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道乐队:歌曲评论999+,他们却说自己很“凑合”

2019/09/12

撰文:clouds

人行道乐队,来自泉州,一支串宿舍组起来的乐队。一女四男,女主唱貌似周冬雨,唱歌却像王若琳。几个人讲起话来,都带着一口软糯好听的闽南腔,透出跟泉州这座城市一样的温柔气质。

他们的音乐表现敏感而丰富的感情和世界,细语诉说自身对待生活的看法。虽然只在音乐平台上传了五首歌,有四首评论都是999+。

9月21日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长沙站,现场听听这些热门歌曲吧!

左起:鼓手黄安迪,贝斯手罗诚远,主唱池敏,吉他手黄家益,吉他手王杰峰

成团6年,乐队人员变动为0

2013年的夏末,泉州黎明大学开学,来自福建不同地方的池敏、黄家益、王杰峰、罗诚远同时进入新闻专业,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

有一回,罗诚远看到室友带来一把吉他,拿起弹了会儿,正好被串宿舍的黄家益和王杰峰看到,三个有共同爱好的人便萌生组乐队的计划。

同班有个叫池敏的女同学声线挺特别,“虽然刚开始音准有点差”;热心学长介绍同校土木工程系的黄安迪当鼓手,不过第一次见面他就迟到,“这个人时间观念不太好”。

没想到,六年过去,人行道乐队的成员没有发生一次变动,成为泉州目前最稳定的团。 

主唱池敏曾经在团员的陪伴下参加过《超级女声》,最终夺得福建赛区亚军

泉州曾经有举办“高校摇滚夜”的传统,华侨大学、泉州师院、仰恩大学和黎明大学...... 各个大学的校园乐队每年都会聚在一起演出。

人行道乐队成立后不久,被邀请参加“高校摇滚夜”。然而当时,他们迟迟没想好乐队名。一次排练完,他们在路上看到什么东西就试着把它变成乐队名,比如看到树,就取“大树乐队”。直到最后路过一条斑马线,有队员提了一句“人行道乐队”,大家觉得好像还行。

 “是不是很无聊,很随意,很凑合?”池敏感慨着反问。

提到福建,外面的人总是更容易先想到厦门。限于发展,不少泉州人都会去临近的厦门工作。

但毕业后,人行道乐队五个人都留在泉州,其中,乐队占主要原因。黄家益成为唯一一位新闻从业者,池敏开工作室做手工皮具,罗诚远毕业后做了两年独立摄影师,又转行去音乐培训机构教小朋友弹琴,王杰峰开琴行,黄安迪就在他的琴行里教鼓。大家一起在小城泉州过着节奏缓慢的日子。

 贝斯手罗诚远说跟隔壁宿舍的吉他手黄家益不熟时,觉得这个人很酷,很高冷,不好相处

小清新乐队也是躁过的!

女主唱池敏喜欢焦安溥、雷光夏这些文青钟爱的创作人,其他四个男生则热爱迷幻电子、金属、情绪摇滚等更“重”些的音乐风格。

最初池敏为顺应男生们的喜好,翻唱的都是摇滚乐,比如 Sum 41 的《The Hell Song》、Bon Jovi 的《It's My Life》、Green Day 的《21 Guns》。在早期的视频中,你甚至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池敏举起手,高喊一句“rock”,或者各种尖叫、嘶吼。

有个同样玩乐队的学长劝他们还是得按适合主唱声线的风格走,这种情况,到不久后他们表演原创歌曲自然发生改变。

 鼓手黄安迪是在高中社团学的鼓,上大学前他就决心一定要组乐队

心思敏感的池敏负责词曲创作,写第一首歌时,她在宿舍抱着一个本子坐床上,把床帘拉起来,一直思考,在本子上写满零零碎碎的句子,甚至是一些梦境,最后把它们组合在一起。

她写词总是着眼于细微之处,有时候可能生活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内心已经波澜起伏。

因为自己胆小、害羞,不知道怎么跟人接触,觉得精神上很不自由,池敏以此为启发,写出第一首歌《流浪》,诉说愿望——想要离开整个社会,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过自己的小生活。清亮的木吉他,抒情的旋律,文艺的歌词,舒服得让人不自觉缓慢摇晃身体,和乐队之前的翻唱风格截然不同。

