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玫瑰岛Rose Island《For Once》:谁还不想登上一次玫瑰岛呢?

2022/11/08

撰文:马砀霍

乔治奥是一个意大利工程师,他善良有才华,不被身边的人理解。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之后他被解雇了,并和女友锒铛入狱。在出狱后,女友也离开了他。于是他冒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在海上独立建立一个“玫瑰岛共和国”。

这也是玫瑰岛乐队的名字由来,EP《The Last Voyage》里顺滑的和声连接,精彩的萨克斯演奏、让人感受到了他们R&B的一面。不过,在乐队首张专辑《For Once》里,则显示了他们对爵士乐的偏好,和他们生活里更多的侧面,除了巴黎的旅行、还有校园里收养的兔子、孤独的圣诞节、恋爱里的不同心绪、不同阶段……

这些就像电影里的乔治奥一样,有些笨拙,却真挚诚恳,对自由对爱有着偏执的追求。如果真的想理解他们,就去专辑里找找看吧。

 左起 鼓手:陈潇宙  贝斯手:梅祎劼  吉他手:王弘祺  主唱:王培宇

SV:为什么为乐队取名叫“玫瑰岛”?

王培宇:大家下课后可以看下这部电影《玫瑰岛共和国不可思议的历史》。

取名字就想把这种意象营造进听众的耳朵里—— 一个理工nerd(书呆子),对自由、对爱的追求。我感觉它和我们全员nerd的气质是像的。 

SV:乐队各位是怎样认识的?

王培宇:我和王弘祺是大学一起玩乐队的校友,和宙宙、老梅是在大二一次乐队拼盘的时候认识的,觉得他们很棒就加了微信,一直躺在朋友圈,直到玫瑰岛才有缘分厮混在一起。

梅祎劼:和培宇是在育音堂看演出认识的,当时就记得狭小拥挤的育音堂里有一个高耸入云的人。

SV:你们第一次产生想学音乐的念头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学的乐器是什么?现在各自最喜欢的音乐人是谁?

王培宇:我第一次是上小学前吧,学钢琴。最喜欢的音乐人有Vulfpeck, Jacob ,PJ Morton,好多啊。

王弘祺: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路边琴行报了个吉他班,那是件让我觉得挺开心的事情。不久之后老师卷了我的课费跑路了而我只会53231323,这伤了我的心,于是就再也不碰了。但在大学又和几个朋友一起搞起了乐队,又想好好学了。现在最喜欢的是John Stowell。

陈潇宙:5岁,第一次学的是鼓。我最喜欢的是Emmanuel Wilkins。 

梅祎劼:第一次是想学音乐是看发小演出,当时想学鼓和他组乐队;第一次学乐器是小学里铜管乐队学小号;现在比较喜欢的国内音乐人是YELLOW黄宣。

SV:《The Last Voyage》指的是哪里?这首歌是你们的第一首歌吗?末尾的solo是谁弹的?

王培宇:指的是法国巴黎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一些记忆碎片。但其实具体我也忘了第一首歌是哪首了。

结尾的solo是和前面情绪不同的一段音乐。前面部分是故作轻描淡写的回忆,写完了这部分之后,因为情绪确实越来越崩溃,越来越难以平复,所以决定不如直接拉到另外一种极端状态。

在育音堂的玫瑰岛  摄影:戴斯蒙德 / 慢热汪汪

SV:什么时候决定选择这两首歌选择在一起做一张EP?当时这张专辑里的其他作品都是什么进度?

王弘祺:什么时候我忘了,其他的作品大致已经录完了,还有一些要补要改但都还没混。

王培宇:其他歌都是刚开始录制状态~

经纪人蒋焜:他们都失忆了,那时候选择发一张EP其实是配合乐队的第一次大演出,给布朗尼暖场所以好赶慢赶把唯一全部录完的两首赶紧先发了。其他的作品有的还没编完,有的录了一半。

SV:《Jelly是只兔子》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呢?通常什么样的事情会被你写进歌里?是怎么选择中、英文写歌词的?

