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光廊:陪你走过漫长人生过渡期的黑武士

2017/09/18

撰文:Dolores

街声独家专访

晨曦光廊,来自台南,器乐摇滚乐团,2008年成立至今共发行三张录音室作品。

江湖传说,他们的创作总是强调给予听众正向的力量,因此不会在音乐中表达厌世和自溺的情绪;他们的现场演出,也总是有能力让大家在畅快地享受旋律的同时,把情绪垃圾伴着汗水和泪水排出体外,宛如“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晨曦光廊,从左至右:鼓手小花,吉他手昆贤,贝斯手阿吉,吉他手昶炀

“打开第一页就被轰得稀巴烂。好期待,我觉得好像买了一本不得了的书。” 2016年初夏,一位青年翻开了一本令人难忘的小说。充满童话奇幻色彩的作品扉页印着这句话:“每个大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而每个小孩心里,都有个未来的成人静静等候。”

青年就是晨曦光廊的主创昶炀,而与他相遇的《失物之书》,正是启发乐团最近作品《遗失的人间童语(上)》创作灵感的缪斯。故事都渴望被阅读,在晨曦光廊今年来到上海简单生活节之前,来读一读他们的故事吧。

最新 EP:承上启下的“休止符”

来自台南的晨曦光廊成军九年,迄今一共发行了三张正式的录音室作品:2010年发行《因为你是我的骄傲》,2013年推出《60km/h》,接着就是最近的《遗失的人间童语(上)》,一个乍看有点奇怪的名字。

“童语”并不是现代汉语里本来存在的词汇,乐团想用这个词来形容小朋友的发声方式,再用这种形容来给作品划定范围。新 EP 里的《小勇士》,在中段开始加入了孩子的歌声,仅仅用单音来表达旋律,就是最直接的点题。

《遗失的人间童语(上)》的主视觉来自昶炀朋友的一幅素描画,画面传递出的坚韧和纯粹感与新作品不谋而合

和上一张作品相隔的这三四年,足以让许多事发生:有人当兵,有人退出,有人回归。昶炀在这段休息期间读了很多书,萌生了用小说的形式来呈现音乐的想法。《小勇士》《小公主》如同一部小说开头的角色设定,也是接下来更壮阔故事的引子。

“……各位旅客,欢迎搭乘希望号 sun0409 次班车。本班列车由失望站经由旋律线开往终点站晨曦站。本次列车沿途停靠:失望、痛苦、分裂、自省、领悟、觉醒、重生……”很多乐迷第一次听就发现,《人间序曲》的开头和《60km/h》几乎一致的报站采样,渐隐在琴声中。但这不是续集,而是告别的信号。

作为晨曦光廊最知名的代表作,《60km/h》在两岸都获得过非常热烈的回响。截至发稿,Youtube 和虾米网的总播放量已经超过52万次,而网易云音乐的听众评论也接近8600条。日前,这张作品即将第五刷,在独立乐团的销售中是相当惊人的成绩。虽然这是很多听众认识晨曦光廊的起点,但访问时,乐团却说希望为它画下一个“休止符”。

《60km/h》发布四年余,仅仅统计 Youtube 和虾米网的数据,它平均每天就会被人听330多次

对晨曦光廊来说,创作就是在记录人生。当兵退伍之后的这张作品——29岁的昶炀说——是向五年前的自己道别。如果用列车报站来比喻,《遗失的人间童语(上)》正停靠“自省”站,向“领悟”出发。

区别于《60km/h》整张唱片的华丽编曲,《遗失的人间童语(上)》用返璞归真的简单配器,展示了乐团当下的真实状态。对最近几年的人生经历作出反省回顾后,他们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找回刚开始玩乐团时的感觉,找回对乐器的热情和感动。当然,和当年相比,新作的演奏技术与表现手法都更为纯熟,情感的流动也更为细腻自然。

开了一个好头之后,故事的铺陈就顺理成章。晨曦光廊透露,未来将要发行的下篇,他们将把对世界、对自己生长的土地的看法写在歌里。将自己持续思考的议题,通过类似小说手法的安排,采用半纪实的手法呈现在角色和事件中。这将是乐团的第一张全长专辑,也是2018年的十周年里程碑。这十年里的所学所感,无论是技术的进步,还是精神的成长,都将用声音记录下来。吉他手昆贤说,这就好比一张成绩单,诚实地表现出大家在这个时间节点的样子。

