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兴夏季巡演日记 Part 1:海风、世界杯、露天大排档,我们都有一些爱上了厦门

2018/07/19
撰文:郑兴

街声大事今天起开辟新栏目“手记”,这个栏目将邀请音乐人、业内专业人士撰写他们从事音乐行业的所见所闻、点滴心得——或者是音乐人/乐队的巡演日记,或者是经纪人的心路历程,说不准可以有谁把他们的音乐历程画出来呢……

今天首次“手记”,刊出郑兴“2018年《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夏季最终巡回”的巡演日记。从6月28日的厦门到8月5日的北京,巡演途经14座城市,包括他的家乡扬州。街声大事将陆续刊出郑兴的巡演日记,领你看见他眼中的城市风景、巡演轶事。

【Day 1】6月26日

台北 - 厦门

这次的巡演选择在厦门启程,代班吉他手弘宇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就献给了我。没来得及吃早餐,值机完去买了汉堡王,一路说说笑笑。我们刚得知弘宇第一次搭飞机、事无巨细地和他解释等下需要做什么。才刚过了安检准备出关的时候,弘宇的护照就不见了,一阵慌乱中他又跑回安检区,在行李盒旁边找了回来。

这次搭的是厦门航空,机上的餐食意外地好吃,但可能是因为我们太饿了......

厦门高崎机场,刚刚到达的我们厦门高崎机场,刚刚到达的我们

到了住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大家又饿了,育融把早上买的汉堡拿出来吃,弘宇把包翻了几遍,发现汉堡又被遗忘在不知道是高崎还是桃园机场了……

吃饱睡饱,我们决定晚一点再出门,顺便吃宵夜。我们住在沙坡尾,车子驶在演武大桥的时候,左手窗外是微光闪烁的海,前方的鼓浪屿近在咫尺。子衡和乐手们都是第一次来厦门,即便是我第三次来,都还是觉得,这座城市怎么可以这么美。

吃宵夜之前,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就是去火车站帮乐手们开通购票权限,顺便把未来几天的车票都取出来,方便进站乘车。如果是我自己出门,通常都是懒得取票的,经过开通权限、核对订单号等一系列繁琐的工序,终于拿到一大迭车票的时候,觉得莫名有一种成就感。

第一晚的宵夜:厦门人很爱的鸭肉粥,有鸭肉和海鲜两种主料。弘宇点了海鲜,我们其他人点了鸭肉,还有加鸭杂等其他料,如果想加更多的料还有很多选择。在厦门很常看到鸭肉料理:冬粉鸭、姜母鸭、鸭肉粥。喝粥搭配油条口感会更好,这种油条是早餐会吃的那种油条,不是吃火锅那种炸很酥的老油条。子衡说在这里很少看到老油条,台湾地区比较多的样子。

【Day 2】6月27日

彩排

第二天中午,我和育融去厦门电子城买演出要用的线材。对于即将到来的巡演,虽然已经练了很多次,但第一场正式开始前,我们还是紧张且忐忑的。不是因为要上台演出的那种紧张,而是对于全新的演出内容,加上声音和画面的配合,流程里多了不少要记的点,多少会担心出状况。

下午我们来到沙坡尾的一家厂牌的餐厅彩排。两年前我就来过这里,认识了一些在这里做音乐的朋友。除了咖啡酒水,这里的核心业务还是音乐。主理人杨慕老师经历过台湾地区民歌运动的年代,来到厦门深耕,召集了一批当地的大学生,鼓励他们创作,并成立了这个本土厂牌“微风乐集”。

负责人小满早早来帮我们开门,调试器材。我们两年没见,他留了长头发,我差点认不出了。见到他之后我才得知,其他小伙伴已经离开了这里去另谋他职,又不断有新的年轻人加入。想到那时候来拜访微风乐集时,我的专辑刚刚做好企划,正准备开案,我把 Demo 拿出来给他们听,还凑热闹唱了几首歌。这一次来,专辑已经发行快一年,当初的我们都没有想过,音乐会带着自己走到这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吧。

