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是最好的音乐时代:上海简单潮流日音乐人

2018/09/19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重音是“我们”。

2018简单生活节期间,街声大事将对相关音乐人做一份调查问卷形式的采访,借以窥视他们的音乐三观,也让乐迷从侧面了解自己喜欢的音乐人。

这是一份有关独立音乐的田野调查。

10月3日,上海简单生活公园潮流日,我们和即将参加潮流日演出的音乐人聊了聊。

10月3日上海简单生活公园 潮流日

Fine乐团

Fine乐团成立于2012年,男生冠南创作词曲,女生乔西负责演唱,两人在校园歌手大赛上结识,慢歌抒情的风格,拥有大批受众。

SV:提到潮流你们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词、什么歌、什么人?

追求自然、经久不衰的经典老歌,那些优秀的艺术家留下来的作品,在我心目中是最潮流的、最值得反复去听的。

SV:不限制任何条件,你们想象中,未来的音乐潮流是怎样的?

音乐潮流还是得符合大众,因为毕竟被大众所喜爱,才会更加广泛的传播。知道的人越多,喜欢的人越多,自然也就形成了潮流。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每个时代都有利有弊吧,但是不管是在哪个时代,只要你做好自己,不用刻意地模仿谁,保持对音乐积极向上的态度,追求自己的本心,就是属于每个时代的特性。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曲风方面我们最想尝试英伦和电子的结合,因为这是之前从没有想过的,所以我们想要让自己去突破,去尝试新鲜的东西。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2017年5月20日是我们感觉最真切的一场。因为那是我们的首场演出,所以有点紧张。之前有很多期盼,也花了很多心思去做好它,幸好结果还算令人满意。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最开始成立乐队的时候。都说万事开头难,最初大家一心想把音乐做到最好,想让更多人认识我们,想把我们的音乐带给他们,所以我们每个方面都要照顾到,四处奔波的演出和宣传,以及废寝忘食的寻找灵感和进行创作,都是我们想带给听众最好的一面。

SV:印象里什么时候创作欲望最强?

没有特定的时间,感觉创作的时候精力一直是比较旺盛的,对待创作总是能够乐而不疲,总是能够保持很强的欲望,经常都会有创作欲望。

SV:你们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音乐可以改变世界,改变的是人们的精神世界。音乐在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听歌是大多数人日常经常做的一件事,积极正能量的歌曲能帮助人们树立好的价值观,以及信仰。

Fine乐团 @ 成都简单生活节 天空舞台(图片来自简单生活节主办方)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黑白颠倒,经常为了创作会舍不得停下,直到天亮才入睡。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非常地难过。我们对实体专辑有非常深的情怀,因为我们从小听的音乐就是由一盘盘磁带、一张张 CD 组成的美好记忆。现在时代发展非常快,快到实体专辑现在已经快消失了。希望在时代迅速发展的同时也能留下实体专辑这样有纪念感的物品。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对我来说,音乐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我没有去刻意寻找它的意义,因为它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就是最大的意义。

SV:你们生活的城市哪一点最让你们喜欢?

我们一直生活在成都,成都给我的感觉是个比较自由的城市。最让我喜欢的就是它的休闲自由,也正是这个惬意慵懒的氛围让我觉得身心自在。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如果我们的作品被恶意传播,会是一件令我们非常难过的事,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ØZI

点击这里,即可回顾音乐人专访

ØZI 是现在台湾地区最耀眼的“钻石新人”。他不仅具有律动感浑然天成的唱腔,在说唱的节奏设计上更令人玩味,蛋堡曾对他夸赞不已。

SV:提到潮流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词,什么歌,什么人?

词应该是skr吧……歌的话应该是 Drake 的《In my feelings》吧。至于人,我比较关注 Travis Scott,Drake,Kanye West,Lil pump,最近的新歌也引发很多话题。以上就是我的本月潮流。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很多人会说这个年代做音乐比较痛苦,因为现在这种资讯及网路爆炸的年代,做音乐好像门槛变低,竞争力变超高,好像每个人都可以丟出自己做的音乐来。但我反而觉得这样是最棒的,这样每个人都有机会能够做到自己的梦想,所以从某个层面上来说,用这个角度去想,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最好最好的年代。

SV:印象里什么时候创作欲望最强?

