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它 Funky Disco 还是艺术电子,长沙青年蹦就完了!

2019/09/22

撰文:马猴烧酒

试音试到19:20的时候,真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要一场演出做六个乐队,偏偏荒蛮故事还有两套套鼓,从他们的录音棚搬过来了一套鼓、一套鼓麦克、还有十多根卡农线……不过音乐响起来,感觉一点错也没有,就得这么排!

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长沙站史无前例地排出了六支乐队的阵容,除了五支“成人乐队”,还有从南昌远道而来的、几位14岁以下的女孩子组成的乐队,在场的人都会问我他们歌是不是自己写的,我无比骄傲地告诉他们:“是!”

前一天刚刚在VOX结束巡演长沙站的斯斯与帆也来到了现场。因为不想错过任何一支好乐队的现场,于是就有了长沙这场从试音到演出毫不间断的12小时“rock around the clock”

跳房子

小时候我们总是会很委屈,比如我出门找不到什么就会被父母说,他们找不到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很温和地看着他们,从不责备他们,这正应了跳房子唱的:有话好好说,别生气。

“牛顿妈妈像你这样吗?”“教育局长让你来当吧!”“所有爱好都让我考级!”“爷爷奶奶啥时候回来?”这么好的歌词真是让我一个脱离青春期十多年的人又感同身受了。鼓点干脆利落,不时还有几个双踩的十六分音符,配上强劲的贝斯和吉他三大件,把这种情绪说得太好了。让我说的话,说这事儿说得第一好的是王朔写的《我是你爸爸》,第二就是这篇歌词了。

然而最后归结在“有话好好说,别生气,给我拥抱,知道你最爱我”,让人不禁佩服小朋友的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长大了一定能比爸爸妈妈更有出息。而理解交流不情绪化也是一切矛盾的解决办法,你们大人都好好学着点吧!

《小鼓手之歌》则把学习套鼓的好多训练方法都大声喊出来了,听见旁边说:“有点石璐的意思!”

《像我们一样》唱的是孩子们对时间流逝的感慨,听起来纯真里带着一点自然的失落,显然我们和时间的矛盾即使是单纯的小时候也依然存在。回头想想,所谓无忧无虑真的只是你忘了那时候的痛苦和无奈。《一个小学生的日常》是他们忙碌的小学生活,奥数英语补习,小朋友活得真是不轻松啊。

台上梳着不同发型的四个小丫头唱到兴起就双腿离地跳起来了,互相之间又时不时羞涩真诚地微笑,虽然有时候知道这段跳应该是台风设计,但是真让人打心里觉得美好啊!

千败1000 Failures

千败从上海一路赶到长沙,要说他们也只比跳房子大不到十岁。贝斯手江航用一段贝斯分解和弦开场,乐队随着贝斯一层层加入,直接进入《Melt》。

两把Gibson弹出清晰有劲儿的和弦和分解,时不时从乐队四大件火力全开变成只留一件。而这首歌《Melt》是说什么在融化呢?原来是“our relationship is melting down”,乐队的歌词听下来也是画面感十足,常走的街巷、你喊出来的那些话,旧日的回忆,每个人唱出来都有自己的味道,自己的风格。


主唱弹到兴起,总是伴着音乐的起伏举起贝斯、或者在重拍甩下贝斯,视觉加上音符,音乐的感染力又加一层。

《Running train》让我想起Black Sabath的《Crazy train》,前头八分音符的Riff给整首歌奠定了一个轻松又热血的基调,也似乎模拟了火车永不停歇向前走的样子。每个年轻人都面临过选择轻松却无趣的生活和危险却激烈的生活,那么“won't you come with me to catch this running train”。

在千败的歌里,不光是切题的热血和一往无前,还有很多细腻的巧思,在乐句之间,吉他用切换重拍的分解营造出新鲜的听觉效果,bass的分解,鼓手利落的过鼓,显示出这支乐队的不凡之处。

人行道乐队

人行道乐队来自泉州,虽然泉州的光茫会被附近火爆的厦门遮住一些,但这座城市悠久的文化底蕴、平和的生活方式孕育出了不少特色的音乐人和音乐。人行道的音乐里也仿佛带着泉州自然又舒服的生活节奏,细细品味,能感受到其中的韵味和乐趣,越听越有味道。

