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妮歌迷俱乐部:台北吟游诗人酒吧地图

2018/06/09

撰文:琉球

成军九年,南瓜妮歌迷俱乐部在2018年6月 1 日发行了乐队的首张专辑《他我 Alter Ego》,所收录的十首歌曲,分别来自主唱柯家洋对身边十位朋友的描述,但这些故事,同时也是他对自我的投射。

在街声大事的专访中,南瓜妮不仅首次披露专辑创作背景的台北酒吧地图,还特别贡献五处台北听南瓜妮最有Feel的地点,歌迷心心念念的大陆巡演,也可以同步期待起来了。

《他我》台湾巡演第一站高雄,大家觉得音乐风格的改编,观众与原来相比,身体的律动更多了

街声大事连线采访当天,台北正在下着闪电雷鸣的大暴雨,讯号时断时续。正是在这样状况不断的沟通下,团员们十分活跃地在电话那头互相吐槽、不断抢答、忽然爆笑,遇到通讯受阻,还会发出无意义的奇怪声音。褪下了舞台上的高冷神秘感,倒多了不少邻家男孩的气质。

一支乐队成立九年才发行首张专辑,在外界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南瓜妮却看得很淡。轮流当兵、个人副业和创作低潮,各种因素使得专辑迟迟无法出生。大家七嘴八舌计算着,九年,孩子是不是能上小学了,柯家洋笑笑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大的变化,只是我们不小心老了。“

从左至右:贝斯手弘礼、鼓手一根,主唱柯家洋,吉他手小青蛙

双子座的多重人格

专辑英文名Alter Ego,在心理学上指“另一个自我”或“另一重人格”,乐队里除了队长兼吉他手小青蛙,其余三人正好都是双子座。

柯家洋的人格面具,是用嬉皮笑脸和吊儿郎当面对恐惧与未知,小青蛙则伪装得冷静成熟,以掩饰自己冲动的本性,贝斯兼合成器弘礼,被其他团员一致推举为最表里如一的人。

与南瓜妮之前歌曲的飘渺抽象相比,当了酒吧老板的柯家洋,有更多机会观察都市里形形色色的人。这一次他以身边的十位朋友为原型,创作了十首歌曲,轮廓也更加具体清晰。“那个人只是一个创作的出发点,我从自己的角度写他,再透过我看见的他,回头看我自己。这首歌在写的究竟是他?还是我?还是我们两个?这很难讲。”

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转换,是这张专辑的核心思想。我们看到物体,来源于光线的反射,我们接受到观点,来源于别人的建构。听起来很绕口哲学的概念投射到具体的个人身上,讲述的其实都是生活在都市的年轻人的缩影。

这样的概念,还出现在专辑视觉设计中。许多乐迷第一次看到封面时疑惑了很久,封面的男子到底是谁?原来是摄影师与设计师将团员四人的不同部位拼贴合体,用出神入化的PS技术创造了一个全新面孔。

南瓜妮乐迷们的终极考题:哪个部位取自哪个人?

“这PS技术太好了吧,完全无痕迹!”我不由感叹。

他们爆发出一阵大笑:“这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啦!”

“那你们到底贡献了哪些部分?”

“一根是胎记,小青蛙是鼻子和眼尾的疤,黑眼圈好像也进入了一点……家洋,大概是嘴巴、外轮廓,弘礼好像是眉毛和发型?”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最后因为眼睛是谁的而争执不下。

《他我》封面图样来自于设计师 Echo Yang 发想的“回声定位”:蝙蝠和海豚等动物会利用声音的反射来定向,声波从自己出发,撞击到对方(客体)再弹回来(本体),这段过程,与“他我”的概念不谋而合

南瓜妮是“作者已死论”

