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yhand:改变不动世界,那就记录一下吧

2019/08/28

撰文:外外 

左起:主唱小栓,贝斯手蹦蹦,吉他手森林,鼓手六子

Sexyhand 的采访约在一天上午,语音电话陆续接通后,成员们以明亮的嗓音开启各自的自我介绍,声线透着年轻:最先开口的是主唱小栓,今年22岁。

“22岁,那是不是刚刚毕业?”

“本来是应该毕业了”,小栓说,“我们有个演出和最后一门考试撞了……”

“所以选择了演出,没去考试?”

“坚定地选择演出!我也是,论文都没交。”吉他手森林说到。 

主唱小栓

小栓目前在广西科技大学学习财务管理,吉他手森林是设计专业,鼓手六子学的是室内设计,三人都是一间学校的同学、校友。临近毕业,不参加考试、不交论文意味着什么,哥几个都很清楚。既然选择了演出,就算重修一年,延迟毕业也认了。

说起音乐学习的启蒙,小栓回忆说儿时家中有一架白色的小钢琴,只有凳子大小,音色很好听,很小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喜欢能发出声响的东西。到了2012年,读中学的小栓受绿日乐队的影响,开始对音乐感兴趣,学吉他、弹贝斯,和吉他老师组乐队,一起翻弹绿日乐队的作品,梦想着有朝一日也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乐队。

 贝斯手蹦蹦

贝斯手蹦蹦是 Sexyhand 唯一的女性成员,年纪最轻的她也成了乐队的“团宠”。这个在小栓眼里“只会为爱烦恼的女孩”,最早接触乐器也是在初中的时候。

2009年,蹦蹦在《快乐女声》中看到弹着吉他唱着歌的曾轶可,想象自己是不是有一天也能成为这样帅气的音乐人,便开始动了学吉他的念头。“也不是学吉他,那时候只能说是‘摸吉他’”。到了高中,因为一位学长的乐队缺贝斯手,摸过几天吉他的蹦蹦跑去“充数”弹贝斯,后来发现一位老师弹的贝斯“样子很帅”,就潜心学习这个很帅的乐器。

“一开始是六子联系我,让我去排练室玩一下。他到楼下接我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当时感觉他们都好高冷啊。这半年相处下来才觉得:原来大家都很蠢,哈哈!” 今年年初加入 Sexyhand 的蹦蹦说,四位成员中两个是水瓶座,两个是射手座,日常相处中总是满满的神经质的对话。

 吉他手森林

采访过程中,吉他手森林一直在电话另一端鼓捣乐器,一会儿扫扫吉他弦,一会儿按几下键盘,只为给初次对话匹配一段氛围感十足的背景音。

森林在音乐启蒙阶段受到 Beyond 乐队的影响,高一到高二的暑假,森林开始学习弹吉他。问起为什么学琴,森林迟迟没有回答。小栓插话道:“森林回答问题可能会有很长的延迟,不是信号不好,他就是要在心里想好几遍才会说出口。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他,应该就是‘Windows 98’。”

本以为是《New Boy》之类的梗,没想到小栓说:“因为卡啊!哈哈哈哈!人机交互也不是很好。” 这样的神转折,群通话中的五个人都爆发出了笑声。

 六子采访当天回南宁,通话到一半就已出发上路

鼓手六子可能是乐队成员中最沉稳冷静的一个。其他成员形容六子是“冷漠且有内涵”:“即使要关心你也不会表现出来,给个眼神自己体会就好”。六子的父亲原是工厂职工,年轻时候玩过几天音乐,喜欢弹唱一些流行歌曲,后来就想让儿子延续自己的音乐梦想。六子二话不说,选了架子鼓。

在蜜桃 Livehouse 泡大的乐队

Sexyhand 成立之初,还不是现在的人员构成。2018年三月初,成立不久的乐队受邀参加蜜桃 Livehouse 的一场拼盘演出,主题为“我在春天有一首歌”。小栓说:“蜜桃的老板以前看过我们演出,觉得我们还行。后来他那里有空档、我们也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去演出,积攒了一些经验。” 这位蜜桃 Livehouse 的老板、最初发现 Sexyhand 的伯乐,正是旅行团乐队之前的贝斯手,小P。

