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光廊:我们都是人间“小勇士”

2016/12/26

撰文:苇丛

台南器乐摇滚乐团“晨曦光廊”正在进行第二次大陆巡演,被爱称为“全台湾最爱哭乐团”的他们,还真是一路赚取了不少乐迷的眼泪。

今天我们刊出的是北京乐迷苇丛看晨曦光廊的现场评论。

你也可以用简短、生动的文字,把你最近看的一场现场还原给我们。一旦采用,稿酬从优。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om.cn

时间:2016年12月23日

地点:乐空间

主办:榕树唱片

《60km/h》结束之后,我习惯性地回过头寻找朋友在人群中的位置。她静静站在那里,不像周围人那么热烈兴奋,反而有点游离。我推了推她的肩,她像忽然回过神来似的凑到我耳边说:“怎么办,我好想哭。”她说在听这一首时她一直闭着眼睛,似乎置身事外,却明明沉醉其中。我明白,因为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也和她一样,仿佛置身于人群之外,其实不过是沉醉在自己和音乐构造出的无穷宇宙之中。

这支来自台南的乐队的现场,就像他们的名字“晨曦光廊”所传达的——当安可曲《用生命写故事》最后一个音结束、屋内灯光亮起的时候,我们这群在寒冷的黑夜里从四面八方赶来、聚在胡同深处的“车厢”中的旅人,仿佛真的已经经由他们的音乐,抵达了温暖光亮的晨曦。

演出一开始,大家便一起合唱了刚发的新歌《小勇士》。乐队成员非常认真地介绍说:“这是一首很疗愈的歌,据说很多人听了都会变得很有勇气喔。”的确,这也是晨曦光廊的音乐里一直贯穿着的奇妙特质,如果说旋律和鼓点也可以像温度一样被准确测量出来,那我觉得他们的音乐就是恒温的26°C,不是热血地催促你必须奔跑,也不是后摇常有的仿佛置身世界尽头般的冰冷暴烈;他们给的是一种“有人和你一样在经历着苦难,却也一样在拼命前进的”陪伴感,一种刚刚好的暖。

听到《风中的人》时,这种陪伴感愈加强烈、充满力量。这是一首写给台湾的一部分身在异域、无法归乡的人们的歌。里面的几句闽南语歌词我明明没听懂,但力量却是共通的。演出进行到此时乐队成员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大半。这样热烈的、持续的、坚定而投入的呐喊,好像有一点点绝望,但更多的却是那种愿意直面绝望甚至拼尽全力抵抗绝望的勇气与信念。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语言不通,观点相去,政治立场不同,但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呐。”

中场演奏的《人间序曲》,舞台上只剩一个人。灯光调暗,闭上眼睛。这一曲让热闹的场子忽然静了下来。我想到前几天收到的雾霾红色预警通知,想到导师由于嗓子疼而无法给我们上课,想到那位被感情纠缠得不知所措的朋友...我们都身处这个好像有很多糟糕事情的人间,一日一日,循环往复;却好像又莫名地眷恋这个充满未知可能的人间。我想,或许是因为总会有像这个晚上一样,尽兴、感动而又富有意义的时刻值得我们期待吧。正是这些时刻点亮我们的生活,让再多的不完美都可以被忍耐,让我们愿意继续在跌宕中无畏地飘荡。

就像他们所说,他们很感谢他们的音乐能够帮助到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无论是后摇滚还是其他音乐形式,这些标签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本身是自由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这自由中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力量。

听完整场演出,回想起舞台上动情投入的乐队成员,回想起台下站得满满的人群抬起头注视舞台的那副入迷的样子,我想起一首不久前读到的塞尔努达的诗:

流亡以太的客旅。旋律助他认识自己,

爱上他自己所是。并永远活在音乐中。

但愿,在这个夜晚被晨曦光廊打动的我们,都可以成为那个在音乐中认识自己、爱上自己的人间小勇士。

并永远能活在音乐之中。

(本文摄影:Lambert.lee)

点击这里,进入晨曦光廊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2/23

YELLOW理想混蛋忒修斯荒山茉莉,2019见证大团诞生

2019/12/16

甜约翰:你的城市小说选集中,甜约翰占几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