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尔新:beef其实就是“我要把歌做得比你帅”

2020/09/15

撰文:一点点

在刚刚过去的《中国新说唱》第4期,来自成都集团的李尔新与Vex在合作舞台环节双双淘汰。

相比2018年被退赛只能顶着马赛克示人,今年的李尔新总算有了镜头。从海选时扔链子到100秒环节加入GAI战队,作为成都Rapper的代表之一,短短几期节目,他也早已成为营造今年节目“厂牌战”噱头的重要选手。

对于大多数观众和歌迷来说,这个来自成都集团的说唱老将还是离开得太早了一些。

“十年前大家完全靠兴趣爱好在一起玩说唱,我们(说唱会馆)就是当时成都玩的最好的一拨。”

2020成都集团Cypher

熟悉国内说唱尤其西南地区说唱的听众,对李尔新的名字绝不陌生。今年五月,原说唱会馆成员经过重组以CDC成都集团之名回归,Cypher视频在短时间内迅速转发上万。作为会馆元老之一,李尔新紧接首发马思唯与OG邓典果之后第三个出场。算起他最早接触说唱的时间,则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

和许多人一样,李尔新的hiphop启蒙是Eminem。无意中听到一瞬间就喜欢上了,然后就自己开始学着唱。那时也没有设备,李尔新写的第一首歌就是在网上下了一首伴奏对着手机录的,内容是骂他学校的街舞团体——“因为他们跳的实在是太烂了。”录好之后,这首歌就通过蓝牙开始在同学们的手机、mp3中流窜。

如今已成为国内hiphop重镇的成都,彼时还处于hiphop文化野蛮生长的阶段,行业内部十分混乱,所有人玩说唱都是靠兴趣驱使,挣不了钱,靠做音乐生存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尔新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左右会馆在三圣乡的一场演出,当天正好赶上下雨,台下只有一个观众。所有人就对着这一个观众唱了一个多小时。

实际上,早在高中时李尔新就萌生了靠音乐养活自己的想法,而这也花了他很多年才得以实现。大学学习编导专业的他为会馆拍摄了许多早期的MV,毕业后迫于父母的压力也找了些相关的工作,但都觉得不太合适,干着提不起劲。直到2015年时父母的态度有所妥协,他才开始认真对待全职做音乐这件事。然而真正辞职,却已经到了2017年。“全职做音乐还是说从2015年开始吧,毕竟之后就一直有在坚持做歌,从2017年开始这样说太不要脸了!”

时针走到2017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爆红。在地下蛰伏多年的hiphop文化如飓风席卷全国,原本只存在于说唱这个亚文化圈中的专业词汇成了媒体趋之若鹜的新潮言语,一时间好像什么东西都能和freestyle挂钩。也是那年夏天,李尔新与同样来自说唱会馆的孟子、AnsrJ进行了一轮西南地区的巡演。三个人当时都没什么名气,起初还担心做巡演能不能有收入,没想到正好乘上了这波hiphop的热度,票房还不错。李尔新一下子觉得可以靠音乐养活自己了,工作一辞,也不再跑场了。这次巡演,也为日后三人组成A.T.M顶级玩家奠定了雏形。

2017年底,节目的余热发酵到了临界值,可能是中文说唱史上最大的beef围绕成都和长沙两座城市的代表团队展开。节目播出后,从其它圈子流入的粉丝循迹而来,原本地下说唱团体间的新仇旧怨,逐渐沾染上了些娱乐圈的味道,battle不仅只存在于rapper之间,双方粉丝的骂战也遍布各大平台,更多的,则是吃瓜群众凑热闹看戏。作为成都说唱会馆的成员,李尔新也参与到diss的创作中输出了一波火力。经此一役,在为他打响了名号的同时,却也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

“阴阳怪气”

现在聊起2018年参加节目,李尔新坦言:“还是有点烦的。”