王培宇:Jelly就是我大学的时候在校园里捡的一只兔子。

后来学了blue bossa之后决定送它首歌。兔子的确是比猫狗要更加敏感,也不容易跟人有什么连结,所以写歌的时候会写道他们不会有像狗子一样跟人握手之类的亲密行为。几年后Jelly被其他人领养了,我就幻想他或许去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兔子洞。总之是一首鼓励享受当下的音乐。

 

SV:这张专辑里Jazz的元素更多了一些,大家的爵士乐启蒙是从哪里得到的?

王培宇:油管和Oleg。 

王弘祺:全世界最好的MI(美国流行音乐学院)。

蒋焜:hell yeah!!

陈潇宙:中学时期,架子鼓老师给我看的鼓手大赛和 Brad Mehldau Trio的专辑。

梅祎劼:猫和老鼠。

SV:录制为什么选择了不同的录音棚?录音花了多长时间?谁的意见会最多?有遇到什么难题吗?

王弘祺:因为穷。前后几十个小时吧,王培宇的意见肯定是最多的。有时候都开始录了还在改这里、改那里,试试这、试试那,蛮烦的(狗头)。

蒋焜:因为有的歌其实在第一次进棚的时候没有定形。(因为乐队人还不全。)所以选择了分期的录音方式。录音分了好几个阶段来的。吵了很多架!大家都挺****的,在所有极端里找到一个平衡是一件很难的工作,弘祺和培宇付出了好多努力!(我只会发火)

SV:乐队的第一次演出是在哪里?当时感觉如何?

王培宇:上海育音堂老店,简直是上海乐队的老家,感觉很棒,是个好的开始。

但我的Talking很垮。因为我一个朋友讲,他叫了很多人从苏州来看演出。我本想开场感谢一下千里迢迢赶来的这些朋友,就问“有多少人是从外地来的呀?”结果只有一个人,她还不敢举手。直接整段垮掉哈哈。

王弘祺:那一次托马斯全旋活塞螺丝刀原地自爆。

SV:翻唱并拍摄《我是女生》视频是谁的主意?收到了哪些评价?

王弘祺:培宇的主意,因为他以前就翻过。奇奇怪怪的!

王培宇:当时从来没有乐队一起拍过视频。之前我把这首歌改成雷鬼律动过,就想3.8号发一下,在排练过程中录了几遍。我很喜欢那种家庭录像带DV质感的视频。

SV:目前大家各自的主业是什么?在音乐之外还有什么爱好?

王培宇:我是MEDELI公司的,一个电子乐器公司的打工人。 

每天一大乐趣是出门遛狗。 

王弘祺:全职做乐队。平时喜欢做木工,梦想是成为一个铁匠。

真正的木匠

陈潇宙:我目前是失业的状态。平常喜欢看电影剧集,足球,ps5,玩《星际争霸2》

梅祎劼:目前是民航驾驶员,在音乐之外还喜欢户外运动,还有吃好吃的。

SV:培宇在演出的talking环节会说些什么?和贝斯手老梅一起教和观众合唱是固定环节吗?

王培宇:逐渐少言寡语哈哈,只有少数歌前面会延伸一下,期间会跟台下观众聊几次天,这些是固定环节,但是内容都是即兴的,效果特别妙!我们的乐迷真的太棒了!音准乐感都很赞!

王弘祺:他说话的时候我基本没在听。 

SV:对这张专辑和乐队有什么日后的期待?

王培宇:就简单拿个金曲奖吧,然后就开启全球巡演!

王弘祺:多点演出,多卖点专辑吧。 

陈潇宙:让乐队被更多人知道,每月有演出,东南亚巡演。

梅祎劼:更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张。

最后来自制作人蒋焜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马砀霍

收听玫瑰岛Rose Island《For Once》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