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8:让Hip Hop成为这个时代的诗

2020/11/08

撰文:一点点

2020年走到现在,所有的魔幻展开无需再赘述。对于在外留学、刚刚毕业的PO8来说,感触或许更加深刻。上半年滞留美国,PO8预定的回国机票一次又一次被取消。与此同时,在他所处的洛杉矶,疫情和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运动正愈演愈烈。好不容易坐上回国的飞机,跨越半个地球的长途跋涉和十几天的隔离之后,等待PO8的是从学生向全职音乐人的身份转换。这对于年轻的说唱歌手来说,也并非易事。

Hip-hop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之后,受制于舶来文化本身的传播途径,其创作者与受众,也多来自社会中间层的广大年轻群体。这其中,不乏许多拥有海外深造经历的说唱歌手——他们以来自中国的年轻视角窥探与审视hip-hop的发源地,并将形式内化,创作着反映当代国内青年生活与精神状态的说唱。来自成都、毕业于南加州大学的PO8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PO8既是英文Poet(诗人)的谐音,也是鲁格手枪的代号。PO8为自己的名字注入了“以笔代枪”的象征意义,这也与他一直以来创作的内容相契合。

在PO8看来,歌词与诗歌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歌词的创作,同样是在一个固定的规则里去安排文字,诗有韵律和平仄,歌中也有拍子和调子。在内容表达上,有的人写出来会偏向直白和朗朗上口,有的人则会赋予歌词更高的文学价值,走向心灵深处细腻的部分。PO8作品就更多聚焦用富有诗意的笔触投射自身的思考,这也让他的作品成为当下国内说唱中独特的存在。

 

2019年,带着对当代社会和年轻人生活现状的思考,PO8发行了EP《太空站》,探讨与国内青年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和自身焦虑,让众多听众在歌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产生共鸣。 

今年6月,PO8发行了EP《血钻》。与《太空站》的“接地气”截然不同,这张EP描绘的情境并非发生在脚下这片土地上,而是大洋彼岸Hip-hop的发源地。《血钻》里,PO8用歌词建构了三个截然不同的黑人角色,让这些虚构形象变得有血有肉的,则是PO8自己的亲身经历与观察。

《霓虹》的主角是纽约地铁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样的流浪汉,在PO8生活的洛杉矶一样常见。“我住在好莱坞,平时上学走的那条街上就经常会遇到一些流浪汉,我有时候也会跟他们聊天。即便存在一些非盈利组织帮助他们,但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生活现状,顶多让他们吃上一顿饱饭……以他们的力量终究难以实现阶层的变动,只能陷入这样的圈中无限循环。”《百达翡丽》里住在洛杉矶富人区的黑帮大佬,《伊斯特兰大》中穿金戴银的亚特兰大rapper,同样也是PO8在美国生活过程中能遇见的角色,后者甚至在他所住的公寓里就有许多。 

除了日常生活中的观察,影视作品和影像资料同样也是PO8创作灵感的来源。《伊斯特兰大》中,PO8采样了一段禁枪议案时法庭上的辩论,关于平民合法持有枪支的观点令他印象深刻,也与歌中探讨少数族裔遭到歧视的主题相呼应。《霓虹》和《百达翡丽》的创作,也受到了经典电影《教父》和热门影片《小丑》的影响。当被问及歌中没有明显点出主角种族,会不会让听众产生一些对歌曲主题的认知误差时,PO8则表示,这张专辑所传达的主题中,阶层矛盾是大于肤色矛盾的。而在美国,社会阶层的矛盾也总与种族问题紧密缠绕在一起。

不止在美国,在国内,同样存在着对有色人种的刻板印象与歧视。PO8在塑造角色时,也特意以第一人称化身成“刻板印象”本身,细数高犯罪率、贫穷、教育程度低等标签之后,再以他们的视角去讲述群体的另一面,引导听众去关注外表下的根源性问题。

 

