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尾纹乐队:人人都是对世界倔强仰头的 Rocket Boy

2019/08/21

撰文:孙大猴&冻梨

成都乐队鱼尾纹的主唱施颖曾说过:昆明是走了就回不去的家乡。不过鱼尾纹这次还是报名了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昆明站。很久没在昆明演出的鱼尾纹,这次终于又要回老家了。

鱼尾纹的新专辑《乐园》九月即将上线,众筹页面上明晃晃地挂着“专辑做了七年”。先发行的两首单曲《乐园》和《Rocket Boy》欢快直接,这么多年鱼尾纹似乎从未变过,漫长的七年也没有影响作品最终呈现出来的干脆。

因为对之前的创作模式审美疲劳,乐队从零开始,找好玩的方式,2016年发布的《白塔路》这首歌,慢慢找到了感觉。后来忙着演出,2018年乐队才正式在录音棚制作专辑。到了完成那一刻,施颖大脑一片空白,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新专辑中融合不少了电子音色,这在曾经的鱼尾纹中是很少见的。施颖某次看美国音乐人 Beck 的演出,各种元素迸发火花,Beck 早已与当年民谣风格不同但又毫无违和感。当下施颖觉得:只要是好听的元素,拿来用没什么不可以。

七年间,成都的音乐氛围始终如一的好,也出现了新风向。现在提到成都音乐,迷幻、电子、实验成了新的印象。“Code A 、ENGEDI隐基底、白日密语……”施颖提到最近关注的乐队,明显不受单一的风格拘束。至于这些年成都的音乐场景发生了什么,可以回顾《到底成都的独立音乐为什么那么繁茂?》

火箭难造,但还是有人完成了飞往火星的任务。梦想不计较大小,《Rocket Boy》像是对世界倔强仰头的小孩子,永远怀揣着激动人心的梦想。

鱼尾纹所描述的《乐园》,带着游园会的雀跃,而对于施颖来说,“家里的工作室、喜欢的乐队现场、月光明亮的海边,每一个美好的瞬间都是乐园。”

如果只听两首新单曲,会让人产生鱼尾纹终于进入温和中年的错觉。施颖“矢口否认”:“也许发布的这两首有点温和,但有燥的,而且有的歌词还比较成人向。”

或许鱼尾纹的“成人向”,是成熟而干净,锋利而纯粹。

8月31日

昆明人施颖带着鱼尾纹回到昆明演出

去现场听听新鲜出炉的新歌吧!

冷静硬摇

施颖一再跟说,不要提化学的事,但是这个职业被各个媒体一而再再而三提起。毕竟一名乐手从事科研,比做摄影师、编辑、设计师什么的要违和一些。施颖在台上克制而谦和,家里喵星人众多,加上这个职业,被大家称作“施老师”也无可厚非,他也是大家心目中工作音乐两不误的典型。

“传说一个晚会现场,负责现场调度的人说:‘负责垃圾的老师,麻烦收拾一下,’一个清洁工上去把垃圾就给扫了。”施颖略有些狡黠地笑着。

“那大家也爱管你叫‘施叔叔’,你怎么看?”我再次发难。

“这也是一个很不好的风气,大家喜欢装嫩,其实叫我叔叔的可能没比我小多少,弄不好还比我大呢!”

2004 年组建的鱼尾纹已经15岁了,期间经历过一些成员变动。微信建群采访时,鼓手平叔一直在开一个培训会,在我们热火朝天,三句正事五句瞎逗摆起龙门阵的时候,平叔突然发了如下内容。

本来此起彼伏的微信群突然冷了一下子,然后大家纷纷打出了“哈哈哈”。贝斯手阿信说:“平叔你是向领导表忠心呢吗?”原来平叔之前因为工作繁忙,退出过一阵子,他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虽然把一个乐队比喻成一个大家庭已经太老套了,但鱼尾纹真的很和谐,大家开着不深不浅的玩笑,性格各异,但是搁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球,哪也不多那也不少。

贝斯手阿信脾气很好,爱开玩笑,十次跑题得有八次是他歪楼。不过话语之间能够感到他对鱼尾纹乐队的感情。说起他最喜欢的歌,他斩钉截铁选择了鱼尾纹的第一首歌《最初》。阿信拿主唱开玩笑:“施老师最让我们感动的是,演出费从来没忘过。”

最后加入的和声曾莉,外号面姐。“成都制造,第一次加键盘,本来想一夜成名的。结果,一个音都没有按出来。(真的是没有电啊!)想哭!最后,阿信给我说:‘你还是好好生生唱和声吧 !’”