横跨光明与黑暗面的黑武士

在晨曦光廊的作品中,一以贯之的主题,是“大爱”。其实这是摇滚乐团最热衷讨论的主题之一,但某些时候,大大方方地谈到“爱”,总未免有“装”的嫌疑。可是,他们的创作和现场表演,就是能令人真切感受到这样的氛围,永远有人在台下泪流满面。

爬梳历年的创作,不乏因为关注社会才诞生的作品。不止是《用生命写故事》和《风中的人》,晨曦光廊几乎全部的创作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展现“大爱”的母题。是带着这样的意识去创作,还是在作品完成之后才总结主题的共性?他们选择了前者。

在不同的年纪,随着思绪的流动和碰撞,展现出不同的“爱”,这就是晨曦光廊。昶炀说,随着阅历渐长,作为创作者希望能够更直接而恰当地表达自己的中心思想,达到跟听众的共识。

2016年12月晨曦光廊在成都小酒馆的专场

在创立之初,他们也迷惘过。作为一个关注度突然暴增的乐团,在最初的一年里他们并不能明确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但随着创作经验的增加,乐团逐渐将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对世界的观察融入作品,着眼点放在社会里的平凡人身上,形成了这样充满人间气息,而又深沉明亮的风格。

因为这样的风格,在两岸乐迷圈里,晨曦光廊被冠上了“暖男”名号。江湖传说,他们的创作总是强调给予听众正向的力量,因此不会在音乐中表达厌世和自溺的情绪;在现场演出看到的他们,也总是有能力让大家在畅快地享受旋律的同时,把情绪垃圾伴着汗水和泪水排出体外,宛如“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吉他手昶炀(摄影:邱大花)

事实上,光明与黑暗是一对双生子,创作者的心路历程其实都写在作品里,并且因为复杂而美丽。被团员戏称为“大魔王”的昶炀,在《60km/h》时期,正在和严重的失眠症状拉锯,并被医生确诊。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男生,对事物的感受性比一般人敏锐,而情绪也比一般人更容易超过阈值。

在长期和精神层面黑狗的搏斗和相处中,经历了种种思考,情感的表达在音乐里也有了更成熟的样貌。心境投射在创作上,呈现出从很大的痛苦之中挣扎过而得出结论的感觉,恰好帮助了很多在人生中尚未得到结论的人。如同昶炀所说,“我们的歌全部都是句号。”

晨曦光廊在2017年高雄“火球祭”向台下观众振臂高呼,“火球祭”是灭火器乐团自己举办的音乐节(摄影:邱大花)

虽然大家对晨曦光廊的印象是“正向”的,但其实在创作的当下,他们不会预设一首歌是否是正向,他们仅仅是记下自己的答案,而这答案获得的共鸣,是超乎预期的音量。

在晨曦光廊的世界观里,失望、希望、绝望……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情感,而是成对存在的概念。大部分作品的诞生,都恰好是在某个事件结束之后,而不是在它的过程里。最典型的例子是长达14分钟的《风中的人》,这个描绘泰北孤军生命历程、史诗般的故事,句号被画在了“无法回到故乡”的结局,加上乐曲结构的起承转合与情绪堆叠,听来极为悲壮。但这道投向历史的悲悯目光,却又令听者在唏嘘的同时,体会到爱的存在。新作《小勇士》,则是写给每一颗在社会里默默转动、满身疲惫的“小齿轮”的歌,纯粹的勇气治愈了人心。

如今,晨曦光廊在创作的时候会给自己下一个“救赎者”的定义,去承担帮助别人的责任吗?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的每位成员都思考了一下,然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乐团内部此前并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每个人萌生如此想法的时间点也并不一致,但在各自的潜意识里,早已悄悄达成了共识。

光与暗永远是相伴相生的。如同团名一样,走廊里其实一定会有阴影,没有黑暗赠予的经验,光明也就不会如此意义重大。诚恳面对自己的他们,即将和这个世界进行越发深入的对话。

