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丨时光胶囊2019全国巡演:巡演就像大学男生宿舍集体出门

2020/01/07

撰文:孙大猴

每次在上班结束的周五,精疲力尽回到家,不过明天后天要去某个城市演出,和老哥几个胡扯瞎扯,甚至可以素质稍微低一点儿,走在街上大喊大叫,转过头,就对姑娘们小声评头论足……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眼睛放光。

《青丝》背后的时光胶囊乐队

我的巡演经历很少,而且严格意义上说都不算 100% Tour。因为平时要上班,所以都是周末出去,周一回来。这次,时光胶囊就这样走了八场。

大连站

2019年11月23日

赫兹空间 Hertz Space

第一站大家总是精神饱满幸福的。到了大连,我们兴高采烈吃了一顿我上次为了写摇滚城市吃的烤又(点击回顾“摇滚城市”系列之大连)。席间关于“今天不开车!能喝酒了!” 的感慨不绝于耳,于是我们要了大连干啤。酒没喝多少,就是觉得肉不够。

吃完饭往海边溜达,沿着赫兹旁边的小路走,一路都是新盖的别墅和漂亮雅致、百年风雨洗礼的独栋小楼。随着一路赞叹,前面出现了一座淡黄色的高大建筑,写着“大连自然博物馆”。进门有一个非洲象的标本,主唱老徐一看见就说:“我儿子看见肯定高兴坏了!”

可惜我们来得太晚了,四点半就关门,我们一路看着各种各样的标本、化石,二楼大厅里的鲸鱼骨架,直到被保安大哥轰出来才恋恋不舍得离开:“早知道早点来了!”

实话实说,大连的自然博物馆真的很有意思。

一路沿着海边回去,大海几乎没有什么味道,大连环境好这一点确实名不虚传。走着走着就到人口稠密处,大学男生女生成群走过,加上那天十来度的温度,竟然有点醺醺然。

赫兹空间之前来过,那次是惘闻乐队的年底专场,进去试音时倒觉得没有上次那么庞大了。在一个综艺节目里认识的歌手季行也是这里的调音师,想不到他干起调音师这么认真。场地里格外暖和,我们都穿上了短袖儿。

试完音,吉他手老刘又买了几听啤酒,我鉴于尿酸问题继续保持清醒。在大连的罗森买了点饭团酸奶,清醒地等待演出开始。

作为一位四年流放选手,我这是头一回和时光胶囊演这么多歌。有一个姐们儿还上台送了一束花!真是太隆重了!我很喜欢的大连乐队悬在雾中也在台下。

演出结束后,我们和有着“东北地区摇滚买票冠军”之称的东尼老兄一起吃了一顿烤串。虽然他们说这家不够好吃,但是凉拌章鱼新鲜好吃,烤XX鱼也特别新鲜。啤酒下得快,主要是伴着一位纹身师老哥的东北式劝酒词,弄得悬在雾中连连感叹:“我俩不算东北人。”

天津站

2019年11月24日

二十年音乐现场

场地的负责人唐钊老兄,可以说是我和鼓手吕品的老相识了。在“高校摇滚夜”年间,坡上村、发射器都没少跟当时天津高摇、天津 13CLUB 的负责人打交道。不过他之前并不知道我和口儿在时光胶囊的事。拿到报批资料,他就给我发了微信:“合着是你们俩啊!咱们得好好喝啊!”

从大连到天津挺快,我们到了场地先找到了一家北京涮肉,还是铜锅的。天津这家的芝麻酱是自助的,有麻油,总体来说比北京的口儿偏甜。肉也要便宜不少。几轮加肉过后,终于满足了我们这几支饿抽抽的灵魂。

因为我们当晚回北京,所以没有订酒店。以认床著称的主唱老徐在火车上、出租上一律睡不着,于是困得嘀了当啷的他要求找个地方歇着,得,按脚去吧!

按脚这个活动,我只在年轻的时候在广州跟着一群同事捏过,那次捏着捏着就睡着了,脚都泡 footer 了。这回我们去的这个高级得多,还有天津沙窝萝卜吃,热爱曲艺的我在天津终于吃了一回正经沙窝萝卜。除了这个还学会一个术语:“不受力”,可不是物理术语,这是说我这脚怕疼。

出来,我们去一家便利店,这家的棉布棉门帘外面紧挨着台阶儿,差点没摔着我们,北工大土金牌专业木工程毕业的刘工恨恨地说:“不符合国家规范!”

