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浩德:一颗石头的春夏秋冬

2024/01/16

撰文:肉饼

2022年的电影《瞬息全宇宙》轰动一时。在影片后半部分,母女俩在一个由石头组成的宇宙里再次相见。当杨紫琼主演的母亲想再次表达歉意的时候,在她身旁的女儿却说:现在,我们放松做一颗石头就好。

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台词成为了电影的“金句”之一,也影响了关浩德。去年12月17日,关浩德个人首张全长专辑《Just Be A Rock》上线。将先前发布的“春、夏、秋、冬”四个章节的EP化零为整,他就在这样一张情感丰富的作品中展示着自己:一如既往地安静,就像一颗寻常的石头,那种在山地、海边,小路上的石头,随处可见。 

从幕后走向台前,或者幕后工作与个人作品同时推进,这在行业中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专辑《Just Be A Rock》发行当天关浩德还在忙着其他工作。他是歌手单依纯2023年演唱会的音乐总监,第二天需要回北京跟随乐手们排练,然后去杭州筹备下一场演唱会。“前面要定歌单,开始编曲,后面乐手的成团加上出谱、排练、演出,都是我的工作。”

单依纯演唱会中的关浩德

接受采访的时候关浩德刚刚回到香港的家里。“最近做完了单依纯杭州场的演唱会,明天就要去澳门了,最后一场。这几天回家刚好陪家人过个圣诞节。”成长在一个传统的香港家庭,小时候会很自然地被安排学乐器。“初中的时候开始学钢琴,学了就要考级,但我考到八级之后就没有再学了。”小时候的关浩德跟着爸爸听老唱片,音乐启蒙来自林子祥、许冠杰和谭咏麟的老歌,导致他对周围同龄人喜欢的千禧年流行歌基本不了解。“直到上中学的时候,我接触到了方大同的作品。” 

原来Soul和R&B是这么一回事。他开始自主找一些类似的音乐开始听。“后来自己还自学了一些流行和爵士的东西。”大学的时候出于好奇选择了香港大学的心理学专业,但鉴于心理学从业仍然需要很久的深造时间,出于兴趣,本科毕业后关浩德决定出国继续学音乐,“后来2016年我就去了伯克利音乐学院。那时候认识了很多喜欢音乐的朋友,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玩玩,很幸运本科毕业之后拿到了伯克利的奖学金。”

2015年,方大同的团队发起了一个征选:乐迷自主录制翻唱方大同的作品,将视频投递后,由方大同团队为三次演唱会各挑选一位优胜者与方大同登台合作一首歌。当时关浩德正在美国参加伯克利的夏令营,一得到这个消息特地买了张机票回香港准备翻唱视频。“我那时候还没有入学,然后就回家录了一个弹唱《Love Song》的视频”。结果居然幸运入选,“因为我是弹钢琴录制的视频,所以那次方大同的演出《Love Song》这首歌就只有钢琴伴奏。我弹琴,方大同唱,特别紧张。那次我第一次看到一场演唱会是怎样运作的。他的音乐总监也邀请我去看他们的排练,我看到了他们的试音和各种流程,是非常难忘的体验。”

关浩德也因为这次担任方大同的嘉宾收获了友谊。“有一个朋友私信我说看了我的演出,很喜欢,然后自己是玩口琴的。后来熟了才知道他是很厉害的口琴艺术家。”这位朋友就是CY Leo,他负责了《Just Be A Rock》中《Goodbye(While I Still Remember You)》里的口琴部分。“那首歌是一把吉他为主的很简单的编曲,我感觉口琴solo非常适合,就邀请了他。”

在《Just Be A Rock》完整发行前,这十二首歌按照节奏对应季节,分为四个章节的先行EP发行。“四季的概念来自我自己听歌的时候喜欢分类的习惯,听到一首歌就会给它分配相应的季节。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如自己做几首分属不同季节的音乐,让大家放进风格不同的歌单里。”

他在春天里踩着bossa nova的休闲步调,《随便》里表达出 “很多事情不要太执着”的简单道理。灵感源自自己日常的工作。“像做音乐总监这类工作,每首歌都需要准备,而且日程迫近工作也会特别赶,很忙乱。但是演唱会开始,那个场面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满足感也是很强的,辛苦也享受。很多事情你不那么介意的话才能够过得更开心和轻松。”

不忙的时候也喜欢宅在家里弹琴、喝茶、看书,关浩德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宅人。在宅人的夏天诗篇里出现了粤语歌曲的尝试。“《Leave Me Alone》并不是早就安排好的粤语歌,而是我用钢琴把框架搭好之后,用粤语去哼歌词,觉得特别顺,就打算这首歌都用粤语了。因为它的内容很口语,很有趣。”