专辑中最早写出的歌曲是《七月十日》,灵感来自于2016年上映的捷克电影《我是欧嘉》。电影讲述了 1973 年捷克发生的一起蓄意车祸,肇事者欧嘉将快速行驶的卡车开上人行道,造成八人死亡,她自陈是故意报复社会,警察却在后来发现的自白书里,看到了一个游离在社会边缘的破碎灵魂。

然而在电影背后,柯家洋想写的是一位和欧嘉很像的小女生。

千禧年前后出生的女孩,和已过而立之年的大叔,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巨大的代沟。看完电影后,柯家洋陷入了沉思,他试着回忆自己小时候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结果发现,即便世代更替,大家面对孤独的无力感都是共通的。

“小时候比较愤怒,觉得没有人能理解我。长大了回头看,本来就没有人能真正了解你,在想什么。”柯家洋轻描淡写笑笑说。

除了歌词,这首歌曲的 MV也由柯家洋亲自编写剧本。大家在聊天时,经纪人陆君偶然讲起1970年代台湾眷村小朋友们常玩的一种游戏。蝴蝶有颜色,其实是因为身上的磷粉,经过不断沙子的洗刷,就会变成一只透明的蝴蝶。

“小孩子不知道,觉得很好玩,其实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和很多人被孤独冲刷历程很像。“柯家洋便把这一段写进了MV脚本中。

冰冷的合成器打底,隐秘而淡漠,大量弦乐直直压下,让厚重的情绪满溢,最终纠缠出这样一首灰色情绪的歌。

插入《七月十日》MV

除了剧本,柯家洋也写诗,《安妮之岛》正是一首从“诗”开始的作品。由于歌词卡关,他便拿出自己随手创作的短诗,团员们读着诗、想像诗的意境,编织成曲。

小青蛙读完诗后,脑中想象的是从山上往下看到一片海洋,没有阳光,蒙着雾,非常“岩井俊二”;一根更夸张,直接浮现出了人生跑马灯。于是他们在处理主歌部分时,从拍子到演唱方式,都给人以向前冲的紧迫感,直到副歌响起,才回到正常节拍,仿佛终于找到了解脱出口。

柯家洋作为柯震东的亲哥哥,总会被媒体问起弟弟的事,他笑说:“就是亲弟弟,没什么好比较的,工作上各做各的,不会每件事都扯在一起,如果有好的合作机会,也不会排斥。”专辑发布后,许多粉丝通过蛛丝马迹纷纷猜测,《安妮之岛》是柯家洋写给弟弟的歌。柯家洋狡猾地回避到:“反正你怎么问我都不会证实的。”

柯家洋开玩笑说,如果有朝一日文字作品发表,他就取个笔名叫“哥哥”,结果立马被团员提醒:“哥哥是张国荣哎!”

歌曲《莎宾娜》,南瓜妮在原本 Band Sound 编制中,尝试加入了复古合成器音色,这也是南瓜妮增添电气感的第一首创作。柯家洋曾在某场演出中提到,这首歌是在写一位音乐圈的知名友人,因为怕破坏对方的形象,所以取了化名。

他当时的取名原则是“有异国情调,但不能太乖太温顺。”歌曲开头在讲抽烟,他猛然想起有一款烟叫“Sabrina”,于是反过来推出了这个中文化名,去掉“r”恰好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女主角莎宾娜“Sabina”同名。

“其实我们都太不自由了

扮演着什么人

熟悉地操弄陌生地说话

想着该怎么样才适合。”

柯家洋在这首歌曲中探讨的问题是:我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利,还是没有选择的能力?那时候《银翼杀手2049》上映,他忽然想到让复制人瑞秋做选择,她会想成为哪个人?

正是这般奇异的脑洞和联想能力,让南瓜妮把两部毫不相干的小说和电影,结合在自己的歌曲中。

在另一首电影感非常强烈的《渴》中,南瓜妮暗藏了许多线索。“比如录音、编曲方式,歌词的写作,中间那段念白是什么?男生女生的角色有什么错位?为什么两边音量会不一样?这些都是埋在里面的线索。”当要求继续解密时,他们开始打哈哈,声称南瓜妮是“作者已死”论,“如果导演把电影都分析完了,还要影评人干嘛?”

