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同道合的人,是这座城市的浪漫关键:上海简单日音乐人

2018/09/26

2018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之——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10月7日,假期最后一天,在上海简单生活公园我们一起回归“简单”。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金承志和他的好友们,会在这里带着大家一起体验做喜欢的事的快乐。这天将登上舞台的是风格万象的独立音乐人。

简单生活节期间,街声大事带来“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小型音乐人田野调查,借以了解年轻音乐人的状态。这期回答问题的是简单日音乐人:黑屋乐队、和平和浪、甜约翰Sweet John、张希和盘尼西林。

先划重点

黑屋乐队满足自己总比配合别人来得简单吧。

和平和浪你们期待得不对,回去重新期待。

张希:我认为越放松就越能出现伟大的作品。

甜约翰Sweet John:志同道合的人们,是这座城市浪漫的关键。

盘尼西林:买票来看踢球和买票来看演奏,从本质上是一样的。

黑屋乐队

点击图片,回顾街声专访

宁波95后乐队,以独立流行的音乐风格记录正值青春的他们初入现实社会最直接的内心感受。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主唱李巧巧:当下的时代。

吉他李良波:做音乐关键在于本身想不想做,只要在路上就是最好的时代。

贝斯廖梓杰: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

鼓手黄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主唱李巧巧:好久没买乐器了~

吉他李良波:现在用的吉他,Fender 52。

贝斯廖梓杰:一把芬达贝斯,买了两年了。

鼓手黄博:一粒小军鼓。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主唱李巧巧:《燃烧我的卡路里》“拜拜,甜甜圈,珍珠奶茶方便面~”

吉他李良波:新的东西很多,但是能让我觉得很惊讶的一时半会没什么印象,可能还是因为我比较喜欢老派的东西吧~

贝斯廖梓杰:假假條的歌。音乐还能这样玩,新奇。

鼓手黄博:关于 Andy Timmons 的。

SV: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主唱李巧巧:空下来完全没事儿的时候

吉他李良波:应该是在人生轨迹变化比较大的时候吧,一定要做一个艰难的抉择,就会有很多创作的冲动。

贝斯廖梓杰:每天晚上只有自己的时候。

鼓手黄博:听完好的作品之后。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主唱李巧巧:肥皂~

吉他李良波:买了个 Hotone 的小箱头,很不错。

贝斯廖梓杰:最近买过最满意的东西是“能交个朋友吗”。

鼓手黄博:一本关于鼓刷的书。

黑屋乐队@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摄影:马好思)

SV:越来越多音乐人在现场加入VJ、或者其他装置设备,你会不会日后在现场使用多媒体?

主唱李巧巧:会,一直在寻觅在磨合。

吉他李良波:在我们乐队的计划里有这一项。

贝斯廖梓杰:能有最好啦。

鼓手黄博:必须要啊!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主唱李巧巧:睡觉~

吉他李良波:习惯多半是下意识的决定。是熬夜吧,想法多了容易失眠。

贝斯廖梓杰:上厕所前抽根烟。

鼓手黄博:做手账。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主唱李巧巧:一天赶三场演出。

吉他李良波:年中的时候,每天都有整体的安排,一个事情接着一个事情,稍微闲一点就一动不想动了,虽然忙但也很开心。

贝斯廖梓杰:凌晨才能睡觉。

鼓手黄博:不断排练演出。

SV:在简单日应该怎么简单?

