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

2024/01/31

撰文:阿哼

「MC HotDog 热狗的眼神藏在墨镜后面,你不知道他看向何方。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只要他上台、嘴巴开合便没停过。虽说“狗嘴”吐不出象牙,但他的嘴是机关枪,在台北小巨蛋扫射三万歌词,不需要提词器帮忙上膛。」󠀠

2023年圣诞夜,热狗二度登上小巨蛋。嘉宾福袋内含:蛋堡、陈绮贞、马念先、徐怀钰、兄弟本色、“五代 dubbing”合体......纵观那两晚,可以说,从他的魔岩同事、homies到写歌骂过的人都来了。


MC HotDog热狗与蛋堡、陈绮贞、顽童MJ116

热狗演唱会歌单什么酸甜苦辣都有:无脑爽嗨的、戏谑嘲讽的、凶狠乖戾的、讨论女生的......细究都是时代记忆。当他和马念先边唱《怎么能够》,边请出长大后的“小热狗”亮相,升降台也都成了时光机。

MC HotDog热狗与马念先、徐怀钰

一首接着一首高歌猛进,感觉什么变了,也什么都没变。他前半场还在帮助大家温习老歌,后半场又搭配新歌《Like Father Like Daughter》,温馨让合作多年的DJ Afro与女儿同台打碟。

体能天赋加持,他在演唱会上状态维持的不错,庆功宴喝酒后嗓子才变哑,天生神力隔天又好了。那些同万人躁动后的空虚感他早已习惯,该回家就回家,为小巨蛋演出票房,没接跨年场,遂在屋顶和亲友相伴,倒数看远方烟花,看2024年跨过自己上空,随着光点消失,
把好的、坏的留在过去一阵风。

热狗不是那么幸运的人

2023 年热狗发行第六张专辑《脏艺术家》,作为他四十岁后“姚中年三部曲”集大成。若说 2019年的《废物》是让感情里的愤懑怨怒,透过“废物”的低姿态现形,2022年的《姚中二》便是对时代怪状的尽兴戏谑、战犬回春。

但《脏艺术家》不一样,他自省,内部整修了,全专辑没有任何feature歌手,录完才知道自己单干了一整张。封面上的他满身油漆,独躺在一座棺材里,把专辑做得像自传又像遗嘱,用复写交代自己的过去——《依然我行我素》对应《我行我素》,《十局上半》对应《九局下半》,《大马戏团》呼应出道时签约的“大马戏团音乐工作室”,《Start From The Bottom》的“I am so ghetto.”神往《贫民百万歌星》...... 

热狗回忆,近年频繁参加选秀节目,休息期间写歌,便默默累积两张专辑的量:“很有趣的一点,我去年(2022)才发了《姚中二》,那其实是以我自己的名字去命名的专辑,却在记录整个时代。反而《脏艺术家》这个格局很宏大的题目,是一个像自传的东西。其实《脏艺术家》的很多歌,我想写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或心情去把它整理好,正因为参加节目之余有大量的时间,就有很多时间去想那些,很想写却一直没办法写的东西。”

独处的状态下创作,让《脏艺术家》的歌往往自成一座密室。人在密室能做什么呢?不外乎幻想与追忆吧。《她的眼光》记叙别离时刻“她”与女儿的眼神,遂从“两年多的第五次隔离”唱到“漂流第六天的海上”,把“上海”二字翻过来,倒转航程回家。

然而回忆有怪物。2020年疫情刚起,他出差一去就是一季,在房里心情正忐忑,竟听闻女友产检报告异常的消息。

如今具体病症他不记得了,只记得医生建议他们将宝宝引产。他说:“以医生的专业判断,他不建议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其实一路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超级幸运的人,是受上天眷顾的男人,不管发生任何狗屁事都可以全身而退。然而那件事深深地给我一个重击,靠,原来我不是那么幸运的人。”

自己是把含糖饮料当水喝,到公司体检数据仍然最健康的。可这罕见病症,竟落在亲近的人身上,让他陷入无能为力的焦虑感,“我还跟公司讲要取消我的工作,想办法回来。”试着找别家权威医生再检查一次,得出结果大同小异,他哪都去不了,突然理解了那些越狱的人。“你有放不下的,你想要离开。如果我把门踹开,我就走啊!”冷静以后,他托妈妈照顾女友,自己把已经安排好的工作完成再赶回来。

