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凯翔:是 Rapper 就用“最强大脑”唱出理想主义

2020/09/22

2020年说唱节目井喷,三档综艺连续对打。综艺集中了一批又一批 rapper,然而节目之外,还有很多很优秀且不应该被综艺所掩盖的 rapper。

外表看来不似典型 rapper 的周凯翔,是其中之一。发行新作、演出,节奏不被外界打乱。对于音乐人来说,能不能从综艺中分一杯羹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一直专注于自己的创作。

6月6日,周凯翔的新专辑《外太空漫游》正式上线。这一次特地选择在“六一”之后发行这张新作,周凯翔希望借此让大家远离嘈杂,用自己的音乐带领大家开启前往外太空的旅程。儿时的梦想还剩下多少?怎样才算是长大成人?…… 这张专辑算是周凯翔对自己过去几年努力的一份交代,也是在自己26岁之际对于成长和时间的真诚发问。 

新专辑《外太空漫游》的创作始于上一年的 ALL IN 巡演,最终到六月正式发行,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对周凯翔个人来说,这一张专辑的准备过程“时间十分充足”。“因为我觉得这张专辑跨度时间特别久,一直写到了这次疫情结束才把它完成。” 准备新专辑的时间里,除了需要偶尔出席一些商业活动,他将自己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到了音乐制作中。成为全职音乐人之后,他坦言自己跟之前不一样了。

“之前写的歌可能看起来对很多东西认识得不全面。回国之后这一年多我经历了很多事情,很多东西打破了我的认知,于是我就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有烦恼的成年人了,就用一个关于小时候的梦想作为主题,比如成为宇航员。这样的主题能够和疯狂的现实世界相呼应,但也的确是我们所向往的境界。”

26岁的周凯翔认识到了自己的变化。和旅居海外的普通人一样,由于疫情的影响,四月从俄罗斯回国的他也需要接受漫长的隔离时光。在回国的航班上,身边旅客的突然出现状况和在隔离期间周围人陆续确诊阳性让周凯翔心惊胆战。在随后漫长的隔离时光里,他也坦言整个人都是“自闭”的。“好在最后平安回来了。”

大三开始,周凯翔前往俄罗斯留学。起初父母认为音乐并不能成为养家糊口的出路,彼时独自在圣彼得堡留学的周凯翔却一心一意地开始了音乐制作生涯。从打造自己的工作室到不断结识朋友,互帮互助一起做音乐,期间有成绩也有无数的坎坷。《最强大脑》是周凯翔进入公众视野的开始。看看视频网站上剪辑出来的节目集锦,你就会意识到这个很有明星相的男孩其实和同台竞技的选手们没什么两样。甚至在节目之后,许多观众才纷纷感叹“原来他是个音乐人!” 在俄罗斯攻读硕士的日子里,他感叹:“想念家乡没有雪的冬天”,于是便在圣彼得堡的街头写下了《烟消云散》,也通过《路口》和《爸妈对不起》委婉表达了对父母的歉意和做音乐的决心。

在专辑《烟消云散》的尾声《OUTRO》中,周凯翔把自己和小伙伴的真实电话录音做成采样放进其中。“他是我的发小,本科毕业之后就在家里的安排下开了个面包厂,做了生意。” 好友的生活并不开心,周凯翔也感同身受。现在回想起当时的自己,周凯翔仍然感叹“那个时候应该是特别迷茫,不知道以后该做什么,而且我也不确定做音乐能够让我过上很好的生活。当时我以为我不会再做音乐了,以为这是我做的最后一张专辑了。” 但他“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

留学回国的周凯翔选择到北京继续追寻梦想。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南京参加了《最强大脑》的海选。没想到顺利通过并参与到了节目的录制当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自己几乎每次都能险胜,每当快要被淘汰的时候总能晋级。每一轮都是这样。”

《最强大脑》让粉丝认识了自己,却也让怀揣着音乐梦想的周凯翔有些头痛。“因为角色和印象的转化真的非常难。确实我的名气是提高了,会有人认出我,但是看节目的粉丝可能不会听我的歌。” 节目结束后的巡演的期间,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了。“他们可能很多人真的是第一次去 Livehouse,就是为了来看我一眼。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上了这个节目,我也不可能办成那次巡演。”

