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兴夏季巡演日记Part 2:差点给观众退票?

2018/08/14

撰文:郑兴

那些在路上的故事,是摇滚乐历史上最让人神往的一部分。有太多书籍、电影描绘过巡演路上的各种传奇往事。

街声“手记”将记录正在行进中的在路上,巡演旅途、制作心得、创作手记……也许,你能在这里触摸到音乐的温度。

郑兴夏日巡演日记Part 1,你读到了他从台北厦门至郑州西安,一路北上一路唱的故事。今天让我们继续和他一起出发。

前情回顾:郑兴夏日巡演日记Part1

【Day 15】7 月 10 日 西安-成都

抵达成都的这天天气阴阴的,高铁沿途已经看到一座座巍峨的山脉,像冷色调的山水画。

木吉他手国晏也终于在同一天飞来成都与我们会合。我们到住处已经是傍晚,一身疲惫走进房门的时候看到他倒在沙发呼呼大睡,突然觉得有点疗愈。

初次到成都,还是挺兴奋的。明明我就是个一点辣都碰不了的人,但闻着空气里面隐约散发出的花椒味道,还是满心期待。晚上我们去了小区门口的一家川菜馆,特地关照说要做微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饿,当下真的觉得,天啊好吃到可以立刻死掉!

我最喜欢小炒肉和宫保鸡丁,其他菜分别是:麻辣鸡块、粉丝干捞虾、毛血旺、藿香鱼

吃完晚餐回来,我们把西安场演出的录像拿出来看,主要是让刚刚加入巡演的国晏熟悉流程,顺便回顾检讨一下我们的表现。

【Day 16】7 月 11 日 成都

成都暴雨,气温骤降至 20 多度,中午我们顶着风雨出门觅食,恍惚间仿佛台风来袭,开始怀疑起来自己在哪里。

走进餐厅突然觉得温暖,原来成都也是潮湿多雨的城市。点菜的时候看到一道花椒兔,刘子衡不敢点,但我们都还蛮想尝尝看的,于是我们三个开始轮番做思想工作,软磨硬泡终于如愿点到。

结果兔肉做的有点焦,并没有想象中好吃,不过其他几道菜还是不错的。有一道主食叫做锅边馍,甜甜的,一边被烤得有些焦脆,另一边口感松软,味道很像小时候街边卖那种现摊的薄饼,有奶油的香味。

最大的那盆是花椒兔,其余是干锅土豆、回锅肉、麻婆豆腐、炒生菜、锅边馍

【Day 17】7 月 12 日 成都

一早醒来,看到成都淹水的新闻,天气太恶劣,我们也没好意思叫外卖。想着是不是再去吃楼下的那家川菜,结果等到中午雨停了,还是决定出门一趟。

坐地铁到繁华的春熙路,朋友推荐我们来吃钟水饺,是成都的一道传统小吃,之前在北京有吃过,除了辣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味道。如果说前几餐我们特地请餐厅帮我们做微辣,多少有些缓冲,这一餐就完全没有在客气了,国晏和我一样,都是不太能吃辣的体质,才刚吃一口,就开始大汗淋漓,哇哇乱叫。凭着一鼓迎难而上的毅力,就着凉糕、甜粽这些解辣的甜点,我们又翻越了人生新的高峰。

钟水饺、甜水面、担担面、红油抄手、海味抄手、凉糕、甜粽

辣到虚脱,但好像没有吃饱,毫无战斗力的我们只能再点一些烫青菜

下午我们逛到周边的太古里商圈,和北京的太古里很不一样,除了人比较少,这里的建筑格局显得更开阔些,旁边有一座古寺名为“大慈寺”,始于唐代,据说在清朝时重建。

不知道是不是天空飘着小雨的缘故,寺庙和商场坐落在一起,给人一种失落的末日感,周遭满眼的广告牌,像某种奇观。

路转角有一家 MUJI,号称是全亚洲最大,我们进去逛了一圈,我买了件浅绿色衬衫。

【Day 18】7 月 13 日 小酒馆演出

我们都很期待今天的演出,可能是因为休息了好多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太阳终于出来了!

