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ir唱诗班乐团:横跨太平洋,一体两面的青春

2019/08/26

撰文:MQ

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昆明站阵容公布的那天,Choir唱诗班乐团的主唱灰灰被一同登台乐队的成军时间给吓了一跳,惊呼“当时我们乐队成员还在上小学”。

“面对这些前辈,你们紧张吗?”

“紧张是自然的,每次登台前都会有”,顿了几秒,灰灰又补充道,“既然是最年轻的乐队,那说话得狂一点,希望大家好好听一下,我们年轻小伙子的声音吧!”

街声大登陆×乐夏巡星计划 昆明站 

8月31日 听听他们年轻的歌

Choir唱诗班乐团,初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唱圣歌的人声组合,听完音乐才发现是支活力四射的年轻乐队。五位成员的坐标横跨太平洋,在本次30支参赛队伍中,可谓地理空间上跨度最大的一支。

主唱灰灰正在美国留学,吉他手子君、段誉,贝斯手子争,鼓手小宇四人驻守在湖北黄石,两地相异的生活为他们带来了不同滋养,而由此碰撞出的音乐火花正好体现出唱诗班乐团一体两面的青春。

No.1

A面:初始站是勇敢

2017年,在美国有过不少校园演出经历的灰灰,跟鹿晗的制作人TuneLee合作了单曲《另一个我和这一个我》。灰灰把这首歌分享到了微博上,“鹿晗”两个字迅速引来大批关注,不少人听了这首歌后对他夸奖鼓励,冠以“鹿晗小师弟”的名号,也有人骂他无脑蹭热度。

主唱灰灰目前在俄勒冈大学学公共关系

灰灰对此一并兼收,心里却总有些不满足。自高中玩过第一支乐队已经过去三年,昔日翘课练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当时在艺术节的表演台下无声的惨痛经历一直在脑海挥之不去,他希望组成乐队后回去“雪耻”。

寒假回家,他认识了在商演现场打鼓的小宇。17岁的少年在一群大叔乐手后面显得格外有范儿,演出结束他就上前“忽悠”小宇入伙。小宇还迅速找齐了另外的成员,唱诗班就此结成,那时还并非现在的阵容。

 “Choir唱诗班”源自灰灰在美国跟着寄宿家庭去教堂的经历,他希望乐队也可以歌颂爱与希望。Logo的中间是一滴眼泪。

组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办演出 ,五人先在武汉的拾间书局自办了一场小型签唱会,又回到了灰灰的母校黄石第二高中办了一场千人演唱会。灰灰还记得那是在2017年的9月8日,场地从当初的室外足球场挪到了室内体育馆,演出的主题是“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首五月天”,他特地选了曾在2015年元旦在被子里守着收听的《勇敢》作为当天的第一首歌。


鼓手小宇被Beyond演唱会上的叶世荣所迷住,自打鼓后便逐渐成了重型音乐爱好者,看现场前会在脖子上贴膏药防止损伤

这次演唱会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后来有了那首的《始发站》,这也是唱诗班后来重组后创作的第一首歌,“期待有一天发光光亮 掌声 希望”,这是他们对未来的期待。

 

No.2

B面:中转站,“异地恋”怎么玩乐队

黄石是武汉城市圈的副中心城市,正在面临资源枯竭型转型。相比于武汉以“朋克之都”的称号响彻南北,这里的乐队文化更接近于以学生乐队为主而自产自销的状态,偶尔布衣、地下婴儿等乐队全国巡回中会设置黄石一站。近年来随着后巷、在路上、新航线等Livehouse陆陆续续地关闭,黄石的演出场地似乎只剩下了音乐餐吧。

湖北师范大学和黄石理工学院等设有音乐专业的高校,还是产出了不少校园乐队,他们以社团的名义聚集到一起,在校园内外创作、排练、演出,无奈看演出的和玩乐队的似乎总是同一拨人,乐队之间互相做观众更是常有的事。

尽管如此,这群学生依旧玩得很开心。子君、段誉、子争和小宇便属于这群青年,他们还同在另一支叫做“少年罐头”的乐队,至于四人的相识经过,他们一致回答“黄石的音乐圈子就那么大,一起玩儿就认识了”。

 《YoungLove》MV的拍摄地是湖北师范大学对面的一家学生开的工作室,也是附近学生乐队圈的一个根据地,里面的设备都是由大家东拼西凑,供大家排练之余,还会不定期组织乐器学习、演出等活动,子君说这里对他们来讲更像是“家”的存在

唱诗班的初代阵容很快在灰灰返回美国后走向解散,小宇立刻邀请了新伙伴加入,也就是如今的阵容。五人依旧分居两地,通常灰灰把词曲的部分都写好,发出来后大家共同讨论,各自录好之后再设计编曲,现在发布在网络上的歌曲大都是这段时间完成。

吉他手子君和段誉为同一师门,用段誉的话说“自从在琴行认识我之后,子君非要拉我玩乐队,玩到现在,非我不可”

年轻人喜欢歌唱爱情,唱诗班也不例外。乡村小调配上灰灰孩子气的嗓音,《Young Love》的每一句都透露着男孩儿的怦然心动;穿插了女声对白的《上帝派你来》充满甜蜜热恋的氛围,灰灰说本来那部分内容是他写的,后来在录制现场又经过了演唱女生的即兴修改;配上日系摇滚的曲调,王子斗恶龙救公主的故事便在《5’6 Prince》中展开。

《宜静最后没有嫁给大雄》和《最后我们都变成我们最讨厌的那种人》采用了同一套欲扬先抑的手法,前者灵感源自五月天的那首《错错错》,灰灰说这几年“丧文化”在年轻人中间很火,可是他们想给大家传递一种希望,黑暗里也有光,不必执迷于自身的颓废之中。

《12 Hour Flight》则选择了跟前有作品完全不同的题材和手法,这首歌是灰灰在今年元旦去美国的航班旅程上为了打发时间即兴而成,在歌曲之外,他还认识了歌里的那位邻座女生。

贝斯手子争是队里的“好人”担当,乐队的和谐全靠(黑)他来维系

No.3

Bounus Track:下一站是大登陆

实际上,这次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昆明站是唱诗班第一次以现有阵容登台演出。此前乐队仅有的线下经历都发生在排练室,随着越来越多次的磨合,主唱忘词、吉他错音、贝斯失声、鼓棒乱飞的事件终于越少发生,不过这也恰恰是一群男孩子们练团的乐趣所在。

 今年上半年,灰灰跟着独立音乐人Christian Brown(也是唱诗班多首作品的编曲)在北美Salem、Eugene、Portland等小镇开展了演出,在现场掌控上面得到了不少锻炼

谈及未来打算,五个人的规划各不相同,但无论做什么样的职业,他们都有一条音乐的故事线:

“未来在音乐上沉淀为主吧”

“好好加油写歌巡演然后上节目火起来”

“先(在大登陆)表演顺利,不要掉链子”

他们说到时会展现出与众不同的活力,你要不要去看?

Q&A

Q: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Choir唱诗班乐团:希望我们的作品可以稍微感动一下这个世界和其他的人,就像当年我们也曾这样被感动过一样。

Q:请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Choir唱诗班乐团:

8月31日 昆明 Mao Livehouse

街声大登陆

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  上海  !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图片来源:唱诗班乐团

作者:MQ

校对:11点

进入Choir唱诗班乐团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