彩排结束后我们饥肠辘辘,走去附近的一家榜上有名的海鲜排挡。虽然才五六点,街区已经人潮攒动,为世界杯足球赛准备的露天电视投影幕也已打开。空气里有海风咸湿的味道,我们都有一些爱上了厦门。

海鲜排档好吃到落泪。我们点了黑椒花蛤、海鲜卷、小炒肉、炒生菜和姜母鸭。这里的小炒肉和北方吃到的有蛮大的差距,不过三位小朋友还是被妥妥地征服了。

吃完饭步行回住处,走到沿海公路的时候忍不住跑去栏杆旁边,子衡帮我们拍下了这张照片:

【Day 3】6月28日

RealLive 演出

作为这次唯一一场周四的场次,我们对厦门站的票房一直没有抱太大的期待。直到演出前两天,突然涨了三四十张。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我们信心十足。很久没有在 Livehouse 演出的我,开场视频播完走上舞台,看见台下一张张热情的面孔,只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先把第一首歌唱稳。

开场前拍的,那时候的我比任何人都期待

在休息室捕获一颗茄子蛋,他们今年年初刚来过

因为我忘记召唤大家留下拍照,手机拍这张的时候后排观众已经走了一半

厦门的观众很暖,和这张照片的色调一般。第一场演出,节目流程上多少有一些不熟练,但总体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

签专辑时收到这张速写,好有才华!但下次还是认真听歌啦!

弘宇好受欢迎!我要把这张照片传给他女朋友,哈哈哈

厦门最后一餐,和当年微风的小伙伴吃冬粉鸭和炒泡面

【Day 4】6月29日

厦门 - 广州

这绝对是苦难的一天,因为我们集体睡过头,错过了开往深圳北的高铁。

厦门北是非常远的一个车站,上车后我们和司机说:快,我们要赶车!司机问是几点的车,笑笑说,肯定来不及了。因为票都已经取出来,没办法用手机改签,只好等到了车站再排队改到下一班无座票。因为厦门没有直达广州的高铁,后面深圳北到广州的车次也必须改了(听说 7 月 1 日起,厦门直达广州的动车组就通车了),可是北站到广州的车最早一班已经要等到晚上八点,我们只好改从深圳站换乘,多留了中转的时间。掐指一算,到达广州是晚上六点,而当天晚上计划在 1200 书店举办的分享会是七点半开始。

育融苦笑:多睡十分钟,多站三小时。

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乐器和行李,在人满为患的车厢夹缝求生。好不容易在一等座车厢后面找到一排空地,暗自窃喜偷偷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乘务员连包带人赶了出去。

看到一个筋骨很软的弟弟,可以肆意挥霍睡眠和座椅让叔叔们羡慕坏了

这天的广州非常闷热,也让我们见识到了下班高峰期不输北京的拥堵,站在路边绝望的我们体会到了一车难打的绝望。滴滴 APP 叫的车子好不容易到了,上车后子衡照例提醒司机我们赶时间,大哥立刻回到:“赶时间?赶时间你们叫什么滴滴!”

叫都叫了,也不可能立刻下车走路吧,硬着头皮在广州礼拜五傍晚的车阵中和时间赛跑。踩着点到了身处繁华市中心百货公司的书店,见到老板二囍,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打过招呼,十五分钟后就要上讲台对谈。

二囍和我一样都是赴台陆生。他在东海念建筑所,四年前休学回广州开书店。因为曾徒步环岛 1200 公里,书店就以此命名。第一家店叫做 1200 不打烊书店,也是广州市第一家 24 小时书店,随后规模愈加壮大,如今已有五家分店,各自特性不一,也辐射到不同群体。这次活动,是由我的研究所同学,也同在广州的阿 Gil 牵线而成。

逛完书店,二囍带我们去吃茶点。对广州吃食垂涎已久的我兴奋不已,这一餐也彻底洗去了奔波一整天的疲惫。我们点了菠萝油、凤爪、炒牛河、虾仁肠粉、萝卜糕、四宝鸡扎、虾饺……吃完我只想说:积极乐观,感恩惜福!

