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方世界:宇宙太大,我们去看得清自己的地方

2019/09/09

撰文:小琦

他方世界乐队由吉他手杨雅强、主唱诸皓、贝斯手渔头和鼓手毕昌硕组成。

音乐上追求“不入流”的私人审美,以取悦自己为乐。传统摇滚器乐加上独特氛围 BGM,有宣泄,有沮丧,不一定畅快,不一定平淡。2018年发行全长专辑《they don’t speak 4 us》,尽力描绘出一个让你沉迷的他方世界

张府园、西祠胡同和七阶天堂

南京张府园写字楼的地下室,一度是摇滚乐手密集程度最高的地方。

无论你是刚拿起吉他的学生,还是已经组过几支乐队的社会青年,甚至放之全国叫得出名儿的职业乐手,都得趟着水走进一间间地下排练房,一边拿起乐器制造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一边接收着“隔壁乐队鼓手走了”、“听说昨晚演得特好的那支队要解散”、“我们排完这屋让一帮小孩儿租下了”…… 诸如此类的消息。

他方世界乐队四名成员,吉他手杨雅强、主唱诸皓、贝斯手渔头和鼓手毕昌硕,当时分散在“张府园地下排练一条龙”的不同房间里,隔三差五串个门儿,慢慢就互相认识了。

左起:贝斯手渔头,吉他手杨雅强,主唱诸皓,鼓手大大

杨雅强2006年来到南京大学念书,不久后加入南大著名摇滚社团“七阶天堂”,原本喜爱枪花的他跟着学长听了不少 Joy Division,The Cure,Red Hot Chili Peppers,Nick Cave 这样的另类摇滚乐队,参加的学生乐队也以翻唱后朋暗黑系歌曲为主。因为缺少同道中人,乐队成员常常身兼数职。令杨雅强印象极深的是一次学校演出,没有鼓手自己只好硬着头皮顶上,纯属瞎打,演三首歌掉了三次鼓棒。

校园乐队的音乐审美并没有问题,不过“总翻唱、不原创”这点逐渐满足不了杨雅强,他希望能更深层次地参与到所钟爱的摇滚乐中,而非只做一名爱好者。在西祠胡同文艺论坛“我爱摇滚乐”板块里,他认识了诸皓。

这又是一处南京乃至全国摇滚乐爱好者的精神家园。1998年,中国最早的网络社区、南京本土 BBS “西祠胡同”诞生,在社交媒体的概念出现之前,极大程度上丰富了人们了网络生活。特别是对长期处于地下状态的摇滚乐而言,找乐手、选乐器、办演出、聊八卦…… 从线上到线下,“西祠胡同”功能一应俱全。

 

诸皓的摇滚启蒙来自 Nirvana,Greenday 和 Bon Jovi,“张府园排练时期”与贝斯手渔头玩着一个 Grunge 乐队。至于鼓手毕昌硕,则是标准金属党,对重型摇滚情有独钟。如今四人都不算是严格的职业音乐人,杨雅强从事礼盒包装工作,诸皓为智能产品公司做音乐编曲,鼓手毕昌硕跟朋友合伙办了培训机构教打鼓,贝斯手渔头目前无业,日后有望转战于球场当教练。

“至少一人满意原则”

大学毕业后,因摇滚乐结识的朋友们还保持着联系。2016年年底,杨雅强和诸皓合伙经营了一家店,并组建乐队他方世界。两人白天利用工作之便凑在一起写动机,晚上各自回家完善自己的部分。省略掉乐队几人共同排练编曲的过程,专辑十首 demo 创作起来很迅速,不到半年就全部完成。显然,这种方式有利有弊,仅以二人为主导,表达上的分歧减少,音乐整体性比较强;不过能够提供反馈的人也少了,歌曲以完整乐队编制呈现时会比较麻烦。

2018年2月,他方世界首张专辑《they don’t speak 4 us》开始进棚录音,同年11月上线发行,最终于今年8月发售实体版本。实体专辑中除了早先上线的10首作品外,还藏着个小心思,增添了《弥哭》和《with the light on》两首歌的特别编曲版,作为送给歌迷的礼物。 

