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Life:未来乎,来自泉州的老城新声

2019/09/07

撰文:MQ 

WayLife_生活方式 是一支校园出身的泉州乐队,鼓手 D·D 来自广东,主唱和贝斯手都是福建人,讲起话来有着南方男孩特有的软糯口音,又不会显得“娘们儿”(尽管他们会这么自嘲)。

做的是电子乐,他们却并没有过分追求前卫新潮,音符里描摹的都是个人的成长所思,还有泉州的日常风景,以一种清淡的背景色。透过年轻人的眼睛,沧桑百年的历史不再因卷帙浩繁而充满压迫感,它内化成了一种烟火气,成为泉州万千姿态中的一抹。

玩乐队就像打游戏,讲究配合

主唱小武也兼任键盘。初中毕业时,在妈妈一句“你小时候唱歌还不错”的鼓励下,他考上了艺术学校的音乐班,一路到大学都主修钢琴。相较于学校里照本宣科的音乐课程,他更希望可以自己参与创作,于是和大学时的社团好友组成了 WayLife 。玩到今天,小武已经毕业三年,乐队之外他也是名驻唱歌手,最近还自己成立了一个工作室,WayLife 目前的排练录音便是在那里进行。

 对于 WayLife,小武的态度是“我把它当恋爱谈的”

贝斯手恩杰的爸爸年轻时是个会弹吉他,骑机车的文艺青年。在爸爸的熏陶下,他小学接触到了枪花、林肯公园等国外乐队,初中开始自学吉他。与大多数贝斯手没得选的经历不同,贝斯完全是恩杰的个人偏好,“这都是因为红辣椒乐队,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歌,就觉得,我想成为贝斯手”。乐队之外,目前恩杰一边做音乐培训,一边在录音棚工作学习。

在小武眼中,学汽车工程的恩杰是个典型的工科男,“闷骚起来不像男孩子,严谨起来又像个老男人”。一聊到贝斯,恩杰“严谨老男人”的形象便立刻上身,开始普及与贝斯相关的音乐知识,“我觉得在乐队中,把贝斯拿掉之后,音乐就会失去重心”,听筒里的声音分外坚定。

据小武爆料,多才多艺的恩杰还会跳舞,“高兴的话,芭蕾舞他也会跳的哦”

年纪最小的鼓手 D·D 正在美术专业念大四,D·D 念出来刚好就是弟弟(dǐ),他被小武评价 “很像蜡笔小新”,可见其团宠位置。小学时D·D在钢琴特长班一弹得不好就会被老师打手,他才转而学起了架子鼓。 

D·D 自认为是队里的“萌新”,“他们就带我飞咯”

正如大多数校园乐队的经历一样,WayLife 在毕业时和进入社会后经历过不少阵容变换。恩杰和 D·D 刚开始加入时都只是客座乐手,直到现在,D·D 其实也还是算外援,“之前的鼓手去当兵了,我们答应了要等他回来啦”,那 D·D 呢?,“常驻嘉宾!”对此大家的态度都极为自然。

实际上,WayLife 并非三人编制,他们还有一个正在修养中的吉他手,会在十月新专辑发行时正式回归。恩杰认为,玩乐队就像打游戏,需要讲究大家的配合:小武属于输出型角色,负责“攻击”;自己则担当辅助的位置;内敛的 D·D 主要负责“带节奏”;“吉他手的话,看似很强壮,但是病倒了”,几秒停顿之后,突然传来一阵爆笑, “他跟小武一样,也是乐队的灵魂”,恩杰立刻补充,年轻男生之间仿佛共有着某种特殊交流技巧。

从泉州“一日”开始的电子乐

“我们是 WayLife,我们不是摇滚乐队”,乐队在各大平台的自我介绍只有短短一行。

开始先确定的是中文名,在生活方式被极为重视的现今社会,与其追求某种个性或节奏的生活,不如直接就把玩乐队当成是一种生活方式,反过来,他们要做的音乐也正是诠释自己生活的音乐。有了这个含义,“生活方式”四个字念起来太过拗口了,对应成英文,直接 way of life 或是其他同样如此,不然就缩写成 WayLife 好了。这个名字音译回中文又变成了“未来夫?”,“有一个未来在乐队里面,我们都很喜欢”。

至于那个紧跟在前半句之后的否定句,倒并非跟摇滚乐有什么过节,泉州当地有不少摇滚乐队,他们不希望被认错风格,小武解释,“我们最开始玩的是 Funky,后来接触到电子乐,大家都很喜欢,便顺其自然地换了一种风格。”

