程度。唱完,浚玮准备介绍团员时,台下某位乐迷冷不丁地喊了一句“滴滴打车”,逗得大家傻笑半天。这个梗是上次小呼叫音乐节时,浚玮在台上说的,因为台湾地区没有滴滴打车,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觉得超好笑,没想到关键时刻被乐迷利用。介绍到键盘手Mandark时,观众向台上抛了无数个赞美之词,好美、仙女、可爱……Mandark害羞地用手指给台下观众比心心。

摄影:阿四

浚玮说他们从没觉得自己摇滚,但是接下来唱的这首歌却入围了今年金音奖“最佳摇滚单曲”。《失踪人口》应该是很多乐迷入甜约翰这个甜坑的第一首歌吧,歌名英文翻译叫《Missing You》,讲述的是恋人分手后,一个人细腻的内心。这首歌旋律写得非常动听,男女双声交织,互为和声,点缀一点电子键盘的音效,美轮美奂。律动的节奏又非常适合摇摆身体,尤其歌曲后段间奏处的键盘,说是《Dear》整张专辑的最大亮点也毫不为过。整首歌观众几乎都是站着摇摆着身体听完。和浚玮预料的一样,在他们演出结束后,金音奖公布的获奖名单上,甜约翰遗憾落选。

演出前,有乐迷在微博上给甜约翰发私信点歌《日晷》,没想到他们真的唱了,那位幸运的观众得知乐队唱这首歌是为了满足她自己时,又惊又喜,高兴得跳了起来喊了句“就是我”。甜约翰演出时的气氛也太轻松了!《留给你的我从未》是甜约翰少有的拍了MV的歌,有歌迷说KTV已经可以点唱了,浚玮半开玩笑地说:“那我们要采取法律手段咯,因为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件事。”《留给你的我从未》前奏响起时乐迷就已经跟着合唱“嗒嗒嗒”了,主歌部分由女声演唱,Mandark轻轻握着拳头,小幅度挥动着纤细的手臂,像只小鸟一样扑动着自己的翅膀。

最后一首歌《降雨机率》,也有不少人因为这首歌喜欢上甜约翰。或许是因为舍不得,台下观众一起大合唱起来,周围一下出现了不同的声部。结束后因为时间关系没安可,但乐迷的热情还是把乐队留住一起拍了合照。

第三支乐队是来自北京的白噪音,主唱桑上把贴身T恤扎进皮带里,显得性感迷人。白噪音这样的名字或许容易让人误以为他们是一支噪音实验乐队,其实他们的风格是很直接的车库摇滚,毫不拖泥带水。他们演出时,迷妹都离开座位跑到前排去跟着跳了,气氛非常欢快。

南瓜妮歌迷俱乐部今年刚发行首张专辑《他我》,封面上的那张肖像是四位团员的合成体,代表着南瓜妮的形象。南瓜妮压轴登台时,主唱柯家洋身穿深色衬衣,左耳的耳坠在空中摆动着,酷劲十足。

点击此处,收听南瓜妮在街声上的作品

南瓜妮的歌词有很多是柯家洋关于生活的体会和对人性的思考,除了他自身,他也会从别人的故事里挖掘感受和思考把它们写成歌。第一首《莎宾娜》是一首很丧的歌,歌词浸透着一种“一切都看透,一切都无所谓”的无力感。柯家洋唱歌时有他特有的姿势,他会扭曲着身体,左手张开放在腰部。唱歌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大概就是歌手在台上最自然的状态。第一首唱罢,他向大家问好,说很高兴在广州见到大家,高兴到昨晚喝酒喝到凌晨三点,说着又拿起酒瓶灌了一口。

演多了 都忘了我们不快乐

演久了 都忘了什么是快乐

《幼兽儿》讲述了两个受伤的人为彼此舔舐伤口的故事,即使对方离开也没关系,因为彼此都已经习惯了孤独。南瓜妮在歌里加入了大量的合成器音色,让本应该是情绪压得很低的歌也能以轻松的方式演绎,形成很有趣的反差。所以乐迷在现场能感受到的更多是听觉上的美妙,而要去感受作品深层的表达,或许需要更仔细的揣摩歌词。

第三首就等到了我最爱的《山坡上的萨满》,这首歌是南瓜妮特有的关于舒适的表达。南瓜妮就是有能让你感觉像刚洗完秀发走在午后的阳光下沐浴春风的舒适感的能力,不自觉我也跟着摇晃起了身体。柯家洋在唱的时候,还不时地吐着舌头,或许真的因为这首歌太过美好。

南瓜妮是一支很喜欢在舞台上喝酒的乐队,他们以前演出时经常会在台上传酒喝,甚至传给台下歌迷一起喝。就像《小雀斑》的歌词“有酒有歌,有歌有酒”。唱完《小雀斑》,柯家洋说:“今晚我们一定要和甜约翰一起喝酒,就在刚才白噪音演出时,我们和甜约翰一起落选了金音奖最佳摇滚。”然后立马又自我安慰道:“我们本来也不算摇滚,没选上也很正常啦”。还给自己创了一个hashtag叫“微醺新浪漫”,而接着唱的《金色的海》就是代表这种浪漫的佳作。

柯家洋给大家安利南瓜妮十一月份的巡演时,乐迷发现广州站刚好是双十一光棍节,柯家洋一脸疑惑,好奇的追问什么是光棍节,光棍节要干嘛?解释半天,引得台下一阵爆笑。终于弄清楚购物节的本质,他不屑地说:“你们都被商家骗啦!”一脸认真的样子又可爱又好笑。接着南瓜妮唱了乐队录的第一首歌《七月十日》,同样是来自对生活的体会,很形象地说出了现代人的疯傻与盲目。

我永远无法看懂

这样的生活

疯子仍领着瞎子走

《花》是南瓜妮新专辑最后一首歌,也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看着柯家洋投入地唱着,我的思绪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或许美好的时光就是这样,越是想抓住它,它反而溜得越快,那么不如巡演再见吧。

回家路上,我走在空旷的街上,十月底的广州夜晚已经有些凉意。我回想着这个曼妙的晚上,脑海里却又响起甜约翰的《Angelina》,“空荡的街道,不存在的喧闹,渺无人烟,剩下宁静环绕”。

校对:马外外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由卫迎拍摄。

相关消息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

2018/11/27

岑宁儿 Yoyo Sham:如寒夜里,暖炉里燃起的火

2018/11/13

Vast & Hazy:萤火光亮,将世界从黑暗里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