作为队长,小青蛙也将学到的团务运营,用在南瓜妮的演出管理上

在几年前南瓜妮陷入创作瓶颈时,小青蛙曾经在郑宜农的乐队负责吉他手和合成器,尝试了大量合成器的摸索练习,希望能把经验直接带回南瓜妮。“简单地讲就是借别人的道馆练自己的武器。”柯家洋总结到。

“所以在这张专辑中,我们尝试了很多新的创作方式。”小青蛙负责的编曲和以往有了很大的差别:“以前像是前奏或 Solo 通常会用吉他弹奏主要旋律,现在几乎都由合成器来做,听觉上有很大的转变。”

小青蛙和弘礼在南瓜妮现场演出的配器上进行调整,加入了更多电子设备与DJ会使用的手法

贝斯手弘礼在低音声部的处理也相当仔细:“很多歌先以合成器编完旋律,再用真的贝斯去录音,然后将两轨合在一起,视编曲状况决定真假贝斯的比例,或交错或并存。”

台北吟游诗人与他们的聚集地

这张专辑的歌词,几乎都是由柯家洋的文字作品转化而来。他平时会拿着一个小笔记本去台北各家酒吧,借由观察周遭的人物寻找灵感。团队们笑称他为“台北吟游诗人”,柯家洋认真想了想,说如果要解析这张专辑,可以说是“台北酒吧地图”。

柯家洋记录无数灵感的笔记本

电话中采访大家对这个提议一拍即合,孕育了这张简易版版“南瓜妮台北酒吧地图”。

详细的打卡指南

合成器的加入让曲风带进微醺感,歌词里也是浓浓的烟酒味,甚至混音的时候也特地将酒吧的现场音放进了歌里,《渴》的开头,就能清晰听到冰块滑入杯中的声音。

生活创作都离不开酒精,柯家洋的另一个身分还是酒吧老板,如果四位团员分别对应一种酒,会是什么?

鼓手一根说自己像生啤或台湾啤酒,有种直男、臭台客的气质

“弘礼就是红酒啊!”柯家洋帮本人回答:“好像所有人都可以喝、都不会抗拒,但真的想了解时,才会发现背后的学问很深,没个十年、二十年是不会懂的。”

 “小青蛙是 Islay,艾雷岛威士忌。”柯家洋继续形容:“Islay 喝起来有种正露丸的味道,很多人不敢喝,算是比较难入门的酒,不过一旦喜欢上就会上瘾。”但小青蛙本人并不认同以上描述,他笑着表示:“觉得自己比较像调酒,好喝又容易入口,导致大家常常不小心喝太多,最后一次炸掉。”

然而柯家洋觉得自己更像波本威士忌:“Bourbon 是最辣、也最甜的威士忌,但其实它很简单。”

练完团不约而同(还真的没约)来酒吧写歌词和编鼓的柯家洋与一根

如果《他我》是一部电影,台北无疑是它的场景拍摄地。台北是南瓜妮团员们从小生长的地方,看着它起高楼,又看着它楼塌了。对他们来说,台北和自己,都是最熟悉又最格格不入的地方,尤其在网络的冲击下,城市的重要性,正变得越来越淡。

“现在所有流行的APP,都在突显个人的重要性,每个人寂寞到忘记寂寞,不管城市是什么,周围的人是什么,他们只注意到自己。”柯家洋说,《渴》里面写到:“城市的孩子没了信仰”,说的正是他们的感受。

小青蛙也在这三十年里经历了生活圈的变迁,甚至对未来生出一丝惶恐:“说不定以后所有的生活都在一个APP中,你在认识一个人之前,手机就会告诉你全部资讯,再也没有人与人的近距离接触。”这次能在专辑里提到城市的概念,在他们看来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