说起来,这一切的改变都离不开制作人 YE 的帮助。YE 是在北京工作的职业制作人,与 WayLife 相识于泉州的一场电音派对。随着双方讨论音乐的次数增多,他与乐队也碰撞出了不少火花,终于在去年,他以音乐制作人的方式加入到这个团队。

因为 YE 喜欢哈哈大笑,通常乐队更喜欢叫他小哈,恩杰认为小哈像是乐队里的“魔法师”,每次做音乐时都会让大家眼前一亮

加入之后,小哈立刻提出了一个随堂小考:要在一天之内创作出一首歌,包括编曲、录音、采样、MV 拍摄等全部都要完成。小武直接以“一天”扣题,把初恋告白那天的浪漫回忆填入歌词。为了在听觉上也表达出一天之内的时间变化,整个乐队一大清早就拿起录音笔走上街头,汽车喇叭、自行车铃、路边吹奏的萨克斯……这些来自泉州日常生活场景的琐碎声响全部都被收录进了这首歌,就连合成出的“哒哒哒哒”的时钟声效也颇有几分暮鼓晨钟的韵味。后来,大家一致同意这首歌需要重新做一个中文版本,于是小武重新作词,更为缠绵的唱腔和缱绻的歌词为《D.a.y》又多添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钟楼见证了泉州沧桑百年的历史变化,自然也出现在《D.a.y》的记录片中

《宇宙旅行》是在今年夏天宅录完成,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耳机里漏音的节拍器、空调的呼呼作响都被录入其中。原本是瑕疵的杂音却在听觉上提供了丰富的细节,就像是宇宙飞船里机器默默运转的声音,与这首歌的意境也更为贴合。我们就像在宇宙中孤单漂游的飞行器,着陆到某一星球对应的正是人生中的某次相遇。

《Slow Down》在 Synth Wave 的主线下融入了摇滚元素,“还是打脸了”,不过他们却认为这里的摇滚是一种情绪渐进的自然流露。“现在的爱情都太快了”,年轻轻轻的小武发出如此感叹,“希望大家可以不要那么快把爱消耗掉,可以慢慢地感受它”,就像《海贼王》里面的神秘海文一样,“爱是一种冒险精神”。

《雨林》收录在梁欢监制的合辑《我最近 Me Recently》之中,全员都没有去过热带雨林,一切创作都来自于想象,暴雨与阳光交替,雨林的神秘恰恰来自它的变幻莫测。在这次大登陆中,他们会把这首歌结合《宇宙旅行》做出适当的改编,YE 老师还会特地从北京飞到上海为他们把关,当飞行器降落到热带,这趟旅程又会如何?请去现场感受吧。

 除此之外,WayLife 十月即将发行的首张专辑正在制作当中,据透露整张专辑同样有一条故事线

我们总以为那些闽南语的古声古调才能代表这座 “光明之城”的乡土人情,殊不知随着时间向前推进,老城早就有了新的面貌,而城市的包容性正体现在她以宽广的胸襟接纳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泉州的声音是多样化的,既有多年前许晓峰制作的“南音摇滚”,《青春已湿》合辑中赤诚的呐喊,也有Double明的闽南不清新民谣,还有人行道的细腻温柔与 WayLife 的电子浪潮。

街声大登陆 Q&A

SV:既然叫 WayLife,你们理想中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

WayLife:就像《乐队的夏天》中所表述出的那样,我们理想中的生活方式就是可以摆脱生活上的负担,开开心心地玩乐队。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WayLife:我们没有那么伟大,玩乐队就是想把自己生活的感受通过音乐表达出来,也没有想要给世界带来什么,就是单纯地表达生活,可能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太大了。

SV:请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小武:当我在台上喊“现场的朋友你们好吗?”,台下就立刻有“好”的音浪涌起,希望可以有大合唱,我还没有体验过万人大合唱的感觉,一直很期待有那一天。

恩杰:我看过《波西米亚狂想曲》,想像皇后乐队一样,开那么多人的演唱会,想想那个画面我都会全身起鸡皮疙瘩。

D·D:希望能站在音乐节的舞台上,而不只是做躲在灯光后面的乐手。 

9月13日 上海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演出时间

2019年9月13日(周五)

20:00 - 23:00

 

演出阵容

二区六楼 / Waylife生活方式 / 他方世界

头烧The First Shot / 五味子

 

票价

预售60元/人 现场80元/人

 

地点

上海黄浦区重庆南路308号3楼(近建国中路)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  9月21日长沙  !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进入 WayLife_生活方式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来源:WayLife_生活方式

作者:MQ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