世界本该是座游乐园

最近,晨曦光廊正在筹备即将举办的九周年专场音乐会。

昶炀在抄写《心经》的时候,灵光一闪,觉得《心经》里的句子用谐音的方式表达出来,跟主视觉刚好契合,就这么定下了“心无挂爱”的主题。

主视觉是一个繁体的“愛”字去掉了中间的心,这一次,晨曦光廊用批判的方式来讨论爱——没有心的“愛”字,形似“受”,是一种负面的指涉。

“心无挂爱”音乐会主视觉

很多媒体对于社会事件的报道,只把重点放在耸人听闻的标题上。而在乐团看来,悲剧的发生往往因为人们把别人对自己的“爱”、世界对自己的“爱”,当作理所当然,没有怀抱感恩和珍惜的心情:有些人随意伤害爱自己的人,有些人只要自己的欲求得不到回报,就要毁灭对方。当人们对他人的付出和造物的馈赠熟视无睹,就正在埋下灾难的种子。

这个主题,既是对现状的批判和思考,又包含了对理想的期许: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想起来,世界本该是一座充满真爱的游乐园。“……地球是应该被人类珍惜的,动物不应该被人类虐待……我们希望这世界上的爱都是有心的,希望可以提醒每个人思考和其他存在之间的互动。如果大家每天起床就是麻木地生存,从妈妈肚子出来到进棺材人生就这么结束了,这样一点都不算是珍惜地过日子。”

九周年音乐会的主题,充满警世意味

为了体现这个宏大的主题,台中 Legacy 10月的专场将出现史无前例的25人大型编制,也有精心准备的桥段设置。而9月底在深圳的 B10 Livehouse,也将有一个小型特别场,他们特意安排了弦乐手和钢琴手为演出助阵,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地让每个地方的乐迷感受到优质的演出。

创作围绕着重心,产生想法并具备强大的行动力,这就是晨曦光廊的第九年。而在创立之初,他们什么都没有想。

一个家庭的诞生

时间回到2008年4月9日。

一开始,组这个乐团只是一个业余兴趣而已。当年还在读大学的阿吉担任热门音乐社的干部,为了参加一次校园演出,小花、昶炀和阿吉三个人写歌到天亮,而且背不下来歌词。就连“晨曦光廊”这四个字,也是为了这场表演而临时想出来的。

昶炀对第一场演出至今印象深刻。“一开始没有什么人听得懂,但结束的时候看到蛮多人低着头在哭。”本打算演完就解散的乐团,开始考虑将自己的声音持续地传达给大家。虽然那时候的歌如今已经不再表演,也没有把它们当作录音室作品保留下来,但有很多的桥段和手法运用、行进安排都被套用在后来的歌身上。

此后,晨曦光廊这个名字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响了起来。他们接到很多的邀约,隔年就已经演了二十几场,也发表了自制的单曲。越来越多来到现场的听众询问是否可以购买 CD,于是在2010年的5月,他们做出了第一张录音室作品《因为你是我的骄傲》。随着创作和演出规模日渐扩大,起初略带随意的心态才真的开始变得坚决。

2017年夏,晨曦光廊在“火球祭”的演出间隙留下了这张合照,“虽然天空下着毛毛细雨,但观众情绪依旧不减少”,他们在 Facebook 上发表感想(摄影:邱大花)

多年间乐团成员来来去去,今天的晨曦光廊以昶炀、小花、阿吉、昆贤四人之姿,出现在各大音乐节和 Livehouse 的舞台上。关于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是超越了朋友,共同成长的家人。

鼓手小花在刚开始接触音乐时玩的团,是兴趣差不多的团员在一起“开心就好”的类型。而在组了晨曦光廊之后,发现跟过往的经验不太一样:除了自我要求,还肩负其他团员的期望,虽然有压力,但这样“半强迫式”的成长其实是让小花觉得开心的良性互动——除了自己的进步对乐团能够做出贡献,乐团也能反馈给他进步的方向

鼓手小花(摄影:邱大花)

年纪最小也最晚加入乐团的的昆贤是团里的开心果,目前一直在练习如何更好地用乐器表达心声,同时和大哥哥们保持沟通和平衡的状态。“等我意识到,已经是加入两三年以后的事了。有人说我在表演和创作上比从前进步很多,我才发现在这个团里我发生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变化。”

吉他手昆贤(摄影:邱大花)

贝斯手阿吉曾经因为个人规划而离团,却始终和团员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近年他和前任贝斯手小鬼一起交替完成了多次巡演,长年感情培养出的默契可见一斑。

贝斯手阿吉(摄影:邱大花)

