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不愤怒:明知迷途,依旧未返

2017/11/15

撰文:冻梨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从成都启程,街声大登陆系列现场下周四将在北京上演,跟参演成都站的新人一样,北京站的几组音乐人也由17组评审投票选出,准备好用他们的现场表现,刺激你的听觉和视觉。

今天带来第一组北京大登陆音乐人——葡萄不愤怒乐队专访,被称为“热血朋克校霸”的他们,有着怎样的音乐故事呢?

葡萄不愤怒在2013年11月3日成立,刚刚过了四周年的生日。乐队成员包括主唱小臻、吉他手坤子、贝斯手庄飞、鼓手陈勃瀚。

主唱小臻一直在微博关注街声,看过过去街声对其他音乐人的报道。经纪人的朋友把大登陆这个活动推荐给葡萄不愤怒时,他们第一时间报了名。

带着似乎长不大的少年音,葡萄不愤怒的朋克音乐也带着热血青春的感染力。11月23日,葡萄不愤怒等着和你在乐空间一起跳。

普通的周日夜晚,挤过游人如织的南锣鼓巷,来到已经没有门脸的 Mao Livehouse,拉开铁门,葡萄不愤怒正在台上试音。唱完一首,主唱小臻和调音师商量起如何调整,再过半首,贝斯手庄飞为了确认外放中贝斯的声音,生生挤过舞台下栏杆狭窄的缝隙,面对着舞台,“砰砰砰”弹起来。

葡萄不愤怒几乎每个月都活跃在四、五个现场,接受街声大事采访的当晚,是艺响天开校园乐队大赛初赛。采访在 Mao 的二楼进行,小臻、庄飞和坤子挤在沙发里,小臻一边聊天一边玩陈勃瀚的鼓棒,有时候谁说不清话,庄飞接上句“听他说话着急”,连忙补充。

凌晨时分,连唱三场

主唱小臻幼儿园学电子琴,小学学了古典吉他,后来父母开始让他弹古典钢琴,立志培养他成为一名音乐家。2011年,小臻高一,被拉到学校的乐队里弹吉他,他以前听周杰伦,因为乐队要翻唱一些歌曲,才接触到 Blink182、Sum41这些流行朋克乐队。

2012年,脑浊乐队在呼和浩特开专场,这是小臻看的第一场 live 演出,第二个星期,军械所乐队紧跟着也来了呼市。一个月内被两场摇滚冲击,小臻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整个人都惊了,现场还能这样。”

主唱小臻是中考状元,学校特意在校门口拉横幅庆祝他荣升呼市二中

贝斯手庄飞是吉林长春人,高中组建了一支刺花乐队,不太会弹琴,拿着一把箱琴给乐队铺铺底。从唐朝、黑豹、反光镜、扭曲的机器、痛仰等等一路听下来,因此了解了国内摇滚乐的大致状况。上大学之后,觉得贝斯的声音很性感,开始玩起了贝斯。

贵州贵阳的坤子最早听枪花,布鲁斯、硬摇和重型等不同风格都有涉猎,高中也组了乐队:“那会儿我们都……唱羽泉。”说着,缩进沙发捂住了脸。鼓手陈勃瀚则因为在哥哥的车里听见了 Green Day,从流行音乐转向了摇滚。

吉他手坤子现在在忙着考研,12月乐队会减少演出次数

鼓手陈勃瀚爱玩橄榄球,但在贝斯手庄飞眼里“就是一群傻小子赛跑”

小臻和庄飞都是中国矿业大学的学生,在文艺社社团活动出节目时,临时组了个乐队,在学校里的各类演出中也经常遇见彼此。坤子是北京交通大学吉他协会的会长,校际间办活动,一群人一起喝酒聊音乐,偶尔凑在一起打英雄联盟,渐渐熟悉了起来。小臻和陈勃翰最初因为趣味相同在豆瓣互相关注,直到在2016年的愚公移山,看了场高中生摇滚联盟演出才互相结识,发现同为中国矿业大学的校友。

2017迷笛校园乐队大赛,是四个人在一起经历的最大事件,虽然只有两场现场演出,但每一个环节四个人都很紧张,也都全力以赴在准备。600支乐队中,葡萄不愤怒最终成为了全国总冠军。

2017迷笛校园乐队大赛颁奖典礼现场

葡萄不愤怒总说自己很幸运。相识的主办方经常提供机会,隔壁团、A公馆、黑薄荷等前辈乐队也都很照顾他们,在录音和现场演出上提些建议。最开始也曾经有过没人看的现场,台下观众算上调音师才四个人。

2017年夏天,葡萄不愤怒在张北接了一个商演,活动要求舞台上一整晚都要有演出,2:00、4:00、6:00,他们连唱三场,刚睡下就被叫起来准备下一场,凌晨时分,四个人穿着短袖短裤,冷得不行。台下自然没什么人看,但四个小伙子也不在乎,自己演得格外带劲儿。

来,躁起来

初中,小臻和庄飞在各自的城市都不太安分。庄飞有时打架浑身带血也不去医院,直接回家睡觉。小臻也是直到班级打架出了命案,才老老实实学习起来。北京说唱歌手阴三儿在《老师你好》里面唱的“一年四季挨着垃圾桶”说的就是他们。进了高中,不再那么血气方刚,除了学习、打球、打游戏,玩乐队似乎就是最与众不同的事。