小酒馆芳沁店离我们很近,步行十分钟就到了,玉林路的老店也不远,可惜没时间去那里看看,希望下次来有机会吧。

场馆面积不大,小而温馨,加上票房还不错,演出时台下站得满满的。因为我们的距离更近了,观众反应特别热烈,唱到第二首歌就已经听到合唱。

站得离我最近的一个观众,去年发片巡演的时候,因为没有买到现场票遗憾错过我在月见君想的演出,为了补偿他我答应在成都场唱一首他想听的歌。他点了《早点回家》,开场前我传讯息问阿福可不可以在成都场加唱一段,他说好。《城南》唱完后,紧跟着就接唱了“我们都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似乎复制了去年在华山站货场的那段演出,一首盼望赶快长大,一首盼望早点回家。

演完这场,突然感到很舍不得,我们都很喜欢成都,希望未来,可以早一点回来这里演出。

演完回去的路上,一只独眼猫咪突然冲了出来,对着育融一直叫,又撒娇,有猫奴体质的育融很轻易地就被俘获了

【Day 19】7 月 14 日 成都-重庆 坚果 Livehouse 演出

山城果然名不虚传。

记得初次到访是大学毕业那年春天,对 3D 魔幻立体的重庆已经领教过一二,这次一上出租车,冷气开到最大依然抵挡不住热浪穿过车窗,山城重庆用它高低起伏、交错纵横的立交公路和势不可挡的火热欢迎我们。

经历连续数日风雨的成都,还来不及习惯突如其来的高温,我们赶紧先一头钻进坚果 Livehouse,没有多远的路程,走到的时候觉得比翻山越岭还要累。

在后台,场地方准备了冰啤酒、水果,甚至还有印有“NUTS LIVEHOUSE”字样的毛巾给我们。送毛巾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真的是因为重庆太热了吗?

 (毛巾)还蛮好看的

之前和我做过一次采访的乐评人、记者金子老师刚好这两天在重庆,演出前来后台问候我们。初次谋面,短暂地聊了几句,他拿起相机,为我们拍了这张照片,我很喜欢:

这场的音控师是个女孩,大家叫她皮蛋。皮蛋的动作很快,我们的声音有任何问题都能迅速找到来源并解决,结束后我们和坚果的经理人老鬼聊天知道,她在坚果学习音控才一年多,也有一个自己的乐团叫 Lamplighters。

和山城火辣的性格不同,重庆场的观众比较害羞。鲜少互动,但签售的时候话又不少,我大概算了一下,前后至少有三次,有观众在喊“脱衣服”。从这点判断,他们其实也不是真的害羞吧。

演完是 10 点,舞台立刻降下投影,直播英格兰对比利时的比赛,我们和老鬼老师在角落的桌子聊天,聊到他和歌手张尧今年春天在台湾地区巡演的经历,聊起我们共同熟悉的乐团、场地们。偶尔迸发出进球时的欢呼声,我们就起身凑过去看一看回放,好像也有参与到球迷们的狂呼中去。 

唱《孤独的影子》时,我和国晏换了位置坐在台右,刚唱两句,瞥见前排右方那个男生的黑踢时突然就笑场了

左一:老鬼,左三、四:灯光师豪杰、音控师皮蛋,右一:舞台助理大象

【Day 20】7 月 15 日 重庆

天气依旧火辣。但我们还是鼓起勇气出门吃饭了,走路到附近的解放碑步行街,餐厅在商场,味道一般,我们开始期待小面,这是我离开重庆后最想念的食物了。下午回去休息了一下,到了饭点立刻就找到一家离得很近的小面馆,网络评分很高,去吃的时候刚好没有位子,我们就搬了板凳坐在店门口,配着凉茶,大口吃面喘气,挥汗如雨。

