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e:春天将至

2022/11/11

撰文:肉饼

来自台北的梦幻流行乐队Codie九月发布了成团以来的第一张全长专辑《相对性静止》。两年前乐队的第一首demo就在街声上拿下Song of the Day,这一次全长专辑出炉,乐队在迅速成长的同时也收获了更多的好评与期待。

《相对性静止》专辑封面

这是Codie第一次正式为了专辑做的采访。采访当天,成员们分别从自己的住处进行语音连线,几个好朋友不是刚刚看完电影、吃完早餐就是刚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喂猫。只有鼓手Robert在周末还来到了自己的鼓房工作,遥远的军鼓声响成为有力的背景音乐。

相对性静止

Codie乐团:左起 Frank、宇晨、Chiao(荞)、Robert、Horsey

Codie乐团由吉他手宇晨和贝斯手Frank最早发起。“我们是在给别人做乐手的时候认识的。”抱着“想自己做乐队”的简单想法,他们希望能给乐队找到一个嗓音不错的女生做主唱。“刚好荞荞是我高中的学妹,一直知道她唱歌很好听,学过音乐专业的知识,也有保持联系。”

Codie主唱Chiao

后来宇晨就借着一起cover练歌的名义和Chiao逐渐熟了起来,“后面‘半骗’着就和我们一起做乐队了。”Frank找来了好朋友Robert来打鼓,在排练了几次之后,大家觉得现有风格下最好还是能现场呈现键盘的部分,于是就请来了宇晨修音乐课程时的同班同学Horsey加入,作为Codie的合成器手。

Codie在街声上发布最早的一首demo是《英雄漫画》。作为当时的Song of the Day,这首歌的“梦幻”属性已经初见端倪。但彼时的Codie却连正式的名字都还没想好,“那时候我们有了第一首作品准备上传demo到街声,但是还没有乐队名。我们想要一个英文名,但是想很久都想不出,就每个人想一个字母,因为荞(Chiao)的英文名是C开头,我们剩下几个人就接在后面,就想到了比较中性的名字‘Codie’,代表着我们的态度和心情。”

今年9月29日专辑《相对性静止》上线,这是Codie四年来创作历程的缩影。乐队成员们返回去听四年前的demo,觉得那些过往的歌在现在仍然可以触动自己,“好像有点像回到了那个时间。所以我们在生活中是‘相对的静止’,我们一直在成长,但是很多感受都是悄悄保留下来的。”

以聒噪的《Mobius》作为开场,Codie在这张专辑中大胆尝试新风格。“我们希望大家眼前一亮”, 他们在开篇引入“莫比乌斯环”的概念,指出整张专辑的概念——所有的经历、记忆,一切的一切都是循环往复,运动又相对静止。

顺着《Mobius》往前走,Codie却带着大家的耳朵走向“相反的方向”。《透明的你》还原了经典的dream pop架构,这首歌用来表达一段关系的结束,双方已经离开彼此,但还是“以透明的形式存在于对方身边。”

他们请来了Crispy脆乐团的Skippy为这首歌特别献唱。“Skippy其实是我(Chiao)和宇晨的学长,但是当时不太认识。”因为之前的工作关系,宇晨和Skippy有一面之缘。“我们写好这首歌之后就直接去问他愿不愿意帮我们唱,因为他的形象很符合我们对这首歌的形象(是个暖男!)。”
Chiao与Crispy脆乐团Skippy

在梦里相遇

“spring”给人的第一反应总是充满生机的春天,但在《Spring》这首歌中,Codie选取的释义却是“迈开步伐”。用iPad完成《Spring》的demo后,Chiao却不好意思拿给别人听。“我只是把最开始的版本拿给宇晨,没想到听完他觉得这首歌要收进Codie的作品里,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样子。”

这本来是她写给爸爸的歌,“因为那时候我爸爸退休了,很多时候都自己待在家里。社会一直在变化,对于退休人员来说好像在原地踏步。通过这首歌还是希望他可以迈开步伐,和更多的人和事情去接触。当然在疫情的时候我们也通过这首歌鼓励大家去在心里迈开步伐,去面对生活。”

乐队选择用《沙漠》和《绿洲》对外界的质疑以自己的方式予以回击。“其实它们讲的就是Codie自己的一些叛逆的心理,《沙漠》就是对于冷暴力和其他人对自己玩乐队的质疑的回击,所以‘我不要听你废话’可能也是说给那些繁杂的声音听。”

