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22

撰文:珊米

上次在《新・宝岛少年?》时期专访芒果酱 Mango Jump,对我来说仿佛是昨日才发生的事,彼时他们刚售罄台北 Legacy,迫不及待想将自己充满热血和梦想的音乐介绍给全世界。时隔仅一年多,他们就带着完售 Zepp New Taipei 的好成绩和新专辑《心跳保卫战》,再度勇闯办公室,其人气与成长速度令人刮目相看,通过这段时间无数场音乐节和专场的演出,他们已然证明自己正踏实走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 

值得赞许的是,这次没有人重演上回的大迟到乌龙,所有成员整齐划一地现身,不过互相吐槽的欢乐气氛依旧。我却乐见其成,毕竟借由每次乐队成员的彼此拆台,都能激出诚实到让人意想不到的回答。

回顾上次访谈,主唱郭佐治在最后曾提到新专辑的歌已经写完,正如一路支持他们的歌迷所期待的,《心跳保卫战》承袭芒果酱一直以来的调性,兼具无厘头和真诚、欢笑和泪水,但相较《新・宝岛少年?》,却也稍稍褪去了青涩,多了几分年长后的体悟。

一年半后的进化是 ? 

在《心跳保卫战》中,芒果酱铺陈了一个带有蒸汽朋克色彩的世界观:在史前的某座空岛上,有个已经被毁灭的古文明,四位成员为了抵御外敌组成一个小战队,守护名为“心跳”的重要能源。然而据芒果酱所述,专辑在定名《心跳保卫战》前,他们可是想了一堆中二到不行的名字,郭佐治原本甚至想叫“增援++”:“就是你快寄掉了,需要增援的意思。我觉得这名字超屌的!” 

吉他手蔡有伦解释:“一开始其实‘攻略’和‘图鉴’这两个名词我们满喜欢的,但后来想不到好的内容,最后《心跳保卫战》算是一出来就契合大家想象的感觉。”

谈到这一年多以来的进化和改变,莫名笑成一团的四人倒是意见一致:“最直接的就是——封面!”,令我哭笑不得。玩笑过后,经过认真思索,郭佐治认为第一张专辑更接近大学快毕业、有点迷惘的年轻人;到这张专辑,则更像是刚出社会、遇到一些挫折的新鲜人。

而越演场地越大的演出,对主唱来说确实是场考验。为此郭佐治特别向甜约翰的主唱浚玮讨教,加强自己唱歌的耐久力,在这次的演唱会也学着控制自己唱歌的力道。像是为了证实佐治的进步,蔡有伦分享:“我妈跟我姨夫分别跟我说:‘佐治好像越来越会唱喔!’”郭佐治开心不到半分钟,有伦却紧接着补刀:“然后他们两个也各自跟我说:‘佐治变胖了’。”惹得佐治直呼:“不用再强调了!我知道!”

除了郭佐治,其他人也都持续精进自身实力,鼓手黄圣智之前会找冰球乐团的鼓手士捷上课、贝斯手李皝达学会运用更丰富的音色,蔡有伦也举例:“像《陈小鱼 aka 你的心我的心》是我那时候能做到的,但是离理想好像还有一段距离 ,那现在这首《心脏》就更接近我想要做到的样子,多少有些进步。”

不过原先预计 11 月初就要发行的专辑,却一路延到年底,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上次访谈说的“全部歌都写完”其实是佐治的夸下海口。从佐治的词曲创作,到整首歌的段落设计和编曲,都让他们煞费苦心。按照佐治的创作习惯,之前若遇到瓶颈,可能就会先暂时放到一边,但这次迫于时间压力,他形容自己后期就像上班族,整日枯坐在书桌前也得绞尽脑汁继续写歌。

 

  “我不想工作 = 我不想写了” 

延续上一张《新・宝岛少年?》的专辑 intro,从“This Summer!”到“This Winter!”,《心跳保卫战》一样有个做成电影预告的intro,只不过不只季节不同,连音效也丰富了许多,带入感十足,宛若一场恶战开启的前夕。

“因为第一张做完觉得很好玩,想要做个进化版。”郭佐治笑道。 

至于上回采访时就已确定写好的《飞吧莱特》,虽然目前没能如愿做出佐治之前提过的“飞行装置”,但他们在给乐音乐的伙伴湘妮仍做了一对超大翅膀,让佐治之前在摇滚台中表演时可以穿上过过瘾。 

佐治受到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的故事感动,写下了《飞吧莱特》,歌曲中间穿插的英文片段则是出自李皝达的主意:“那时候我想说,歌曲那段好像很适合加一个默片感觉的东西,就是那种很旧的广播电台的声音。”佐治进而找到这段报导莱特兄弟在1903年12月17日首次试飞成功的音档,让这首励志歌曲更具真实感。

贝斯手李皝达

相较于早早完成的《飞吧莱特》,《我不想工作 aka 我会中乐透》这首光歌名就令人嘴角上扬的歌曲反而得来不易。作为专辑里最后一首填词的歌,郭佐治最初写的版本名为“心悸大队长”,与现在的样貌全然不同:“我写第一版的歌词,原本觉得太棒了给他们听,结果我记得好像是蔡有伦,他委婉地想跟我说(不够好)。”蔡有伦补充:“其实我当时觉得 OK,但是我最大的感觉是它不会是一首大家会爱听的歌,就会是一首蛮个人的歌。”

总之,在“心悸大队长”被否决后,由于时间紧迫,郭佐治就此进入“上班族”模式,认命地打掉重练,却也因此得以将当时苦闷的心情转化为灵感,融入歌曲中:“后来改了这版大家都蛮喜欢的,可能有一部分我的心声——‘我真的不想再写了’。”

