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斑:在“独立宝贝”之前,本来说好再也不做专辑了

2022/10/24

撰文:肉饼

“独立宝贝”的解释有很多种。无论是遇到挑战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当其他人都对潮流趋之若鹜的时候选择反其道而行之,还是简简单单、酷酷地说一句“不在乎”,这些热斑乐队都做到了。

9月21日,热斑乐队全新专辑《The Independent Motherfu独立宝贝s》正式上线。从第二张专辑《NOT BAD》出发,热斑乐队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后进一步发挥,将更多元素自如融入进八首作品中:贯穿始终的粗粝的贝斯线搭配各具特色的鼓机声响,吉他的噪音一定程度上回归了首张专辑中的失真感,一些变了,一些没变——层层音色下,主唱刘翩翩略显沙哑又温柔的唱腔依然吸引着你的耳朵。

独立宝贝

采访当天,热斑主唱刘翩翩和吉他手王志文拎着新鲜出炉的《The Independent Motherfu独立宝贝s》实体唱片走进了约定好的咖啡厅。从上一张《NOT BAD》发行转眼已经过去两年。用两人的话说,《NOT BAD》算是热斑“找到自己想做的风格”的一张作品。两年的时间里,乐队先后进行了两次巡演。“第一次很顺利,第二次遇到一些‘艰难’,但除了个别站也算圆满演完了。”

 《NOT BAD》专辑封面

曾经想过“再也不做专辑”的他们,在《Colder》上线之后终于又萌生了想法。“每次发完专辑、巡演完,我们都说以后就只做单曲了,不然实在是太累人了。”《Colder》的曲风承接上一张,也为之后更加自由而丰富的“独立宝贝”埋下伏笔。“我俩当时决定热斑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不想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没有贝斯、没有鼓的现场,因为我们就是这样。” 

“其实只是给专辑取名的那段时间我们两个人,经纪人还有制作人都没有公司,都是‘个体户’罢了”。将“The Independent Motherfxxkers”和“独立宝贝”相结合,这一次不只是玩文字游戏这么简单。“因为原本的英文名字肯定需要和谐,但‘独立宝贝’恰好能给人一种反差的感觉。算是两个词组都各占一点。”

 2020年《见证大团》演出现场 图片来源:见证大团

这种“都有一点”的特点也体现在了新专辑的曲目中。相比上一张作品《NOT BAD》的连贯性,无论是音色还是曲风,在《The Independent Motherfu独立宝贝s》中,风格不是最主要的,节拍也不一定要卡的特别死,看起来是一首英文歌,一两句突然出现的中文也无关紧要。用“轻松”和“自由”形容这一张专辑绝不为过。

整张专辑耗时两年,独立宝贝总能给你意想不到。“每首歌都是想到之后立马就去写。这张专辑的鼓就是追求一种老式鼓机的感觉,几乎所有的鼓组部分我们都用了鼓机和打击垫。”尾声《Twos》最后的鼓组部分,王志文干脆关掉了节拍器,用GarageBand自由发挥,《Made Just For You》最后的solo让很多人以为是卡祖笛的声音,“其实只是我自己用嘴吹出来的声音而已,拿手机对着嘴就录出来了。”他们希望这张专辑自由一些,“吉他和贝斯故意对得不是那么齐,拖一点、快一点都没关系。”

他们和我没关系

在这张专辑中,第一首诞生的《Made Just For You》却比《Colder》诞生还要早。“当时《NOT BAD》做完之后有一首没做完的demo,我觉得那两个和弦特别好听。”一天,王志文在家里来回来去弹着这两个和弦,慢慢就鼓捣出了这首歌。

《Don't Fall Into》作为整张专辑的第一首歌,对乐队二人来说代表着一种“很猛烈的张力”。它用干练的吉他、干燥的贝斯宣告着从这首歌开始,热斑的作品将和之前的风格截然不同。“这个歌特别奇怪,我总是想象听着很猛,但一打开其实没有那么顶。”

根据刘翩翩介绍,“don’t fall into”旨在提醒大家不要被生活中的情绪所带进去,无论是好是坏,都不要“陷入其中”,而是冷静下来。“我们经常会因为一些情绪管理之类的问题‘上头’,包括我们看到一些周围的事情,或者我们自己去演出,太投入反而容易用力过猛,所以提醒大家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冷静。”

不需要额外考虑现场的鼓组和贝斯安排,两人有了更多时间打磨细节。当创作遇到瓶颈,王志文有时候会在长时间的排练过后仍然一门心思盯着无法解决的问题。“这种就算是有点陷入其中了。有时候就是需要去抠那些东西。不过在那里很大音量的环境下待五、六个小时,你就会觉得怎么听都不对。我们每次排练都会录音,有时候一听回放反而觉得当时还行。”