他们也曾经讨论过到底需不需要做这两首风格差异较大的歌。“但其实不用把其他人对我们的印象当成自己的限制,我们还是要借此打破对Codie的刻板印象。”让“沙漠”变成“绿洲”的东西是什么?Chiao笑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其实就是‘爱’啊,虽然现在用说出来的方式就很害羞,但好像用唱的方式就很合理自然。”

吉他手宇晨

“我们希望听众不要睡着,所以把快歌和慢歌做了一些安排。”宇晨觉得自己是很喜欢写旋律线的吉他手。根据不同歌曲的主题,他也会通过编曲将氛围感掺入其中。“在Codie的歌里面我比较希望能用器乐把荞荞的声音托起来,不会让它糊到里面。我们八成的歌会用到合唱效果,因为它的中低频会肥肥的,刚好和荞荞比较细的声音相称。”

他们在最后三首歌《Telescope》、《为难自己的必要》和《See You In My Dream》又回归到舒缓的梦幻流行节奏中。《Telescope》讲了一段单相思的故事,比喻主人公用望远镜远远看自己心仪的对象,以为可以在安全的位置看得很清楚,实际上却离对方很远。“它和《See You In My Dream》表达的都是‘碰不到’的悲伤情绪,但前者其实更有暗恋过程中的少年感,而后者则悲伤更多一些。”

《为难自己的必要》开头的采样来自法国电影《刺猬的优雅》。结合电影采样,乐队在这首歌里塑造了一个很矛盾的女主人公形象。“我那时候会写出这样的歌,因为对自己当时的状态特别不满意,感觉怎么做都不够好。回过头来看其实我好像也不会讨厌那时候的自己,不然我也不会写出这首歌。”

“这首歌的demo荞荞发给我们听之后,我当时私信她写下这首歌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感觉还是蛮低潮的一首歌。”一边听一边捕捉这种感觉,Frank讲贝斯的部分化繁为简,准确把握住Chiao最初要表达的情感,整首歌的编曲效率立刻提升。“那时候旋律出来后一瞬间就知道要加入什么东西了,排练了一两次就再也没改过,感觉有如神助。”

贝斯手Frank

春天将至

采访接近尾声,期间Frank的猫咪还因为肚子饿不断喵喵叫着乱入其中。当被问到“下一个春天有什么期待的事情”的时候,乐队很朴实地回答“我们下一个春天的目标也是可以拥有属于Codie自己的studio。”乐队在视频平台上第一次上传的视频是单曲《卫星》的排练室live。小小的排练室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每一声底鼓摄像头还会小小震动一下。“其实那次是Horsey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场景。”

合成器手Horsey

几个月后,五人阵容的Codie将设备搬进鼓手Robert的“温馨小宅”,在疫情期间录制了四集精美的home live session。除了两首原创作品,还翻唱了王菲和The Carpenters的作品。

鼓手Robert

专辑《相对性静止》上线后,乐队的社交平台也随之换上了宣发专用的视觉内容:几位成员在滚筒洗衣机前,在精心准备的pose和妆容下摆出了酷酷的造型。“感觉和我们之前的风格相差很多。”拍摄前,大家叮嘱鼓手Robert带一点酒方便进状态,结果除了宣传照以外,乐队当天还用长镜头的手法拍摄了《沙漠》的MV,主人公就是当时“边拍边喝,结果直接喝醉了”的Robert。“因为我当时带的是高粱酒啊!本以为只是摆拍,没想到还要喝,而且谁知道要拍MV!”

 MV拍摄现场

他们在2021年登上了台湾地区《大团诞生》的舞台。“我们投了一些早期的作品进去,结果顺利收到了演出的邀请。”宇晨把《大团诞生》称为“对Codie来说算是一个里程碑”的演出。“第一次在Legacy演出还蛮兴奋的,发了作品之后理所当然就会想到‘什么时候可以去《大团诞生》’。”

 演出中的Codie

现在看在当时在舞台上的表现,大家觉得那时候的Codie还很稚嫩。今年的Codie收到了比往年更多的演出邀约,但大家仍然希望“还可以更多,因为我们希望自己还能更好”。

这时再问起他们“相对性静止”的事物还有哪些,“MV中的洗衣机就是啊!这就是我们特地选择的”;“还有望远镜可以看到的日月星辰”……当然,还有四年如一日,不断成长的Codie。

EP实体专辑发布后为大家亲手包

街声StreetVoice X Codie

Q&A

SV:最近有做什么好玩的梦吗?

