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兴夏季巡演日记 Part 3:这些场地怎么会容纳那么多人?

2018/09/04

撰文:郑兴

从6月28日的厦门到8月5日的北京,郑兴的夏季巡演途经14座城市,包括他的家乡扬州。Blow吹音乐和郑兴合作了数篇巡回日记,今天送上完结篇。上海、天津和北京,到场人数看上去似乎都超过了场地的容量。

四十二天的旅途走到了终点。最后一站结束,郑兴在北京的梦中,依然在巡演的路上……

前情回顾:

郑兴巡演日记Part 1

郑兴巡演日记Part 2

【Day 34】7月29日 扬州 - 上海 育音堂演出

一大早,大队人马要赶去上海,刚加入的逸夫和凯杰都是第一次这般跟着我们负重赶路。路上子衡说,上海 Airbnb 的房东总算回讯息了,告知我们房子租给别人了,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地址,可我们明明提前一个多月就订下了这间。

好在新安排的住址也没有离原本的地方太远,要不这偌大的上海,离场地稍远些都是麻烦。

上海一样是骄阳似火的天,计程车司机也都莫名地脸臭。我们三台车,八个人,十几个箱子,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发现门禁的密码是错的。打去问房东,对方坚持说密码没问题,只好录了影片传过去,他答应帮我们处理,于是所有人就这样无奈地占满了狭小的走道。已是下午两三点,本来计划洗个澡能在房间好好睡一觉再去育音堂试音,看来是注定没戏了,约定好了的试音时间是五点,也只能先在原地等候救援。

半天过去,那边终于传来一个新的密码,以为得救了,一试竟还是错的。在子衡的逼问下房东仍然迟迟不肯给我们解决方案,最后说是请了师傅来看,我们守着大箱小箱,汗流浃背地在走道徘徊,一边等着希望渺茫的修门师傅,一边开始找附近的酒店和其他民宿,想着是找个暂时落脚的地方去休息,还是干脆换一间。难题是我们人多,有这么多房间,品质、地理位置俱佳的房子本来就难找;换去酒店性价比又很低,居住质量也难保证。

在车上订的外卖便当和饮料早已经送到了,外卖小哥看见我们这群人的时候的表情还真的让人哭笑不得。这出闹剧也终于在我刚刚打开便当的时候,子衡说他找到新的住处,发号施令让所有人立刻出发而告一段落。

新的房子在番禺路,我们都很喜欢,贵了一些,但已是无他之选。这一路上的考验之多,一个接一个,能安稳度过都是幸运。

稍做安顿,立刻就要出发去场地。一进育音堂所有人都傻了,完售三百张票,但环顾四方怎么也难以想通该如何塞下这么多人。

回想之前的几站,不少老板都说过他们曾经最高纪录能把自己的场地塞到七、八百甚至一千,以现实的体量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务,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小提琴手彦均在这天赶来上海与我们合体演出。对于她的惊喜现身,虽然早已知道,可在当天经历了一番辛苦周折,和久违的朋友在异乡重逢还是倍感欣喜。


对我们来说,这注定是难忘的一夜。在这方狭小却承载着大半个上海地下音乐场景的空间里,和三百个观众一同在音乐里流动,流汗,或流泪。除了彦均,还有不少的朋友从对岸而来,有的短暂停留,有的就要在这巨大的城市中工作生活。在全然陌生的时空,却紧紧联系着我们的错综并交换着的地理记忆。

【Day 35-38】7月30日-8月2日 上海 - 天津

在上海的几日多半是清闲,子衡把美剧放一边开始追《延禧攻略》。在朋友的鼓励下我们还去了趟迪士尼乐园,勾起了我多年前在上海世博会的记忆。(人生应该不会再去第二次了吧……)

排队排到天荒地老

到天津的第一个晚上,大家坐在客厅等外卖。不知道是谁拿着遥控器,一转身发现这群人饶有兴致地在看《厉害了,我的国》。

人满为患的上海虹桥火车站

有天晚上,国晏嚷嚷要按摩,结果一呼百应,所有人都要一起。打去给店家预约床位,到他们关门刚好塞满,师傅不够还从其他店调来一个。按完之后,各自又做了刮痧、拔罐和走罐,看到这幅场景难免心想:巡演日程快结束了,大家也是真的累了啊。

这样安心写字唱歌弹琴的时间,也不多了

【Day 39】8月3日 天津 卓扬艺术空间演出

卓扬艺术空间有两层,吧台、音控台和舞台呈直线,布局简单直接,整体空间开阔,声场很好。老板收养了很多很多的猫咪安置在厕所的隔壁,刚走进去还以为是闯进了宠物店。

天津场的观众不多,8月本是淡季,学生大多放假回家了。演出前,有一个歌迷私信我演出结束后有礼物要送给子衡,振振有词说我们只规定不要送歌手礼物,没说不让送经纪人,我苦笑答应。

于是后来的画风是这样的:

【Day 40】8月4日 天津 - 北京

出发去北京,大家照例按照行李多寡分不同小队打车前往车站。我带着国晏和凯杰,车停在天津站南广场,另外两拨人马在北广场进站。好不容易排完队要进站了,检票时发现国晏和凯杰的票买成了昨天的,票是铁定作废了,只好硬着头皮又退出站,去售票窗口重新买票。

