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音乐,浪漫总是缺少些什么:上海Simple Days浪漫日

2018/10/06

浪漫日赶上了特殊天气,但并没有阻挡简单生活公园现场观众的热情与浪漫。在日光舞台,先后登场的后摇音乐人为全场观众营造了不一样的浪漫色彩……

我们来用图文还原浪漫日的音乐现场——

Anti Dogs反狗乐队:上海老炮和主唱说再见,玩起了后摇。

香料乐队:杭州的说明书摇滚,既甜又可爱。

小巫师Little wizard:绍兴后摇,强健严谨。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京城后摇,让人忘记了冷。

惊喜彩蛋时间:晨曦光廊在上海育音堂音乐公园店带来了一场90分钟的演出……

Anti Dogs反狗乐队:错位的浪漫

日光舞台

作者:一阐提人

顶马已经解散两年多了,可提起反狗乐队,开场白依然还是“去掉了陆晨的顶马”。两年多来,大家逐渐接受了这真的是一支后摇乐队——“主唱走了,我们可以玩后摇了”这句话大概也就是这样流行起来的。

但反狗其实还是有歌词的。梅二说:我们是一支器乐摇滚加了唱的乐队,你可以理解为是前奏很长的一首歌。演出的第一首是他们创作的第一首歌,来自海子的《黑夜的献诗》,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仿佛是献给异地恋的朋友们的别样浪漫。也不知台下有多少情侣是用节假日才能相得一见的。最后一首是致敬崔健的《最后一枪》的改编作品,媒体人叶三曾说,这是她听过的对崔健作品最好的致敬。而梅二说:这是我们今天前奏最长的一首歌。

这四位摇滚老炮,在台上充分沉浸在自己层层叠加音乐世界里,投入得梅二开口时差点撞到了话筒。风大得顶棚上的塑料布啪啪作响,但在反狗的世界里没有这些噪音,那是他们制造的另一个空间。听得出Explosions In The Sky 、Mogwai 之类欧美后摇的影子,缓缓铺垫一如阴沉天空的阴郁氛围,又瞬间暴风雨般的爆发冲走一切。

不过他们一说话,观众又会被抛掷到未来——10月6日是“幽默日”。他们觉得自己作为“浪漫日”首演的乐队,是一件很奇特的事,因为他们是一个一点都不浪漫的乐队。

前一天梅二发了朋友圈,说“明天简单生活节见”,配图是上海台风蓝色预警。这个已变得慈眉善目大和尚一般的朋克“敌台”主创,一开口就透出和朋克、后摇都不沾边的冷幽默。结束后他先是很正经地说,这是他演过的音乐节里声音效果最好的,声音很干净,通透,吉他手苏勇和杨芾也表示确实如此,演得很爽。接着话锋一转,这三个人说建议在舞台边上挂个二维码,演完请观众扫码评分。“亲,给个五星好评哟!”我看着他们越说越high,心想,要不明年给他们弄个脱口秀表演吧?

香料乐队:无法预计的浪漫突如其来

日光舞台

作者:冻梨

天气影响,香料乐队演出开始前,日光舞台先做了降顶处理。前几天看到的通透景象,忽然变了画风,配合天上被高速吹走的云,和阴晴难测的天气,舞台顶部降下后,仿佛是为了这天的后摇曲风而特别准备的迷幻与恰到好处的压迫感,甚至不在场的乐迷在看到照片后,发出了“降顶实在太酷了”的感叹。

香料乐队三人一身黑走上台,陈陈陈先脱掉了自家周边的外套,背起吉他走到台前,随着小飞敲起细碎的鼓点,《Uncle Grimble’s Cosmic Welly》响起,陈陈陈轻轻冲离舞台十米远、坐在草地上的观众勾勾手,大家立刻起身涌到前面。

 曾经的说明书摇滚,如今也唱起了甜甜的歌词,《同步率》来自新专辑《无限电阻》,香料做音乐讲究每个音符是不是搭配,谈恋爱也“讲究”细小的默契:我们同时点开一首歌,同时分享相同的频率。美国人Eli唱中文,自然带着点口音,不过在《电影女孩》中,这样的口音听起来新鲜又有趣。

到了《Yellow+Black》,才看到了香料惯常的冷峻感,普通听众如我可能在感情上无法与之打通,眼前却仿佛出现精密调配闪烁寒光的电子线路。而这时他们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弹奏的力度越来越猛,Eli的头发在风里飞,他和陈陈陈随着节奏摇头扭腰,简单的动作也极具感染力,引得所有人蹦跳。

