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并没有为唱片消失而难过:上海简单浪漫日音乐人

2018/09/23

2018 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之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在2018简单生活节四地,街声大事都会推出独家策划的调查系列专访——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重音是“我们”。

我们将邀请参加简单生活节的原创年轻音乐人,回答若干与音生活相关的问题,业内人士和乐迷可以借此了解新一代年轻人怎么看待音乐,又如何赖以生存,痛并快乐着。

今天推出的是上海简单生活公园10月5日浪漫日即将登台的年轻音乐人。这一天,在“一条”倡导的“日用之美”中,也会是你与日常生活中的美好细节浪漫相遇的一天。

一点剧透

Anti Dogs 反狗乐队:

上海最浪漫的是,

傍晚苏州河边看对岸小区万家灯火。

香料:

在雨中听着她的歌,很感动。

小巫师 Little Wizard:

我做音乐最大的意义,

就是记录我这段时间的生活。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

(坚持最久的习惯是)熬夜。

晨曦光廊:

现代社会的人们已经被科技绑住了……

Anti Dogs 反狗

点击这里,回顾街声专访

上海后摇乐队,前身为顶楼的马戏团乐队,秉承主唱走了玩后摇的传统,于2016年2月成立。

SV:上海最浪漫的景象是什么景象?

傍晚苏州河边,看对岸小区万家灯火。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每个时代都是。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慢慢来。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反狗一直不忙。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阶段?

地铁里听别人的歌的时候。

SV: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演出的时候。

SV:觉得最想放弃音乐是什么时候?

好久没演出的时候。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几件T恤。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一把 Fender P 贝斯。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不难过。

香料

点击这里,回顾街声专访

杭州电子乐队,人声/吉他手陈陈陈和鼓手/采样小飞来自杭州,贝斯手 Eli 来自美国。三位成员都是音乐制作人,让香料丰富多元的音乐多了些许克制。

SV:你印象里最浪漫的生活场景是什么?

陈陈陈:浪漫,另一半给自己做吃的,然后我准备一部吃饭时候看的电影,然后边看边吃,金牛座是肠胃动物。

Eli: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有一次在刮刀音乐节,那天早上试音出了很多问题,所有人都感觉疲累。那天祁紫檀在唱歌,她的声音真的特别美。她开始唱《出离》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人都在找地方避雨,最后只有我和一些很喜欢祁紫檀的人,还在雨中听着她的歌,很感动。

小飞:海边有 Wi-Fi 的小屋子里。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陈陈陈:今天看了一个电影《解除好友2:暗网》,太好看了。

Eli:Infinite by Jeremy Robinson,科幻小说。

小飞:王若琳的新专辑。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陈陈陈:痴迷下载,很多东西下载来觉得没用就删了,但就是喜欢下。尤其喜欢在出门的时候,下载一个所需时间和外出时间差不多的东西。

Eli:改变习惯的习惯。

小飞:每天洗澡的时候听歌。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陈陈陈:以前有一段时间连续演音乐节,演完直接去机场,到了酒店睡下一早起来试音,演完马上去机场,都没有时间看别的乐队演出。

Eli:应该是受力分析演出的时候。我们都很忙,特别是陈陈陈。其实不只是我们三个人,为了让受力分析顺利完成有很多人都花了很多时间来工作,排练、演出。

小飞:一边录唱,一边还在改旋律。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陈陈陈:就是现在这个阶段。目前就是最喜欢做音乐的时候,非常享受,非常有成就感。

Eli:小时候我是从小号开始学音乐的,学得越久越想学其他的乐器,于是开始学吉他、贝斯、鼓。那时候,同时做了好几个学生乐队,但是都做得很不满意。平时其他人做得不够认真,或者有更喜欢做的事情,不怎么来排练。有一天我在听 NINE INCH NAILS 的时候竟然想到了,“这个人是自己做歌的。我已经会很多乐器。只要学录音,自己也可以这样。”大概就是想通这件事后,创作欲达到一个高度,并且持续到了现在。

小飞:过年的时候。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吗?

陈陈陈:不会。互联网让我快速进步,让我知道好的有多好,这是最重要的。

Eli:不会。

小飞:不会。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陈陈陈:有,尤其是我们,极大的帮助,放飞自我。

Eli:有。我比较喜欢在外面的时候用 iPhone 或者 iPad 软件写歌,回来用电脑上的 DAW 做完。

小飞:有。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陈陈陈:3asic 推荐的 Sonarworks Reference 4 声音校准系统。

Eli:BOSE QC35 二代!降噪功能太给力了。飞机上、火车上特别好用,带着很舒服。而且听歌、做歌很久,耳朵都不会感觉很累。

小飞:三年健身卡。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陈陈陈:Nord Drum 3p。

Eli:红色的二手PRS MikeMushak Baritone 吉他。

小飞:鼓棒。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陈陈陈:不难过。我是进步论者,唱片出品速度可是大大增加了呢。

Eli:不难过。现在分享音乐、听音乐很方便,可以节约物力/空间。还有,实体唱片的价值在提高。一般随便听音乐的人大部分都会下载音乐,但是发现了一个很爱的艺术家,就可能会想要实体唱片。

小飞:有一点。

SV:你相信过音乐会改变世界嘛?