主唱 Chiao:我觉得做梦是一个很好理解自己真实想法的工具,做梦的内容可能是你潜意识里最在意的事情。我前两天梦到自己的朋友被绑架,我当时一直在找警方作证什么的。

合成器 Horsey:梦有时候比我自己更知道自己的感觉。比如小时候的某个事情长大后突然梦见,才能准确get到自己当时的感觉是什么。我小时候常常会梦到自己牙齿掉光。

贝斯 Frank:我昨天晚上梦到自己被僵尸追,我当时正在和旁边的人交谈,突然他就变成僵尸了。

吉他 宇晨:我会梦到很崩溃的感觉。前两天梦到大S在我身边,可能是因为那两天在看大S的新闻太多了,那还是个表演的场合,我当时是舞台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忙里忙外。之后帮朋友去买饮料突然就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路了。骑车一直路过同一个地方。我好像经常梦到自己找不到路。

鼓手 Robert:我昨天梦到我在喝酒,有点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了。

SV:最近在听什么歌?

Chiao:我最近在听古典乐,因为有时候觉得纯钢琴的配置没有听人声的音乐那么耗体力。

宇晨:我比较关注日本的音乐,独立音乐和主流流行乐都很喜欢。其他地区的indie pop也会听,最近很喜欢泰国的一个双人乐队叫HYBS,感觉他们的音乐很容易入耳,有东南亚风格的indie pop。

Frank:我也喜欢J-Pop,平常喜欢听indigo la End 、King Gnu这些乐团。最近也在听the 1975。

Robert:我昨天在听小阿七。我也不太清楚是谁,但好像在抖音上还挺红的。除此之外还听了一个欧美的双人组合叫NIGHT TRAVELER。

Horsey:我也蛮喜欢听古典的,感觉很脑力开发,突然听懂就好像给大脑做了个按摩。如果是流行乐的话可能喜欢民谣和电子结合的那种,蛮喜欢Radiohead的。

SV:2022年最推荐谁的新专辑?

宇晨:推荐Say Sue Me的新专辑《10》,他们也是有点盯鞋、有点冲浪音乐的乐队,这是他们的第三张专辑了。

Horsey:日本有个叫中村佳穗的女生,我很喜欢她,有点古灵精怪,音色很酷。

Robert:我推荐Megadeth的新专辑,感觉自己敬佩多年的天团能在新专辑还保有新的创造力很厉害。

Chiao:我推荐好朋友蓝婷的新专辑《旋转的苏菲》,虽然这张她是2021年底发行的,这张专辑非常温暖,就和她的人一样!

Frank:我推荐日本的綠黄色社会。他们很年轻,但是编曲非常丰富,曲风多样化。不管是独立还是流行都觉得非常容易入耳。听说他们今年可能会上红白歌会。

宇晨:我可以再推荐一个吗?新加坡的乐队Sobs前几天才发的专辑《Air Guitar》,虽然我还没听,但是先行单曲都非常好听。这张专辑的吉他感觉更重了,听上去很爽。

SV:希望大家在听到你们的歌之后产生什么样的感觉?

宇晨:我喜欢大家能在歌里找到共鸣,可以重复播放这张专辑。

Horsey:我希望大家听这张专辑的时候能够感觉像在踏上一段旅程,我们前面的曲目有点“困住”的感觉,后面相对开朗,希望大家可以真正感受到,然后能有一种洗完热水澡的感觉。

Chiao:我和宇晨看法比较像,我觉得创作的目的是给别人心灵上的陪伴。我自己在很多不如意的时候都是音乐陪伴我,希望我也可以成为这种人。

Frank:就像刚开始介绍我们自己那样,我们是一个拟人化的乐团,希望可以分享自己的心情,让大家身临其境地享受。

Robert:我好像没有什么太期待的,希望大家可以认真的找一段空闲时间好好听一遍就够了。我感觉现在大家获取信息的途径太多了,认真听一遍反而很难得。

SV:你们期待下一个春天发生什么?

Robert:我希望可以去台湾地区以外的地方演出。现在时间安排比较紧,加上疫情也不能乱跑,希望之后可以出去。

Chiao:最近我自己也在想到底期待什么事情发生。好像年纪越大,对期待会越来越平淡,没有那么想一定要达到什么目标。我只希望可以平稳追求每一天的进步就好了。

Frank:我期待明年春天全职和Codie一起工作(其他人:真的假的?!)。

Horsey:我和荞荞的差不多。我可能没有太大的转变的欲望,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在创作上更加进步。

宇晨:我希望我可以身体健康一点。最近几个月接连生病,感觉免疫力要加强,要多运动。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