在Livehouse看香料,《The Deep》搭配的VJ每一副画面都有一个可爱爆炸的颜文字,于是对这首歌的印象也从“炫酷的律动”变成了“一本正经的可爱”,如果将这首歌拟人,大概是《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的形象。换到户外的场地,没有VJ,丰满的节奏与可人的旋律也依旧令人喜欢,再加上渗透出的geek感,无法不让人开心。

虽说香料的很多作品不是为了情感共鸣而准备,但却能精准描绘现实场景,比如很少有人会写“蛾子”,他们却有一首《Moth》,当中的delay效果仿佛是蛾子在灯下的重影,跟着晃几下,自己似乎也有了分身。

不时有观众回头张望,跟着看了,才发现日光舞台面对的那边,天空是粉红色与橘色的完美配比,厚实的云彩奔走着去向远方,大楼与树木停留原地,边缘被风、被暮色、被音乐虚化,那样的不真实似乎也是种突如其来的浪漫。

小巫师Little wizard:日落后的魔法时间

日光舞台

作者:Dolores

简单生活公园浪漫日,包邮区乐队小巫师在日暮之后登台,完成了他们在简单生活的首次演出。

 《平行》是小巫师作品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首。节奏和旋律如同并行的两道钢轨向外延伸,同一个方向上彼此保持微妙而严谨的距离。只是在台下听着就十足紧张,仿佛稍有用力不均就有倾覆的危险,却又享受着完美的速度感。在这一曲戛然而止的时候,甚至松了口气。短暂欢呼后响起的《背向》立马又将场景带到了另一条赛道:干脆变换的节奏配合现场玫红和翠绿交织的灯光,让人在脑海里紧握不存在的方向盘。

“大家可以动一动——冷的话;我已经快被风刮跑了……”吉他手徐赛如是说。

吉他噪音背景下,灯光照射着干冰烟雾被大风卷起又放下,高速掠过舞台,让人仿佛置身大漠,可以看到风的形状;与不太稳定的天气状况相反,小巫师输出的声音却稳定而强健,是利落的魔法,不需要技能冷却时间。

吉他手的额发不断被风掀起,贝斯手的T恤袖角持续摇摆,鼓手的镲片几乎一刻未停,舞台上下的防雨塑料膜因为风和声波而高频振动,灯光有节奏地明暗交替,一切都是动态的,可是所有这一切动态居然可以停在了一个堪堪超过安全线的位置,在一曲终了前彼此制衡出相对的静止。

然后就是《白日梦》了。当然是要欢呼的,不紧不慢的旋律奏出的甜梦天真而温柔,配合本日“浪漫日”的主题再合适不过。

零星降雨停顿之前,小巫师用《下悬》结束了这一次的历险。徐赛耿直的一句“再见!”逗笑好几个一直在风里脸色沉重的乐迷,果然,做人还是你。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让你忘记冷

日光舞台

作者:Dolores

来自帝都的器乐摇滚乐队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简称SNSOS)一向被戏称为“京城暖场王”,但在常常发生奇迹的简单生活公园,他们“意外”成为了“浪漫日”在西岸营地演出的压轴乐队。

在前几队表演的时候,草地上的观众区还能捕捉到SNSOS乐手的身影,就像在其他任何一场他们出席的小型演出。他们的现场曲序排列总是基本符合同名专辑的顺序,也像其他任何一场他们出席的小型演出。但,特别的是,10月5日是这支还在上升期的乐队第一次在晚间的户外舞台表演。

迅速调音之后,《20%》让身边的观众自行切断了关于天气的闲聊,开场总不需要太多仪式感,却也是无声的自我介绍。

习惯了在北京的每个带盖儿的空间看演出,作为观众第一次离SNSOS的物理距离这么远。Livehouse里往往空间狭小而气息鲜明,被记录下来的画面饱和度总是很高。而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大型舞台上,西岸营地的对面是徐汇区数十层的高楼,《度日》的旋律回旋其间,格局突然变得好大。

直到听完《浮》,我(竟然)才注意到Simple Days的舞台背面是空的,SNSOS在现场往往会播放很多画面,偶尔像今天这样没有VJ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把心思全部跟在旋律上了。

吉他riff从舞台上钻出来毫不畏惧地充满了整个场域。作品能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里被人了解,不止是空气的震颤,是真真切切被低频震动到现场的围挡和地面,力度被加倍输出,纤细精巧的部分也没有流失过多。Livehouse和音乐节版本的SNSOS,还好都没有错过。

