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88:有时候自嘲一下,什么事都难不倒你

2018/09/23

撰文: Blow吹音乐 

2018 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

2018 Simple Dreams 上海简单生活节,10月2日梦想舞台的第一位,是台湾地区近来火热的爵士女声 9m88 ,而这是她的大陆首秀。

与北京音乐人 Fishdoll 合作《Air Doll》;参与 LEO37+SOSS 的首张专辑;展开夏季巡演期间,替法国骚灵才子 FKJ 暖场;更与节奏蓝调新秀 ØZI 在现场演出合作……9m88 一直在和不同的音乐人尝试搭配,每一次都让人觉得:她还可以这样。

在台湾地区,她的演出一票难求;在美国,她受邀到摩登天空举办的音乐节演出;在日本,演员水原希子也成为她的现场听众……在这些现场之外,她和 DJ Spykee 的厂牌 2manysound 合作发行的单曲黑胶,更成为乐迷争相购买的纪念之作。

谁是 9m88 ?

2017年1月13日,岁照甲子,终在冬夜探入低温,松烟的阅乐书店前却排满了缩背的人,准备进场听 9m88 。阅乐书店不是正规的表演场地,容纳人数顶多一百多,入不了内的听众就在户外,捧着热饮,隔着门窗听歌。

观察现场听众,多是街舞打扮或有着服装设计背景的年轻人,当中也藏了几位唱片业的高层,慕名打探,或坐或站,显见她所受的期待。

2016年和Leo王合作《陪你过假日》后,9m88 的声音被传了开来。在这支参考了大卫·林奇《双峰》影像风格的 MV 作品中,她一头黑色大卷发以及复古扮样,令人印象深刻。画面取景于布鲁克林的街头,加上成熟的爵士中音与咬字,容易让人误以为Leo王找到一位外籍华裔歌手合作。可事实上,1990年底出生的 9m88 ,是在台北长大的。

9m88,是她的英文名字“Joanne”加上中文绰号“小芭”。她大学念实践设计,结合爵士乐的设计风格,在当届毕业展览拿了第一名;曾到纽约吴季刚工作室实习四个月,毕业后在台湾的 Ne Sense 选货店做过兼职。

在那场名为“Share Your Love 分享爱”的演出上,她和乐队翻唱了 Curtis Mayfield、Erykah Badu、D’Angelo 的灵魂乐经典,足见其对黑人音乐的理解。

攝影:Yuji Fann Fann

9m88 的黑人音乐启蒙源于高中热舞社时期,接触嘻哈与节奏蓝调,上大学后也到实践音乐系参加爵士乐的选修课。刚好,身边有朋友研究爵士乐,跟着他,9m88 从 John Coltrane、Miles Davis 等经典开始跟着听。面对这些半世纪前的器乐作品,不免感到困难,于是她转往爵士歌手的作品入门,从而发现爵士乐即兴的乐趣。

自认不是选秀唱将型的歌手,9m88 认为爵士为她的演唱开了别条可走的路,然而起初也碰壁过。选修课老师开了爵士营,她去上课,第一堂要尝试《Autumn Leaves》,先唱一段旋律,再开始即兴,她却没办法做到:“他叫我即兴的时候我完全不会,于是我再哼了一遍一样的旋律,结束时他就跟我说,诶,你刚才没有即兴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们的教育里,很少叫我们自由发挥,突然有人跟我们说‘你就放手去做’的时候,觉得好像有点难,不知道怎么开始。”刚开始学设计,她与同学也遇到一样的状况,因为制式的义务教育,短时间内学不会跳脱框架思考。对音乐的刻板印象,也理所当然是父母眼中的兴趣而非志业。

嗓音很棒,然后呢?

在纽约吴季刚实习期间,9m88 萌生转业念头。她说服装产业的性质“非常地自我,有一点表面,还很浪费资源。”她考虑了很多,譬如当设计师,不仅先天资本与后天投资的门槛太高,还有一堆人前仆后继抢位;再想想,成为一个表演者,反而是自己一直渴望的。

抱着“如果我现在不试,我怕我以后会后悔”的心态,彼时琴艺尚不够、乐理不好、甚至连识谱能力都不足的她,靠着家里的帮助和学校的奖学金,兀自住进纽约布鲁克林,到了美国东岸念 The New School 的音乐学院。同学是小自己六、七岁的小朋友,学院课程包括乐理、节奏、编曲、录音软体,还有商业行销、历史课以及团体歌手课(团体歌手课像是一周一次的彩排,在学期末会做成一场表演。她说那更像选美比赛)。