 旅行团主唱孔一蝉在《乐队我做东》节目中,形容小P是“柳州音乐教父”般的存在

三月初收到邀请,月底就要演出,成员们还坚持表演自己的原创作品。于是,几个年轻人白天上课,下课后在学校排练室从夜里一点排到早上七点,再去附近的螺蛳粉店边吃边总结今天的排练成果。这样高强度的排练创作,加上小P的悉心指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Sexyhand 连续创作出了七首歌。但也因为排练强度过高,原本的女生鼓手顶不住压力,选择了退出,原本就是 Sexyhand 兄弟乐队鼓手的六子顺势加入。

就这样,2018年三月到五月,Sexyhand 几乎每个周末都在柳州的 Livehouse 演出。去年夏天,老蜜桃因房租问题暂停了一段时间,乐队也在这期间准备音乐比赛。今年一月,蜜桃 Livehouse 重张开业,Sexyhand 作为在蜜桃泡大的乐队,回到这里再度活跃了起来。

 小栓手臂上纹着“蜜桃”两个字,足以见得和这间 Livehouse 的情谊

四个活泼好动的年轻人凑在一起玩音乐,写出来的旋律也有新奇的巧思。身在柳州这个多雨的南方城市,歌曲的气质无形中多了一丝忧郁。看看歌名,似乎他们的创作也都和下雨天有关系。

《喜欢下暴雨的城市都很冷漠吧》和《不在我身边》这两首歌,是 Sexyhand 去年参加星巢计划时创作出来的,和乐队成立之初偏朋克的风格有些不同。“当时乐队都住在一起,排练也在一起。看其他乐队排练,感觉更能吸收和接受多一些的元素。” 乐队几次排练后,回归到了之前的风格,只是编曲更加细致,大家也对“成品”有了更完整的认识。《Rainbow Town》这首歌应运而生。

《你是渣男》是 Sexyhand 成立后写出的第一首歌。当时小栓醉心于乐队,整天忙着排练演出,没时间恋爱,女朋友因此有了小情绪,不愿他继续玩乐队。两边都放不下的小栓就以玩乐队和恋爱为动机,写出了这首歌的雏形,由几位成员一起完善。“我们写歌的时候,会提前把吉他的空间留出来,‘Windows 98’(吉他手森林)经常会带来惊喜”。

《没有什么值得恐惧》是 Sexyhand 全员都很满意的一首作品,但每个人满意的理由都不太一样:小栓就是想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值得恐惧”;蹦蹦有一段和声,觉得“唱这首歌特别减压”;鼓手六子很满意自己深情 solo 的那一段,可以体会到10、20年代电影作品的感觉;森林,因为“人机交互”有点卡,只表示了满意…… 当问到在哪里可以听到这首歌时,大家倒是异口同声:还没录呢,没钱录音。“我们选择街声大登陆昆明站,也是因为柳州过去这几站,到昆明最便宜……”

 左图摄影:廖峰,右图绘制:贝斯手蹦蹦

8月31号的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昆明站现场,除了带有雨季阴郁滤镜的几首作品之外,这首全票通过的《恐惧》也会和大家见面。Sexyhand 还透露,31号还将有一首和此前风格不同的全新作品将在现场首唱:新歌可能会吓到你们哦!是怎样的惊喜?现场来领教吧!

街声大登陆

Q & A

SV: 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主唱小栓:以前和蜜桃 Livehouse 的老大哥们聊过,我们觉得年轻乐队的创作只是记录这个时代,通过自己的歌记录这个世界、记录自己。以前想通过作品改变世界,后来发现改变不动,连爸妈都改变不了,我们就记录一下吧。

贝斯手蹦蹦:希望别人能通过作品了解我们自己的态度。

吉他手森林:玩乐队本身就是思想创作,创作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或看世界的态度。

鼓手六子:让别人知道乐队,让更多的人听到乐队的歌,知道我们每个人。

 

SV: 描述一下你梦想中演出的情景吧?

小栓:之前的梦想就是登上 MAO 的舞台,希望爸妈能非常高兴地看我演出。

蹦蹦:希望来现场的人,能跟着我们的音乐一起摇摆,知道我们要表达的东西。

森林:梦想能够重新演一场像1991年莫斯科音乐节那样、里程碑式的音乐节,希望让世界上的人们都来现场。

六子:希望可以在大型音乐节压轴演出,台下能有两三万人,多爽!

 

8月31日 昆明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  上海  !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图片来源:Sexyhand 乐队

作者:马外外

校对:一点点

进入Sexyhand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