孩子还没出生,他们就已经帮他取名“可梦”,说这名字很好听也很浪漫,只是可梦而不可得。两年来,他想以此写歌又不太敢碰,怕触及痛苦回忆,主歌七零八落地完成,独缺副歌,直到某天如有神助,好像“他终于来找我了”。

“我写《可梦》的方式不是很煽情的,或是悲伤走不出去的。你会听到对生命消逝的无奈,慢慢到遗憾,慢慢到释怀,然后带着他向前走。”就像《怪物》用欢快的大调分享忧郁,《可梦》也在 indie rock(美秀集团吉他手修齐编曲)里齐步走,心碎倾诉“我连再见都来不及说”、誓言“因为你/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脏艺术家」

热狗毕业于辅仁大学影像传播学系,爱追剧、看电影,曾是说唱文青;《脏艺术家》从歌曲到MV,致敬不少青春期的流行文化记忆——《怪物》好似咨询室里的周星驰武打喜剧、《约翰屈伏塔》复刻《低俗小说》的扭扭舞、《她的眼光》拍在飞机座位上遇见僵尸,对应林正英的僵尸电影《鬼新娘》主题曲取样、《依然我行我素》最后的“我歌唱完,谁赞成,谁反对”,则源于电影《黑金》里梁家辉的经典台词。

《脏艺术家》专辑封面

“我是读大众传播系的,我们很多老师,去上课就要看很多电影、写心得报告。有什么影展就必须得去。”热狗此刻变回大学生,兴奋地回忆道:“比如《香港制造》就是在那时看的。我还记得戏剧原理的老师说,这部片太屌了,叫我们全班一定要去看,然后写心得报告。”

九十年代末,他20岁,看《香港制造》觉得李灿森帅惨,和班上同学一同复刻电影里的香港少年扮相,“七分裤、皮鞋、不穿袜子”,与说唱同一时期喜欢。那是港片黄金年代,他坦言:“香港文化影响我很深,小时候就看港剧啊,我还记得那时候有录影带店,都会去租港剧《新扎师兄》,一集一集租,以前港星就是最潮的!”

武打片、僵尸片、警匪片;赌神、赌侠、赌圣......脑洞大开的故事都留在心底,构成少年热狗的“大马戏团”;同名歌曲第一段“真正的艺术总在痛苦中诞生/我像是香港制造里面的李灿森......”,最早却是在 2022 年《中国说唱巅峰对决》舞台,搭着《依然我行我素》唱出。 

他说自己的经典歌曲很多,但在选秀节目的重要演出时,往往不想唱那些理所当然的歌,“因为唱旧歌就会觉得是吃老本,对我来讲没有意思也没有挑战性。”这时库存里的崭新歌词,便会被派上战场。

《依然我行我素》之外,《脏艺术家》也在2022年的《中国说唱巅峰对决》首度演出。他唱艺术家的世风日下,和现实追撞后的妥协与不安;当舞者把染料涂在他的白衣服上,“脏艺术家”具象了,而他突破重围的演出力道,也在下一刻唱哭了棚内的说唱硬汉们。 

那些镜头前的眼泪都是真的,事后更有许多说唱歌手亲自向他的表演致意。热狗说:“我觉得可能是歌词内容跟表演设计的关系,大家真的心有戚戚焉,我讲的经历跟故事,其实每一个rapper都知道我在讲什么,因为他们一定也有过这样的经验或感触。”

当下他其实是唱原词,播出后再补录改词,照理来说,“我第一次唱的歌,不希望是被改得乱七八糟的,对我来讲第一次推出,大家听到的是这种很乱七八糟的版本,其实我自己会觉得很难过。”但他判断,《脏艺术家》是相对改词少,且怎么改也不脱原意的,甚至可以说,改动本身更能衬出原意。

“我,烂命一条”

《脏艺术家》是“寓言”也是“预言”。2023下半年,热狗经历了最难熬的一次发片期,专辑先行曲《楼下的房客》被指概念近似朱德庸的漫画旧作,后续舆论效应,让他步调大乱。他说,从新专辑到小巨蛋之间,本该是一股又一股气势堆叠,没想到开头便掉到谷底,一度跟本色同事说,暂停发片与演唱会算了。