他方世界乐队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至少一人满意原则”。让所有人都满意很难,一人满意,其余成员只要不是强烈反对,事情都可以向前推进。这种思维方式也体现在专辑命名上,最初诸皓拿出了几个选项,发现大家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感觉用哪个都行,根据这个原则,最后这位 Radiohead 迷选了自己最有感觉的《they don’t speak 4 us》。

“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就想用这个专辑名。我确实喜欢 Radiohead ,不过这张专辑没有致敬,也跟他们没什么关系。”诸皓强调说。

至于“他方世界”的乐队名,起名的时候他们真没想太多,被问得多了,倒也慢慢有了些想法。或许对大部分乐手而言,乐队都像是一种寄托,将日常生活中有些矛盾、对立、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折叠进去,进入音乐世界时再尽情舒展。

 

“我们都不是特别有自信的人”

在提出拍摄歌曲《游》的 MV 时,杨雅强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们之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对资金和效果的投入产出充满疑虑。不过还是根据“至少一人满意”原则,他不会继续阻拦,还提供了妈妈家作为重要场景“客厅蹦迪”的拍摄场地。

草东没有派对前鼓手、《山海》和《大风吹》MV 导演刘立携同一批团队来到南京,三天时间拍完。拍摄时正值年关,杨雅强礼盒包装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无暇参演,不过自己的妈妈给所有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热情招待不说,护士出身的妈妈还为片中给主演喂流食的动作提供了技术指导,获得一致好评。

 

MV 将《游》这首歌给人的想象空间不断延伸,辅以故事化情节,结合刘立一贯“冷酷”的创作风格,最终取得了非常不错的传播效果。虽然比预算经费超出一些,不过乐队成员都觉得:“很值!”

眼下,他方世界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用四人编制对录音室作品进行还原。他们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演出形式,包括编曲和器乐都有相应改变,希望可以尽快找到最佳解决方案。这一张专辑带来的超乎预期的评价,给了他们一点“或许可以接着搞”的信心,更多的是压力,继续创作好作品的愿望越发迫切。

杨雅强和诸皓都不是特别有自信的人,在玩乐队这件事上尤甚。他们不相信自己的作品会被太多人喜欢,不相信会有很多人留言点赞、转发宣传,说白了就是没抱过什么期待。诸皓创作写词不自信,进棚录音唱歌不自信,后期制作时加了多到现场还原起来有些困难的修饰效果。杨雅强在专辑里又录吉他又录贝斯,直到录完仍对四人乐队能不能搞起来有点儿含糊。

 

很多人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多少显得有些不真诚,可音乐告诉我应该相信他们。从歌曲《三三》中唱的“宇宙太大我害怕,要不要去那地方,那儿能看见自己模样”,到几首主歌部分偏流行副歌又转为另类的作品,加上大量混响和人声延迟,一种脆弱与不确定感在整张专辑中若隐若现。

“那你们相信彼此吗?”我没有问出这个问题,期待在他方世界接下来的作品中找到答案。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吉他手杨雅强:希望听到我们音乐的人会有共鸣,能感受到某种神秘体验。

鼓手大大:先挣它一个亿。

贝斯手渔头:什么也不需要带来。

主唱诸皓:给这个世界上的我自己带来其他出口。

SV: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杨雅强:超常发挥,演完后意犹未尽,观众听得也很爽。

大大: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到了一个农村进行一场下乡慰问演出,我们演出的时候村民们围成个圈面无表情叼着烟斗抽着旱烟,孩子们坐在地上玩着泥巴,中间正对舞台喜欢我们的歌迷到场比村名人数还多。

渔头:国外音乐节压轴下面人2万+,其他没有了。

诸皓:参考平克·佛洛依德1971年庞贝古城圆形剧场无观众演出。 

9月13日 上海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演出时间

2019年9月13日(周五)

20:00 - 23:00

演出阵容

二区六楼 / Waylife生活方式 / 他方世界

头烧The First Shot / 五味子

票价

预售60元/人 现场80元/人

地点

上海黄浦区重庆南路308号3楼(近建国中路)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  9月21日长沙  !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进入 他方世界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来源:他方世界

作者:小琦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