PO8也深知自己无法完全跳脱出个人主观去为这些群体真实的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发声。“我没有办法去调查全部的流浪汉、全部rapper的生活状态,因为每个人的处境都不同。如果真的要很精准地表达,纪录片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形式。音乐里当然有很多是主观的元素,需要听众自己去判断。希望听完之后,大家能对这个群体、这种文化背后的历史和发展有所了解。”

或许有人会把这样一张主题的EP与今年“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相联系,但实际上,早在运动之前《血钻》的创作就已完成。这张EP虽然讲述的是美国黑人的故事,却是写给中国听众的作品。“现在国内关于hip-hop的综艺很多,但他们把hip-hop根源上的内容模糊化了。这张EP写的是更直接纯粹hip-hop的内容——hip-hop为什么会存在?是哪些人在做这样的音乐?这种音乐在讲述一个什么群体的故事?我在把这些写出来,传递给国内听众。”

 

大众印象里,PO8似乎一直游离在以综艺节目为主导的“中文说唱圈”之外。近年来,他一直以更加独立的方式持续输出自己的声音。目睹也经历了hip-hop在国内走向主流和大众,PO8认为它自然已经在中国本土生根发芽,所以才能涌现出那么多的说唱歌手与听众。但同时,资本促动的疯长,也带来了文化发展的问题与困局。

“这就像在美国卖Orange Chicken说这是正宗中餐的感觉,其实我们本土化的很多东西已经离它最初的一个形式越来越远了。比如曲风上,国内很少有人做soul、funk和jazz,其实这是hip-hop中很大的一部分。”

对于依然红火的国内hip-hop市场,PO8也无法评价现在的走向是好是坏,文化发展本身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作为从业者,他也在观察。PO8更想在产业中承担一个“文化传播者”的角色,“当你是通过这个文化受益的人,你有义务把文化内核的东西传播出去。”PO8也希望一些已经走起来的国内说唱歌手在过了需要“填饱肚子”的阶段之后,更多去做一些符合自身价值的作品,而不是深陷资本当中难以自拔。

 

9月26日,PO8发布了与Cee合作的新歌《Just A Little Bit》。“无休止的巡演和专辑从来没时间留给他去想/他慢慢也掉进了强迫创作的压力网”,告别学生身份成为一名全职音乐人,PO8也在歌中书写了自己初入行业的彷徨。

《Just A Little Bit》MV

PO8觉得,全职与非全职最大的不同在于时间管理上。还在读书时,PO8对于创作会有一个大的时间规划,按照一个一个阶段去完成推进。全职之后,创作中途又会掺杂各种活动通告与演出,这些都会打断PO8创作的连续性。“怎样去保持一个持续输出音乐的状态,这对我来说是个困难。我没有办法很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去投入到创作当中,我也在努力适应和兼顾各个方面。”

PO8自称对未来没有很大的规划,保持当下的状态就挺好的,后续的项目也在和团队一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刚刚公布的融合嘻哈颁奖典礼榜单中,PO8也被提名为最佳作词人。相信未来也将如他所说:“坚持一阵,一定会有更大的舞台。”

“文化传播者”PO8推荐

走上说唱之路,受到了哪些国内外音乐人影响?

PO8:真正对我有影响的是J.Cole、Kendrick Lamar、Travis Scott。稍微新一点的艺人,近一年听得比较多的三个是Smino、Noname、Saba。国内我听得超级少,但我很喜欢阿克江Akin的歌。

《血钻》中也提到了诸如《冲出康普顿》这样的经典作品,能再给听众们推荐一些了解hip-hop文化的书籍或者影视作品吗?

PO8:影视作品我推荐《训练日》,这其实是讲的更多是警察和帮派之间的内容,与说唱关系比较小。和hip-hop文化相关的书籍的话,可以看一些美国rapper的自传,我觉得就ok了。

作者:一点点
图片:来自PO8团队

校对:Nuut

相关消息

2020/11/09

旅行团乐队发布全新单曲《天涯路口》,年度第二张新专辑即将问世

2020/11/06

不被接纳的小孩,长大后“温和治疗”整个世界

2020/11/03

白鲨JAWS:愿做相信美好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