吃完小面,步行去坚果看脑浊乐队的演出,好久没有看朋克,国晏甩头甩的很开心,我们也都血脉贲张嗨得不行,大家汗如雨下,场内湿度一度太大,主唱的头发都弯了。蹦跶了一会儿,刘子衡说他饿了,去隔壁饭馆点了一碗牛肉饭。

回来的时候演出快结束了,我们去找朋友喝东西,国晏和育融留下来看球。那天的决赛是法国对克罗地亚,我们到家时已经踢完,法国队 4:2 赢得比赛,第二次夺得冠军,大雨中的颁奖,狂欢,分不清雨水和泪水,连我们这样置身事外的观众都有些动容。

【Day 21】7 月 16 日 重庆

这天中午和我扬州的好朋友约了午餐,终于吃到垂涎已久的重庆老火锅。毫无悬念,我和国晏被辣到找不着北,一直寻求着甜点的庇护,育融和子衡渐入佳境,在牛油、辣椒、花椒的海洋里游刃有余。

辣归辣,这顿饭的好吃程度大概可以荣登我们人生吃过火锅的巅峰,一点都没有夸张。朋友说她刚来重庆时也不习惯这里的火锅,好在原本是能吃辣的人,渐渐习惯之后对当地的口味越发上瘾,“好的麻辣火锅是越煮越香的”,她说离开重庆再去吃以前爱吃的麻辣锅都觉得没有味道了。

晚上和老鬼、张尧一起吃饭,张尧刚从云南的一个音乐节回来,我们聊得很尽兴,他邀请我们明天去他开的酒馆坐坐,那里有舞台和设备能玩即兴。国晏和育融听了很开心,说很久没有进行一些健康的音乐性活动了。

刚刚入夜的较场口(重庆市地名),气温依旧居高不下

【Day 22】7 月 17 日 重庆

离开重庆前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重庆音乐广播。三人配置的空中现场,都是我们的第一次,育融和张尧借了一把古典木琴,声音好听到舍不得停下。唱完《爱情朝九晚五》,主持人说,听完的感觉好像重庆的道路一样,高低起伏,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我们相视一笑,这首歌没有排过,我们留下了一个不会再出现第二次的版本,但我们都很喜欢。

原本这首歌不在巡演的歌单里,上完节目我们一致同意,干脆把它加进来。

在广播录音室,调试声音中

这一天的午餐和晚餐我们都吃了小面,两家的做法不同,但都令人惊叹。晚上吃完面,我们说要不要明天去搭高铁前再来一碗,好像对重庆这座城市的依恋都转化在这一碗面条里面了。

吃饱喝足,来到张尧开在江北区的“怪兽酒馆”,在一个商场的二楼,挂满了藏文化的饰品,很多是他在四川和西藏买回来的,地方不大,氛围特别好,也承接了不少民谣歌手的演出。

张尧的朋友江衡也来陪我们,酒过三巡,乐器都已经拿在手上,简单调试后大家轮流起头,开始弹奏。江衡大哥突然唱起不知道是哪里的语言,一时间小小的酒馆好像涌起浪涛,每个人都沉醉着,目光相连,几轮过后,换个乐器继续。没多久,小提琴手钱柯也加入了进来,玩的尽兴,大家早就忘记了时间和疲惫。

临走时江衡说,他很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即兴演奏的时候,他能看到彼此眼里的光,我们都知道,他说的那种“光”是什么。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国晏瘫坐着喊累,我问他比演出还累吗?他说当然,这是比演出还要累一百倍的事情,只是当下完全不会感觉到。

晚上的重庆,还是很漂亮的。这次时间紧,天气热,很多行程没有能带他们去走一走,洪崖洞、长江索道、原本打算去南山看夜景,也没能成行。在江边,在车上,我们也算领略到这个城市别具一格的美好。

【Day 23】 7 月 18 日 重庆-长沙

一早睁开眼,依旧是骄阳似火的重庆,肚子突然很不舒服,没过多久,开始上吐下泻,脑袋很痛,浑身没力气。我传讯息给朋友,她说是中暑了,让我赶快喝藿香正气水。眼看要出门去搭高铁,行李也没力气收了,瘫软在床上,等着美团外卖送药来。