从这张照片里,可以看出鱼尾纹想硬起来燥起来的心

说到宠物时,讨论一下变得热络。施颖家的白猫“蛋蛋”在看意大利队的比赛时,实在看不下去沉闷的场面,冲到屏幕面前去,用爪子抓屏幕上的球。这个照片把面姐乐得不行,她就喜欢上蛋蛋了:“真是乖完咯!”本来很久不发言的罗旭也连发几张图,秀出了自己家的猫。施老师则表达了自己对猫的无限责任和喜爱,还这么描述了家里的四只猫:“家里现在四个猫:脾气暴躁老大妈和她的高冷女儿,表面很二、内心审时度势的小伙子,还有刚来的一个只知道瞎玩的小孩儿。”


施颖和他心爱的喵星人一张“居高临下”的合影

新专辑《乐园》中有三首歌几年前就发布了,《深海怪兽》、《白塔路》和《茧》。施颖花功夫最多的是“冷静硬摇”的《深海怪兽》。一向顺滑好听的鱼尾纹这回来了一个燥的歌,有点出乎大家意料。问到其中缘由,贝斯手阿信先逗:“不出一首燥点的歌儿,施老师和旭哥新琴白买了啊!”“本来我们都是用 Fender 吗,结果一天排练一看,我俩都带了新的 Gibson!既然买了新琴,就得燥一燥啊!” 施颖难掩买琴和写了燥歌的喜悦。


施颖在演出上“显摆”自己新琴的瞬间

罗旭的 Gibson 经过了无数次的改装,而施颖的白色 Gibson 甚至引起了身边朋友的不满:“每次用这把 Les Paul 演出,他们觉得我每个动作都是在显摆我的新琴!”而这两位吉他手不仅在吉他上颇为“贪心”,在效果器上,也是“烧”得可以。

 吉他手罗旭的效果器板上,右上那块巨大的电源是成都一位朋友手工打造的

施颖的效果器:内行看门道,外行看价钱。这一块板子上,大概有一万多人民币

在成都待一阵子,就会发现施颖在成都有多么活跃。不光是鱼尾纹,他还和“搞”乐队一起搜集民间歌谣,给潜水艇酒吧的老板亮子、电台 DJ 郑思斯等等歌手弹吉他,同时还给红胡子动画工作室做配乐。

我问:“施老师这么‘花心’,对你们乐队有影响没?”阿信仍是第一个站出来:“这都12年了,第三张专辑还没出来,你说有影响没?”搞得施颖保证:“在这我保证新的一年我把精力都放在鱼尾纹上,大家一起做个见证!”

故事里的事

一次演出结束,正在收拾乐器的施颖突然被一声很热切的“施老师”叫住,抬起头来却不认识。这时,那个叫他的姑娘把脑袋靠得又近了一点:“《对先生》里的主角到底有没有耍朋友嘛!”用施颖的话说,不是追问,而是审问。

 《新一天》封面由施颖和罗旭共同设计,代表着“未来会吃掉一切”

鱼尾纹有一些中文歌曲里比较罕见的叙事歌曲,上面提到的《对先生》就是很典型的一首,歌词中主人公和某个女孩的关系暧昧而深切,用施颖的话说:恋人未满。

歌词里是这么说的:你陪着我慢慢的在大街上走过 / 一句话都没有说 / 我唯一能听到的你哼起了那个我忘记了名字的歌…… 还有一个秘密 / 无论我在哪里 / 总能感觉你的情绪 / 这夜晚我看出来你还在 / 独自等待 Mr. Right in your life……

虽然恋人未满,可那股情真意切的毛糙劲儿却一个劲儿撩着荷尔蒙分泌正盛的男女。施颖遭遇令人尴尬的追问,也是这首歌表现力的一个证明。

施颖面对大家的追问,有一套大概的说辞:一旦角色被创造出来,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故事线,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嘛。