作为创作主脑的昶炀,则是乐团最大的“幕后黑手”。在乐团 Facebook 上的营销文案,大家共同讨论后,多数由昶炀主笔成文;曾有过保险从业经验的小花担任乐团的财务长,也是主要的联络窗口,还负责签合约;大家一起进行商品的发想之后,昆贤负责和厂商联系将想法实体化,管理每一场周边的售卖和库存,并定期和大家汇报;阿吉负责乐团的会议记录和重要事项提醒,同时包揽各类活动的报名和甄选。考虑到每个人的特长,又充满信任的分工,使这个忙碌的乐团一直有条不紊地运营着。

除了乐团事务之外,他们也会分享彼此生活里的大小事,包括开心或难过的感觉。尽管还是会因为很多事发生龃龉,不过摩擦反而会令大家更了解彼此,感情还是越吵越好。“晨曦光廊已经不知道引爆几次了,爆了又爆,但是就是要一直爆,摩擦越多才会产生更多的……拥抱,从这个‘爆’变成那个‘抱’,我们最后都还是会拥抱。”已经将彼此视作家人,就不会计较彼此思路上的差异,只会想着如何解决问题。每次把话讲开,他们的感情就会变得更融洽。

团员感情基础扎得牢固的同时,来自不同成长背景的他们,在和彼此的磨合中,逐渐发现大家都拥有一颗包容的心。这样的个性当然也影响了晨曦光廊的音乐。常常展现出对个体的尊重,也是“大爱”的一个部分。

有着相似且渐趋一致的精神内核,乐团走到现在依旧在持续产出新的作品和感动。练团时只要有时间,大家就会 JAM 一下,把过程中产生的动机和不错的旋律记录下来,成为新作品的雏形,再把这些作品带到更多的地方。

表演是身心合一的旅程

对晨曦光廊来说,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乐团,除了写歌编曲以外,一定是活在舞台上的。演出除了能够最直接地和听众互动之外,还能让他们在路上获得更多。

比如说,他们离开台湾的第一次演出,是在2014年,休团结束之后就被邀请进行历时半个月的美东巡回。跨越波士顿到华盛顿的距离,在七个城市进行了八场演出,这也是他们迄今离家最远的经验。

在美国新泽西州和共演乐队的合影

“摇滚乐是从西方传来的,我们和乐器接触这么久之后,到它们的出生地,还是觉得大开眼界。”这是让晨曦光廊的能力突飞猛进的一段旅程。在亚洲的演出,往往场地方会处理好一切,而在美国,场地方只会提供空间,什么都需要自己来。明明是拼盘巡演,却像专场规格一样,所有的器材、控台、音响,都要自己来。半个月的路途中,他们看到很多在街头和地铁演出的音乐人。这些音乐人并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也不在意自己会不会出名,单纯地把自己想做的东西呈现在世界上。这种旁若无人的专心,让团员们感触良多。

美东巡回之后,2015年他们受经纪人 Peter 邀请,完成了首次的大陆巡回。依靠优秀的作品和现场的独特风格,口口相传下逐渐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也“收割”了大量的乐迷。

有一对广州的情侣,女生一直很喜欢晨曦光廊。在最新 EP 发行之后,男生听了很多次《小公主》,觉得这首歌特别能够代表他们人生中的纯粹,于是联系了经纪人,希望能够共同制造一个难忘的回忆,晨曦光廊欣然应允。在今年 SDlivehouse 演出现场,《小公主》一曲结束,男生上台求婚。昶炀在旁边弹着吉他,全场欢呼声四起。在乐迷的人生重要时刻,昆贤感动到哭:“因为我们是散播爱的乐团,不管是什么形式,爱会改变这个世界。”

在现场演出里,晨曦光廊最中意的部分,是跟观众产生的种种互动:昶炀最在意甫一登台看到所有观众的刹那;小花喜欢在演出当中看到观众跳舞,那是对音乐“能够带给大家一些特别事情”的实感最强烈的时候;昆贤近来很常和台下的观众一边哭一边互相大吼,有种瞬间消弭一切距离的交流感;而阿吉最喜欢的则是表演结束下台的时刻,因为他知道乐迷不会马上离场,有人在等待的感觉非常安心。

作为表演欲望很强的乐团,过去的晨曦光廊演出一度相当密集。随着日渐成熟,他们开始更多地思考演出频率和质量之间的平衡关系。未来的演出中,他们希望能更明确地传达乐团的世界观。“希望观众看完表演,走出大门以后,还能留下一些什么在脑海,而不是当天觉得爽,隔天睡醒就忘记了。那就没意义了。”小花说。