【Day 5】6月30日

TU凸空间演出

演出这天,下午一早就去 TU 凸空间彩排。离演出还有两个多小时,我听到子衡远远地跑来喊道:“郑兴你看谁来了!”

说着一个带着眼镜的斯文男生走进来。他是 Mark,这张专辑的混音师,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原本约好演出后碰面聊聊,结果他一早就到了场馆,我高兴坏了,和他说:“我对你的声音那么熟,今天总算和本人说到话了。”

广州的场地非常棒,音控和灯光师都非常认真,演得特别舒服。这一场观众超过260人,也刷新了我巡演的票房纪录。演到一半,隔壁酒吧的音乐声传过来,我故意抱怨,观众们竟也愈加用力地欢呼,声浪一阵高过一阵。直到最后大合唱《城南》,好听到我舍不得唱完。我特别骄傲地和他们说:“你们知道吗,我专辑的混音是在广州完成的,混音师今天也来到现场了。”说完我和 Mark 挥手,他正在控台附近走动。后来我才知道,音控师是 Mark 在星海录音系的学生,这里有不少设备器材也是在他打点下添购的。

左二起:李马科(Mark)、阿坤(TU凸灯光师)、小杰(TU凸音控师)

演出结束后,Mark 带我们去他的录音室参观。录音室远离市区,在大学城附近,生态特别好,旁边就是很大的果园。一进门的客厅有一面墙,放的都是 Mark 制作的专辑。去年后制期间,我们都是用微信语音沟通,不曾谋面,现在终于来到他工作的地方,我有点兴奋。

录音室很大,很气派。控制室在二楼,一楼表演区的空间甚至大过台东都兰糖厂的爱人录音室。里面堆满了鼓组、音箱,还有他私藏的古董效果器、麦克风。Mark 说今年暑假这里还会扩建,两边的空间会打通,到时候来录音的乐手们会更舒适,更惬意。和挤在城区的录音室不一样,这是个适合好好静下来,慢慢做音乐的地方。

Mark 在介绍古董音箱,育融快疯掉

我偷偷和 Mark 说,下一张想要来这里录

离开录音室,回到市区,大家又累又饿。路上发现一家还在开门营业的潮汕牛肉锅,我立刻来了精神。

【Day 6】7月1日

广州 - 深圳

红糖罐演出

高铁到深圳时艳阳高照,热到怀疑人生。下午就变了天,狂风大作,乌云密布。

到住处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屯好这几天的水、饮料和水果。叫一单美团超市外送,这样全部加起来只要六十块人民币,刘子衡真的很会买。

我们住在海上世界附近,下过雨的街道蛮漂亮,空气清新。下午没什么特别的事,因为早上早起赶车,还是努力补眠睡到五点,再出门去场地方彩排。

晚上的观众很多。因为场馆是紧缩在一个文创园区里面的隔间,冷气很弱,大家抵抗不住闷热,扇起了我们开场时赠送的一人一张吉他谱。唱到《台北下的雨》时,台下的合唱变得很大声,我没有再说“太平洋的风”那个老掉牙的梗了,那时候的心里只有满满的感动。

不知道为什么,唱到《积雨云》这首歌我突然想要站起来

深圳的观众很温柔,希望下次来可以去到更大的场地

【Day 9】7月4日

深圳 - 郑州

在深圳休整两天后,周三下午,我们坐上了往郑州的高铁。七个小时的车程,刷新了我们的高铁单次移动距离。晚上十一点,到站起身,觉得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出租车排队的人很多,但空车很少。司机们摇下车窗,边慢慢往前边开问排队的人要去哪里,一转眼就扬长而去了。我们站在队伍里目瞪口呆,转身就跑。一路上还是不停有黑车在拉客,不过我们的脚步很坚定,能走多快就走多快。

