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萱:从 A&R 的角度混音,让作品与音乐人关联更紧密

2020/04/17

撰文:徐韵轩 

“混音有点像是厨师,把各种不同的食材(乐器、音轨)融合后加入调味(不同效果与乐器间的平衡),细心烹调变成一道菜(一首歌)端上桌。”

眼前的黄文萱细心解释何谓混音,个性大剌剌的她谈吐幽默,那天下午我们在她工作室呵呵笑了好几回。

2014年,黄文萱受到制作人陈君豪嘱托,替魏如昀的《感染》寻觅合适的混音师。混音的预算原先给了一个外国人,但陈君豪对成果不满意。彼时,黄文萱恰好在演唱会乐手工作的空档,闲来无事试做了一版,没想到成了开启混音生涯的重要作品。

一晃过了六年,黄文萱现已是不少制作人指定合作的混音师,你或许对这名字不熟悉,但不可能没听过她的作品,热门曲《B.O.》《浪流连》《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或是去年几张重要之作:魏如萱《藏着不等于遗忘》、吴青峰《太空人》...... 都能见她名列其中。那时鼓励她“咪”下去的陈君豪可说是慧眼识英雄。

吃苦当吃补

“我算是蛮早就知道我想做流行音乐。” 高中一毕业,黄文萱舍弃升学,随心所向跳进音乐产业。她曾拿着履历,到丰华唱片应征柜台总机却失败,后又去阿通伯乐器行,前前后后拜访三次才被录取。

阿通伯的同事小毛是轻松玩的吉他手,那时,他知道制作人陈伟正在找助理,并希望是女性,遂问了当时正在做演唱会硬体的黄文萱。做灯光、音响常需要搬重物,黄文萱正感先天条件不足造成伙伴负担,便抓住机会转向录音制作。

陈伟是当时的华纳音乐总监,更是重量级的鬼才制作人。在他的铁血教育下,黄文萱一刻不得放松,从每过带必错,到渐渐熟悉所有器材和线路。制作案多,两人曾三个月没得休息,一忙起来,在录音室连住三天也是常有的事。

 

这般疲劳轰炸的日子过了五年。离开时,黄文萱却不清楚究竟带走什么。日后她写词,也担任田馥甄、S.H.E. 等艺人演唱会的 programmer,直到开始深究混音才发现,在陈伟手下工作的日子,不仅培养了良好的耳力,更使她能从制作人的角度,思考该怎么通过混音补足作品。“当你听到某个东西让歌曲很拖,或那个频率很刺跟其他东西打架,身体会本能想要去修正,因为你已经习惯听正确的声音了。但我发现别人不会,有时候,我到别人的工作室,我会说天啊你这样也能工作?你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声音?”

黄文萱曾望着陈伟发狂混音,一心想“干掉别人,也干掉自己”的背影,却没料到,几年后自己也会为了完整一首歌,偏执地在工作室待到凌晨还不愿回家。走过这么多角色,最后为何决定以混音为志业?她说,混音师多数时间都关在精神时光屋奋战,业界很多老师都有超过三十年的资历,她深感敬佩。但最近自己已经从一季度喊一次辞职,进展到一个月喊一次,不敢说这是志业:“人生还没结束,可能下个月我就去开咖啡厅,哈哈。”

日复一日的混音日常

在黄文萱的形容里,混音师仿佛是精神分裂的职业:你要灌注美感于一个细节,又得跳出来观看大局;除了肯定自己,还得学会推翻自己。

尽管每个案子要处理的内容不同,可于黄文萱,混音的工作大抵大同小异。拿到分轨音档,第一步是就习惯的混音样版先分类素材,接着检查档案。维持音档整洁是琐碎却重要的工作。有些独立音乐人后期制作的经验不多,交来的档案不是有杂音,就是接点没接好,黄文萱特别提醒,在正规的流程里,这其实是制作人必须把关的工作。

很多混音师有自己固定的处理步骤。像星野源的混音师渡边省二郎,惯于从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人声开始;也有一派混音师从鼓组作业,因为节奏是歌曲的根基。对黄文萱来说,如果收到的分轨档未经处理,她会先花十分钟处理大概的平衡,再从节奏组,或最喜欢的那一轨着手发想;若档案已有大致的重点,则会顺着客户的想像接手完成。

 

事实上,目前许多制作人身兼编曲,对音色的掌握、歌曲的想法都很完整,这时她就会像收到战帖一样工作:“像是陈君豪跟剃刀蒋、林米奇、韩立康这种,拿到他们的档案都要头大一阵子,想出更好的点来加分,第一版没有把他们干掉就完了。”

为歌曲调出情感

有些制作人会以参考曲(reference)给出详尽的指示,像陈君豪在制作蔡依林《如果我没有伤口》时就告诉黄文萱:人声要碧昂丝的《Freedom》、效果想要像 Lana Del Rey 的《Born To Die》、弦乐想要 Radiohead 的《Spectre》,她认为这样精准的沟通往往会做出很棒的成品。