从高中到现在大概六、七年以来,我的创作欲都非常强。自从我开始玩音乐之后,随时保持在一有想法就立刻坐下来把它变成音乐的状态里,听到新的音乐也会有很多新的灵感。

SV:做音乐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了吗?

没错,做音乐让我的人生更美好。音乐给了我一个人生的目标,给了我一个能够去追的梦想,加上音乐真的是我从小到大最爱最爱的一件事情,所以有了音乐让我的人生非常非常美好。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这次来纽约工作,空闲时去逛街,在 SOHO 买了一件非常帅的牛仔外套。它是一件设计感非常强的外套,很难用言语形容,不过我想它很快就会出现在我的 MV 里面了~ 大家可以注意,哈哈。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吃早餐吧!早上如果没有吃到早餐就要去工作,我会觉得身体很累很不舒服,好像没睡醒一样。早餐就是要吃一点热热的东西,帮身体开机,这样我一整天都会很有动力。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这就是一个时代的转变,不管是黑胶到卡带,卡带到 CD ,再到如今变成数位音乐,这都是一个时代的趋势,所以我并不会觉得难过。但实体唱片还是有它自己的意义存在,拿到一张实体唱片就像收到一封亲笔信一样,跟电脑中的 Email 或是 MP3 比起来这是更有热度的东西。

SV:你生活的城市哪一点最让你们喜欢?

我生活在台北,东西非常好吃,交通也便利,坐捷运哪里都到了,走两步就有一家便利商店,这跟我居住过其他城市比起来,我最爱的还是台北。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热了~而且还热很久~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我的唱片发行的那一刻。

SV:对华人地区的说唱趋势有什么看法?

之所以华语音乐在过往一直都不太有改变或突破,我觉得是因为大家没有太去发掘还有什么新的一面可以做,而说唱音乐的出现,激发出了不同角度。在这个时代,大家对于音乐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想必未来也会出现更多不同的角度跟层面。

SV:最欣赏的大陆的 rapper 是谁?为什么?

目前是刘柏辛Lexie,之前听到她的作品觉得很酷。我也很喜欢万妮达,Gai 也是我很欣赏的歌手,他在上《中国有嘻哈》之前我就关注他了,我觉得他把一些传统元素融入音乐里很酷。

CICI

点击这里,即可回顾音乐人街声专访

她是街声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的评选中,票得最高的音乐人。她1995年出生,尽管正式做音乐才两年,已尝试多种风格,摇滚、迷幻、流行、电音……充满了少女标志性的奇思妙想。

SV:提到潮流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词,什么歌,什么人?

最先想到“敢”和“Lady Gaga”。会听很多好听的、各种风格的音乐,发现宝藏就收藏。

SV:不限制任何条件,你想象中,未来的音乐潮流是怎样的?

也许你走进每一家店,都可以随意用手机里某款软件选择自己想听的歌。未来也许你创作一首歌,只需要大脑传输进某个机器,就可以自动生成。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现在。无论是硬件条件还是音乐平台,都比大人们那个年代占便宜多了。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老有人说我歌阴郁,考虑写首明亮的歌?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Mininova 合成器。

SV:印象里什么时候创作欲望最强?

晚上特别静的时候。失眠睡不着,脑子里很多东西在跑。

SV:什么时候觉得,音乐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谈不上改变,是共生。跟音乐同梦同笑同感知,是融入我精神力的存在。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赚得更多吗?

互联网是超级厉害的地方,像温泉水,孵化推动你。没有互联网,可能很多音乐都没法让大家听到,但是互联网没有筛选和过滤的能力,也容易导致奇怪的歌遇到奇怪的会喜欢它的人(摊手)。

CICI @ 街声大登陆第二季上海站(摄影:马好思)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自然是帮助很多,不会突然想写点什么因为没有软件设备等着,兴许就遗忘了。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最近看过一两期《明日之子》,发现文兆杰超好听,作品都很惊喜。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每天清晨一满杯水,睡前一杯热牛奶。

SV:你生活的城市哪一点最让你喜欢?

