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造绵密音墙

2022/12/20

撰文:肉饼

音墙是什么?

互联网百科上对它的定义是:

1、 一项音乐制作技术,在20世纪60年代被发明出来,其特点是令一定数量的演奏者同时演奏相同的乐器或相同的段落。

2、 一种绵密而丰富的音乐段落。

当你随便喝了两杯之后,不管你是亲自走进噪音摇滚的现场,还是自己躺在卧室里打开一首经典的盯鞋摇滚老歌,你的空白大脑都会被贯穿始终的,说不上有多么复杂的吉他演奏,却又好像有种说不出来的美妙噪音所占据。它并不是多么激烈的“针针针扎“,而是一种走在旷野里的飘渺感,空间就在你耳朵里打开,每一个音符都得到了温暖的回弹,每一颗噪音的颗粒都显得无比宽广——恭喜你,你感受到音墙了

音墙最早在上世纪60年代以一项混音技术的形式和大家见面。从技术的角度来讨论,音乐界普遍认定“音墙”最早是由著名录音师、制作人Phil Spector创造的。即在狭小的录音空间里,不同乐器在演奏同一音乐段落时在空间内产生的回声所形成的“如墙体一般”的声音效果,随后再将这些声音进行数倍的叠加。

Phil Spector(右)和John Lennon

而在今天的流行音乐与独立音乐中,音墙则更多被当作音乐的组成部分来使用。根据演奏方式的特点,它在一些音乐风格中非常常见(比如盯鞋摇滚、后摇滚、车库摇滚,甚至金属摇滚),也有着制造音墙的常用效果和乐器。

在摇滚乐中,简单而上头的riff(连复段落)往往是音墙产生的基础。BBC纪录片《吉他riff进化史》里面将riff段落的魅力归结于“不断重复简单段落给人耳带来的愉悦听感”。

从The Smiths的“Rickenbacker式的Jangle”出发,交织在一起的吉他演奏将歌手的人声紧紧包围,虽然这种弹奏的方式在失真层面和空间感上都不如其他几种风格,但是清脆的吉他riff不断纠缠而成的共鸣感,依然能够在你耳边筑成一道墙,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层。

想让音墙变得“绵密”,光有上头的riff肯定是远远不够。当这些重复的部分加上失真效果的刺激,再配上更高更远更宽广的空间和回声,在你眼前展开的就将是一堵绵密而厚重却轻得像雾一样的音墙。第一次听到My Bloody Valentine,音乐人们形容就好像听到了“美人鱼掉进黑洞”的感觉。

Kevin Shields形容音墙给人的听感

盯鞋音乐纪录片《美妙噪音》曾经对上世纪80年代英国几支著名的独立摇滚乐队进行了访谈。The Jesus and Mary Chain、Cocteau Twins、 My Bloody Valentine(MBV)……乐队们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了不同种类的效果“堆砌”音墙,比如MBV的吉他手Kevin Shields偏爱Fender Jazzmaster系列吉他,在采访中他甚至提到自己有几十把同一款式的吉他。

 

而在他复杂而大量的效果器中,各种品牌与型号的tone bender法兹一应俱全,光是延迟类效果器,Equipboard网站上就投稿过十几种。再加上超大的混响,MBV最经典的专辑《Loveless》一打开,你马上就对最为人所熟知的“音墙”有了更准确的理解。著名效果器品牌Keeley还为此打造了法兹与混响效果二合一的单块效果器Loomer。

丰富的、足够吵闹的失真源,外加足够的空间类效果器,特别是你手里的这把吉他像Jazzmaster一样,有着比普通款式更佳粗暴的输出能力,就是音墙绵密的关键所在。

一味食材在不同菜系中扮演的角色各不相同,“音墙”在不同风格的音乐里也会充当着不一样的角色。为了让大家亲耳听到效果器对于音色塑造的作用,音乐器材网站Reverb推出了一档短视频节目,旨在介绍制作某一种常见音色的简便制作方法,并给它取一个像高档菜肴一样的名字。他们为这档周更的视频节目亲切地取名为“Recipe(菜谱)”,少许reverb,少许fuzz,大火收一收dry signal,你要的音墙就出来了。

并不是只有吉他、贝斯才能在效果器的加持下构筑成绵密的音墙。像爱沙尼亚的传奇盯鞋自赏乐队Pia Fraus,在作品和现场中都会

将MicroKorg、Yamaha Reface一类的合成器外接空间类效果器,从而达到类似的飘飘欲仙的效果。

绵密音墙有时候让你放空,有时候又能令人心潮澎湃。于是,在经典作品和音乐人的影响下,我们周围的乐手朋友们也根据自己的理解,在作品中筑起了厚实而飘忽的音墙。硬核摇滚、后朋克、梦幻流行......不同风格的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都使用了哪些效果器?让我们一起来揭晓。

如梦、惊虫乐队吉他手

大车

SV:最早是从哪里知道“音墙”这个概念的?

大车:应该是听某支后摇乐队的时候得知了这个概念。

SV:你对哪首作品中的音墙印象比较深刻?

大车:Pg.lost的《Pascal’s Law》。在一段两分多钟的军鼓滚奏后突出一个重音,一把吉他马上铺满整个空间,另外一把随即带来一段慢速但极具力量的旋律。虽然有许多后摇乐队的作品里都有类似的操作,但是我还是更加喜欢他们这首,也许是听得最早,也许是这个军鼓太好听了。

SV:你喜欢什么样的音墙?

大车:我喜欢有序的,有力量的。我觉得音墙不一定要好听,但是一定要有序,有序的行进会使它具有更强的力量,我喜欢音墙出来给我带来的压迫感。

SV:从失真源和空间类效果器的角度来讲,你会用哪些效果器来呈现音墙?

