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Joys:在河南新乡做摇滚乐队是什么样的体验?

2017/11/19

撰文:孙大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Seven Joys 来自河南新乡,迷幻流行曲风,由主唱喉咙、吉他手兼采样大鱼和 VJ 尧尧组成。2016年起,陆续发行《Love Never Fulls》《Cell Phone》《Secret》等单曲,目前正在沉淀首张专辑中。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北京站的演出是 Seven Joys 成立以来的第二场演出,当然也是他们在北京的首演,乐队成立两年多,他们的演出机会并不多。

“千篇一律和无聊的演出太多了,如果我们依旧如此,那就太无聊了。”说话“口气不小”的 Seven Joys,还是被大登陆17组评审“盲听”相中了——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但他们的音乐有意思!

11月23日晚八点,北京乐空间,我们拭目以待,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来瞧瞧这个与中国河南有关的摇滚故事。

2017年5月20日,在新乡河南科技学院的操场上,聚集了一万名多来自新乡地区各个学校的大学生,他们都注视着前方的舞台。这个舞台不大,灯光音响也说不上豪华,但音浪一波一波射向四方,灯光恰到好处,配合着音乐。编曲大鱼制造出冰冷节拍,温柔 Pad 音色包裹住原声乐器,主唱喉咙温柔克制地演唱。Seven Joys 正在台上表演,他们2015年在新乡成立,组建两年多,这是他们第一次现场演出。2017年,VJ 尧尧也正式加入。

喉咙:“那是种很失控的感受。”

大鱼:“是的,在台上除了光和音乐,我们好像只能感受彼此的律动,其他的都不存在了。”

喉咙:“台下有一万人在呼喊你,但台上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那很孤独,但却温暖,很难描述那种感觉。”

Made in 新乡

喉咙、大鱼、尧尧都是土生土长的新乡人。

说起河南新乡,地理不好的人可能不明所以。新乡南临黄河,与郑州市、开封市遥遥相望。当地经济一度超过洛阳,位居河南省第二位,仅次于省会郑州,这绝对少不了“新飞”的加持。响当当的“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曾经响彻1990年代。

对,“新飞”冰箱的“新”,说的就是河南新乡。

可是对于摇滚热爱者,新乡有着 New(新)York(乡)的诨名,和石(Rock)家(Home)庄(Town)称得上是摇滚乐在华北平原上的两颗明珠。当地乐队众多,疯医、小南瓜、独眼巨人.....这两年也有 Hello Franky 等等新乐队出现。听摇滚的不知道新乡,多半会被身边的朋友耻笑:“连新乡都不知道!”

(预告:街声编辑部即将“倾巢出动”,在这个冬天,推出“中国摇滚小镇”系列报道之二新乡篇。敬请期待。)

不知道是不是做音乐的缘故,Seven Joys 成员都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还带着一些“北方味儿”。大鱼、喉咙的日常生活也都是围绕着当地的 Livehouse—— SUBARK 转。他们在 SUBARK 排练,晚上做吧员。喉咙曾经在英国留学,平时生活又是日夜颠倒,大家开玩笑说他是“伦敦人”。而 VJ 尧尧的日常工作则是咖啡师。

别人小时候学习小提琴钢琴这些严肃乐器,喉咙作为课外爱好学的是吉他。“虽然学得早,但是不如大鱼练得勤,所以也不如他弹得好。”喉咙这么说。后来在琴行里跟朋友一起玩,偶尔听到潘多拉(PANTERA),喉咙想:“原来吉他还能这么弹呢?”于是顺着潘多拉一路听起了金属、摇滚。

2009年,喉咙高考,成绩不如意,决定复读,2010年,还是不满意,喉咙又复读一年。直到2011年,喉咙改考艺术生,轻而易举上了自己理想的专业。原来喉咙的父亲是画油画的,一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做和艺术相关的工作,在喉咙复读两年之后,终于被他的决心打动。

2011年,早早完成高考的喉咙快速写了七首歌,他觉得单是一把吉他不够,希望能更加丰满,他的吉他老师给他介绍了大鱼。两个人在十天之内把歌编好,还把七首歌编出了七种风格。和几个朋友一起排练完,8月12日,两个人请到小南瓜的李林、张毓昊一起做了第一场专场。那时候的 SUBARK 还叫 ARK LIVEHOUSE,两个人一上台,看见台下密密麻麻的人,一气呵成演出了这新鲜出炉的七首歌。

那时的 Seven Joys 还叫暖光乐队

而大鱼小时候一直都用自己姐姐的卡带机听歌。有一天,他在街边音像店里买了一张穷街(Skid Row)的卡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初中毕业,大鱼去了军校,在军校里,他跟着老师学习管乐。大鱼认识喉咙的时候,已经回到新乡,正在做自己的音乐和教学。

2011年那场演出后,喉咙去杭州上学,大鱼就在新乡做起了 Seven Joys,喉咙负责一些视觉设计。2015年,Seven Joys 第一任主唱离队,已经在深圳工作的喉咙辞职回到新乡,“在经历了痛苦和疲惫后,Seven Joys 重组回归”。

七宗罪

Seven Joys 指的是宗教里说的七宗罪,这七宗罪无疑有着鲜活的吸引力,像他们自己解释的:

“之前有关于乐队名的解释,但是后来,觉得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了。到最后,只剩下一种偏执,这种偏执会让你做错的事,也会让你做对的事,但无论哪一种,执着的人,才能取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喉咙会给大鱼讲生活里的故事,对于很多事情,两个人有奇妙的默契,甚至有时候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两个人最近听的歌是一样的,甚至失恋都是同步的。两个人的生活状况也时常会反转,有时候大鱼更积极,喉咙过得消极一些,过一段又会反过来。