人行道在演出的同时把歌词也一句一句投在了屏幕上,黑底白字,这些沉甸甸的方块字似乎本身就有着不凡的力量,似乎却有着异乎寻常的默契,仿佛屏幕在默默朗诵另外一首诗一般。

“海浪静卧,雨水飘落”“水在水里,交换秘密”,这样细腻温柔的表达在人行道的歌里经常能看到,不知道哪一句伴着主唱的声音就能扎进你的心里。

《流浪》是人行道被广为传唱的一首歌曲,唱到这首歌的时候,台下专门为人行道而来的歌迷们不禁发出欢呼。“走进那片树林,一声一声,听见身体……”人行道的歌里满是绿色的景象,树木苍翠的闽南,近千年的陈旧砖瓦,自然能产出这样的音乐。而最近刚刚发布的《让森林住进屋里》把这样的情绪开宗明义地表达出来了。

乐队编配得体,总是把主唱池敏的声线放在最外面,时而吉他手家益会把自己的Gretsch换成一把箱琴,来呼应歌曲的情绪,加上节奏组乐器的配合,贝斯的承上启下,音乐的存在自然而然,不需要什么解释。

ETA乐队

“Hey!” ETA女主唱 Zoe 和台下观众清脆地打了个招呼,又跑回台口。“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aboard.” PGM 中的人声响起,舞台上灯光暗下,烟雾四起。

确认全场都 get aboard 之后,女主唱 Zoe 直奔舞台中央,轻拍贝斯手黄睿的肩,转身抄起麦克风。“Hey,各位!我们是 ETA 乐队!” 一头利落短发,发尾微微翘起,Zoe 说着笑着,嘴角的酒窝看起来十分讨喜。在人们的目光正被主唱吸引的时候,吉他手JOJO 和贝斯手黄睿随着节拍,在舞台上真的“走起来”互换了位置,键盘小姐姐也随着旋律起伏俏皮地抖肩膀。“Bass!” Zoe 话音刚落,贝斯手一步迈向台前,随着 Bass Groove 起伏,主唱吉他贝斯三人同时在舞台上随着 funky 节奏平行移动,整齐划一不失可爱。

在简单的现场教学后,Zoe忽然停下,说了一句:Let's go 《Get it》!虽是轻声,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舞台上的 ETA 沉浸在音乐里,台下观众也随着节奏或轻轻点动脚尖,或左右摇摆起来,呼应了此前专访里的那句“ETA 的音乐响起,谁也坐不住!”

吉他贝斯主唱三人一齐背对观众,开启“任性摇摆放肆嗨”模式,副歌重复部分,Zoe在每个重拍分别和乐手对视,指向他们唱出句子“you are the one !”《Beautiful lover》的柔情前奏过后,依然是属于 ETA 的 funky 动感节拍;《忙》是 ETA 的第一首中文原创,听到第一句便觉得舒心解乏,真的可以在波澜不惊的平凡日子里让自己放松下来……

场中的迪斯科球,将舞台上的红光映在地上,ETA 的歌此时有种让人穿越时空的恍惚感。在 Zoe 收放自如的歌声中,键盘旋律带着这首歌来到结尾,灯光暗下,ETA的演出意犹未尽地结束。黑色 crop-top 搭配花色裤子的 Zoe,最后仍不忘和观众互动:“我们叫做 — ETA!下个月就要出专辑了,江湖再见!”