广场上拿着手机叫车的人群

决定用 APP 叫车,定位在外面的商场。走出车站,大雾笼罩着整个城市,一股浓烈的工业排污气息扑面而来。习惯了潮湿的南方,对中原大地的空气一时难以招架。夜晚的郑州东站广场人影稀疏,远方的高楼在能见度极低的夜色中发出微弱的光。走到十字路口时,看到很多汽车在打转,没有行人红绿灯,它们像失去方向的虫子一路乱开,交警就站在不远处,看起来和行人一样无助。

混乱的十字路口

叫车的人很多,大家提着行李箱,举着电话寻找着一样焦头烂额的司机。我们一行四人,乐器和行李很多,只能分开叫两辆车。为了增快排队速度,下单时点选了“同时呼叫拼车”。就在我们看着手机定位感叹两台车几乎同时到达时,突然发现我们拼到同一辆车。

那边取消订单,重新排队叫车;这边陪着司机饶了两大圈去接另一个迷路的拼车乘客。回到原地时,我摇下车窗,育融站在路边朝我挥挥手,子衡还在一旁和司机讲电话,当车子终于扬长而去。离开这个魔幻的十字路口时,我瘫坐着,看着昏黄的路灯,陌生的郑州,终于松一口气。

当晚的宵夜,国民盖饭三大件:宫保鸡丁、青椒肉丝、木须肉

【Day 10】7月5日

郑州

我们住的地方在河南体育馆附近,周围都是卖运动品牌和体育用品的商店,这一天没有演出。在家宅了一下午,也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好逛的。晚上去吃了一家很好吃的河南菜,买了手摇饮料,看了最近热度颇高的电影《我不是药神》。

【Day 11】7月6日

7 Livehouse 演出

7 LIVEHOUSE 坐落在一个剧院的二楼。地图的路线是错的,我们被导航带进一个堆满垃圾的小巷子,就发现是死路走不出去。打去问负责人,才又折返回路口,走进剧院,看到了场馆的招牌。

门口的展板很醒目,上面写了两行字:“我们同没钱看现场和没时间看现场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我想起了郑州朋友在得知我要去巡演时,忧心忡忡地对我说郑州是文化沙漠。看到这就有些哭笑不得,想到郑州的票房不好,又心酸起来。

酒水区在一进门的地方,场地挺大,墙上挂满了曾来过这里演出的乐团的照片。场地的调音师和舞台技术人员很认真,试音、彩排,一切都很顺利。惊喜的是,我在台湾地区东海岸创作营的朋友阿硕也有来郑州看演出。他在一个月前辞去了新竹的工作,只身前往深圳的酒吧参与驻唱乐队,集训结束后第一个工作地点就是在河南周口。

演出结束后,阿硕也和我们一起回来。吃完宵夜,弘宇拿出吉他,我要他唱一首自己写的歌。他开口之后我被吓到,没想到他唱歌的时候,真的和私底下挺不一样的。我听到一首歌叫做《海》,鸡皮疙瘩满身,他说这首歌是在写台湾海峡的,虽然我没有太去留意歌词,但这首歌太美了。

然后他把吉他递给我,也要求我唱一首没有演过的歌。我只好接招,越唱越嗨。阿硕也加入我们,就这样轮流接棒,一路唱到三点,我已经累到快昏倒,但好像有一个什么,一种力量还在推着我,我说不准是从哪里出现的。也许是《海》,也许是任何一首歌。

【Day 12】7月7日

郑州 - 西安

演出进行到第四场,连续去了几个不曾踏足过的城市,信息量已经开始剧增。原本储存的对于一座城市的观感,一趟高铁之后就要暂时清零,留下缓存空间给下一站。时间短,任务紧,没有机会好好地和这些城市相处,短暂的停留,很难深入生活,去体会每一个角落,只能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在去西安的高铁上,我把前一天晚上的录像看了一遍,烂熟于心的内容竟也像第一次看一样。我默默记下唱错词的地方,又开始思考这个世纪难题:为什么每一场都有唱错的歌词,每一场唱错的地方还不一样?