目睹2017年参加节目的同行们吃上了资本的蛋糕,2018年,李尔新抱着“有机会挣钱就去呗”的想法参加了《中国新说唱》,之后却因为一些早年的不当言论被beef另一方粉丝举报导致退赛。原本已经录制到60秒阶段的他在最终正片里,只剩下了一些因为实在剪不掉只能打码的镜头。

“把我的部分剪掉可以,但有很多必要的镜头我就在那杵起,他们可能觉得剪掉有点干,就给我打码了,气死我了。”

比起退赛,马赛克的事情似乎让李尔新更加耿耿于怀。节目播出后,李尔新就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先是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节目中自己的截图并配文“帅到模糊”,之后又立马出了一首diss歌。MV里,他自己给自己的脸打上了马赛克。而天蝎座的记仇心态,让他直到今年参赛都没有放过节目组。海选阿卡贝拉后他向镜头展示了印有自己打码照片的t恤,包括在先导片剪辑中火药味十足的扔链子桥段,其实也只是他在对节目组“阴阳怪气” 。

海选环节,李尔新向镜头展示印有自己打码照片的T恤

“我发现我的力量是很小的,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有什么不爽直接骂。听我歌的人多了,认识我的人也多了,有些话说出来在网上发酵一下就不是那个意思了,可能会给我的团队或者朋友带来负面的影响。所以我现在就学会了“阴阳怪气”——我也不打你……我就摸摸你。”李尔新说着把自己逗笑了。

对于性格耿直的李尔新而言,他所说的“阴阳怪气”,更像是经历了这些年中文说唱圈剧变、理解了粉丝逻辑后,一种不违背自身价值观的回应方式。李尔新习惯把beef形容成一场篮球赛,场上再激烈的较量,私下也就是各过各的生活。说促进整个大环境和行业的发展都有些遥远,beef就是同行之间竞争与较量的方式,而他的出发点则更加简单,只有“我要把歌做得比你帅”。

但这些,很多粉丝并不懂——2018年,被粉丝举报而无法在节目中露脸的不止李尔新,还有许多来自CDC阵营的其他rapper。

“如果已经到了要断你财路、毁掉你人生这种地步,那我觉得就没对了。这又不是在美国互相之间有些‘突突突’的事情,在中国我们就只能用音乐作为手段,这样才是对的。”

说唱有个定理

问及这几年Livehouse的演出经验对上节目有没有帮助,李尔新立马给出否定回答。在Livehouse和音乐节人来疯的他,往节目的舞台上一站,还是又紧张又慌。2018年第一次去节目,李尔新在台上身体动都不敢动。今年有点经验没那么紧张了,所以还敢扔扔链子。

“有点像在古代皇宫里演戏,几个权利的象征坐在那,你的命运把握在对方手上。就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太当回事儿了。”

也是因为之前的经历,李尔新今年本来都不想参加节目。最终去了,主要原因还是太喜欢自己的新专辑,想上节目吸引一波关注宣传下。然而天不如人愿,计划好的打歌之路中道崩殂。

100秒环节,他演唱了收录在新专辑中的《CN Drill》。先前彩排了四次都没有问题,节目组却在正式录制的时候为了保证收音切掉了所有的低频,一首Drill里精髓部分的bass低音和snare部分全没了,返送的人声也随之变小。最终现场就如同节目播出的那样,台上的李尔新只能踩着碎鼓扯着白嗓才能听见自己的声音,隔着屏幕的观众和沙发上的吴亦凡一样get不到点。

本周播出的合作舞台,他与Vex双双出局。赛前准备的时候李尔新拿了许多自己的歌给Vex听,Vex表示自己没歌词可以套,现写也怕背不住。他最终随了Vex挑选的Beat,套了老歌《intoo》的词。四天的准备时间却有三天Vex都在外地,等人回来,第二天就要进棚了。两个人完全没时间对,所以节目上的表现,也如潘玮柏的评价那样:“有点各唱各的。”

走到这就被淘汰的情况,李尔新之前也没想过。最大的遗憾,还是连在节目上完整唱自己歌的机会都没有,就要回家了。

淘汰之后酗了几天酒,回到成都的李尔新重整旗鼓,立马在微博上公布了新专辑的曲目。录制这张专辑,李尔新从伴奏阶段就与制作人待在一起,一边写一边做伴奏。细到每个歌曲的衔接、与他人的feat都经过考虑和设计,连后期制作都是亲自操刀。