一起完成编曲之后,热斑延续着之前的创作习惯,由刘翩翩会往里填词。“我觉得翩翩一贯都能写得很好,她就是写自己生活里的心情和感受,很少写虚的东西。”《今天还是很想死》和《Hope I've Been Fine》是最有联系的两首歌。“这两首歌其实就是自己来回来去变动的两种状态,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想死’,但第二天可能缓解一下就觉得‘希望自己可以变好’。所以一起写出来了这两首歌的歌词。”

将编曲完成的八首作品送往混音师之后,热斑马不停蹄地为新专辑的平面设计等周边工作进行准备。两人聚在刘翩翩的家里,连续几天用完全DIY的形式完成了《Don’t Fall Into》、《他们干什么和我没关系》和《Hope I’ve Been Fine》的MV,以及专辑的封面照拍摄。

《他们干什么和我没关系》以轻描淡写的“你好”作为开头,看起来可能和几乎是英文的歌词不相匹配,这其实是乐队在录音准备过程中留下的彩蛋。“是我们录demo的时候,翩翩在试话筒的时候不断‘喂喂喂’,然后我们就直接给剪进去了。” 

巡演深圳站现场

“因为它和我们之前最早的朋克感觉很相似,上来拍视频也比较好找感觉。”前脚还在抱着贝斯和猫咪,后面就是一段加快的拳击动作了。“你看一上来有的一些动作有快有慢,我们当时是录了好几种,也做了速度的切换。其实就是简单写了个小剧本随意发挥的,比如我抱着自己的猫,王志文拿着自己的贝斯什么的”一切都是就地取材,他们为了拍摄特地定制了两套墙纸,一套碎花的留给《他们干什么和我没关系》和专辑封面,另一套贴上A4纸做的窗户,这便是《Hope I’ve Been Fine》MV的背景板了。“所以我们才说自己是‘The Independent Motherfu独立宝贝s’。”

Sorrow当然还是我的 Lover

在专辑介绍里,刘翩翩说这是一张“屏蔽干扰因素”的作品。“热斑之前始终没有确定演出的形式,现在反而不需要再考虑现场人员安排了,只要歌本身好听就OK。”如今的刘翩翩在社交媒体上化身“ppjj(翩翩姐姐)”,打开她的微博,你好像来到了美式餐饮博主的页面。“小时候家旁边有个麦当劳,现在感觉一饿就先想到吃西式的汉堡炸鸡,感觉都好好吃啊。”

主唱刘翩翩

早年间的热斑仿佛也有一种“美式快乐”的感觉。因为《Sorrow Is My Lover》而被大家认识,乐队根据不同人给出的建议一直在尝试,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现场了。“我们想要音乐整个的氛围在。每次调音师跟我说对一下每一种音色的音量,我每次都觉得不需要,因为每一个音色的每一个参数都已经被我给锁死了,一点都不能动。”没有了现场鼓组的冲击,王志文觉得自己能够更好地听到自己的吉他, 从而更精准地把控音色。

经过了两个月的等待,热斑终于拿到了新专辑的初混。打开第一首歌《Don‘t Fall Into》,两人觉得初混的效果非常惊艳。“当时非常兴奋,觉得混得太好听了。感觉这首歌和自己录的时候还是不太一样。以前做歌的时候觉得和我们自己开始想的差距很大,达到了自己的心
理预期当然很高兴。”他们和经纪人一起制定了发行安排,专辑上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起出门吃了一顿悠航鲜啤,“发了之后想让自己不要特别关注这件事,立刻出去吃东西放松一下自己,不然可能会在意大家的评论,还是平常一点好。”

吉他手王志文 

谈及心态,这支成立将近十年的摇滚乐队觉得自己仍然不擅长沟通。如果不说,你也一定不会知道被大家在网易云上留言“听不清唱什么”的热门单曲《都一样》的主要结构是吉他音色而非合成器做成的。“这首歌不知道改了多少遍。”他们并不排斥自己比较热门的作品,现在回去听第一张《无感人》,他们依然觉得“挺摇滚的”。“大家喜欢都是有原因的。”

“而且从制作上来说我们俩也不是那种特别擅长和别人沟通的人。”DIY一张专辑出来让如今的热斑更高兴,一切的因素都是可控的。“有时候觉得请别人帮忙去做也不好意思一遍一遍改,不然人家早就疯了。”

“我们俩好像都更爱出门巡演了。”之前有公司包办的时期,有时候演出完都觉得可能没什么意思,总觉得自己的表现力还不够,用王志文的话说是“不太乐呵”。如今,一年又一年的巡演完全由热斑小分队自己策划,反而更喜欢外出的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才算是休假,哪怕再忙都没事。” 

当然也不要期待他们在现场说更多的话。“现在我们上台也还是不知道说什么,说什么呢?我们第一次巡演的时候也尝试着想说点什么,但是好像大家还是更愿意听你多唱两首歌。不擅长的东西硬去做,别人一听就觉得你很刻意,还不如自然一点,大家都轻松。”

除特殊标注外,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