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电台:冷热交错,触碰未知调频

2017/12/30
撰文:陆小维
火星电台 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
时间:2017年11月30日

地点:Blue Note Beijing(前门东大街23号)

成立于2001年,火星电台一直以幕后制作人的身份活跃在华语乐坛。2017年,他们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凭借首张同名专辑《火星电台》获得第28届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提名。

2017年末,火星电台在 Blue Note Beijing 举行首次专场演出,并参与 StreetVoice街声与 Blue Note Beijing 联合推出的“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现场录音专辑系列计划,于12月28日发行《火星电台“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现场录音专辑》,收录《HER》、《大孩子》、《推开世界的门》等15首经典曲目。

《火星电台“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现场录音专辑》封面,2017年12月28日发行

正如火星电台所说,现场录音专辑的意义在于录音专辑是“记录一支乐队所发表过的音乐的总结。专辑可以通过 live 的形式,以新的编曲及新的概念重新演绎。对于艺人来说,也是一个时期的总结”。

StreetVoice街声与 Blue Note Beijing 秉持着“用心专注的音乐现场,值得被珍藏与保留下来”,相信音乐现场的魅力是无可替代的,本次现场录音专辑系列计划通过专业和高品质的录音技术,完整记录音乐人们在经典演出场地 Blue Note Beijing 演出的珍贵时刻。

一下出租车,被北京的寒风激得一哆嗦,紧了紧大衣的领口,我快步走进前门23号。沿阶而下站在 Blue Note 入口处,灯光暖黄,似乎预示着室内将上演截然不同的温情。

“嘿 宝贝 我每天都在想着你 想着你 想着你”

冷不丁的,一声表白响起,随着琴键敲击,主唱黄少峰的嗓音闯进整个空间,还在用餐、交谈的观众纷纷把目光移向舞台。黑 T恤黑仔裤,黄少峰还是他常见的打扮,左手戴着的墨绿腕套添了一抹亮色。

主唱黄少峰,人称“黄少”,主要负责词曲创作

吉他手曾宇在第二首歌上台,同样是黑 T恤黑仔裤,更多了一副黑框眼镜。《出口》是电影《十二公民》的主题曲,黄少峰清透的键盘音先落,曾宇随之撩拨琴弦,暗蓝灯光下,还有温柔的歌声在其中缠绕。

吉他手曾宇,主要负责编曲

“下面,开始 the night of RadioMars—— 火星电台之夜。”话音落下,完整八人编制的乐队站上舞台,《陆垚知马俐》前奏刚下,观众中就响起一阵欢呼。“我要的不是你爱我/更不是你恨我/都他妈的太麻烦/我要的只是简单的/只是诚实的/好好享受平凡”,三段副歌,黄少峰从隐忍清唱到自语式的念白,再到最后略显嘶哑地爆发,不过五分钟的时间,竟也恍惚感受到这部电影主人公30余年的情感纠葛。

抒情歌唱罢,红黄灯光流转,观众们杯中弥漫的酒气也开始在空气中发酵,《渴寞》、《目霓》、《港岛荒觉》再到《宝贝疯客》,节奏和律动成为演出的主角。一直显得冷静的曾宇也边弹琴边抖腿,两位女和声的配唱又添风情,工作日的 Blue Note 竟摇身成繁华舞厅,是谁“还要等待在周末的午夜里/交换舞伴”?

当老狼和高旗走上舞台,Blue Note 又发生了一次时间的位移。“我要抱着你/不让你受伤/我要看着你/长大的模样”,两位拿着话筒安静地唱,虽说脸上添了几道皱纹,青丝中夹杂些许灰白,依然把大家带回单纯又热烈的1990年代。“你听,老狼还是原来的声音。”我身旁的观众把这一发现告诉身边的同伴。

“他们是我们的前辈也是良师益友,在我的音乐生活中是神,神,神……”黄少峰正介绍两位嘉宾,“神经病的神我知道”,高旗默契地接过话头,玩笑之后仍是感概,“眼看着黄少从一个大孩子变成一个成熟的大男人,一个优秀的音乐家,还有曾宇,特别祝贺你们!”老狼则吆喝着观众们为火星电台打气,Blue Note 里竟也响起这句摇滚现场专用语——“火星电台!牛B!”

老狼、高旗和火星电台合唱《大孩子》

安可前的最后一首歌,黄少峰说从没在冬天唱过,大概因为歌名是《夏天的最后一晚》。“就在昨夜/风和月缠绵/翻覆着我的心跳啊”,唱到入神,黄少峰会抬起手臂,手指指向视线上方,细碎的电子音效中,他似乎正穿透天花板,跟某个陌生星球交换电波。

如果不唱《推开世界的门》,也许不少观众会失望。这首火星电台创作的歌收录在杨乃文2016年发行的专辑《离心力》中,目前已排在网易云音乐杨乃文“热门50单曲”的首位。

黄少峰独自走上台,跟开场时一样,站在键盘前安静弹唱,一束光洒在他身上,能看见整场表演后略微汗湿的头发。唱过第一段,黄少峰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想感谢一个人,她在我的世界里有很多很多的名字,就像她的人格,特别丰富,很有意思,她有一颗非常高贵的灵魂,这首歌就是写给她的。在这儿我想说谢谢你,感恩你的出现,希望能陪你找到你来时的样子。”

一片善意的起哄声中,我听见身旁观众的羡慕语气,“我也想要这样被表白。”

这般煽情的结尾并不是火星电台想要的,全体乐队成员返回舞台,贝斯手韩阳指引大家拍手,还在座位上的观众已是少数,跟着不断重复的“全世界在舞蹈/你躲在哪里/全世界在舞蹈/你怎么会不开心”,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开始摆动。

《ZOO》是黄少峰和曾宇写给孩子们的一首歌,而 Blue Note 二层的一间包厢里,一个小朋友正扒着栏杆,脆生生地喊着“爸爸”,听见宝贝的呼唤,曾宇上台前笑眯眯地朝二楼挥手。

走出 Blue Note,温度更低了一点,好在还沉浸在一场丰富旅程中,既有电波的高冷鼓噪,也不乏世俗温暖,随之跌宕,暂时无暇顾及其他。

看到火星电台最近一个访问影片,黄少峰和曾宇眉飞色舞地讲述跟乐手一起为这场演出排练的过程,通过 live band 的碰撞,使原本听来华丽而稍带距离感的编曲变得更具现场感。

“很多作品真的是这样,把所有衣服都脱了的时候,你发现这个人还是一个人,有血有肉,只要有灵魂也可以继续行走,裸体也可以。”黄少峰说。

这些“有血有肉”的作品,在 Blue Note 由火星电台和专业乐手走心呈现,再加上高规格的现场成音及录音技术,让乐迷们在《火星电台“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现场录音专辑》中,听到与以往不同的火星电台。

图片来源:Blue Note Beijing

摄影:张东东 

校对:琉球

相关消息

2024/04/17

成都站回顾|坐着看一场街声大登陆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