大车:我会用Zoom MS-70cdr,EHX 的Holy Stain,Digitech hardwire rv7,这三块效果器来做音墙,我的效果链顺序是holy stain➡️ Ms70 ➡️rv7

EHX的效果极具特色,音色有一股修车行沾满机油的地面的浓重感,我一般会用它来做失真源然后给一半它自带的混响,基本这一步就完成了音色的百分之八十,后面再用rv70给声音润色。ms70是一块周边的小综合,有的音色里面会把它放在混响前开一个类似音轨加倍的效果。

Pillowine

SV:最早是从哪里知道“音墙”这个概念的?

小台(主唱):最早应该是听到了The Verve的《A Storm In Heaven》这张专辑,那时候觉得很惊喜,很喜欢里面营造出的神秘飘渺的空灵,和封面一样让人遐想,于是就开始慢慢了解盯鞋,了解到音墙这个概念。

蒲阳(吉他):音乐杂志吧,可能是《轻音乐》或者《音乐天堂》;

小喂(键盘):好像是初三时听到了王菲《为非作歹》这张里翻唱The Sundays的歌,了解到The Smith那种吉他扫弦堆砌的雨点音墙。

程橙(鼓):音乐软件上某一首歌的评论里。

SV:你对哪首作品中的音墙印象比较深刻?

小台:听到Beach House的《Sparks》的时候,觉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觉得他们的音墙不同于之前听到的吉他制造出的噪音,而是在Dream pop曲风或是合成器的基础上增加了噪音的声效,复古合成器反而会给我一种神圣和肃穆感,让我觉得与以往听到的音墙所制造的狂热与晕眩不同。

蒲阳:我最早有音墙的概念应该是Radiohead的《Just》以及《Airbag》。

小喂:当时听到Taylor Swift的《The Archer》觉得挺有启发的,它不同于吉他制造的音墙,而是用贝斯合成器琶音来打底,制造的音墙犹如蛛网缠绕,这样也使得人声高于音墙,更强调旋律。这种处理听起来更趋于主流化的迷幻融合。

程橙:《Dreams Burn Down》让我第一次感受到音墙的魅力,噪声和旋律的融洽让我惊叹于这种独特的伴奏方式。

SV:你喜欢什么样的音墙?

小台:喜欢音效层叠出延续、绵延不断的空间感和层次感,有力量感又不过于直接生硬的音墙,能够脱离一切自然声响,在密不透风的墙里找寻噪音里散落的旋律。

蒲阳:可能适合歌曲氛围的吧,不要太刻意的,为了音墙而音墙;

小喂:喜欢恰到好处的,具有一定张力和情绪性的表达。个人很爱Cocteau Twins的音墙与人声之间的处理,有着神秘而缠绵的性感。最近一直在听The Raveonettes和The Warlocks,他们都很会温柔地处理吉他音墙,并且会无限放大旋律的优势。

程橙:相对朴实且有力的音墙最能打动我。具体来说,音墙的烘托不依赖于过多的周边效果,而是通过和弦的色彩和相对根源的音色表现不同的情绪。

SV:从失真源和空间类效果器的角度来讲,你会用哪些效果器来呈现音墙?

蒲阳:失真源来说,也是根据歌曲氛围吧,个人的效果器链里用得比较多的有Boss SD1、Shredmaster、JHS的Cheese失真,轻一点的情绪用Boss SD1,然后JHS Cheese,最后是Shredmaster。空间类主要用Diamond的Quantum Leap搭配Boss RV3和Strymon Bluesky。(抱歉因为疫情原因,吉他手在单位隔离,不能作演示了,手机里随便照了一张照片)

小喂:失真源我主要是调节音色的EQ和Delay,主要让合成器音墙频段辅助吉他的失真音墙,湿润和补足一些高频的法兹声音,所以演出的时候会更加注重空间类效果,在本身的合成器之外连接一个可以提供混响的单块,目前用的是Zoom MS-70cdr。

圈儿踢CypherT、赛吉来信

吉他手 Huan

SV:最早是从哪里知道“音墙”这个概念的?

Huan:中学时候听金属吧 ,但是当时不太感冒……只是觉得很重,没有周边效果,显得很干净。

SV:你对哪首作品中的音墙印象比较深刻?

Huan:必须是My Bloody Valentine的《only shallow》,开头的音色当时听到非常震撼。

SV:你喜欢什么样的音墙?

Huan:偏向噪音类的,把人声包裹住、密不透风的那种,周边效果堆叠,不是单独、干净、猛烈的失真源音色。

SV:从失真源和空间类效果器的角度来讲,你会用哪些效果器来呈现音墙?

Huan:我的失真源分两种,一是大失真类turbo rat前面加Boss bd2的过载堆叠,二是法兹类,fuzz war的复刻单块,声音有些奇怪,延音比较短,很适合刷密集的音符。用慢踩的wah也可以让失真有更好的效果。

周边效果方面reverb我用的是Strymon的Bluesky,最常用room模式,调大比较类似于hall,符合我想要的音墙基本底色。delay我用tc的flashback2,有时会用reverse delay来给失真增添一点脏脏的空间感,有的歌曲需要也会开一个boss ph3做一个phaser的润色让他转起来,这个跟delay一般不同时开。(fuzz和phaser都被我裹了一层黑衣服 哈哈哈嘎)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收听音墙限定歌单

相关消息

2022/12/26

你真的了解“吉他线”吗?

2022/11/28

乐队program(PGM)终极解决方案

2022/11/04

对箱鼓(Cajon)的8种常见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