若把一年拉远成一生回顾,他出道以来遇过的危机百百种,以前总觉得,“我X,烂命一条,你也拿我没辙,我也不太鸟你。可是,今
年(2023)的事情,真的有影响到我的信心、自信,我也不否认那些事确实有打击到我。”

说唱音乐“吃百家饭”,取样经典歌曲与人生故事是该乐种的茁壮根基,他反省过程道:“毕竟20年前的笔记,我真的忘记出处,如果知道,我们肯定不会这样处理,只怪我们当时不仔细,自己太白痴不记得。”

《脏艺术家》出师不利,想喊暂停,虽然专辑曲目扣掉这首仍有12首,但他心里仍过不去,想证明自己,“这首歌不能发,那我就再写一首。我不能往下跳,那我往上走可以吧?”

《楼下的房客》消失,《楼上的房东》复生,他将原本的编曲融入更宽阔的世代差异主题:“从小到大直到出社会,会有很多前辈在职场上,认为年轻人就是颓、就是孬,什么都干不好,而那些长辈可能是吃过时代红利的。现在多少人一辈子不吃不喝都买不起房,可是那些长辈只会觉得,我以前年轻可以为什么你现在不行,时代不一样了好吗?”

更上层楼只为看顶楼风景,一路上却有陷阱拐你、鬼怪拉你。他融入个人心情转折,完成《楼上的房东》后真正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再被这题困住。

谁说我要退休!?

歌照发,舞照跳,11 月《依然我行我素》被营销号导引风向好似跟周杰伦开战,他笑笑说这首歌其实是对“复古音乐”的无差别攻击,“讲整个娱乐圈的现象,很多歌手靠一首两歌割韭菜、吃老本。”若熟读歌词上下文会知道那句“爸我回来了”,其实是在吹嘘他自己。

况且他在歌里致敬周杰伦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行我素》引用《我的地盘》;《约翰屈伏塔》里有《龙卷风》;R&B作品《2006冠军情歌》更陆续向王力宏、陶喆告白至“周杰伦我非常崇拜你”......

“我对他其实蛮尊敬的,他现在的地位是从音乐开始,这件事情我非常佩服。他是音乐人,写了很多跨时代、很超前的歌,不会退流行。我不讨厌他,我反而蛮喜欢他。我要特别强调,会在歌里cue他,就是觉得他屌,一些有意思的歌词很好用。但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那首歌)在讲周杰伦,是因为你们觉得现在的周杰伦就是我歌里讲的样子吧?”

演唱会上的MC HotDog热狗

总是想着超越上一张的自己,热狗回顾四十岁后发的这三张专辑,不禁认为《废物》是一张“比较逊的专辑”,而《姚中二》虽然有自己很享受的制作过程,却又太过随性。

“2022年我讲过《姚中二》是我最满意的一张专辑,但老实说那是一句废话。我确实喜欢那个状态,做音乐就是要随性、乱搞,干嘛这么认真?但真的要以内容主题和经历的深度,《脏艺术家》很难被超越。就像我们一开始讲的,它像是自传,影响到我的电影也好、经历也好,全部集合成一个篇章。而且我完全没有feat任何人,写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录完后是制作人跟我说才惊觉。”

《姚中二》是demo感觉对了,简单处理就发,不像《脏艺术家》这张。“有点在认真和随意当中又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音乐上、风格上更讲究,跟更多beat maker、编曲人合作,陈星翰、TeN、Dough-Boy、ToddMalone、修齐、Tipsy等等。我觉得《脏艺术家》可能是继《贫民百万歌星》之后,我最好的一张专辑。”

完成《脏艺术家》后,热狗直言被掏空,暂时“盖棺”短期内不会再有下一张专辑。

有人因此推断他走到尽头,他不服:“很多人说什么我要退休?!我当然还是会表演、写歌,但推出作品我就会想超越过去。对我来讲,如果要出最后一张专辑的话,我会希望它跟《脏艺术家》一样是很扎实的一张专辑。可是日后如果我做不出这么牛逼的一张,我就只出单曲、出EP。”

“你最后一张专辑会是最伟大的作品吗?”狗哥突然坐直:“嘿嘿,我没有这样讲噢!”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作者:阿哼
采访摄影:蔡秉孝

演唱会平面侧拍纪实摄影:江凯维 Kaii Chiang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24

尹毓恪:我想我是一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