9m88 有自己的“演唱观”。她认为,歌手不能只有一副好歌喉,更需要理解乐理,精进自己。“有些歌手真的不要求自己,然后让人家有刻板印象觉得‘就是歌手’,很不知道状况。”与其被特别捧成歌手,她更觉得人声应该被当作乐器的一种。纽约实地考察,会唱歌的黑人在比例上确实比较多,但五音不全者也大有人在:“有些黑人女生声音很棒,但声音很棒然后呢?她是一个声音很好的人,但是一个好的乐手吗?”她由衷相信,亚洲人也能唱 R&B,亚洲人也能唱爵士。

攝影:Yuji Fann Fann

各出一半拍 MV

Leo王是 9m88 大学学妹的高中学弟。过去,9m88 就想找台湾的 rapper 合作,主动找过几位却都没有回应,刚好 Leo 曾公开表示想尝试爵士元素,两人通过学妹辗转认识。Leo 听完 9m88 的作品,第一次聊天就把《陪你过假日》的词曲丢过来,故事是“我跟我女友去河滨公园,很热很烦,我很想回家写歌”,希望她以歌中女友的角度,填词回答。

纽约台北,远端信件一来一往,录音当然都是在家录的。9m88 拿《陪你过假日》比较她听过的唱片,忧愁宅录品质实在不行,Leo王倒说服她:“你不要这样想,我们就是没有资源。自己在家宅录,就要用这样的规模做事,不要把自己想着要做那么高规格的事。”连同 MV ,也是趁着Leo王的乐队“巨大的轰鸣”到纽约表演时,在布鲁克林顺道找同是实践毕业的影像导演高承楷,以及大陆摄影师友人协助拍摄。彼此各出一半钱的低成本 MV ,目前 Youtube 点击数已快破400万了。

2016年底安排的三场小型表演,早在 MV 推出前就确定,过往来听表演的都是亲友,或着亲友的亲友,没想到第一场演出就大爆满。这些新来的陌生乐迷,是想听自己的创作还是翻唱,还是只想听《陪你过假日》?最后她决定尽量掺入一些自己的创作,而不像以前整场演出都是翻唱。在阅乐书店演出,她笑说这是第一次唱爵士标准曲时有这么多人来听。

 《陪你过假日》

不要变成那种大人

就阅乐书店的表演所闻,她的歌和分享的私人故事一样,多关乎爱情——无奈的单相思、约会对象的古怪行径、奇怪的把妹招数——当天的乐队和她合作已久,不只伴奏,也有即兴桥段,总是一人一轮相当“公平”。每次即兴结束,9m88 便会再次介绍乐手的名字,就是从没介绍自己。

9m88 说自己不善行销,即使社交网站很方便,要持续发文经营还是很花力气,她认为应该“反过来,回到原始基本的是把东西做好,东西够好分享给大家。如果你的东西够好,大家就会喜欢吧?”过去,她曾努力经营 Facebook 粉丝专页,但都没有人理,直到Leo王的 MV 推出才引来回应,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期许自己,不要变成那种不尊重创作本质的大人:“有一些前辈吧,可能他们在创作相关产业很久,渐渐对创作缺乏尊重。然后他们就会说:‘我们的东西不用做太好,做六分到八分就好,反正大家还是会买单。’然后我就觉得很震撼。”她甚至不想称呼这些“前辈”为“创作人”。

趁着现在有人关注,9m88 会尝试在现场传递些正面讯息,譬如第一场演出的大道理是:“年轻人,我们这一代可能大家会很困惑,但是我们都很有才华,所以要做下去,然后有一天,成果就会是你的。”

Q & A

Q:办巡演,你担心过票房吗?

我每次都会担心啊。上一次暑假,在小地方展演空间演。小地方只有三百多个人,这次又要变成七百个(编按:在台北 The Wall 与高雄 LIVE WAREHOUSE 的大库),我就想说:惨啦,会有人来吗?

我预先就跟伙伴 Mia 讨论好,我们要找 special guests ,没想到一发文说要卖票,票就卖完了,还没把这个绝招使出来。

在高雄原本是要办在小仓库,两百个人吧,也是几天就卖完了。大家都跟我讲说浊水溪以南有什麽魔咒,也有人跟我说,明明已经是很资深的音乐人,却只卖四百张。大哭!我就想说惨了,我怎么办?他们(高雄场馆方)说你要不要开大库,我想说挤不满很丢脸!