喝完药,肠胃不适的感觉好些了,但依然头痛欲裂,马不停蹄拖着行李下楼继续接受炎热的酷刑,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只是一切灾难的开始。

一整天在高铁上没吃东西,到了晚上突然很饿,想吃一些除了泡面之外的热食,车子上一个高铁便当卖 65 块,牙一咬还是买了。刚吃一口,又想吐了。到长沙的住处是晚上九点多,量了体温,已经烧到 38.5 度,买了退烧药想想还是没吃,吃了饭洗了个澡就立刻就睡下了。

【Day 24】 7 月 19 日 长沙

昏睡到中午,身体好多了,食欲也不错,只是吃了几口就很快觉得饱了。下午安排了一个通告,在湖南人民广播电台,本来以为去不了,精神还不错,就顺便出门透透气。主播人很好,我们聊得很开心,她说明天会来看演出。

一天很快又过去,我只祈祷明天体力能恢复。

【Day 25】 7 月 20 日 长沙 46 Livehouse 演出

终于到了表演这天,上午和国晏育融把歌又复习了几遍,心血来潮想要加一首新歌。我们选了木眼镜的《错过》,国晏陪我练习,他作为木眼镜吉他手,这首歌已经不能更熟了,带我记住段落后,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紧急补课背好了歌词,对于初愈后的第一次登台演出充满了期待。

下午出门的时候,育融说:“这是这几天第一次出门欸,终于看到白天的长沙的样子了。”“明天就要走了,好好看一下吧。”我笑着说。

育融和国晏在休息室帮忙分发入场时送观众的吉他谱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表演,又生了一场病,临上场前还是有点紧张的。我在后台口看着开场影片,倒数上台前的分秒,心跳加速着。

这一场我们见到了小菁,广深场后,她又从深圳来长沙看我,结束后递给我一封信,信里这样写道:“这张专辑对我来说很重要,它陪我在台北、新北街头行走,带我温柔的度过离台的班机……谢谢你美好的音乐让我觉得和这座岛屿有了更多连结。”看到这里我有点感动,原来音乐的力量比我想象中要大啊。

【Day 26】 7 月 21 日 长沙-武汉 VOX Livehouse 演出

这周的演出是三天连着,我们抵达武汉是中午,因为早起赶车,喉咙又有些不舒服,下午彩排的时候要小声地把力气收着。

VOX 的门面不太起眼,但内部结构别有洞天,空间很大,硬件和动线也都很棒,彩排还算顺利,只是为了保证声音的续航力,我需要小声一些唱。

有一面挂满了木牌的墙,上面的图案都来自这里演出者的手绘有两只猫,据说是老板养在这里,彩排的时候在台下乱窜,后来趴在休息室

后来整场演出它都待在控台,躺在子衡的行李箱里

情绪真的是一件奇妙的事,不知为何,唱到第二首歌《风吹过罗斯福路》我突然忍不住哽咽了。也许是一路走来,路途过半感慨良多;也许是想到了台北的一些往事,都在这首歌里面冲撞、搅散,又稍纵即逝,无迹可寻。

演完到后台,子衡跑来和我说:“这是你巡演到现在唱得最好的一场欸!”我满脸疑惑看着他:“你不知道这一场有多累,我都没办法大声唱。”“可能就是因为你身体状况不好,所以你更会小心地控制声音,不管是唱功还是情绪都是最好的一次。”想一想也有道理,只是这么多场唱下来,我好像越来越找到让声音舒服的位置了。

在武汉匆匆停留了一晚,第二天就要和它告别了。因为周日还有一场演出,武汉变成了这一趟停留时间最短的城市,但记忆却是满的。

【Day 27】 7 月 22 日 武汉-合肥 ON THE WAY 演出

一早醒来,拖着沉重的行李和疲倦的步伐出门,上电梯前接到噩耗:我们的高铁班次被取消了。因为台风入侵上海,所有往上海方向的高铁班次都停运了,而我们刚好买到途径合肥终点站上海的车。