东北乐队大多偏重型,庄飞高中的刺花就是硬摇乐队,曾经和萨满、不可撤销一起演过拼盘演出,2014年《北国之春——长春独立音乐年鉴》发行,当中就有这三支乐队,能和前辈出现在同一张合辑,庄飞“特别激动”。为了演出,庄飞和乐队自己花钱搭台,也不卖票,每年都在学校里演一场,每一场都花费近十万块。乐队排练就在租来的车库里,潮湿阴暗,但为了写歌时常整晚整晚地呆在那。

庄飞毕业,刺花乐队最后一场演出的最后一首歌,他们翻唱了达达的《南方》,成员去北京、去杭州,四散各地,庄飞唱着唱着就哭了。

贝斯手庄飞

坤子时常出没在学校的文艺汇演,小臻和陈勃翰幸运一点,在学校里的演出得到了名正言顺的支持。小臻高中的某任校长曾是电台 DJ,毕业的时候帮这群热爱音乐的孩子在学校礼堂办了专场,轰动了整所学校。而陈勃翰则在通州潞河中学参加了“大白鹅音乐节”。

如果有机会,葡萄不愤怒还是想回高中再演出一次,把以前的老师都叫上,“来,躁起来。”

明知迷途,依旧未返

每首创作,小臻出动机,把感觉、框架弄出来,几个人到排练室再仔细编排,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小臻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年底,葡萄不愤怒正在录制新专辑,《猫薄荷鲨手》《你是一架无可奈何的飞机》《匹诺曹》都会收录其中。虽然乐队总和朋克挂钩,但几个人在排练室里不停尝试,电子、后摇、硬摇,排着排着就偏了,四个人达成共识:不给乐队风格设限制,好听就可以。

小时候班里有才艺展示,老师一问谁要表演,小臻就很积极地跑上去唱《小红帽》。脑浊有一首《游击队之歌》,小臻也学着把《小红帽》改成了朋克版。录音完,几个人还想加点有意思的东西,想起小时候听过的童谣不止这一首,在开头模仿电台模式,加入儿歌的采样,从黑猫警长、大脸猫一路换台到了小红帽。

看《伊索寓言》《格林童话》长大,多少有些童话情节,《匹诺曹》说谎鼻子会变长,小臻借此来唱生活中的虚伪,很多时候为了得到什么,周围的人会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

葡萄不愤怒 Q版头像,来认认都是谁

和70后、80后的音乐人相比,95后的朋克摇滚中依旧有着不能忽视的反抗,无论过得多好,对生活总是会有不满,不想起床,不让喝酒,周围的人不坦诚,葡萄不愤怒就在歌里把这些一一击碎。可就算对生活有些许不满,还是想告诉听歌的人,以后一定会更好。

明媚的早上天空晴朗 我不想起床
想起这个夏天
对妈妈撒过的最后一个慌
冰淇淋的可口
加咖啡的苦涩就叫做 growing up
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渐渐离开我
我只想去过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
勇往直前永远不退缩
就算失落太阳依然会从西边落

不变的是我迷途未返的执着

《迷途未返》像是少年暑假时充满气泡的可乐,小臻18岁的夏天,午觉醒来,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写下了这首歌,这是迄今为止他最快的写歌速度。乐迷听葡萄不愤怒,也总是会被带回某个夏天。

 “这是小臻瞎画的?”
小臻:“嗯,我上热力学原理的时候画的。”

庄飞:“这一看就是瞎画的,那小兔子都丑成什么样了。”

从所有无所事事的夏天快进到现在,念信息管理的坤子要跨专业考研学会计,学建筑的陈勃瀚每天被图纸淹没,时常排练演出到凌晨一点,拎着自己的大镲就上楼回去画图了,矿业工程的小臻,市场营销的庄飞,未来的工作尚未考虑,但不管站在哪里的岔路口,乐队还是要搞下去,明知迷途,依旧未返。

快问大登陆

SV:不限制任何条件,最想在哪里演出?

鸟巢

SV:最想在现场和那位音乐人合作?

ONE OK ROCK、迈克尔•杰克逊

(庄飞:我在后边弹,迈克尔•杰克逊在前边滑步滑起来。)

SV:最想找谁当你们的制作人?

李宗盛

SV:平行世界里,你们都在做什么?

小臻:动物园饲养员。
庄飞:可能当个厨师。(陈勃瀚:他做饭好吃,我们总去蹭饭。)
陈勃瀚:黑帮老大。(庄飞:你可能要在23岁开始叛逆期了。)

坤子:像1980、1990年代的时候,坐一辆破中巴,拿几把破琴,到处去走穴。

SV:最喜欢的水果是什么?

小臻:菠萝
庄飞:甜的西瓜
坤子:水多的西瓜

陈勃瀚:草莓、芒果

图片来源:葡萄不愤怒乐队

感谢文中出现的现场图片摄影师

点击这里,试听葡萄不愤怒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7/12/11

黑屋:一支宁波校园乐队在台湾悄悄流行了起来

2017/11/28

老王乐队:我还年轻,我还年轻……

2017/11/22

理想后花园:理想?实现实现着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