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元气少女,女主唱还能有哪些形态?

2020/07/15

撰文:孙大猴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终于来了!早在轰轰烈烈网传各种名单时,我们就发现了不少在2019年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现场出现的朋友。

而最终名单中,我们锁定了两组有点特别的乐队:ETAHyper Slash 超级斩。前者是玩着 Funk 的女主唱乐队,后者是搞电子宅核的女主唱乐队。律动与核嗓,前几年似乎只有男乐手玩的东西,现在早就没有边界。

我第一次听到 ETA 的歌的时候,它们还是一些在微信里的 Mp3 文件,那时候除了在长沙的舞台下听过他们的人,可能我是不多的其他人。我下载完了就觉得:“哎,有点意思。” 那个精神利落的 Funk 形态反映出一种超出音乐的热情和态度。和乐队贝斯手黄睿经过了一番客气而欢快的寒暄之后,接着聊了一些十分具体的合作。

想不到过了几个月,我就在长沙看了 ETA 的演出。

“Hey!” ETA 女主唱 Zoe 和台下观众清脆地打了个招呼,又跑回台口。“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aboard.” PGM 中的人声响起,舞台上灯光暗下,烟雾四起。

 回顾乐队专访

确认全场都 get aboard 之后,女主唱 Zoe 直奔舞台中央,轻拍贝斯手黄睿的肩,转身抄起麦克风。“Hey,各位!我们是 ETA 乐队!” 一头利落短发,发尾微微翘起,Zoe 说着笑着,嘴角的酒窝看起来十分讨喜。在人们的目光正被主唱吸引的时候,吉他手 JOJO 和贝斯手黄睿随着节拍,在舞台上真的“走起来”互换了位置,键盘小姐姐也随着旋律起伏俏皮地抖肩膀。“Bass!” Zoe 话音刚落,贝斯手一步迈向台前,随着 Bass Groove 起伏,主唱吉他贝斯三人同时在舞台上随着 funky 节奏平行移动,整齐划一不失可爱。

场中的迪斯科球,将舞台上的红光映在地上,ETA 的歌此时有种让人穿越时空的恍惚感。在 Zoe 收放自如的歌声中,键盘旋律带着这首歌来到结尾,灯光暗下,ETA 的演出意犹未尽地结束。黑色 crop-top 搭配花色裤子的 Zoe,最后仍不忘和观众互动:“我们叫做 — ETA!下个月就要出专辑了,江湖再见!”

当时我对这支乐队的态度就从“有点意思”变成了破音的“牛逼”。现场几个人的气场就好像篮球场上说的“化学反应”一样,纵使毫不了解 Funk,不认识 James Brown、乃至于不认识 Michael Jackson 的人也会被台上台下的联系起来的音乐所感染带动,总之 ETA 给你的就像是天赋赐予你的“听并摆动的能力”。

而第一次听见 Hyper Slash超级斩 的时候,我在一间由于航班变更而住进的旅馆里,百无聊赖打开了他们的歌。吉他一响,就像是闻见了提神醒脑的薄荷一样。

工作原因我写过一篇 Hyper Slash 的专访,听了他们大学时候的“爱恨情仇”,听了他们如同下班后回家一样自然地聚在排练室的事儿,听见他们对二次元着迷,也渐渐明白了 Hyper Slash 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乐队的。

所以在几个月后的现场看见他们的时候,我是抱着超高的希望的。但谁知道现场还是被燃到不行,音乐的爆发力和感染力是突如其来毫不留情的,主唱阿酸嗓音和外表的反差也是突如其来的。

三下五除二调好音,乐队的四个年轻人消失了。舞台喷起了白烟,热血的 intro 响起,灯光配合着成了斑斓的秀,一下子理解了二次元常说的“战歌起”是什么状态。

盯着泡泡糖粉色头发的主唱阿酸带着成员窜上舞台,立刻高举双手招呼台下的乐迷,欢呼和手臂同时上扬,甩头和蹦跳一触即发。

阿酸每首歌前报了歌名,但我在连绵不绝的热烈中,耳朵像是失聪般靠本能溶解在 Hyper Slash 的小宇宙里,忽略了所有歌与歌的界限。“宅核” 又二次元又硬核,少年少女们充分演绎了 “没有人能在我的 BGM 里打败我” 的气势。

回顾乐队专访

热血少年与伙伴的配合一定默契,阿酸的电音高亢又有男生们的黑嗓紧跟而上,男生们唱出充满活力的少年音也有阿酸的女声做结尾,本就丰富的器乐之上又加了层层叠叠人声,加上重重的鼓点,现场被热浪轰到跳得停不下来。

第一排有一位身着 Hyper Slash 周边T恤的男生,获得了乐队福利:阿酸蹲下平视男生,牵过他的手,对视演唱。

Hyper Slash 的终极奥义或许就是现场呈现出来的样子:元气热血,和伙伴忠诚陪伴。


《乐队的夏天》在大家的瞩目之中终于说来就来了,这两支我在“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现场看过,并和米未的小伙伴们一起叽叽喳喳,喜爱有加的乐队出现在了大名单里。

在某一站现场,有一位摇滚乐老前辈问我想没想过做这种演出的文化意义,我当时说了一堆慷慨激烈的话,但是大概就是说,只要有这样的活动在,就有这种个人品味和审美颠覆主流的可能。

看着台上这些拿起乐器的喷射热情的男孩女孩,似乎就能看见他们心里波澜壮阔的音乐景象。虽然对于大部分人,这些景象都会变成他们年轻时候的妄想,但是总有一些人,会或多或少把这些愿望成真,去鼓励下一代有做梦的勇气和力量,鼓励年轻人打破所有既定模式。

对于我们来说,让更多的年轻人梦想成真,就是最有价值的事

本文摄影:蒋笑笑、Alan-暮

作者:孙大猴,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09/15

李尔新:beef其实就是“我要把歌做得比你帅”

2020/08/28

守夜人《使者》:一封献给这个社群世代的云端手作情书

2020/08/07

伍佰:人们把我高高挂起,我偏不让他们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