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登陆北京站:感恩节之夜,在现场沉迷于崭新的声音

2017/11/24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北京站

时间:2017年11月23日20:00
地点:北京 乐空间

阵容:黑羊/葡萄不愤怒/Seven Joys/理想后花园(嘉宾)

感恩节的北京冬夜,天气寒冷,乐空间亮着暖黄的光,19:00刚过便有观众陆续进场,静静等待。

20:00,小型派歌分享会率先开场,介绍人周瑶和大家分享了派歌代理的经典案例,同为派歌代理的音乐人旅行团韦伟、潘高峰、郑兴也在台下,时光胶囊乐队、民谣音乐人崔龙阳同样在静静听着。

派歌代理音乐人包括赵雷、谢春花、Higher Brothers……

年轻女生、嘻哈男生、穿着西装略显成熟的青年……很多人是第一次来到乐空间,因为大登陆,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一起。

黑羊

今天以前,谁也不知道黑羊究竟长什么样。20:10,大屏幕上出现黑色羊头的 Logo,一片黑暗中,走到台前的是一位符合所有理工男刻板印象的男生:黑框眼镜、黑色运动外套和灰色运动裤。

工作人员见到黑羊的第一反应都是:反差好大

“Logo 有点中二。”黑羊念叨着,跟台下人打了招呼,“DJ drop the beat。”给自己发号施令,一甩手,他点开了身边笔记本电脑的播放器。

开口唱歌,才确定这个人真的是那位有点潮有点犀利的爵士rapper。蓝色灯光笼罩下,看起来不那么时髦的黑羊把听众带到了有车尾灯光速划过的城市,唱着城市人的困惑无奈,“选择麻木过一辈子/不过都是推辞/给寂寞让个位子/I’m getting lost”,暂时逃离到鼓浪屿度过一个浪漫雨夜,“抛开既定步伐/随意到达”……

他似乎是嘻哈最原始的样子,一个人、一张嘴、一支话筒,自己给自己放 beat,就能说得风生水起。咬字优雅又带着痞气,肢体语言不过简单的晃动,冷静又逗趣。

不嘻哈、不京城、不地下,黑羊说他就是个音乐爱好者

“在这个地方,你怎么可能真的醉氧……”

舞台下方中央,一直有一位男生跟着节奏和黑羊呼应着摇晃,唱到《醉氧》时,更多的人开始听话地“put your hands up”。

黑羊在接受街声采访时说,可能之后不会再做嘻哈专辑,想到这,就觉得未免太可惜。就像他所说,这是一个“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就能享受音乐的夜晚,从黑羊开始,我们同音乐直接碰撞。

葡萄不愤怒

灯光还未亮起,台下已经有两个女生大喊主唱的名字“李学臻”,黑暗中的人还在窸窣换场。下台,再上台,贝斯手庄飞边鼓掌边走到舞台左侧,带动起台下人的情绪。

鼓手陈勃瀚“咚咚咚”几声大鼓敲下去,红色灯光打在台前三位身上,庄飞、小臻和吉他手坤子背对观众弹出躁动的音乐,继而转身,庄飞用低沉的声音吼出问候,《匹诺曹》开唱。

左起:贝斯手庄飞、主唱小臻、吉他手坤子,还有没入镜的鼓手陈勃

和庄飞的声音反差很大,主唱小臻的嗓音似乎永远停留在了青春期,少年音嘶吼着谎言与失望,身体里的不满愤怒直接冲了出来。

“我用尽全力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终其一生不过只是一个悲剧”《匹诺曹》迅速收尾,毫无停顿转折到了接下去更躁的演出。

庄飞在重音时习惯高踢左腿,小臻总是站在最前,脚踩返送音箱,左耳的耳钉在绿色灯光下不断闪烁,坤子的吉他 solo 一向冷静,旁边的贝斯和主唱反而对飙弹琴,角落里的鼓手穿着不合时节的背心,每用力一下,似乎都看到有汗水在飞……

贝斯手庄飞整场都负责打招呼

吉他手坤子在最激烈的 solo 时也表情也不多激动时,陈勃瀚还会脚踩大鼓

唱《你是一架无可奈何的飞机》,这四个95后总算稍稍安静了点,“你看满天繁星多么璀璨又耀眼/我才发现你我之间有多么的遥远”,小臻温柔地向空中伸出手,台下观众打开手机闪光灯与之呼应,在飞机起飞的声效里,小臻低下了头。

受脑浊乐队的启发,葡萄不愤怒改编了童谣《小红帽》,开头先是只以贝斯伴奏,配着小臻的声音,还留着一丝童真,等到吉他鼓组全部加入、节奏加快,眼前的大灰狼和小红帽仿佛展开了追击战,朋克的小红帽出其不意一个转身,举起手里的吉他砸向了大灰狼……

Seven Joys

“千篇一律和无聊的演出太多了,如果我们依旧如此,那就太无聊了。”

