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热烈,但温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厦门站Vol.1

2018/10/27

简单生活节终于来到了悠闲惬意的厦门,街声推出的小型田野调查也把话筒递给了本次厦门“简单”演出的年轻音乐人。他们是怎么做音乐的?对于当下的音乐环境又有怎样的看法?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厦门站Vol.1”带来三位民谣音乐人的回答,看他们是如何用一把木吉他与世界打交道的吧~

先来认识这三位音乐人

郑兴:来自扬州的90后民谣音乐人,旅居台湾地区三年多,入围第29届金曲奖。将在11月4日16:30登上微风舞台。

leegof:曾在厦门的集美大学就读四年,通过简单生活音乐征选脱颖而出,也曾在街声大登陆第二季厦门站演出。将在11月4日15:30登上微风舞台。

宿羽阳:独立音乐人,北京电影学院在读研究生,在歌里讲故事给你听。将在11月3日15:30登上微风舞台。

我们眼里的厦门

SV:如果给厦门做一首主题曲,你的设想是怎样的?

郑兴:轻摇滚,温柔,不经意间还有力量。

leegof:我这个人写歌不喜欢把地名啊景点之类的写进去,所以可能会从一些比较细微的角度入手,譬如天气之类的等等,曲风方面会相对偏民谣一些。

宿羽阳:海边、沙滩、晴朗的天空和白衬衫少年。不太热烈但温暖的旋律和属于这个城市专属的词句。

点击图片,回顾郑兴街声专访

我们这样做音乐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郑兴:最近试着在先有节奏的基础上写旋律,是不错的体验,但我还在摸索。

leegof:以往的创作大部分是基于发生了一些事有感而写,也可以说以前的创作都是我从小白开始在瞎摸索的一个过程,因为大部分自己编曲,所以很多地方还是有缺陷。现在的创作慢慢形成了一种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的风格,如果说以前的风格大体是融合了流行+古典+后摇等元素,现在应该会融合更多,但写的内容依然是发于内心,不过我还是在不断摸索……

宿羽阳:有太多想写的歌了,我本身更喜欢用歌去讲故事,电影的叙事和歌曲的叙事在结构上可以是共通的,只是歌曲的时间更短。最近很想尝试突破传统的歌曲写作结构去写歌,让音乐的起承转合更有趣味,只是这种方式对编曲的张力要求就更大些,成本也会更高。

点击图片,回顾leegof街声专访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郑兴:刚去政大念书的第一年。

leegof:看见玩音乐的朋友又发新歌了,会有一种紧迫感,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夜晚失眠胡思乱想就><

宿羽阳:小学升初中那会吧。每天都可以写很多动机出来。现在的创作欲望也很强,可能是因为憋了太多年没写。写歌是目前最幸福的事情,没有之一。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郑兴:火车音乐会。

leegof:应该算是在3月底的时候,在厦门RealLive的街声大登陆了。

宿羽阳:2018年第一次个人巡演“赴约”的广州站。现场的歌迷朋友几乎是首首大合唱,唱完自己的歌还即兴和大家一起唱了好多遍Beyond的《海阔天空》,唱到根本停不下来。难忘是因为那是第一次感受到和观众共同完成一场演出的感觉,每个人都是这两个小时专场中的一部分,大家在这个过程中都参与了进来,变成了只属于我们的两个小时,很难忘,也很感动。其他场也有大合唱,只是可能广州站的男孩子比较多?所以歌迷朋友们就比较放得开。

SV: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郑兴:最近都很闲,去年这个时候最忙,毕业、拍MV、准备巡演,所有事情都卡在一起了。

leegof:应该就是今年七八月份的巡演了,半个月演了13场,几乎一天一站,休息一周后,又连续演了5天……大概这是最疯狂的时候了。

宿羽阳:睡眠时间全部是在飞机、高铁、地铁等交通工具上。一落地就开始演出或者工作。幸亏从小的睡眠质量都比较高,在哪都能很快睡着。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郑兴:最近没有买乐器,刚卖了家里的旧钢琴。

leegof:最近买了一把Gibson的Hummingbird~(没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贷款不是买房……)

宿羽阳:Fender Vintage Tele 52,一把电吉他。声音比较有自己的特点,电吉他刚开始入门,没有选择音色比较全面的62可能是跟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有特点的音色,哪怕它不全面。

leegof@街声大登陆第二季厦门站(摄影:迷糊大队长)

我们的音乐三观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郑兴:入围金曲奖?

leegof:被厉害的人肯定的时候。

宿羽阳:第一次做巡演去现场和喜欢自己的大家见面的时候。其实我真正意义上开始做音乐就是去年6月,所以“近三年”这个范围仅仅是2017年6月到2018年目前这一年多。巡演现场扑面而来的感动不演出是感受不到的。大家因为这些音乐聚在一起,因为某首歌而给了某个人在某些时刻坚持做某件事的勇气,或是在难过亦或是高兴的时候给了他陪伴,当大家见面的时候音乐本身的力量和带给听者的感动会更明显的感受到,眼泪是真实的,笑容是真实的,热烈和鼓励也是真实的,音乐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意义重要而深刻。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郑兴:黄淑惠的《嘿》。

leegof:大概是刘柏辛小姐姐的《Mulan》了,其实我的内心也是很酷的……

宿羽阳:李荣浩老师的《贝贝》。初听以为自己的耳机坏了,看了下歌曲时间才发现李荣浩老师玩了一把kuso,打破华语流行音乐的传统,创意和玩法都太酷了。

SV:实体唱片越来越少,你觉得难过吗?

郑兴:不难过,少才珍贵。

leegof:难过,我觉得唱片包含了音乐人的很多心血,尽管网络上可以听数字版,但不论是装帧设计,还是唱片里的图画,都有一些作者想要告诉大家的东西,而且每个音乐人以及他们的每张唱片都是独一无二的。

宿羽阳:感性上想有些难过,因为数字唱片没有拿在手里的质感。理性上想对我来说数字专辑变得方便了许多,喜欢的音乐就直接付费下载数字版本,遇到特别喜欢的音乐人或者特别喜欢的设计和装帧才会去找实体买来收藏。

SV:你相信过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郑兴:相信过。

leegof:我一直坚信!

宿羽阳:相信,过。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郑兴:我觉得没有所谓最好的时代,每一个时代都有它值得被书写的音乐。

leegof:这个时代!!!电脑音乐的出现造就了很多我们这样的卧室音乐人~

宿羽阳:目前的版权环境和演出市场都给了独立音乐人较前辈们更好的生长空间,自媒体和新媒体的发展为音乐宣发提供了途径,也使得做音乐可以更加独立和自由。我没有经历过别的时代,所以对我来说当下就是最好的时代。

6月28日,郑兴巡演到厦门,觉得当地的观众很暖

我们的日常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郑兴:打呵欠。

leegof:大概就是做音乐吧,没别的了。

宿羽阳:阅读。包括书和电影。

SV:你所在的城市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郑兴:(扬州)生活节奏慢。

leegof:(江西抚州)节奏慢~安逸。

宿羽阳:我在北京,我觉得北京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包容性。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是留在这个城市最重要的理由。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郑兴:曼谷买的花衬衫。

leegof:最近没钱买东西……

宿羽阳:45块包邮买了件古着衬衫,被各种私信要购买链接。然而孤品只有一件并没有同款。

校对:马外外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由相关音乐人提供。



相关消息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

2018/11/16

The Fur. :成长时,人就像一只牛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