“现在我又沉淀了一年,做了这张《外太空漫游》,我肯定要想办法把我最好的状态拿出来。”周凯翔小时候在家里看过一本关于梵高的画册,里面写道“艺术在于唤醒良知,改造世界”。“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觉得做音乐也应该这样。”

Kendrick Lamar 和 Post Malone 是周凯翔做音乐的榜样,他们也对他的 New School 风格产生了一定影响。但他真正的偶像是名人堂级篮球运动员艾伦·艾弗森。“因为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打篮球,当时特别迷艾弗森。他是一个有个性的代表,也把穿着和其它的时尚文化带到了篮球场上。我觉得他特别‘黑怕’。” 艾弗森的穿着符合当时周凯翔对嘻哈文化的初步印象,也让自己在其身上找到了共同的性格特点:偏执、“桀骜不驯”,但始终坚持自我。

于是,周凯翔干脆将“Allen”作为自己的英文名。打开他的微博主页,你还能看到无数个艾弗森平铺在他的背景上。在新专辑中的《U Better Run》中,他唱到“轻而易举拿下胜利,就像01年的艾弗森”。“他让我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可能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就算是‘死掉了’。所以我之前才在歌词里说‘嘻哈救了我的命’。” 

周凯翔今年回到江西南昌陪了父母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已经很久没在家待这么久了,感觉时间让我的父母慢慢变老了。这次回家我感觉他们变得柔软了许多,但是想想其实还挺难受的。” 如今,随着新专辑的发行,新的机会似乎就在眼前。新节目的录制日期临近,他也开始用 vlog 记录自己日常的工作和生活,着手准备新歌的 MV 拍摄,并开始筹划接下来的演出和新作品。“其实每次发专辑过后都会觉得之前的歌不够好。可能这也是一种成长吧。”

街声StreetVoice X 周凯翔 

SV:《外太空漫游》专辑的概念是怎么诞生的呢?

周凯翔:这是我在24岁到25岁这个时间段里写的一张专辑,展示了我那会的想法。因为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步入社会”了。硕士毕业以后我就自己在北京做工作室,我觉得其实我接触的人不是很多,也不算一个步入社会的人,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成年人的烦恼。感觉随着成长,很多人的梦想就不在了。我就想用音乐构造一个宇宙,带大家一起去外太空漫游。希望大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能够很放松、很chill就可以了。

SV:再回到家乡,最触动你的地方是什么?

周凯翔:在家待久了感觉其实还好,家里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这里比较适合养老,好吃的东西也很多。我觉得南方的食物比较好吃一点。

SV:巡演去过的城市里有没有比较难忘的一场?

周凯翔:我觉得北京、上海和广州站都挺难忘的。有些粉丝会连着跟三场巡演,会从成都跟到西安,然后再跟到北京。

我记得有个初中生在妈妈的陪伴下来看我的演出,然后还连着陪了两场。因为他是个个子挺高的男生,所以在舞台下就特别显眼。一般来现场看我演出的95%都是女孩。我觉得要是我初中的时候跟父母说要去看别人的专场,而且还连着去两个城市,我父母可能会觉得我疯了。

SV:最近看了什么电影、电视剧之类的吗?有哪些影视作品想要推荐给大家?

周凯翔:其实我很少看电视剧,我一般看国外的电影比较多。最近正好看了一部俄罗斯的贺岁档电影,叫《圣诞树》,已经出到第七部了。它讲的是六个平行时空,每个平行时空的小事件串联起来的就是为了“新年”这个很温馨的主题,有友情也有爱情,也有关于坚守的故事,很温暖。我最近把它整个系列都看完了,每一部都会看到流泪。

SV:未来有哪些新的计划?

周凯翔:因为上半年一直有疫情,之前也没有仔细想过计划。目前看可能要先看看参加节目能走到哪一步,然后还有新专辑的巡演。我目前在为了节目和比赛写了很多竞技性比较强的段子。等比赛结束以后,我可能会准备做我的下一张专辑,看一看能不能做出更好的作品来。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采访:莹莹,作者:肉饼,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5

“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