主唱李巧巧:度假式穿着。

吉他李良波:做一些真正想做的事,满足自己总比配合别人来的简单吧。

贝斯廖梓杰:睡觉。

鼓手黄博:吃得简单点吧。

SV:你所在的城市(宁波)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主唱李巧巧:生活节奏不快不慢。

吉他李良波:人比较少。

贝斯廖梓杰:美女多。

鼓手黄博:气候。

和平和浪

点击图片,回顾街声专访

Funk 律动的怪逼摇滚乐会让人感受到什么?听了和平和浪就知道,去他们的现场,不跳可不行。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吉他小雨:最近有两个上海大学生乐队特别开心地跟我说:“哥你听听我们新歌特别像和平和浪”,我真是感动得快哭了。

贝斯四维:今年四月看到以前认识的大学生乐队开始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和我们一样。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吉他小雨:Kayne West 那张新专辑,玩转潮流不是简单的事,我觉得他牛逼在没有把潮流带向一个更垃圾的方向,而是有些新的可能和品质的坚持。

贝斯四维:Megalo Box 的原声吧。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吉他小雨:钥匙在左边裤子口袋,手机在右边。

贝斯四维:刷完牙洗两次杯子。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吉他小雨:太有了,现在一个人就可以把一个动机完成到80%,就算最后改得面目全非,这个过程也是十分有效率的。

贝斯四维:有,满足了我的购物欲。

SV:科技进步让你感觉最幸福的是什么?

吉他小雨:工作效率变高呗。

贝斯四维:学到的知识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靠谱。

和平和浪 @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摄影:Paulbt Rose)

SV:你所在的城市(上海)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吉他小雨:用钱来衡量工作品质。

贝斯四维:南北高架浦西进卢浦大桥那段,在那里如果没能及时左变道上桥,还可以在下面的环岛那儿进另一个匝道上卢浦大桥。

SV:很多听众会觉得你的音乐和他们的期待不同,你是怎么考虑的?

吉他小雨:那你们期待得不对,回去重新期待。

贝斯四维:我以为他们只会觉得我长得和期待不同。

SV: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吉他小雨:听完一首律动特别好的歌的时候,早上6点的时候,工作室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下雨的时候,我们的贝斯手四维写不出歌的时候。

贝斯四维:手头没有乐器没有录音设备的时候。

SV:如果只能留下家里的一件东西,你会留下什么?

吉他小雨:床。

贝斯四维:猫。

SV:你理想中简单的一天应该如何度过?

吉他小雨:没有心里一直惦记的、没做完的事,或者一直做自己比较擅长的事,沉浸其中就天黑了。

贝斯四维:起床,数钱,睡觉。

甜约翰Sweet John

点击图片,回顾街声专访

甜约翰擅长以轻快小品式的旋律,内敛且温柔地呢喃出首首独白。揉和多种器乐声响以及风格元素,编织出属于甜约翰式的小品慵懒。

SV:不限时空,最希望和谁吃一顿饭?

苏轼。真想和他合奏一曲《水调歌头》,摇滚版。

SV:实体唱片的消失会让你感到难过吗?

会。实体专辑那种拿在手上的感觉是无可取代的,比起数位,实体专辑更容易被放进心里。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吗?

不会,互联网大大降低了曝光的门槛,我们才有机会被看见。

SV:你所在的城市(台北)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志同道合的人们,是这座城市浪漫的关键。

SV:生活里过的最简单的一天是什么样子的?

与爱人一起起床,在一杯咖啡之后,为生活中喜欢的事物而努力地过完一天,下班后用威士忌配音乐。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帮大忙了。从 iPhone 的语音备忘录App,到现在随手可得的录音软件,不论是天外飞来一笔的哼唱,或是高品质的 demo 制作都变得非常简单。以往印象中录音室的大 console 就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电脑里,非常厉害。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苹果 AirPods 耳机。该死的 iPhone 去掉了耳机孔,听音乐变得很麻烦,然而这幅耳机在我打开盒子的时候蓝牙就连线了,非常神奇非常方便!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还没有明显被盗用的情况。就目前来说,真正落入创作者手中的版权费是相对低的,这让许多创作者无法以此为生,必须以业余身份持续创作,是非常可惜的事。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应该是今年三月的专场,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多人爱我们,愿意来听我们的现场演出。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我们长期处于很忙的状态,大部分团员工作相当忙碌,通常要晚上9点过后才下班,阿奖住在不同的城市,曼达则是身兼两团,因此许多讨论和创作都必须同过网络云端运作。