安定门附近,西安真是个耐看的城市

到西安是下午,气温不高,我们决定出门走走。弘宇一路上对这里赞不绝口,我们也都在拿着相机一阵拍。我和他说:“你等着,还有一堆好吃在等着要俘获你。”

晚餐找到一家陕西菜馆,四个人点了套餐,菜量非常大:皮蛋豆腐、梅菜扣肉、葫芦鸡、葱爆羊肉、排骨烩汤、蚝油生菜……吃完饱到不行。

吃完饭一路逛到知名景点——回民街,是好几条回民聚居的街道的统称,在钟鼓楼附近。几年前我来西安时住在这一区,那时候游客还没有那么多,只记得有很多卖烤串的,满街都是清真饭馆。如今再来,似乎已经成为针对观光客的小吃聚集地,人潮汹涌到几乎走不动道了。

日落时分人满为患的回民街

育融和弘宇在一家药行尝试了鼻烟,茉莉花味道的很香,还有很多味草药调制的,专治鼻塞不通气。他们犹豫了很久,决定一人买一小罐,然而胆小如我,虽然很喜欢,还是没有买得下手。

走完回民街,我们去一家很有名的冰店,店里卖各种水果和粮食口味的冰淇淋,其中有一款听到就令人闻风丧胆的“油泼辣子”味。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是没有勇气点。第二天演出,台下有不少观众说其实很好吃。那么,下次去就一定点来尝尝。

后来我们点了:醪糟、荔枝、乌梅、红茶拿铁

【Day 13】7月8日

光圈 Club 演出

西安开始下大雨,气氛变得有一些感伤。中午去吃了垂涎已久的水盆羊肉和小炒泡馍,下午打车去场地试音彩排。

光圈是西安最老牌的 Livehouse ,历经了十多年的风雨变迁,人事重组,现在搬到了城墙附近的一个半地下空间。负责人小白和我们说,西安的现场票是这样:刮风减半,下雨没有。我们苦笑。

开演前我和弘宇说:今晚是你的告别场,我想要听一首《海》。

他很开心,立刻答应了,问是哪时候唱,我也不知道,回他说:看我心情吧。

这一场我们约好都穿甚平上台。早在深圳我们三个就买好了同款的,打算某一场要一起穿。

西安的观众很热情,虽然下雨我们一张现场票都没卖出去,但房间里的氛围很好。唱完《孤独的影子》,我转头看着弘宇,示意他准备唱《海》。

唱歌之前,他照例讲了一些很难笑的梗。开始唱之后,育融在 B 段进来,找到合适的鼓点后我也加入。我们好投入,忘记了时间还在走。这一段完全没有排过,也成了不会再出现第二次的一个版本。

唱完最后一首歌,有人开始点歌,此起彼伏,甚至大声喊出歌名,重复三次。我大笑:所以你们都不喊安可就直接开始点歌吗?

离开光圈时,看到门口的亭子,子衡突然要我们都走进去站好,拍了这张照片。没有想到,西安的雨就这样一直下着,下了三天,直到我们离开。

【Day 14】7月9日

弘宇回台北

离开前一天,弘宇要搭飞机回台北,下午我们把他送上出租车,晚上去吃小区门口的一家吃火锅。

吃了很多天油腻的食物,实在需要这样的一餐:汤头很好喝,食材、酱料都属上乘。老板娘听我们南方口音便闲聊起来。她是西安人,坚持在口味偏油和辣的中原城市开清淡的港式火锅。她说她曾经也吃重口味,爱吃辣,可是年纪越大她越喜欢喝汤,喜欢留住食物原本的味道。

她一边帮我们用汤匙搅动着锅底,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我感觉得到她的眼睛里有光芒,突然就很感动,也很敬佩。感动于她对食物的用心,敬佩于她面对市场的风险和冷淡,依然愿意坚守她相信的价值。

这一餐很疗愈,也成为了西安一行别样的记忆。

点击这里,试听郑兴在街声上的作品。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略作修改。

图片提供:郑兴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0/09

体验|纯粹的人精耕细作、认真生活:上海“简单”乐迷体验

2018/10/08

直击 | 就这么简单下去,可不可以:2018“简单”乐迷现场采访Vo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