那天天津是真够冷的。现场还是来了不少人,演得也挺得劲,还有位“大姐”(天津人兴管男的叫大哥,女的叫大姐以表示尊敬,跟岁数无关)给我们买了好几杯奶茶,暖洋洋地又胖了二两。

完事我们就在场地和唐钊和店里的几位兄弟一起喝酒扯淡。酒到微醺,脚就开始麻,明显是告诉我“头未醉,脚已晕”。第二天唐老师又带我吃了顿张记包子,是真不赖,加上早上吃的锅巴菜,这一天我都不饿了。

青岛站

2019年11月30日

So Downtown 

我上一次来青岛还是所谓 Downtown 1.0 年代,一个转上去的二楼,狭窄的空间,看着十分地下。时间一晃就到了3.0年代,变成了国信体育场下面的一片大空间,虽然整体保持着 Rough 的感觉,但是看起来要更“淡妆浓抹总相宜”一些。

中午我们在附近的一家大商场地下吃了一顿青岛特色的大虾仁啊、炸肉、八带、海蛎子,挑床的老徐回去补觉、键盘石榴回去歇着。我们剩下老哥仨说要溜达到海边去。走着走着天就下雨了。

“要不要打个车啊?” 在这样的犹豫中,雨一直保持在天街小雨润如酥的级别,于是我们走了20分钟左右到了石老人海滩那边。这片我还是来过几回的,之前来附近的青岛大剧院出差,经常带着一群外国演出团过来。在海滩上和一群外国小朋友一起瞎画。今天我在海滩上画了一条龙,还发了微博“一条龙搁浅了。”

走回去在一家商场地下的超市买了青岛啤酒厂出产的皮尔森,虽然也是拉格家族的,但是不妨尝一尝。在这罐啤酒的带领下,大家纷纷开始各买自己的爱酒,叮了咣啷回了酒店。

试完音我们听说边上一家披萨店会给演出的乐队特价披萨,我们就过去了。这家店主打自酿和美式简餐,我碍于尿酸,并没有点酒,但是对于这种自酿我都颇为好奇,别人的酒我都得尝一口。看见琳琅满目的冰柜,里面有很多我没喝过的瓶啤,我终于还是选择了一瓶 Sierra Nevada 家的 BIGFOOT Barley wine,真比自酿的好多了…… 这瓶九度酒精度的大麦啤,我们以喝白酒的方式一口一口服下,直到夜里我们吃海鲜烧烤,都没喝完。

演出还是很快乐的,但是我从这站开始,演到一半就开始困,虽然话还是很多,但是真困。下台老徐说,看着你特别困啊,口儿说:“演到一半感觉孙骁都不动换了。”

演完找海鲜烧烤的时候颇费了一番功夫。好吃是好吃,也真不便宜,那家是一帮东北哥们儿开的,哥几个一直在边上吃鸡,感觉做饭做得心不在焉的。吃完了也不觉得饱,有点想吃街边的那些野馄饨。

济南站

2019年12月1日

雀跃之地

到了济南一定要去吃把子肉,但凡有这么一块儿大肥肉,就着土坷垃吃都觉着香。米饭夹生,店小,凳子矮挤肚子,店里黑,这都不是事儿。

在口儿的指引下,我们骑车4、5公里去了一家把子肉店。我们老哥几个,在济南的街头风驰电掣,感觉青春得很。把车停在把子肉店门口,里面昏昏暗暗,大家基本都是一两个人,只有我们一行五人,浩浩荡荡。五花肉、土豆泥、青椒、豆皮、茄子…… 真是太好吃了。说真的,太好吃了。我们劳动人民就爱这一口儿。

出门一看,我们的共享自行车呢?前面三百米,一辆卡车拉着一车自行车走了。

走了一会儿,买了一盒菠萝蜜、几块白薯,找到车骑回了酒店。来的时候挺得劲,那是因为是下坡,回去的时候就只剩下腿酸了。

为了报复这个上坡,虽然酒店离场地很近,我们也坚持要骑车去场地,好不容易爬上来了,待会儿一定要骑车下坡。

雀跃之地是真的很大,但是对于我们这场票房填不满的乐队真是不太雀跃。不过场地的朋友们都很 Nice,还给我们准备了水果饼干。好吃。

演到一半,我真太困了,而且竟然开始放松到在台上放屁。好在场地超级大,通风也好,呼~

西安站

2019年12月14日

创矩音乐现场

西安是我们这八站成本最高的。主要是火车票贵。不过西安这么好吃,别的也就都罢了。

到了以后我们吃了一顿有着葫芦鸡的陕菜,就着一点店里自己泡的梅酒,还真挺不赖。怪人房间乐队上回跟我们说:别的地方,面吃的是卤、吃的是汤,但是西安的面吃的就是那个麦香。麦子刚熟的时候是吃面的最佳时期。确实,冬天来的时候没有10月西安简单生活节出差的时候的面那么香,但还是香。

吃完饭顺着护城河边走,看着这座明清时期的大城,虽然来了多少回了,还是羡慕。我们北京要是也有这么一座城多好啊。不过站在德胜门箭楼遥想这座古老又破破烂烂的城,也是一个遗憾的美好。键盘手石榴在这庄严的古城边给我们讲了自己在初高中时代教训欺负她的男孩的故事,让我们刮目相看。

这次去的是原来光圈2.0的所在地上新的场地,创矩。听说在这个地方演出曾经因为扰民直接被隔壁邻居上台拉闸。还听了不少这里的调音师(也是老光圈调音师)严格要求鼓手的段子,于是我们都跟口儿说:“考验你的时候啊!”但其实之前口儿的乐队来光圈都没有被要求,这几年口儿勤学苦练的,肯定越来越好啊!