张希

听他的民谣,不免会被声音里特有的温暖和忧伤所命中。有十年幕后经验的音乐人,同时专注创作、制作、编曲与吉他演奏。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此时此刻。大家可以通过网络任意向全世界表达自己的个性,没有拘束,没有负担,我认为越放松就越能出现伟大的作品。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最近路过一个街边的琴行,买了一个 SHAKER ,它放在包里可以随时拿出来摇摆节奏。

SV:你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在深夜做出一个编曲 DEMO 的时候,夜色和台灯的笼罩中,按下走带控制键,看着屏幕里爬行的音轨,那一瞬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甚至骄傲……当然很可能在第二天醒来后否定它们。

SV:觉得最想放弃音乐的是什么时候?

从没想过放弃,但总会有一些疲倦,是在重复制作模式类型音乐的时候,没有创造性的工作会很煎熬。

SV:最近一次巡演的宣传效果好不好,什么时候还会有巡演的计划?

马上开始进行今年的巡演。

SV:实体唱片的消失会让你感到难过吗?

有些难过,唱片代表我对音乐最初的记忆,一张实体唱片对与创作者来说,意义远远不只是里面能播放出来的音轨。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挣得更多吗?

没有互联网的年代,那时做音乐更单纯,也相对闭塞,互联网是有效的传播方式。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帮助不只一星半点,科技改变创作方式,比如在地铁里,在咖啡厅里都可以随时记录创作动机,只是过分的依赖辅助软件也会背道而驰。

SV:生活里最简单的一天是怎么过的?

起床后打开窗帘见蓝天和阳光,午饭后步行到后海逗留片刻再步行回家,咖啡一杯,晚饭后弹琴唱歌,深夜电影一部。

SV:你相信过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起码音乐改变了我的人生。

盘尼西林

盘尼西林以传统吉他摇滚为根基,融合多类型音乐风格,打造出属于他们的“浪漫主义摇滚乐”,歌唱90后年轻人的世界与生活。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从一个朋友手里买了一把心仪已久的吉他:产于英国比较适合 Indie Rock 的老款吉他,叫 Burns 。因为不是很适合他们的风格,所以转让,非常非常非常好听,且美丽。

SV:最近一次巡演的宣传效果好不好,什么时候还会有巡演的计划?

所有的宣传都是按部就班,没有做过太特殊的宣传,不过每个城市的朋友们都很热情,我认为他们也享受我们的现场,这让我们也很快乐。十月会开始新的十站以及台湾地区的巡演。

SV:科技进步有没有让你感到幸福?

没有。

SV:在这个数据流量为王的时代,巡演的意义是什么?

巡演对于乐队来说,就像比赛对于球员一样。买票来看踢球和买票来看演奏,从本质上是一样的,就是你应该做的事。

可能每个人理解不同,对我的理解来说,巡演是摇滚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在短期内去很多不同的城市演出,经历好多有意思的东西这件事本身就挺有意义。中国太大了,丰富多彩,我们也喜欢这种方式来游历大江南北。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Burns Hank Marvin。

SV:专辑受到了诸多好评,那么新的作品有什么新方向吗?

会沿袭之前的风格,还是会以吉他音乐和旋律的音乐为主,但会比之前在 groove 和节奏上有更多建设,也会有一些新的东西的尝试。

SV:演出里最难忘的是哪次?

不好说,很多都很难忘。

SV:实体唱片的消失会不会让你觉得难过?

实体唱片没有消失。我身边包括我还有大量保持购买实体唱片习惯的朋友,只要仍有需求它就不会消失。当然购买量在下降,我觉得就跟纸质书一样,总有追求品质和情怀的人,实体唱片存在了那么久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而且有它的不可替代性。

SV:什么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每个时代都是。

SV:你所在的城市(北京)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我的朋友们。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由受访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18

落日飞车曾国宏:玩乐团已经古典化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