除了符合客户需求,如何运用自身创意,适时通过效果器为歌曲加分,也考验着混音师的功力。在《灯光》一曲的尾端,谢震廷重复唱了八次“如果说,时光真的能够回放…..” 黄文萱说,最初音档里的人声是没有加上效果器的,但她认为,比起清汤挂面呈现,让情绪一句句堆叠或许更佳,遂逐量加入 reverb,最后让人声被淹没,营造慢慢走入回忆的氛围。

谢震廷《灯光》MV

而在吴青峰仅有人声与钢琴的歌曲《太空》,黄文萱也下了一番苦心。人声处理上,她依照青峰的需求,做出类似 demo 里对讲机效果的感觉,并加上 short delay 制造真空感,听感像是他漂浮在太空隔着玻璃罩唱歌;另一方面,她在钢琴挂上长长的 reverb,使其巨大又温暖地包裹人声,做出截然不同的音场,呼应词里的“心太空”的孤寂。

原先,当青峰唱完“爱不是拥有 / 就是被吞没” ,预定直接进入钢琴的间奏,“但我觉得这里的情绪好像需要停顿,若缓一缓再进去音乐会很棒,刚好他又唱到‘吞没’,我就大胆加上黑洞效果,让一切被 ‘吞没’到黑洞几秒再回来,哈哈哈。但你把人家歌剪断空出一段,其实不大礼貌,好险他们很喜欢,还说可以再长一秒。”

吴青峰《太空》MV

话语藏不住黄文萱的古灵精怪,风象星座的她说,自己其实很怕作品中庸又没个性。可流行音乐之所以冠上“流行”二字,正是因切中了多数人的审美,她直喊幸运。从业至今,身边仍有群愿意一起共事的朋友,并能在她有盲点时,真诚地给予意见。

从 A&R 的角度看混音

一直以来,黄文萱习惯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分轨档,原则是放大好听的声音、神隐无用的音轨。然而前阵子,她参加了一场谈韩国音乐工业制程的讲座,有了想法上的转换。

主讲人是韩国录音学校校长,他说,在韩国每个 project 都有一位主要制作人,一开始就定调整张专辑的方向,像是封面、宣传照的色调、声音的 tone 调,所有工作人员都要遵循,包含混音。“像太妍的东西,(视觉)拍出来就是要很明亮、要粉感,这在她的音乐上也会被强调。”

两相比较下,华语音乐工业的每个角色显得像平行线,也让黄文萱开始思考:混音这阶段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不同于过往只以美学的角度混音,近年她尝试放远点看,将作品与艺人的 A&R 定位串得更紧密。好比以“R&B 小天王”为人所知的宋念宇,这次在《默念你》不只唱,还打了鼓,为了不让听众忘记他的音乐人、乐手身份,混音时黄文萱特别强调鼓的表现;而《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充斥不少好听的商业流行旋律,在黄文萱听来,告五人有民歌二重唱的气味,但为了符合“乐团”定位,她选择让乐器跟效果的比重都再多一点。

给客户比他想要的更多一些

相比周围的音乐人,黄文萱说自己听的音乐算少,出于心虚,刚开始接案时,每每碰到不熟的曲风,都会认真参考相关歌曲拼命做到位。好友陈君豪和韩立康都称她“史莱姆”(一种在电子游戏与奇幻小说常见的、可变换形状、分裂或融合的虚构生物),赞她风格多变,什么曲风都可以驾驭。

个性不服输、想当然,而不大能接受客户反馈的意见:“以前我很讨厌别人改我的混音,总是觉得别人不懂我要给他的。” 她说这种好听叫做“妈妈觉得好听”,可随着年纪成熟,一部分的棱角被磨平,黄文萱发现过去太自以为是。

这些年她渐渐意识到,作品是大家的结晶,让大家在这个作品没有遗憾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歌手跟制作人。看过余佩真带着笔记本,讲述《昏你》的创作前因后果,一讲二十分钟,只为说服她改一个小小的点;见着韩立康如此看重《既然不再假装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诗人》,制作过程混音一改再改,甚至母带后制完成,发现判断失误,又回来央求黄文萱再帮他做回最初的版本,“你说你真的对他们生气吗?也不可能,大家只是想让事情变更好。”

 据说,韩立康写了一封很长的道歉信,惩罚自己半年不能找黄文萱混音,直到5月8日解禁。可访问前一晚,她接到韩立康的电话,想以生日礼物为名,行邀约混音之实

忆起偶像 Serban Ghenea 在2018年拿下拿格莱美最佳混音师时说的那句:“很多混音师尝试拥有自己的声音,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尝试帮艺人找到他们自己的声音。” 对现下的黄文萱,混音哲学不再从个人审美出发,她的方寸之心已能海纳百川:“想给客户比他想要的更多一点。他们想表达的情绪跟画面我有没有帮忙完成,甚至超越,这个变成最重要的。”

本文摄影:Yuming

场地:Purring Sound Studio

作者:徐韵轩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相关消息

2020/03/10

音乐人共同创作的时代来了丨专访制作人陈君豪、钟潍宇

2019/04/16

母带工程师韩冬:母带处理和混音,谁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