《Just Be A Rock》专辑封面 

至于歌词中反复出现的“羊腩煲”,听过的人也许会心一笑,会想到广东地区的热闹大排档。“但这其实不是我爱吃的食物,我自己根本不吃羊肉。”那为什么要用这个词呢?“其实只是因为粤语的音可以对上,刚好旋律合适,很搞笑。但是这边爱吃羊腩煲的朋友也不少,听这首歌也许会联想到那种大排档的环境。”

香港的夏天潮湿闷热,即便是晚上走在街上也会大汗淋漓。到了美国,波士顿则要四季分明一些。“夏天没那么热,冬天可以看到下大雪。”刻苦的关浩德会一年修三个学期的课程。“夏季的summer semester也会选,因为学校人比较少,很多人都选择放假回家,你去练琴和studio都不用担心时间太紧张。”

夏天紧张、忙乱,有趣,但好像也不是非要诉说什么海边和沙滩。没有老生常谈的刻板主题,关浩德整张专辑的内容似乎都是这样随意日常。到了秋冬季节,悲伤的情绪就来了。“《Goodbye(While I Still Remember You)》这首歌也是很有感受的一首。我有段时间突然发现自己记不起小时候的那些事了,我的小学同学,我认识他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我在网上看到说伴随着人长大、衰老,就会越来越多发生这种情况。每次在电视上看到老年痴呆的新闻报道也会让我特别有感触。于是我就写下这首歌,因为有些人在慢慢被我们忘记,我却连和他们说一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我写道,‘我能不能在还记得你的时候跟你说一声goodbye。’口琴跟秋天的悲伤很合适。有些人听完这首歌就觉得,你是不是说的是要在爱情里say goodbye这样,其实不是的。我发过的歌里也有不少是围绕爱情主题的,但是我每次写歌都没有说必须要怎么样。其他的命题聊一聊也很重要。” 

如同《瞬息全宇宙》,“就静静做一颗石头”,这一点让关浩德深受触动。“提到rock大家都会想到摇滚乐,坚如磐石,大家会觉得我的歌要表达一种‘要活得坚定、坚强’的道理,但其实我只有‘安静的存在’这一层简单的意思。很多自我强加的烦恼其实完全没必要,你就需要像一颗石头一样平静,无欲无求就可以了。”

抒情慢歌是关浩德熟悉且偏爱的节奏。“我觉得我一直做自己的音乐都是这个心态,不是说为了迎合一个潮流就一定要改变自己的习惯和节奏,刻意做一首hit song。能做这个并且做得比我好的人太多了,我只想通过写歌表达一些单纯的想法。”

关浩德北京的家里有一处专门做音乐的角落,一台钢琴,一把吉他,一个工作台和电脑,经常弹钢琴、拍弹唱视频的习惯为灵感的诞生创造了条件,多数时候,弹着弹着编曲的思路也就来了。于是他借着钢琴的动机往里填词,专辑里的新歌也大多由此诞生。

初听《Just Be A Rock》,深沉的情绪和干净的人声、乐器会让你觉得这是一部HiFi的作品。然而细腻的编曲不意味着一定要“进棚”,“这一点还挺有趣的,我录某些乐器需要进棚,比如夏天章节里需要录鼓,或者其他慢歌里需要录弦乐什么的需要进录音棚,但我的lead vocal部分很多都是在家录的。一个是我觉得差别没有那么大,再一个就是在家感觉对了就可以直接录了。”

每逢圣诞节,关浩德还会专门做一支圣诞歌曲视频。2023年因为一直奔波在外,加上自己和合作的艺人都要发专辑,让“圣诞歌”环节暂时搁置。不过冬季章节里的《Loved Ones Around》也可以算是一首节日歌,“你可以说它是年终歌曲,也可以是圣诞曲。主要想表达的就是忙了一年之后要跟你爱的人在一起。”

两场演唱会工作的间隙,关浩德得空回到了香港的家,和家里人一起过圣诞。“家人都是我忠实的粉丝,我发了之后我爸妈都会听完,然后分享给朋友们听。我父母都是基督徒,我小的时候每到平安夜都会和家里去街上唱圣歌,报佳音。”

谈到是否会因为个人作品的日程而放弃一部分为他人制作的工作时,关浩德并没有否认,“可以这么说,能多花时间在自己的作品上就多花。这也是我2024年的目标吧。”

“做自己的东西还是不一样的感觉。这次专辑发行后,我一边疯狂给朋友圈帮我转发的朋友们点赞,同时还要忙自己手头上其他的工作。因为合作的音乐人朋友们都很信任我,我也很欣赏他们的作品,所以我还是尽量兼顾两边的工作吧。”

担任演唱会音乐总监、唱片制作人,或者是盛装出席一次颁奖晚会,当然还有自己的第一份全长专辑,每做完一件大事,与其表达空泛的喜悦,关浩德更愿意说自己“松了一大口气”。“我其实不太理会别人的反应,专辑发了,自己和团队都很满意,这就够了。当你抱着这个心态去做事情的时候,才能积累真正忠实的听众。”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