高高兴兴试完音,调音老师没有要求鼓手,倒是色疾声厉教育了舞台助理的小兄弟,我们几个试音时候也是互相看着暗暗好笑。

晚上在地下有声摄影师蕊蕊的推荐下,老徐终于吃了羊肉泡馍,虽然尿酸高不应该吃这种高汤类食物。回到场地,因为之前我们各自在西安有些渊源,门口来了一群朋友。老徐竟然下午躺着的时候在咸鱼买了一个 Switch ,一个大哥骑着摩托车就给他送过来了,我们五个人一起出门迎接 Switch 的到来,也是隆重。

当天老刘干了一罐500ml、20% 酒精度的啤酒,所以话非常多。

演出结束后,老刘的朋友请我们吃了一顿小串儿,美得很!虽然一口酒不喝,还是美得很。

 北京站

2019年12月15日

School 学校酒吧

回到北京,我们先各自回家,老刘去录音棚拿我们的那个实体胶囊,我们各显神通在五道营地区找停车位……

School 虽然传统上说是更偏一些先锋、躁一些的音乐,但是时光胶囊站进去,也挺高兴。我们请来了之前民大的红胡子乐队当嘉宾,在毕业之后,这支乐队也愈发成熟,作品也花了很大功夫,给人惊喜不小。

面对家乡父老,黄寺大街长大的老刘话变得格外多,也格外外放。键盘手石榴的很多 Homies 也结伴带着灯牌来到现场,现场甚至还有鼓手口儿的学生和家长,总之,其乐融融。

演出完,天还下了雪,有点飘忽忽的浪漫。

 成都站

2019年12月21日

小酒馆 · 芳沁店 

说真的,干乐队十多年没去过小酒馆演出这件事不正常。于是这一站我们终于正常了。

2018年我写了一篇万字大稿,写成都这座城市的摇滚脉络和现状(点击回顾“摇滚城市”系列之成都)。说实话,现在也变化很大了。不过小酒馆还是那样,当时采访的时候和蔡师聊得兴致勃勃,为成都这座城市所感动和兴奋,今天,我胡汉三终于来演出了!

最后一周的巡演,老哥几个特意租了一辆车:大概车龄在8年左右的GL8。感觉2010年代满街都是这样的GL8,当年摔断我第一把电吉他琴头那辆几乎就长这样。由享受驾驶乐趣的口儿驾驶,老徐和石榴回房补觉,我们剩下闲逛三人组这回开上车了,就到处瞎转悠:一个十分窄小每一步都要打几把的地下车库、好吃的那种家常菜、打卡川大、某家肥肠粉…… 但是实在撑得慌,后来就什么也吃不下了。

晚上我的成都 Homies 悉数到齐,城市之音的博亚老师、鱼尾纹的施老师、季秋洋、Code-A 的小龙,又和儒雅的蔡师见着了。听观众跟我们说他听见调音师说:“这个乐队很不错啊,很多当地音乐人都来看!”

演出当然没毛病,观众们有着成都特有的温柔和可爱,还有人送给我们爆米花,哈哈哈哈哈。

一顿飘香开始,杜欢老师也来了,照样没有酒,也聊到胡说八道。最后在玉林小酒馆门口合了影。玉林土著施老师虽然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照完还发了微博,可谓是“真香”。

 石家庄站

2019年12月22

地下丝绒 · 文汇店

最后一站了!说起来又松快,又觉得,啊,就剩一站了啊。

打车到了地下丝绒,听说这家店也月底就关张了。我们也是倒数第X场,想想这么多年地下丝绒换了这么多地方,强哥也真是强。今年他还发了新专辑,《摇滚兄弟》当时是很多人的摇滚启蒙之一,今天在这些串流平台上重现江湖。

汇文店紧挨着老石家庄站的站前广场,往西边就是著名的北国商城。关于石家庄我知道的不多,但是这两个地方我是熟的。

店里虽然很高很大,但是很暖和,于是大家就各找了一个地方,开始补觉。我在北国商城好好转了一圈。

演出最后一场,真正演的时候也没那么不舍,主要是想演完了吃顿好吃的。还有观众说2015年就看过我们演出,拿出了好多CD,给我感动坏了。

虽然肥胖的身子一直坐在工位上,我的心里一直有这样一句话:

“早在那时——我年仅二十——我就发誓说:宁愿挨饿、坐牢、流浪,也决不每天在办公室里坐上十个小时。这并不是什么胆识非凡的誓言,可我信守不渝,过去如此,将来也如此。我头脑里装有我祖先的智慧:我们生下来是为了享受劳动、打仗和谈情说爱的欢乐,我们是为此而生的,其余皆非我族类。”

这是巴别尔说的,虽然不能那么壮阔又野性地生活,我们这个已经垂垂老矣的身子可不能再配上一颗人云亦云、哈巴狗一样的卑微的心啊!

图片来源:孙大猴

视频剪辑:白云苍狗

作者:孙大猴,校对:外外

进入时光胶囊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1/09

Primavera Sound:加泰罗尼亚的奇迹

2020/01/01

独立音乐十年之选 Vol.6:陈北及、摇滚地狱、Q杂志、第一财经、安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