刚开始不太喜欢合肥,觉得乱糟糟的也不有趣,时间久了发现这里人们都活得很积极也随性,有种江湖氛围和洒脱的气息。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有些遗憾,但是喜欢收藏实体的人还是愿意去买张正版的碟。网络的反作用就是让人们更愿意走捷径、图便利,手指点点手机就听得到歌,自然懒得去淘了。

阿克江

从麻醉师的身份转行到创作歌手,独特的声线和技巧让阿克江的音乐充满治愈感,能轻松驾驭驰放、迷幻的风格与氛围,勾勒出丰富意境。

SV:提到潮流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词,什么歌,什么人?

想到先锋,《You Rock My World》,Michael Jackson 。

SV:不限制任何条件,你想象中,未来的音乐潮流是怎样的?

没想过。做好音乐的人挣不到几个钱,投机分子中饱私囊。市场还是属于“大”流行,不知道会不会好。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1980年代。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什么流行就不做什么。

SV:VJ、装置设备与音乐的关系是怎样的?

音乐是有画面的,VJ突出音乐的氛围。

SV:印象里什么时候创作欲望最强?

坐火车、洗澡或 sex 的时候。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喝酒。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当然难过了。

SV:近三年有没有过想要放弃音乐的时刻?

没有,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

SV:最想在哪个城市做音乐?

冰岛或者LA。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经常被盗用,习惯了。音乐作为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有些不够成熟的人会觉得它太“娱乐”而不值得花钱。

火星电台

点击这里,即可回顾音乐人街声专访

火星电台已经在乐坛闯荡了将近20年,是内地知名的电子音乐组合、资深音乐人、制作人,致力于用电子音乐元素写点不一样的中文歌。

SV:提到潮流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词,什么歌,什么人?

黄少峰:简单;Billy Jean ;毛泽东。

曾宇:复古;一下子想不出某首特定的歌;David Bowie 。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黄少峰:现在,永远都是现在。

曾宇:1970年代。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黄少峰:很多但不告诉你。

曾宇:在枯竭的灵感中找到突破口。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黄少峰:忙到忘了自己的样子。

曾宇:仅排练一次就演出了专场音乐会。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黄少峰:2017年11月 Blue Note Beijing。

曾宇:Blue Note Beijing。

点击这里,回顾火星电台 Blue Note Beijing 专场弹出(摄影:张东东)

SV:印象里什么时候创作欲望最强?

黄少峰:对一切失去欲望的时候。

曾宇:大学时期。

SV:越来越多乐队、音乐人自己制作,“制作人”这个角色在现在的意义是什么?

黄少峰:在创作者和他最终表达之间的摆渡人。

曾宇:成熟的制作人可以预知,作品里每一个细节的选择和判断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黄少峰:不知道;透明度低。

曾宇:被直播平台的网红翻唱;监管环节和分配机制仍不健全。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黄少峰:用铅笔写作。

曾宇:做音乐、打游戏。

SV:科技进步有没有让你感到幸福?

黄少峰:当然。

曾宇:有,但同时也有无奈。

SV:你们生活的城市(北京)哪一点最让你们喜欢?

黄少峰:旧,旧到让人落泪。

曾宇:与自己同类型的群体人群比较多。

SV:不限制任何条件,你们想象中,未来的音乐潮流是怎样的?

黄少峰:耕者有其田。

曾宇:只是某种频率的变化。

除特别标注外,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上海简单生活门票已于大麦网开售

现在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可订票

全球领先的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

携程旅行

Simple Days简单生活公园 特别合作

活动行

总票代:大麦网

10/1-2 Simple Dreams 简单生活节

单日预售:300元

单日现场:350元

10/3-7 Simple Days 简单生活公园

挚友票(首批单日预售):120元

单日现场:150元

Simple Days 10/3-7

简 单 生 活 公 园

来公园玩耍吧~

  

Simple Dreams 10/1-2 

简  单  生  活  节

这里同样欢迎你!

 

简单生活系列官方独家指定电商:京东

简单生活系列出行服务领衔呈现:携程旅行

简单生活系列自然护肤领衔支持: 三草两木

相关消息

2018/10/17

热干、劲辣、洒脱、江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2

2018/10/15

音乐也有三观: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1

2018/09/30

Simple Dreams 就是愿意做一辈子的事:顽童MJ116、Yoyo Sham 岑宁儿、鹿先森、Hello N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