《我不想工作 aka 我会中乐透》在唱出广大社畜的心声之余,也彻底发挥苦中作乐的精神,在歌曲中后段搞怪的“开奖时间”所开
出的数字都暗藏彩蛋,包括成员们的生日、芒果酱的成军日、两张专辑的发片日等等,最后的数字更埋梗当时尚未正式公布的专场日期。在芒果酱的歌迷群里,铁粉们热衷于破解这一串数字间的玄机,四人看在眼里不仅开心,更必须忍住想解答的冲动。

其实在商演量足以支撑芒果酱成为全职音乐人之前,他们也都多少有过卖命工作到身心具疲的经验,也使得《我不想工作 aka 我会中乐透》说服力满满。先前在早餐店打工的黄圣智经常遇到客人刁难,心直口快的他还因此常被客诉:“有一个阿姨来问我说:‘为什么你们的萝卜糕比较贵啊?’我会直接说:‘那你可以去别家买。’”

回忆起为了继续玩团打工度日的阶段,蔡有伦感叹:“就觉得很累很累吧,当时又想要搞乐队,又不想放弃,又觉得没有未来。”

吉他手蔡有伦

中二男孩的悲伤另一面

那个曾经半是胡闹地高唱“我想要跟你分手!抱歉!”的芒果酱,如今也难得诚恳地唱出《我喜欢你》,不变的是那份直球出击的勇气。听来真挚的告白之曲,原来竟是写给他们公司楼下饮料店“老赖红茶”的美女店员,黄圣智透露:“这首歌原本就叫‘老赖’。”

谈起心中的女神,当下正在吃东西的佐治甚至一度激动到喷饭。可惜追问之下才知道,美女店员辞职了,那间“老赖红茶”也歇业了,这位店员大概也无从得知有这样一首为她而写的歌。蔡有伦直言:“这首歌就是把最单纯、最直接、最纯粹的这些情感倒出来,我觉得它是最浑然天成的一首歌。”

《我喜欢你》是男孩们深藏的悸动,而专辑中的《孤单卤三块》《再见电影院》等较抒情的曲目,也都更加贴近内心难以言明的伤怀,佐治自剖:“我刚刚回头看这些,发现这张专辑确实很悲伤,就还是有遇到满多很沉重的事情吧。”然而低迷的氛围没持续多久,就被蔡有伦的抢白打断:“《孤单卤三块》我知道,因为他很常晾着我们,自己一个人去吃卤三块。”黄圣智也立刻附和:“他自己造成的。”

郭佐治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偶尔心情不好又不想找大家,就自己去吃,然后就觉得心情更不好。”

主唱郭佐治

就连欢快紧凑、以手机游戏跑跑卡丁车为主题的《停下来》,也都是对现状感到不安的投射。早期完成这首歌曲的demo时,成员们正沉迷于手游跑跑卡丁车,甚至为此举办“芒果杯跑跑卡丁车大赛”,还吸引职业选手参赛。

不过《停下来》的正式版本从词曲到编曲,比起原版又改良不少。“又加了很多后来的心情进去,前面原本是讲赛车电玩,后来其实变成一种生活的状态吧。有时候我们一直加速追赶很多事情,会觉得整个失去控制、很累。”正值芒果酱的上升期,挑战接踵而来,郭佐治指出,冲得太快难免就会遇到迷失方向的时候。


芒果酱更在意你的心情

在我看来,车速过快的芒果酱根本停不下来,就这样一路冲上更大的舞台。成员们一致认为演唱会上歌迷的反应格外热烈,为了回报一路相挺的歌迷,黄圣智当时还特地准备讲稿,掏心掏肺的发言,离了演唱会现场却不好意思再重现,只好由郭佐治转述:“他讲的大意就是希望观众不要再看网络的舆论,之前看别人骂我们或怎样,我们会蛮在意的,但我们现在算是慢慢习惯。我们自己没有被影响,可是他们(歌迷)可能会被影响,比起那些声音,我们更在意的是台下的他们。”

李皝达忍不住调侃黄圣智:“这种话你还要再讲两场。”却惨遭黄圣智无情拒绝,众人听了跟着起哄:“他们花一样的钱,为什么他们只能得到普通的 talking!”

鼓手黄圣智

面对长久以来的负面声音,成员们也如同他们所说的逐渐无感。“我曾经有段时间很想认真地了解他们,看到底是我们哪里写不好或怎样。如果他有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的话,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我可以成长,但有些内容我会觉得他根本也没有很理解我要表达的事情。”郭佐治无奈苦笑:“我们的价值观和生活圈差太远了,所以他们不理解我,我也没办法。”

最常在网上正面回应负面评价的黄圣智也补充:“就角度不同,我们现在就是要这样子,然后他们就会觉得我们很世俗,只想要钱。”

光看四人在公园嘻笑打闹、互偷彼此鞋子等搞怪动作,若非他们在访谈中亲口提及,完全无法想象这群人已经年近三十了。我想在明知会被泼冷水的同时,还要持续燃烧热血、引爆欢笑,终究是需要一点不过分的幼稚作为燃料的。这一支小小战队宣誓要保卫的心跳,既是每个歌迷无悔追随的真心,也是他们自己朝着目标越发坚定的决心。只要心跳一天不停,他们就会继续唱着最真的歌,做着最傻的梦。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作者:珊米

摄影:曾钰舜Kim

收听芒果酱《心跳保卫战》

相关消息

2024/04/07

老猫侦探社:欢迎来到老猫侦探社宇宙

2024/03/25

EVADE的二十年:曾经,现在与将来

2024/03/18

我是机车少女:我们都是不得不长大的彼得·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