于是,在2017年,他们减少了不成体系的表演,尽量将有主题的完整专案展现给大家。其中之一,就是为内心迷路的人送上音乐光明的“乐光关怀计划”。乐光计划的第一场演出在高雄的女子监狱顺利进行,达到了预期以上的良好反响,而第二场也已经确定了目标,正在推进之中。

2017年初,晨曦光廊在高雄大寮女子监狱演出(摄影:光河36)

身为注意养生的台南人,晨曦光廊在台北和高雄的专场还邀请了整骨师为到场乐迷提供义诊活动。“大家的反响很好啊!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机会让你一边看现场演出,一边被整骨。”而且,“如果音乐可以治疗人的心灵的话,整骨不就可以治疗人的身体吗?整骨加上音乐,就是身心合一。”虽然摇滚和按摩看起来有点违和,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又显得再合理不过。

2017年,晨曦光廊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演出后,与当地少数民族合影。这是创团以来海拔最高的演出: 3500米

聊到这里,忍不住邀请乐团成员们一起开了个脑洞:如果有无限的可能性,希望能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样的表演?

小花:太空。虽然说太空是没有声音的!现在演出时台下都是人头,要是在太空演出,在台下都是流星多酷。

阿吉:在能够看到极光的地方演出会很棒。场景超级浪漫,超爽 der~

昆贤:在北极的冰山下,北极熊路过可以表演给它们听,还有一些科学家。

昶炀:想去格陵兰冰原附近,开一艘大船带着所有的晨友(注:晨曦光廊的乐迷名称);船上有北极熊、有极光、有他们刚刚所说的一切,然后去开星际 TOUR!

谁敢说这样的幻想是浪漫到不切实际的呢?宛如少年漫画场景般的热血与温馨,在晨曦光廊的每次现场演出中,在那个空间里的人,应该都能感受到。

关于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

简单生活节往往会有比较多民谣和不插电的安静演出,晨曦光廊这次受邀登场,很期待能够把和文青音乐人风格迥异的作品演给更多人听。

虽然常常被划在“后摇乐团”的圈子里,他们自己却并没有向标签靠拢的意思。昆贤就说,他每次现场的表演都是以金属团的心态和方式在进行的:“我们只是没有唱歌而已,但我们的行为和想表达的东西是很直接的,也希望观众可以不要有任何顾虑,完全接受这些能量的流转。”

尾声

希望看过这些故事之后,你能更认识晨曦光廊。每段人生中,都可能有一段让人急于摆脱的“停滞”状态,这时候,与强行抽离不同,有人陪你慢慢走出来将是一件很理想的事。曾有过这样人生经历的他们,愿意用拳拳到肉的音乐来帮助大家度过这一段“悠长假期”。在音墙的保护下大声哭吧,虽然时速只有60km/h,希望号列车终将到站。

——“你一定要跟大家报告我们接受了三小时的访问,我们很认真地在做这件事。”

他们就是这样,很认真在演出、很认真在创作,很认真地度过简单的每一天,并将持续下去。毕竟,“作品是句号,人生是省略号。”

(本文图片来源:除特别标注外,来自晨曦光廊、晨曦光廊 Facebook 粉丝专页)

Q&A : a Simple Day

你的简单一天是如何开始、结束的呢?

小花:从很绝望地起床开始,经过一整天的洗礼之后,非常充满希望地合上眼睛,期待明天的到来。

昆贤:吃一个丰盛的早餐就很开心,然后可以把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完成,有一点自己的时间可以瘫在沙发上放空,然后喝一杯酒之后慢慢地入睡,就是很简单幸福的日常。(团员:你有痛风你还喝酒!)

阿吉:简单的生活就是可以顺顺利利起床,一整天都不要出包,回到家好好休息,好好喝酒,好好睡觉,就是非常简单的生活了。

昶炀:睁开眼睛走到我的浴室里面去刷牙,然后可以背着当天所有的成就,回到浴缸里面去洗澡。

相关消息

2019/08/23

扣弦:就是那个打破反光镜昆明票房纪录的乐队?

2019/08/14

浪旅:少年心气是明知不成熟,但还要向你表白呀

2019/08/13

就木异象:不要疲于奔命,不要成为行将就木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