《天地無用》现场加了小号采样,最后一部分尤其明亮,灯光也变成明度很高的黄色。SNSOS并没有让刮着大风的这个场所变得暖和,但他们可以让人忘记冷。

最后一曲结束时,第一排的女孩和同伴说:“真不想走……”真希望上海的观众在回忆里能留住这个夜晚,是SNSOS此刻最好的样子。

彩蛋——晨曦光廊:密谋浪漫的After Party

育音堂愚园路店

作者:冻梨

因为台风的原因,基于安全考虑,大会调整了活动结束时间,晨曦光廊在简单生活公园的演出取消。得到通知后再看晨曦光廊的微博,突然一个激灵:他们要在育音堂音乐公园店来一场90分钟的演出,凭简单生活公园票根入场,来一场秘密的简单生活公园After Party。

简直天降惊喜。

育音堂新店场地大了不少,一进门就是长长的吧台等候酒客、乐迷大驾光临。晨曦光廊出现前,场地先放起了各种“华语金曲”,从草东没有派对到草蜢,等候的乐迷先跟着唱唱跳跳。用临时当起DJ、工作人员Peter俞的话说,大家都别装了,high起来。而这几天演出过的厨子和戏子、小巫师、香料也都在人群中。

“……各位旅客,欢迎搭乘希望号 sun0409 次班车。本班列车由失望站经由旋律线开往终点站晨曦站。本次列车沿途停靠:失望、痛苦、分裂、自省、领悟、觉醒、重生……”

熟悉的列车报站声开始回荡,晨曦光廊四位端着酒走上台,敬紧跟着转移场地的观众,也敬在风雨中努力的所有工作人员。这晚没有歌单,他们随性而演,弹什么,大家就听什么。于是我也放弃将歌曲一一对应,这样一来,这场演出似乎成了首尾相连永不停歇的聚会。

当第一个音响起,一切都亮了。弯腰扫弦,脸部紧贴吉他,成员间相互喂酒,再敬台下一杯……晨曦光廊的所有声音都是暖色调,甚至嘶吼时,也不觉得是在发泄什么,只是单纯地呼唤共鸣。大家也没让他们失望,高举的手臂与疯狂的肢体就是最好的回答。

唱了不到40分钟,他们就开玩笑说没歌了,一位男生大喊:“《小勇士》!”,立刻得到回应:“那你上来!你点什么演什么!”没有歌单的夜晚,就这么乘兴地听到了《小勇士》。全场人一起“哦哦哦”地高唱时,似乎是列车钻进隧道,传出剧烈的回声,又在钻出隧道的刹那,眼前被光亮笼罩。即便合唱的采样声音小了也没关系,现场有新的伙伴和他们一起附和。

《人间序曲》在EP中是一把吉他独奏的悠扬,到了现场,他们将这首作品重新编过,填满器乐,就像他们所说,人间有很多切入的角度,这晚的“人间”,霎时间广阔了不少。时间嘀嗒的声响不时穿插其中,从热烈转向安静的时刻,四人凑在鼓手前,伸出拳头相互碰撞,转身继续弹奏,又让这人间热闹起来。

热血的男生终于抑制不住,在《光合作用》时,被拉上台,疯狂舞蹈,又一个转身,跳水倒在素不相识的人身上和欢呼里。

拍手、拍手、拍手……大家像是永动机一样停不下来。

安可曲时,先搬上来了三把竹椅子,电吉他也换成了箱琴。都说后摇乐队不唱歌,晨曦光廊却被打趣总是在唱歌,曾经演出时翻唱《董小姐》,还被乐迷拍了视频直接发到宋冬野本人那里,宋冬野看了:“哦!是晨曦!”不过这次没有翻唱,而是鼓励上海观众跨越语言障碍,聆听一首闽南语的《白纸》,感受他们。

这是晨曦光廊的第十年,期间经历过所有好与不好,台上的四人从朋友变家人,台下的乐迷也不离不弃。晨曦的列车到站了,不过大家都还在,也还会一直跟着他们,一站一站走下去。

有人说浪漫就是出乎意料,而这晚,我们见到了从未有过的美景,也经历了秘密相聚的意外之喜。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校对:loveisbug

相关消息

2018/10/08

为了聚会的告别:上海Simple Days简单日

2018/10/07

催生快乐的音乐魔法:上海Simple Days幽默日

2018/10/05

快让我在草地上撒点野:上海Simple Days野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