他们的每一首歌都会有一个非常诗意的说明。

时代的发展,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简单了,任何人之间都可以通过现代通讯,在最短的时间里互相了解。但,时空的物理距离从未有消失或缩减。这样的情感是对或错都不重要,真正的相爱,从不会在乎最后,因为我们只爱在当下的每一秒,他们是易逝的,但却是珍贵的。唯爱永生,爱无滩脊,向每一座爱流里的孤岛,道别。

《Love Never Fulls》封面,诗意而神秘

这是他们2016年发行的 EP 同名歌曲《Love Never Fulls》的介绍。Seven Joys 不希望把一个故事封口。“和素未谋面的朋友说话,这多么有趣啊,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有动力继续创作了。”Seven Joys 这么解释自己创作的动机。

有喉咙和今年刚刚加入的尧尧,一支三人乐队有两名视觉工作者,MV 也是必不可少的了。虽然并没有用非常昂贵的设备,但是通过虚实的变换,通过同一个场景不同的捕捉和设计,加上专业的剪辑,也让人惊讶于他们的小成本 MV 制作能力。

《Love Never Fulls 》MV

“如果说真的要表达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可能是一段感情,可能是儿时的偶像,也可能是看的一些视频和电影。总之,音乐就像我们的日记本。如果能让听众有同样的感受,那就太好了。而这些交流也会让我们发现更多相似的人。”Seven Joys 这么说。

Live in 新乡

文章开头提到的校园演出,叫做大星音乐节,是以关爱孤残儿童为主题举办的校园音乐节,由 SUBARK 主理人旭小东创办,2017年已经是第五届。

除了很少由学校主办的演出,在学校里演出都是无法卖票的,而一场演出的成本颇大,如何解决,成了校园音乐节最大的难题。旭小东的团队也是以身边乐队朋友为主组成。2017年大星音乐节上,大鱼和喉咙是舞台导演,喉咙还兼任影像组组长。这是他们的第一场演出,演完的时候,喉咙在设备车上哭了:“的确太难了,这么多年,被当做一个本地音乐上异类的存在。演完后很多乐队的朋友都在表达一种认可,那种被理解的释放感,是让我印象深刻的。”

 

看着海报下面各种 logo,大概可以想到活动办起来的艰辛

SUBARK 的舞台,Seven Joys 经常在这排练

虽然新乡被外地的摇滚青年视作摇滚之乡,但是在这做乐队也一样会接收很多非议,哪怕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最开始出现的 ARK Livehouse 是不是也带着“Noah’s Ark(诺亚方舟)”的意味,是给当地独立音乐爱好者的“方舟”。

白天酒吧不营业,Seven Joys 就在 SUBARK 排练,晚上大鱼和喉咙就当起了吧台。新乡的乐队也都时不时来 SUBARK 转转。虽然大家的风格不一样,但是聊起来却毫无障碍。小南瓜乐队的新专辑在录制过程中,Seven Joys 都会在,大家会一起聊聊对新歌的意见建议。

街声大登陆第一季北京站的演出是 Seven Joys 的第二场演出,当然也是他们的北京首演。成立两年多,他们的演出不多。对这一点,他们这么说:“我们希望每一步都走得扎实,也希望每一场演出都全力以赴,所以我们不希望过多的演出消耗我们的热情。如果每场都一样,每场都是一个模板的复制,那就很没有意思了,我们希望音乐变得有趣,更希望现场能给大家一些启发和共鸣。”

“宁缺毋滥,积累经验很重要,但是要保证质量。千篇一律和无聊的演出太多了,如果我们依旧如此,那就太无聊了。最早想做这件事的动机,就是做不一样的事,初衷不能忘啊!”

快问大登陆

SV:最想合作的国内外无论年代的音乐人是谁?
喉咙:Sigur Rós
大鱼:胡德夫

尧尧:莱昂纳德·科恩

SV:最希望在哪个城市做音乐?
喉咙:新乡,或者冰岛
大鱼:新乡

尧尧:挪威

SV:你们觉得在新乡挣多少钱能过上你们心里幸福的生活?
喉咙:钱够花就好,过得开心,比挣钱重要。
大鱼:一样

尧尧:我觉得幸福生活和钱无关,最重要的是心态。

SV: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喉咙:这是个难题,我还真的想不太出来。
大鱼:能和喜欢的人们一起打水弹枪。

尧尧:您知道布考斯基么?

SV:如果能当一天其他物种,你想当什么?
喉咙:如果有些生物可以生活在外太空的话,我选择那个。
大鱼:这是个问题。

尧尧:鱼吧,因为喜欢海。

SV:如果能改变一件历史事件的进程,你会选择改变哪一件?
喉咙:阻止宇宙大爆炸。
大鱼:阻止发明原子弹。
尧尧:阻止大鱼和喉咙。

喉咙和大鱼:恩???

SV:家里只留下一样东西你会选择什么?
喉咙:钱
大鱼:一样

尧尧:一样

预告:街声编辑部即将“倾巢出动”,在这个冬天,推出“中国摇滚小镇”系列报道之二新乡篇。敬请期待。

之前的摇滚小镇系列第一篇,说的是雄安摇滚的故事,如果你没看过那篇文章,快来看看吧!《特别企划 | 雄安新区摇滚手记:十年一觉雄州梦》

图片来源:Seven Joys

点击这里,试听 Seven Joys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