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洐人:偌大的过程里,我们用时间输出一切

2022/08/25

撰文:肉饼

谈到“时间”这个命题,你会想要表达些什么呢?是无可奈何的往事,牙齿、骨骼和心灵飞速成长的感慨,还是其他看不见也抓不住的东西

如同列车前进时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无论忙碌还是静止,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可抑制地消逝。鹿洐人选择将“当下”的感觉记录下来,以时间为概念,将三首歌浓缩在EP《输出.368》这个命题中。

高强度的巡演、浮夸的平面设计、接二连三的曝光......舍弃掉所有过度包装,这一次鹿洐人希望将重点回归到“听歌”本身,坐上时间的列车,带上你的耳朵一起前往更远的终点。

《输出.368》封面 摄影:周炜恒

同步

 “这张EP就是我们三个人喜欢的音乐。”7月28日,《输出.368》正式上线。在这张作品之前,鹿洐人习惯由主唱兼吉他手博安一人包揽词曲创作,然后再拿给大家一起完成编曲。完成2021年乐队成立后的首次巡演之后,鹿洐人开始讨论未来的创作方向。“我们想要找到鹿洐人的定位和我们三个人的平衡点,所以这张《输出.368》就是在这样概念下诞生的。”

三首歌全部由博安、贝斯手宝仔、鼓手天裔在排练室即兴而成,再以此为基础找到合适的主题不断完善,是鹿洐人“当下的想法的即时输出”。“ 3、6、8其实就是我们三个人出生年份的尾数,‘输出’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个中性的词语,旨在记录此时此刻的想法和情感。”褪去第一张专辑的浮华和跳跃,全新作品中的音色和配器都是乐队齐心协力重新设计的,希望乐迷听到的时候可以立刻知道“这是鹿洐人的音乐”。

正在录制新歌的鹿洐人 左起:天裔、博安、宝仔

《智能约瑟》是三首歌中最早完成的作品。“那时候在排练室,宝仔弹出了一个bassline,然后我(博安)随便弹出了一个单音,我们就根据这种感觉开始jam(即兴),找到了感觉之后就开始往里面填词。”歌曲讲述了人工智能有一天突然有了人类的意识而开始觉醒,怀疑自己和周围的生活。它的灵感来自博安看过的一部Netflix上的赛博风动画短片。“大概讲的是在未来的虚拟世界里,有钱的人可以保持‘人’的身份,但是没钱的人就会变成机器人。”充满未来感和紧张气氛的编曲让博安一下子将两者联系起来,于是便有了这首粗粝的《智能约瑟》。“这首歌有点像在比喻人们在社会中的位置,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将原声木吉他接上电吉他的拾音器,然后外接失真效果,这是博安和鹿洐人在吉他上的一个特点。博安笑称“可能这辈子只会用这一把琴了”。电吉他和木吉他音色随意切换,他在《智能约瑟》的后半部分也加入了rap念唱的部分将情绪推波助澜。“其实严格意义上也不算rap,因为我也不太懂!只是我觉得这样可以把这个故事和情绪推向顶峰。” 

把握即时的灵感对鹿洐人的创作来说至关重要。一次,乐队三人在排练室一起玩Red Hot Chili Peppers的歌,新的动机也随之来临。如果说《智能约瑟》讲的是他人的、虚构的故事,《混蛋使徒》则更像是在讲他们自己。不要被“混蛋”贬义的一面所蒙蔽,这首歌所讲的不过是一个招摇的、大摇大摆的天才。“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混蛋使徒‘,这首歌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在讲自己。”

两首快歌在鼓组的部分也在追求鹿洐人的特色。“和之前相比其实摒弃了很多天马行空的打法,现在会思考怎样能让编曲更加完整。”自嘲是一个“不练习”的鼓手,天裔觉得吸收生活里的感受,再把它转化到鼓上面更为重要。 

时间的质感

《输出.368》的封面来自博安的摄影师朋友周炜恒。“他很喜欢胶片摄影,有一段时间他一直想通过拍摄来找寻自己的风格,我就想问他有没有兴趣给鹿洐人拍一些照片。所以之前整个巡回都是他用胶片拍的,我们挑出来了一张作为这次专辑的封面。”不同于之前的彩色的、造型感极强的封面形象,黑与白组成的方块中,乐队三人平静地看向不同方向,简单的元素构成了EP封面的全部。

他们在生活中感受着“时间”。接受采访当天,博安在自己的牛仔裤腰带上别了一个红色的、略显陈旧的相机包,里面装着一台旧DV。这是妈妈“淘汰”给他的,却让博安觉得收获了一件宝物。“之前我妈妈买了一台新的Sony相机,有一天她在家里翻出来了这台旧的DV,我就趁机跟她讲‘可以送我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他在这台旧DV中发现了小时候和哥哥的一系列影像记录。博安开始带上这台DV记录自己生活中的各种琐碎瞬间。比如和鹿洐人在外演出的片段,比如抵达福州之后宵夜后的景象,比如和天裔一起在商场里玩旋转杯。

天裔的爸爸是一名摄影师,“我自己一到两岁,一直到十岁左右的生活片段其实都被他用影像保存了下来。”天裔常常在安静的时候能明显体会到时间在流逝。“当四周都静下来,我会觉得自己能感受到生命在流动,但是我好像只有我自己,其他的生命都和我没有关系。”那些琐碎的、无常的和没办法去改变的,鹿洐人将他们统统融入进了音乐。