陈陈陈:改变世界是一个伪命题,我做音乐确实有改变我自己,足够了。

Eli:当然相信。我们对世界的作用很明显。我们改变世界的能力是从哪里来的?From our ideas, passed on and improved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因为音乐和记忆力 are closely tied,音乐很适合当一个“pass onideas”的工具。

小飞:相信的。

小巫师 Little Wizard

点击这里,回顾街声专访

乐队成立于2008年,创建并生活在绍兴。他们的作品简短又一气呵成,让听者“耳前一亮”,

SV:你所在的城市(绍兴)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节奏慢、没有很大的压力,城市小去哪都方便,吃饭不用排队。我最讨厌的就是大城市干什么都要排队,大把时间都花在路上这种事了。

SV:你所在的城市最浪漫的时刻是什么时刻?

这个真不知道,我也不是个懂浪漫的人,哈哈哈。

SV:你相信过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小时候相信过,后来就觉得不太可能。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好长时间都没有这种惊讶或者意外的感觉了。现在基本上都是看哪些比较火,去听一下,但是大部分听过就忘了。我还是会花很多时间去听那些从小听到大的乐队,可能比较有感情了吧,能不断听出新的味道和内容。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在改变这个世界?

改变世界太大了,我没那么理想主义或者非要这样去考虑。我做音乐最大的意义,就是记录我这段时间的生活,所以我希望每年都有新的录音作品发行,这样我就会觉得很幸福。当然每次演出的时候也很幸福。其实每个人做好自己擅长和份内的事情就足够了。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在这方面我算是白痴,对这些用电脑做的音乐不太喜欢。我觉得没有人情味,很冰冷。我自己也不太会用电脑做歌,我还是喜欢用传统的方式,大家一起在排练室里写歌,我们乐队也是一直用这种方式创作的。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乐器已经有好几年没买新的了,一直都在买好多效果器什么的。最近想买一个箱子吧,因为我们要换排练室了箱子不够用了。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吗?

钱多钱少我说不好,不过我喜欢大家都买唱片听的年代,不像现在都在网上听,来得太简单了大家都不珍惜了。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对于我来讲,我觉得现在就是。

SV:什么样的时代最适合做音乐?

什么时候都可能是最适合的,这个还是看人。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

乐队成立于2014年初,日系数学摇滚、爵士、电子、噪音、实验等不同风格,都能在他们的作品中听到。

SV:你所在的城市(北京)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交通方便,能见到各式各样的人。

SV:你所在的城市最浪漫的时刻是什么时刻?

有晚霞的傍晚……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排练终于编出歌的时候觉得有意义。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Sun Kil Moon《Tiny Cities》。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熬夜。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有,手上出了点动机就可以先录下来(然后堆了一堆,再也没拿出来听过)。

SV:科技进步让你感觉最幸福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觉得幸福的时候。

SV:很多听众会觉得你的音乐和他们的期待不同,你是怎么考虑的?

相比之下可能还是更在乎自己的感受吧,这样可能不太好。

SV: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好几年前了,还有回老家的时候。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鼓刷(买了就用过一次)。

晨曦光廊

 

点击这里,回顾街声专访

据说是全台湾地区最爱哭的后摇乐队,同时也浪漫得无可救药。他们的和弦、音色始终是干净、正向的。

SV:乐队里最浪漫的人是谁?

吉他手昶炀跟昆贤。

SV:你相信过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绝对会!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吉他昶炀:92914《okinawa》。

吉他昆贤:OOHYO《vineyard》。

贝斯阿吉:落日飞车《Cassanova》。

鼓手许花:渣泥《心碎东尼》。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表演时观众的反馈,以及乐迷因为我们的歌曲与他们的人生碰撞出来花火的时候。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有的!必须的!

SV:你所在的城市(台南)哪一点让你最喜欢/让你最讨厌?

最喜欢:生活步调宜人,并且是古迹之都,很常被历史气息渲染。

最讨厌:因近几年观光兴盛,导致交通一直为台南人所诟病。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昶:电吉他。

贤:电吉他。

吉:木吉他。

花:沙铃鼓。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吗?

如果回到只有实体的话,的确是收益更大。但资讯就会不足,且无法跟国际接轨,所以这是一体两面的。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此时此刻。

SV:科技进步有没有让你感到幸福?

没有,因为现代社会的人们已经被科技绑住了。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18

落日飞车曾国宏:玩乐团已经古典化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