我的中心思想就是“与其买不到票,也要挤得很澎湃”,我就喜欢这种感觉。要让大家觉得,喔喔,人山人海!不管哪个大小都有这种感觉。结果高雄本来我也差不多卖了四百张,跟 ØZI 合作后应该有逼到六、七百张。好神奇……。

Q:发行单曲黑胶后的2017年底巡演,有收到什么样的歌迷回馈?

有一些比较温暖的回馈是,听到现场表演很开心呀。甚至有一些人是从来没有看过 Live 表演的,他们特地来看,觉得很值得,觉得:喔,原来看现场跟在网路上听音乐的差异是那么大的。

很多人会把我讲的话记下来,我在台上 talking 时说:“有时候你要学会自嘲一下,什么事都难不倒你啊。”接着我就会看到他们在 Instagram 发出来,她讲的这个很对,有共鸣。

在表演上当然也有些人会给我们建议。特别是日本的观众更会在 Twitter 上讲:听我的音乐(录音)会比较 R&B、比较 lay back,有 groove 这样子,但是在演现场的时候是 Rock 的感觉多。

每次 Live 表演我们都会换新的方式,这次巡演,我用自己的人声效果器用得更多。因为我们乐队才四个人,想说怎么用四个人,把声音再叠满一点。我们不是主攻玩合成器的音乐人,比较喜欢 Live 的即兴演出,但也会想怎么突破框架,又让人家能听到人声的部分。

新的挑战是怎么去平衡我们自己想要的声音,以及观众想听到的声音。

Q:你觉得大家从 9m88 身上看到什么?自己又希望大家从 9m88 身上看到什么?

现在在大家面前的这个角色,应该就是一个很阳光、诚实、很愿意分享自己的事情和经验的人,希望跟观众有一些共鸣。

我尽量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偶像,不希望他们崇拜我,但是我希望他们跟我相处,听我的音乐时会觉得,舒服。如果有感触,那是他们对我的回馈。这样就已经很棒了。

舞台真的是蛮奇妙的东西。我朋友说,他每次看到我上舞台,就跟平常私底下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变了一个状态。我觉得表演者必须要有这样的特质,可是我又不希望因为这样就无法跟别人用很平视的方式互动。因为本来就不该区分你我。

大家可以感觉到我很拼命吧?很拼命,很努力……他们都会跑来跟我说辛苦了,我觉得你真的很棒。看得出来我做了很多事,我就觉得怎么会……

我希望大家以后想到我这个角色的时候,可以带给他们一些力量,可以用另外一种视角去看生活,找到一些解决的方法。我最近一直在想音乐能带给人什么呢?无论喜怒哀乐,大家都是在音乐里找答案。我希望以后我做的音乐可以有这个能力,听到一句话,甚至一个旋律,给他们一点点启发,给他们一点光。有光就会……比较想继续活下去。哈哈哈!

Q:听起来,你相信音乐有救赎的能力。自己曾经被谁的音乐给救了吗?

去 Fuji Rock 的时候,看了 Sampha 。那是纯粹在音乐上的感动,他的声音有穿透力,感觉他在唱歌的时候,他是用“他”来唱,而没有假饰他是谁。那直接的渲染力吓到我了,听的时候我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被整个声音包围的时候,好感动!

小的时候,可能是陈绮贞吧?我以前很迷陈绮贞,在高中热舞社成果发表会的时候要写感谢状嘛。谢谢大家,谁谁谁,我最后写陈绮贞。她最好是会看到啦。

陈绮贞、Michael Jackson、Erykah Badu,然后高中的时候听 Radiohead ……这些都让我感触很深。

Q:Sampha 的歌写的是自己很痛的那部分,他的遗传疾病,陪伴幼时的钢琴。你也会开始写一些紧贴自己的生命,十分深刻的歌吗?

我目前的创作都是自己的经验,但是我没有把它讲的非常清楚。我目前的创作还是主打一个心态,有点“苦中作乐”吧,bittersweet、五味杂陈又不忘嘲讽一番。

接下来会想再写一些比较深刻的故事,但我又会觉得,有时候要写深刻的故事是到当你走到那个状态的时候,就会直接把它写出来。可能我现在的状态是,还没那么挣扎。

《九头身日奈》里,有一些角色是我。譬如说“神经兮兮,怕世界末日会来临”,有时候我还蛮神经质的,担心很多,很容易紧张。“Joanne她唱爵士却没有红,只好去卖大脚桶”,那不是真的是我,但有点像是我的心理状态,一直会觉得我没有达到我最想要成为的人,我好像一直不得志。这个心理状态,我一直在突破。其他的内容都是我观察身边的人。