正像问到鱼尾纹规划的时候,大家一副面面相觑的样子,并不像很多乐队乐于提到价值观、哲学,鱼尾纹则是怎么引也不说,他们更热衷于顺其自然。可是说起喜欢的音乐,大家则像聊起了宠物时候一样踊跃。施颖滔滔不绝说起 Red Hot Chili Peppers、Metallica、Nirvana,罗旭则用令我们失笑的开场白说起一位朋友:“我和他是初中同学,但我们真正认识是在高中。” 这位同学热爱音乐,不远千里去西班牙专门学习弗拉门戈吉他,还在那边安家落户。“可能就是认识太多这样的人,我们很难沦于平庸,” 罗旭一脸意兴阑珊的样子,不过很快觉得自己有点矫情:“自以为很难沦于平庸吧!”

和鱼尾纹的其他成员不同,和声曾莉专业就是音乐,从小被逼着练琴的她本来是把音乐当作数学学的。可是有一天,她听到一个男生坐对面给自己唱了张楚的《爱情》,吉他伴奏之下,几乎是朗诵出来的歌词,让曾莉一下进了摇滚乐的坑。

鱼尾纹也是现在音乐人“自给自足”的典型,两张专辑中,施颖作为全部歌曲的创作人员和部分歌曲的录音混音师,花了很大心血。

第一张专辑《伟大的冒险》由一位朋友担任制作混音。第二张由施颖制作,可是照施颖的想法,第二张专辑《新一天》修音又有点过了。

鱼尾纹的歌和他们处事的风格很相似,看上去平和无害沉稳,其实却含着很多小把戏:《新一天》里明显的粗口,歌词里唱的“再听一遍《伟大的冒险》”,懂得他们第一张专辑叫《伟大的冒险》的人会莞尔一笑。

 施颖热爱动漫,第一张专辑的名字也充满了 80 后的怀旧味道

一支15年的乐队,有三张专辑,在成都悠然自得生活。乐队相约火锅,相约去各地看演唱会音乐节,相约拼猫。15年也是飞快。

施颖现在想做的音乐是“地域气质不是很浓”的乐队,英国乐队做出美国味儿,美国乐队做出新加坡味儿,不过我猜在研究完昆明的花灯之后,有可能又想做地域特色特别浓郁的音乐。施颖长在昆明,罗旭和面姐是成都本地人,阿信在重庆出生,周平是自贡人。都生在祖国西南,云南四川重庆,语言都能互通。施颖当时在川大组乐队,毕业时一个沿海城市的外企已经给他 Offer,可他想了想,那边没人一起玩乐队,在最后一刻放弃了这个优厚待遇的工作,继续留在成都,一边工作一边做音乐。

 《夏天》是鱼尾纹流传很广的一首歌,这张照片很像夏天的感觉

《17》《时光的房间》《白塔路》《夏天》等等都讲到了昆明,讲到了旧日时光,这也是鱼尾纹歌曲里一个很大的主题。虽然他跟别人说“人人心中都有一条白塔路”,但他的那条白塔路确确实实在昆明:“改变我的是在昆明白塔路一家唱片店买的三盘原版 CD 翻录的磁带:Metallica 黑色专辑、Nirvana 的《Never Mind》,U2 的精选”。他在尚未戒酒的时代,曾经在出租车上迷迷糊糊看到了“霓虹闪烁”,他以为是白塔路的街灯,后来回想,那条根本不是白塔路。

每次他回到昆明家里,回到自己高中的房间,时间就会一下回到高中,回到九十年代末:于是我坐上火车在没有悬念的冬天 / 奔向明亮温暖的南边。《时光的房间》里美国乡村音乐中经常用到的吉他音色响起,似乎能看到一缕九十年代末的阳光照进九十年代时兴的老式钢窗。

就像施颖说的:“成都是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昆明是走了就回不去的家乡。”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鱼尾纹:带来世界和平?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只求自己音乐的频率,能让其他有相似频率的人产生共振,就OK啦。

SV:请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鱼尾纹:刚看了 Summer Sonic,这大概是目前看过的氛围最好的现场吧,观众们都很投入而且参与感超强,什么时候该合唱什么时候该打拍子什时候该跳,完全门儿清,台上台下水乳交融,和平与爱。

8月31日 昆明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  上海  !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图片来源:鱼尾纹乐队

作者:孙大猴 冻梨

校对:外外

进入鱼尾纹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