他们习惯从生活中取材,《返潮》是描述一种南方常见的气候:每年一到三、四月,家里的衣服、被子晒不干,地板、墙上都是水。这样的日子里,他们吃火锅,坐在毛绒地毯上沉默,唱歌,想着湿和远方。

最新发布的单曲《让森林住进屋里》,同样是想待在自己的小世界,这一次,池敏停止流浪,想直接把森林搬进屋子里。她希望能不在意外界对自己的看法,也不想越来越依赖物质上的需求。

吉他手王杰峰除了担任乐队作品的编曲制作和吉他编排,还负责后勤工作

歌曲评论999+了,然后呢?

在泉州这座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每个当地人都耳濡目染南音以及梨园戏的韵味。这片土地从不缺乏音乐的基因,但独立音乐的氛围并没有很浓烈,始终只有一小批人在玩在听。

动物世界音乐公社是泉州唯一一家Livehouse。公社的创始人洪小少一直在推动泉州地下音乐文化发展,他经常邀请本土的原创乐队来表演。人行道乐队的第一次校外正式演出,就在这里。

在公社,他们认识了不少当地圈子里的乐队,比如玩新金的半成品乐队,同样上街声大登陆的WayLife,搞朋克的叁仟界乐队......还有泉州音乐圈不少老炮。《流浪》的编曲,自然少不了各位朋友前辈的帮助。

泉州最有名的本土音乐节是动物世界音乐公社举办的五 · 四“论持久战”。每年都会聚集一群泉州原创乐队,演出交流互相学习

人行道乐队成立后,过了将近四年,才录完第一张歌曲合集《流浪不止梦里见》。这些歌其实很早就写完,乐队也经常在外面表演,但每次演完他们都觉得现有的版本没有非常好,想再改改,一拖再拖。光《梦里见》,他们就录了一、两周。

歌曲在网上发布一年后,评论突然猛增,不少人通过其他软件的推荐听到歌,主动找来留下自己的感触和故事。那阵子成员们每天都在盯着什么时候能到999+,然而真的等到这结果,几个人心里又有些空。“开心劲过了之后,就没有太惊喜了“。

音乐的受欢迎程度并没有加快他们制作的速度。新歌他们想做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尝试新的元素,反复请教一些前辈,一直在磨。朋友们也能听出他们歌里的变化,比如多加了弦乐,又或者细节更完整。

 贝斯手罗诚远小时候想学的是钢琴,家里人不让,带他去学了吉他

晋江“沙滩音乐节”、领袖乐天广场“后浪归潮音乐节”、动物世界五 · 四“论持久战”...... 他们几乎跑遍福建大大小小的本土音乐节,然而一直没去外地演出,也没办过专场。

网上的高评论量似乎并不能给这群1994、1995生的年轻人太多自信:歌没有太大变化,还想多尝试一些新的风格;怕自己办巡演,人家听两三首就走掉,很尴尬。

这次大登陆长沙站,是人行道乐队第一次尝试走出去。还好,他们在音乐的道路上虽然走得总是很慢,但一定不会迟到。

街声大登陆问答

 

SV: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池敏:带来什么说不上,我们的创作是表达,表达所发生的,属于个人的生命经验,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听到我们的音乐的,每一个拥有共鸣的人能够感到温暖吧~

安迪:可以感染到每个人的情绪。

杰峰:希望乐迷都能从我们的作品中找到一个最真实的自己,大家都能好,一起变好。

家益:我们都爱观察且又敏感。人会因为天气、温度、气味、声音等一系列事物来记住某一个时刻,我们也想用自己体验世界的感受,不管是愉悦、难过、矫情等等等所有的情绪,通过作品,和大家进行一次“身心”上的“契合”。

SV:描述一下你梦想中演出的情景吧?

池敏:没有灯光,谁也看不见谁,在黑暗中演出

安迪:全场跟着我们的情绪与律动在享受。

杰峰:能像蔡凯东(R2)那样骚......不过我得先减肥

家益:希望能在台上全场跑,想跑就跑,想停就停(微笑)。

 

9月21日 长沙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西安,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作者:clouds

校对:冻梨

进入人行道乐队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0/14

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1

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