《时间旅客》作为乐迷最先听到的一首歌,最先诞生的部分其实是末尾由吉他旋律引领的尾奏部分。“我们在排练室jam出了这部分,后来就想根据这个写一首慢歌。”博安上去抽了根烟的功夫,宝仔就用贝斯编好了人声部分的旋律动机。回到排练室的博安正好有了歌词的想法,三人通力配合,提炼出了“时间”这个亘古不变却永远有得说的主题来。“这首歌比较温暖,旋律也比较容易入耳,所以我们采用了让它作为先行单曲的方式。” 

“只能让过去离开
去学着拥抱遗憾
偌大的过程

总有无法释怀”

在鹿洐人看来,“遗憾”的不只是抓不住的时间。“有的时候遗憾是你不想要的东西,但正是这些遗憾塑造了现在的自己,比如很多事情让你现在回想起来很丢脸,很起鸡皮疙瘩,但这些事情经过了之后才是现在的自己,所以要去‘拥抱遗憾’。”

鹿洐人从二月份开始写新歌,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三首歌的demo。制作人阿福听到后一如既往地鼓励大家,但乐队成员们感觉他还是“蛮受到惊吓的”,“福哥有很多没有表达出来的感受。但他选择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给鹿洐人一些大方向上的支持和细节上的建议。”在去宜兰巡演的路上,阿福开车带着乐队一行人,“我们在路上听了没有人声的版本,阿福突然变得非常high,把音响声音开的特别大,很爽。”

输出,然后等待

在《输出.368》正式发行前,鹿洐人决定先在整个台湾地区安排一轮小型巡演。“一是想在小一点的场地先试试新歌的效果,并通过同期录音的方式看看原本的demo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二是想随心所欲去亲自动手DIY一些比较好玩的小型演出空间,回归到音乐本身。” 

 

跳出livehouse舞台+观众区的刻板印象,鹿洐人的小型巡演选择了荒废的工地、新竹市场等小型场地。他们在音响师林轩仲的帮助下完成陈设,所有的乐器摆放和收声全部自己负责。一些场地还玩起了no stage的近距离观演设计。“观众距离我们不到三十公分。演出的感觉非常好。” 

 

售票全部在鹿洐人官网进行,八场演出在几个小时之内就都卖光了。除了第一场以外,其余的场次也都是和观众面对面的演出。“因为少了宝仔,这次我们两个的呈现方式就会有一点不同。”宝仔在年初意外受伤,此次巡演只能由主唱博安+鼓手天裔二人的形式进行。幸好第一版工作带的贝斯部分得以保留,才让他们现场的低频部分更加完整。

巡演的门票是三人精心挑选的照片做成的实体卡片,“我们故意做成小时候那种有点像明星卡的卡片。我(博安)选择了自己的狗狗,宝仔是弹贝斯的照片,天裔不知道为什么选了高考的准考证。”狗狗对博安来说意义非凡。“这只狗是我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之后领养的。”为了方便创作和练习,博安决定自己搬到山上住。一天,博安骑车从市区回来,在桥上遇到了这只狗。“他特别听我的话,我就带他去了动物保护机构检查。但是如果没有人要的话就会被送去安乐死,后来我就决定领养了。”现在,他们还在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鹿洐人《输出.368》巡回门票

合球专业的体育生宝仔选择了贝斯的照片作为卡片的素材。至于天裔为什么会选择高考的照片,他自己笑称“只是想找一点有趣的东西,刚好看到这张准考证,又很怀念高中时代的生活,最后我们的卡片就用它了。”

发行前的小试牛刀顺利收官。六月,博安和天裔再一次来到福州。因为疫情没办法在大陆演出的日子里,他们还是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消遣,在消遣中也暗暗准备着接下来的作品和演出。博安和天裔“大摇大摆地”在串串店和老板讨价还价吃着生蚝,用自己的DV记录这一切,把自己练习和创作的片段发布到社交媒体上。“鹿洐人就是我目前工作的全部内容,像拍戏之类的其实都可以先放一放。”

2021年来大陆巡演的鹿洐人

“去年来的时候也是我们成团之后的第一次巡演,不管是创作还是演出其实都是在摸索的阶段。大家一直希望我们能够写出一些贴近听众的歌曲,但是现在我们自己还是想要成为‘鹿洐人’的样子,不要让我们的歌感觉好像是‘谁唱都可以’”。

谈到第一次巡演的感受,博安说“很棒”,天裔却拍了一下手,评价道“一波三折”。“本来预定了十五场左右的演出,最后只成功演了七场。每次都是准备好行李,甚至为了演出努力减了一些体重,结果出门之前告诉我们演出取消了。不过像成都、杭州这些城市我们都还蛮享受的。”

聊到最后,天裔也不忘记问上一句,“当时听说我们的新歌已经上了街声网站的热门榜,我们最高排到了第几名?这是真实可靠的数据吗?”

时间会给鹿洐人答案,新的生活还在等待着他们。鹿洐人憧憬着EP之后的全长专辑,或者在大陆工作的时间里再录一些新歌,以及后面所有线下演出的可能性。当下,他们还是希望你也能喜欢上这趟捕捉时间的旅程。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收听鹿洐人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2/09/02

张震岳:人生就像徒步旅行,放下一些东西,才能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