身后忽然有人喊了一句:“池子!” 站在一旁的我瞬间笑出来:怪不得一直觉得吉他手很眼熟……

ETA最热爱的就是把重音移到第二拍,虽然屡次三番使用,可我还是乐此不疲,本来嘛,拿这个当做一个常例,也就没什么大不了,雷鬼还都是反拍、blues还都shuffle呢。有时候几下本不该是重音的地方变成重音,几下镲打得人从腰眼儿上上来一股子兴奋。

Favours!乐队

主唱姐夫、吉他手小豪、合成器热热和贝斯手默为,没有“鼓手”坐镇后方的 Favours!来到舞台中央。

Favours!的现场从不缺少声光电的多元观感:《Travel to the sun》前奏响起,VJ 画面中缤纷的彩色圆点上下跳动着,搭配 Favours!律动,当下氛围立即灵动了起来。热度渐起,90年代 New-wave 风味十足的合成器音色响起,键盘手身穿的白色亮片上装相呼应,搭配背景略带 Glitch 效果的雪山风光 VJ 画面,引起台下年轻观众极度《Satisfied》……

《Summer’s Gone》的旋律开启,主唱姐夫晃动手中的铃鼓,姐夫热热二人的和声与Favours!的电子音色复古街拍相结合,整体性尽显。

轮到《Juvenile》,灯光也暗下,VJ画面中白色线条在黑色背景中无规则运动着,没有了刚刚缤纷的灯光效果,这里也依旧是属于 Favours!的大型蹦迪现场,“好蹦”到每个人都不自觉把自己从头到脚陷入这个电感十足的漩涡中,找寻着某一秒即将在眼前闪过的微光。

这种蹦到不顾一切的感受正如 Favours!的歌名:《Chase the light》,《Now Or Never》。

荒蛮故事

荒蛮故事的双鼓配置,在 MAO 的舞台上也没有显得拥挤局促。“谢谢你们,这么晚还留在这里,看我们试音。” 合成器手谭哲飞不好意思地说着,几分钟的调试时间也没有影响台下观众看演出的心情。

荒蛮故事的两套套鼓中,一套是基本配置,而另一套则是小尺寸套鼓加上本来hi tom出架起来的打击板,所以很多电子味道的音色也由另一套鼓兼顾。

荒蛮故事以《太空牛仔》做为开场。纯红色的背景,何旭聪弹出有些幽怨的吉他音色,主唱小垂直似有似无的哼唱,荒蛮感渐浓。

我错了。几秒后,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幽幽的大漠孤烟直的故事。吉他声响构建音墙,象征着这片戈壁滩地表的温度,渐渐地,脑中画面着起火来。鼓点重重切下,是大地龟裂的声响。合成器弹奏着冷色调的浪漫,若即若离地把我从这片炽热的场景中剥离开。是大雨即将倾盆还是火山就要爆发,一定有个故事马上就要发生。

《遗落的南境》中,小垂直飘忽的女声和背景画面呼应,“荒蛮故事”四个字在红色的背景中深浅变化着。这时我好像看到飘荡在大漠上空的红色绸缎,不知要飘向哪方,又好像似有似无地回头张望,要你义无反顾向她的方向前往。这时小垂直开始敲起身边的镲片,故事的剧情又开始转向壮烈的浪漫……

不知是 VJ 调整了背景亮度,还是我们看得入迷,感觉背景的红色越发饱和。演出就在《梦中曲》最后的轰鸣中结束,你看到人们脸上映着红色,看到人们或享受或错愕的表情,却没有看过故事荒蛮的结局,没有想过走出 Livehouse 这扇门又是一个明亮的天地……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长沙站在秋风渐起的夜晚告捷,年轻人们渐次离开场地。跳房子乐队已经坐上了回南昌的高铁,千败吉他手宇昕的妈妈正准备和儿子一起离场,Favours!在休息室给海报签名,荒蛮故事还在台上收拾复杂的鼓组和线材,米未女孩和街声同事们聊着今晚观感和宵夜的备选餐厅……

不问出处更不问风格,长沙青年全力蹦了一晚,音乐的力量由此扩散开去。接下来的西安、广州和北京三站,相信有更可爱的本地青年等着与不同的新声音相见!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长沙站告捷

下一站10月12日西安,你准备好了吗?

广州、北京两站持续报名中,别再错过了!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本文摄影:蒋笑笑

相关消息

2019/11/13

香料:不止步于微小安全的形式,也不想让大家看一定会成功的表演

2019/11/06

五种方式唱广东的样貌,年轻人的生活就在他们的歌里

2019/10/20

西安周末这样过!你爱的音乐和创意都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