《九头身日奈》MV

Q:从《Air doll》到与 LEO37 合作的《Moment》都在讲西方社会华人群体的处境。这个主题出现之频繁,令人无法不注意

《Moment》是他(LEO37)把歌词写好后,再问我副歌有什么想法,他说他大致上最后导向的想法是,虽然现在处境是这样,但是可以度过的,用一种比较正面的方式去唱。

我也没有写很多词,就是“他们不care我们,但我们没事”,用一种马丁路德派的,大爱的方式说,你欺负我们没关系,我宽容大度,可以包容、消化这个问题。

这个议题蛮值得讨论,有时候身为一个亚洲人就会被比较。黑人那么挣扎,我们的这部分似乎不足人来道也。我有时候会想,我出来讲这个议题的力量何在,但也没说不能讲这些东西。可是想想也觉得,我们蛮幸福的,可能亚洲人比较独善其身吧?自己过得蛮好的。

我拿这些歌给朋友们听,他们都蛮喜欢的,但是共鸣度当然没有那么高。因为他们就不是亚洲人,很多朋友也不能想像,为什么我们会被歧视,这不在他们(无论黑人、白人朋友)的理解范围。

Q:前一阵出现了质疑的声音,认为你不是爵士歌手,听到这样的质疑有受伤吗?

绝对会是受伤的啊。

因为我现在大学就是在学爵士乐,所以我完全同意大家下这个 title。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行销方式,以前大家买专辑,可能会被谁封一个号:少男杀手啊、国民天后啊。这就是一个行销的方式,让大家有一个字眼知道,这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但我完全认为我现在发表的东西,一定是有受爵士影响,但它不是爵士乐,而且我也从来没讲过它是爵士。对我来讲它就是流行乐,虽然做 pop 的人觉得它不是流行音乐……这些都只是别人的标签而已。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的音乐,那我就说这是我的音乐好了。

我想要讲的是,希望大家知道,我在这件事情下了苦力。爵士乐对我来说是很神圣的事情,因为它需要花很多的努力去精进,让它成熟。我不打算把自己在学习的这一面一直展现给别人看,因为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因为我把它看得很重要。毕竟音乐不只一种,理想中我有很多东西想做,但我还没到那一步而已。

Q:目前演过不少场地了,演起来最舒服的是哪一个?

我最喜欢还是 Legacy 耶。声音做得很好,然后上次去 LIVE WAREHOUSE 的大库也觉得不错。Legacy 是每次去我都觉得,那稳啦,妥当啦。大家会帮我照顾好,真是太好了!

Q:自己独立找人合作,办演出、发唱片、拍 MV 。你觉得现在最缺什么帮助?

像我这样比较独立的创作者,真的很需要一些资源上面的协助,不只是资金。真的是有一个“断层”,好像一定要有公司配合,才比较容易得到资金。像我作为一个个人创作者的时候,真的非常非常辛苦。我不知道钱要从哪来。

不知道有没有机构或体制,可以帮助独立创作者专注在创作上,而不是花那么多时间在其他地方。这就是我自己的困境了,我也要花时间去想该如何把它做出来。

身为一个独立创作者,会看到商业化产业的做法是什么样,他们期待你会变成什么样。但我自己会觉得,有时候要给独立创作者一点空间,不是单一商业的方式能适用所有人。

有时候他们提给我的建议,不一定有用。在音乐上,我希望能尽量互动,尽量交流。可是在很多产业中都是一样,“长辈制”很严重,长辈制多多少少会阻碍创作者。还好我目前遇到的长辈都很帮忙,很支持我,我觉得蛮幸运的。

Q:有哪些乐界前辈给了你很实用的建议,或在你迷惘时给你安定的力量?

我觉得安浦好像蛮默默地在支持与 follow 我。她跟我说,她认知的世界应该是很喜欢我的。大概是要告诉我,她支持我,她觉得我现在做的东西是很棒的。我就觉得……好感动哦。

有时候你会一直质疑自己现在做的事,一直 check 自己的状态。可是一直有这样的人,她是引路的前辈。他们告诉我这些话的时候,我就会更相信自己要做的事情。因为我一直在想,假如我现在不是用这个方式做我的角色的话。假如我今天进了一间唱片公司,那我还会不会做到这些事?

我可不可以帮 FKJ 开场?我能不能去日本 tour ?我有没有这些机会,真的是不一定。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点击这里,进入9m88的音乐主页

相关消息

2018/10/17

热干、劲辣、洒脱、江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2

2018/10/15

音乐也有三观: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1

2018/09/30

Simple Dreams 就是愿意做一辈子的事:顽童MJ116、Yoyo Sham 岑宁儿、鹿先森、Hello N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