而这张专辑的主题,就是一部李尔新的自传。李尔新把自己生活中的片段编织在一起,专辑里每首歌之间都有内在的连贯性,擅长叙事的他在用歌词讲述自己真实故事的同时,也尝试了许多目前国内少见的新曲风。

谢帝在《北门扯把子》中曾唱到:“成都哪最hiphop,我来给你解码,北门最hiphop”。相比起南门富人区的跑车豪宅夜店,北门才是成都“街娃儿”土生土长的地方。从《水浅王八多》开始,李尔新与同样来自北门的邓典果与YOUNG为接下来几首歌讲述的奋斗往事写下序章。回顾完过往的经历后,被粉丝戏称为“乙醇教父”的李尔新,话题又顺理成章地滑到了喝酒。喝完酒,昏昏沉沉也好,疯疯癫癫也好,大大咧咧外表下一些柔软的部分也再难掩盖,专辑的后半部分,讲的是自己的感情与生活。

当然,前面三首还是大众刻板印象中“车子票子马子”的炫耀歌。

“炫耀也是hiphop的一部分,当你做好了,你可以很骄傲地说这些事。以前穷的时候我写的是‘我要如何’,而现在都是‘我是怎样的’。”

整张专辑的制作前后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但在歌词的创作上,每首歌李尔新几乎都是在二十分钟内写完的。写完第一首,第二首歌大概的样貌在他脑海中也已形成。这样的创作模式,让李尔新对这张专辑充满自信。

“说唱有个定理。从马思唯的《崂山道士》到谢帝的《老子明天不上班》,亦或者是Ty.的《凹造型》,这些歌都有个共性:它们都是秒写的。这样的歌也不是说必火,但是有灵气。”

Keep It Real

今年许多“气氛型”选手的参与,也为节目提前造了一波热度。李尔新去年就与“暴扣”王浩轩有过合作,今年参赛分房更是与“顶流”药水哥一起住标间。药水哥平时话很少,但玩起来也不怯场。海选前,他一直在场边练习自己的阿卡贝拉。“暴扣”虽然在节目上也遭到许多人嘲笑,却一直有着明确的目标并为之努力。李尔新觉得,他们都挺hiphop的。相比起来,Giao哥平时像被框在了一个别人设定的形象里,只有喝了酒,内心的自己才释放了。

在李尔新心中,人设是一个与hiphop相悖的概念。人设让人朝着他人的预期行动与改变,但hiphop最重要的是“真实”和“做自己”。做了十年说唱的李尔新,一直将“真实”作为自己创作与生活的信条。

凡是与李尔新有过接触的人,对他最深的印象除了自带的喜感,另外估计就是真诚,这种真诚,以至于有点缺心眼。

当采访过程中聊到一些与节目关系较深的内容,他就会支支吾吾一阵,然后不好意思地说:“我已经是他们(节目组)的人了,这些我不能说。”并企图让你自己意会出答案。

李尔新也会抨击近年来圈里假模假式的Peace & Love,以及一些高喊Keep It Real口号背后的勾心斗角,这些,他觉得很傻。许多人靠拥抱资本市场的规则走了起来,但这肯定不是李尔新想要的。

曾有人说“Keep It Real”就是一句拿来唬小孩的假话,也有人说它是“穷人的遮羞布”。这些年,坚持真实也不是没让他碰过壁吃过亏,从穷得恼火到现在可以靠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活自己,李尔新或许比别人走了更多的弯路,但聊起hiphop,他依然单纯又热忱。

“只有做自己,hiphop之神才会保佑你。”

本文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作者:一点点,校对:一点点

相关消息

2020/08/28

守夜人《使者》:一封献给这个社群世代的云端手作情书

2020/08/07

伍佰:人们把我高高挂起,我偏不让他们得逞

2020/08/03

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场烂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