烟与酒交错在喧闹的酒吧,映出台北这座城市的喧嚣与疏离。擦肩遇到的人,转身看到的事,听过的哭与笑、乐与叹,南瓜妮记录下他人的故事,又投身在自己身上。

我们每个人都在成都拉过肚子

上一次南瓜妮来大陆,还是2016年的“DAGAL:秋章” 巡演。成都的火锅让他们记忆犹新,虽然好吃,但是每个人都轮流辣到拉肚子。更辣的大概是大陆的歌迷,表白喊话都非常直接。井井有条的乐迷组织也让他们大开眼界,看到应援灯牌和手幅的时候,差点产生了自己是男孩偶像团体的错觉。

贝斯手弘礼最近跟着落日飞车到大陆各地演出,积累了不少好地方,都想带着南瓜妮去巡演。“他经常说,跟我走就对了!还坚持要去西湖,说觉得超级Chill。”大陆乐迷们翘首以盼的巡演,2018年就能等到。

2015年上海简单生活节,他们在后台收到了一箱温热的大香蕉,不知道是谁送的。那我懂你意思了的贝斯手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搬去路边发给观众。这段奇幻的故事至今还被他们津津乐道

问到喜欢的大陆音乐人,柯家洋表示大学时期就开始听果味VC、重塑雕像的权力、新裤子、旅行团,甚至在线上歌曲还未流通的年代,特地飞来上海买他们的实体专辑。

小青蛙是爱奇艺铁杆粉丝,喜欢真人秀,最近在追《热血街舞团》;柯家洋则是抖音忠实用户,闲来无事就看看大家失控的小视频。曾经大陆有个节目组来柯他的酒吧拍抖音,逼着柯家洋和他们一起跳舞,最后被柯家洋轰进包厢,敬告他们不要烦其他客人。

柯家洋开的酒吧:ASYLUM庇所,大家可以去尝试捕捉野生柯家洋

如果大陆的乐迷来台北,团员们也推荐了好几处最适合听新专辑的时间和地点。严格执行起来,可是很有挑战的。

柯家洋:

台风来的前一天,傍晚的天空是粉紫色的,飘着细雨,风开始变大。这时你走上碧潭吊桥,吊桥会很晃,有一种自己在海上的错觉。对了记得要带耳机,这样看起来比较孤单。

小青蛙:

1.我比较常开车,下班的时候听这张专辑会让你从交通拥堵中放松。

2.下午两三点,开车上台北到宜兰的隧道,听着歌,会觉得自己的心非常安静。

一根:

  1. 礼拜三晚上11点到2点(子时),走在忠孝东路四段上。
  2. 礼拜天晚上9点50分,从忠孝复兴5号出口,走到ASYLUM。因为ASYLUM可以抽烟。

附录:南瓜妮台北酒吧地图

1.Homey's Cafe1. H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敦化南路一段236巷36号

电话:+886-2-27111519

2.ASYLUM庇所(柯家洋的酒吧)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复兴南路一段219巷10号

电话:+886-2-277751627

3.墨子MOZI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忠孝东路四段216巷32弄10号

电话:+886-2-87737273

4.洒家小酒馆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延吉街241巷1号之3

电话:+886-2-27047656

5.女人胃餐酒吧Stomach Bar

地址:台北市信义区光复南路419-1号

电话:+886-2-27584070

6.操场Fucking Place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和平东路二段169号

电话:+886-2-27039766

7.公家酒吧wePUBlic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复兴南路二段349号

电话:+886-2-27385982

8.窖父Hideout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和平东路一段280号

电话:+886-2-23625805

9.早秋咖啡Cafe Macho

地址:台北市中正区晋江街10号

电话:+886-2-23685029

本文部分内容截取自Blow吹音乐

图片来源:南瓜妮歌迷俱乐部

校对:马外外

点击试听南瓜妮歌迷俱乐部在街声上的歌曲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