未受影响的车次座位早已售罄,除了退票我们别无选择。在去高铁站的车上我们拼命搜寻各种交通方式,改搭客运买不到中午的票,想租车偏偏我没有带驾照,武汉又有好多个车站,往合肥的车次虽然多,也没办法贸然抢票,最终还是只好先在原计划要出发的武汉站停车。

眼看晚上的演出面临赶不上的危险,心里面已经咆哮了一万遍。最后我们用微信抢票程序抢到了下午班次的无座票,只是时间还是很危险,不晚点的情况下,就是一到合肥,就立刻要上台试音,准备演出。

我们查了临近中午出发去合肥车次的检票口,和检票员求情说我们有下午的车票,但晚上有重要的演出,能不能让我们先上车补票。检票员点点头说知道了,要我们发车前五分钟再过来。

直到这时候,紧张的心情总算缓了一些下来。国晏育融看着行李,我和子衡去二楼买了热干面,一会儿如果顺利上车,可以舒服地吃几口;不能的话,就来慰劳一下低落的心情。

到点了,回来一看刚刚答应我们的那个检票员已经不见了。眼看大家都已经陆陆续续刷票进站,我们打起了其他乘客的主意,先让国晏和育融跟着前面进站的人,结果他们竟然成功了,子衡和我面面相觑,我说要不要等刚刚那个检票员回来,等了一会儿,一旁进站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检票员出现了,她示意我们从旁边的人工通道。一边抱着感恩的心情连声道谢,随后和他们会合,长舒一口气,走到月台。

走进车厢的时候,前前后后都在抱怨车次被取消的事,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没过多久,车厢走道、连接处都塞满了被抛弃的乘客和他们的行李。我们就在这庞大的队伍里,捧着一碗有点涨掉的热干面。

 

经历一个上午肾上腺素的大爆发,到合肥安顿下来后,我的喉咙已经讲不出话来。为了晚上的演出,立刻去最近的诊所,想开一些救急的药。医生看完说发炎已经很严重,还伴随发热,需要打点滴,我差点崩溃,我说晚上还要表演,有没有比较快的办法,他问我说确定要坚持上台吗,我点头,他摇了摇头,开了几盒药给我。

吃完药,躺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我和子衡说:如果等等试音状况不好,我还是会演完全场,但我们开放给观众退票吧。

到了 ON THE WAY 酒吧试音,因为身体恶寒,我穿了厚一些的外套。音控师知道我的状况,很配合我,我努力发出了一些声音,大概知道还是能唱的,但音质、控制力都差很多,那一刻,我真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绝望。

摄影:李孟轲

开始唱的时候,似乎就有了很多力量,不知台下听起来怎么样,我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也忘记了嗓子有多糟糕,只想把当下的歌唱好。结束子衡来跑来后台和我说,觉得演出效果挺好的,可能关键时刻肾上腺素还是帮了一把。

这天有一个合肥本土的自媒体“存在场”也在现场,为我做一个纪录短片,开场前我还不能和他们多做交谈,结束后我们回到住处,和他们做了一次简短的采访,但除了访问更像聊天,我们都很开心,聊得很愉快。

今天似乎是特别漫长的一天,甚至我们结束访谈叫宵夜来吃的时候,我还有种还在白天的错觉。明天就要回家了,希望时间能再快一点。

存在场视频回顾郑兴“2018年《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夏季最终巡回”合肥站

虽然郑兴“2018年《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夏季最终巡回”已结束,但巡演手记还有Part 3可以,敬请期待!

点击这里,试听郑兴在街声上的作品。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略作修改。

图片提供:郑兴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1/19

安福大厅诞生记

2018/11/12

手记 | “这歌太帅了,能拯救中国摇滚乐”?

2018/11/12

从客厅橱柜出发的音乐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