接受街声采访时,Seven Joys 如此放话,事实证明,他们言出必行。如果能放一个表情,我想我全程都是惊恐脸(?)。

Seven Joys 的完整成员,除了台上的主唱喉咙、吉他手兼采样大鱼,还有 VJ 尧尧

随着失真人声的采样,VJ 放起了老电影般的画面,像是故意剪坏的胶片,引人坠入不知道属于谁的意识流梦境。主唱喉咙开口唱歌,全英文,声音也带着英伦小岛的潮湿忧郁,Seven Joys 的标志出现在屏幕上。

“从新乡出了一个这么英国味儿的……”身旁的朋友这样说到,“他们打算这样唱完吗?”再看回台上,我才发现主唱喉咙带着黑色面具,只露出眼睛和嘴巴,吉他手兼采样大鱼不只有面具、帽子,还带了副防风镜。

吉他手兼采样大鱼

喉咙弯下腰大幅度摆动,大鱼则稳稳地弹吉他、调整采样的声音,迷幻且略显扭曲的世界就此展开,冷色调的旋律和英文唱词跑进耳朵里,全然不确定自己感受到的情绪和他们是否一致,但还是忍不住摇晃着走进未知领域。

蓝色灯光中,台上似乎弥漫起大雾,喉咙忽然用难以察觉的气音演唱,又突然爆发,高喊出“Fire”。不知何时变出一只手铃,走到台前,高举双手拍打。紧接着,灯光闪烁,电话“嘟嘟”的声音响起,喉咙拿出还开着闪光灯的手机,放在耳边,唱起了歌。身后的 VJ 不断闪过各种语言的“我想你”,电话那端,究竟有没有人承接这样的想念?

主唱喉咙

两个人始终没有说话,一首接一首连缀下去,如同蜿蜒的迷宫。喉咙和大鱼转身面对 VJ,画面里还是闪烁不同人种、不同运动的场景,有人在奔跑,有人在咬牙流汗。漫长的间奏里,喉咙甩动身体,在立麦前张开双手,这时我才注意到,台中央有一面红色的军鼓,他手里,也突然多了两只幽蓝的荧光棒。

街声大登陆是 Seven Joys 成立后的第二场演出,也是北京首演

喉咙和大鱼面对面,喉咙肆意打鼓,大鱼默默弹琴。两个人归位,喉咙握着两根鼓棒,双臂上、左、右地转圈示意。

突然,冷静了一整场的大鱼摘掉身上的吉他,举过头顶,砸向军鼓,惊得观众连连向前探头。预想中的琴鼓俱亡并没有发生,但他拉锯着,反复几次,鼓和吉他都倒在地上。喉咙早已将手中的鼓棒丢下,大鱼捡起一根,两人作势就要下台,在尖利的吉他啸叫中,大鱼不屑地将鼓棒扔到身后。鼓棒在空中旋转、掉落,Seven Joys 的演出,结束了。

下台后,Seven Joys 两个人和场地方道歉,场地方表示,习惯了……

面对行为艺术般的演出缓不过神,甚至分辨不清哪里是不同歌曲的界限。迷幻、英伦、新乡,Seven Joys 撕掉标签,他们没有千篇一律,更没有无聊。

犀利、躁动、神经质,没有人能界定北方的乐队和音乐人该如何表演,而这一整晚,三组人有三个面向,等到嘉宾理想后花园乐队上场,一切情绪都归于平静。

理想后花园刚刚结束“大气压下的人类短途迁徙”全国巡演

北京房山那些不太为人所知的地名,在《Intro-wajing》中闪过,贝斯手二飞、吉他手冲子和白雪川站在立麦前,一同吼出“瓦井”这个三人出身的地方。

他们是北京乐队,不那么躁,也不那么开心,《发条城市》里有城市的机械麻木;《蓝》唱颜色但似乎也唱我们有点不上不下的人生;《瓦解》中的鼓点由重到弱循环几次,难以说出口的情绪也跟着分崩离析;《给一个焦虑症的朋友》中简简单单的安慰也给了这晚一抹温情……

贝斯手二飞

吉他手冲子

吉他手白雪川

鼓手于晨

“理想后花园能走到现在,多亏了台前台后各个为音乐坚持的人,谢谢你们!”

这并不是谁的纪念日,但这样一个感恩节之夜,也因为大登陆而变得值得纪念,有新音乐听的日子,都应当心怀感激。

(本文摄影:大袋子)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上海站

时间:2017年12月21日

地点:育音堂

阵容即将公布,敬请期待

相关消息

2019/09/01

在海拔1900米的昆明,他们点燃了20度的夜晚

2019/08/25

熟悉的老夫子回来了!MC HotDog热狗 “废欲清”巡演西安天津双城回顾

2019/08/16

多年后在万人场地,会怀念这场200人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