在群组一问还有谁的票有问题,逸夫也不幸中奖。所幸去北京的车次多,同一班车尚有余票,折腾了好一阵终于在出发层的检票口顺利会合。半小时的车程,我们到北京了。

我们住在文慧园路的一家青年旅社,有很大的院子

北京太大,若他们有空可以好好逛个几天,可惜演完第二天就要飞回去。想来想去,第一餐选在南锣鼓巷附近的胡同里吃春饼,配一些京味家常菜。屋里面没有位子,我们坐在院子里,看着天色一点一点地黯淡,鸟群不停在盘旋,厨房忙碌,菜是一道一道挨个上的,耳边京腔此起彼伏,播的音乐却是古琴加弦乐演奏的台语歌谣《望春风》。

晚饭后散步到鼓楼东大街,顺便去逛逛北京城硕果仅存的唱片行“独音唱片”。除了做销售通路,他们也作为厂牌发行或引进唱片。大家进来这里本就没打算空手回去,尤其是看着中国摇滚和民谣一区很快就挑花了眼。

【Day 41】8月5日 北京 黄昏黎明DDC演出

今天是巡回的最后一站。因为提早 sold out ,又加开了下午场。要连演两场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件挑战。中午试音、彩排,第一场三点半正式开始,五点结束后签售专辑,稍作休息,八点半开始第二场,有网络同步直播。

黄昏黎明 DDC 坐落在美术馆后街的山老胡同,四合院改造而成,正房为表演区,东西厢房分别为餐桌区和乐队休息室,休息室里堆积着很多爵士唱片。


舞台和外面的庭院

正当我们带着器材上台准备试音的时候,听说了卢凯彤去世的消息,大脑空白了三秒,继续手上的工作。

在唱《告别的练习》之前,我又想到了这件事,“希望她是去了更好的地方,可以更自由地歌唱。”

安可的时候和前面场次类似,听到最多的还是《开往三重的慢车》、《现象学》。上午我们在讨论是不是要加《听说北京下雪了》在演出曲目里,后来想想北京场一定会有观众点这首歌吧,就还是作罢。没想到,还真的是没有人点。无奈我只好自己讲了这段心路历程,他们听完便笑了,又大声欢呼。我以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唱这首歌了,然后底下继续开始喊:“现象学!开往三重的慢车!”……

这一场除了观众,还有不少媒体朋友。虽然设定的观众上限不多,还是塞满整个房间,院子里也站满了人,晚上的观众更多,还有摄像机和导播台,不免让人捏一把汗。

和“正在现场” APP 合作的直播,有四台高清机位,第一次有这么高规格的直播条件。我笑说之前直播观看量基本都是个位数,不知道今晚有没有机会破个纪录,后来听说实时观看人数有过三万,真的有被吓到。表演途中,我时不时还和院子里看电视机屏幕的朋友们打招呼。北京场的人数最多,可偏偏选了个最小的场地,心里头满是歉疚。地方虽小,却温馨自然,别具一格,我特别喜欢,就当做是最后再任性一次吧。

从去年专辑发行的第一场演出至今,整整一年的时间,竟然也走到最后一站了。这一路走来,有太多太多艰辛和收获,有太多太多要感谢的人。细数谢过后,收拾好心情要准备开始最后一曲《城南》,育融这时转过头看着我,眼眶湿湿的。

我:“欸不要这样,害我也想哭。”

育融:“没啦,那个光照的,角度问题。”

虽然有好几个字因为哽咽走音,有好几句都是台下帮我唱的,但我很清楚,这是因为不舍,因为开心。唱完后,没有等他们喊,我自己先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想要点这首歌,今天我就自己来点一下,因为下午都没有人要听,这首歌是《听说北京下雪了》。

唱到副歌:“北京的一切还好吗?”有人喊到:“好!”

宵夜不用说,自然是要铜锅涮肉!浮夸如 iPad 的这盘是我最爱的羊上脑

【Day 42】8月6日 北京

吃完宵夜回去,他们累瘫在床上,收行李的力气也没了。凯杰很快睡着,国晏、育融和逸夫又跑来和我们聊天,我们笑说,你们干脆别睡了,天一亮就该动身去机场了。

九点,闹钟响了,我从梦中醒来,梦里面我也背着行囊,在一起去机场的路上。忘了是要去哪里,只记得路上下了很大的雨,我们担心塞车会耽误。

下过雨的北京有些凉,拖着倦意送他们上车。只是日常的道别,但鼻子还是酸酸的。是啊,四十二天,人生中有多少个四十二天能像这趟旅途一般,无忧无虑地对酒当歌、朝夕相伴呢?

 

走回房间的路上,我想我真的是幸运的。不是因为可以睡回笼觉。是这个夏天的故事,被写出来的,没有被写出来的,都值得被记住,成为我继续往下走的力量。

郑兴后记:谢谢吹音乐和街声编辑部,让这个连载的企划得以实现。巡演路途疲惫,更新速度一直不是很快,真的很抱歉,也谢谢子衡最初的构想。借着这个机会也让我回顾了巡演中的点滴。巡演生活平淡中有些精彩,寡淡中也有点惊险,生活还是会继续,我们后会有期。

点击这里,试听郑兴在街声上的作品。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地图制作:柳咏菁

摄影:张凯杰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09/19

体验丨成都需要一个“生活”节

2018/09/10

条漫|一点没睡的你在干嘛?

2018/08/14

郑兴夏季巡演日记Part 2:差点给观众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