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旅:少年心气是明知不成熟,但还要向你表白呀

2019/08/14

撰文:琉球 

每个人的夏天或许都曾幻想过这样一段分镜:玻璃瓶装汽水,白色经典款帆布鞋、树荫下打盹的野猫、女孩子被风吹起的蓝色裙摆。

浪旅就是这样一支诞生于8月,散发着夏日酸甜气息的成都盯鞋乐队。主唱罗乃文和贝斯手黄鑫(人称阿七)来自2019小范围爆款乐队“白日密语”,吉他手李宝洋是一起长大的发小,鼓手航子则是被成都同化了的山东人。

从左到右依次为阿七,乃文,李宝洋,航子

在浪旅,他们全情投入自己最爱的盯鞋曲风,继承了偶像乐团DIIV清新雀跃的旋律,让少年心气在微醺迷醉的氛围里,勇敢表白。

作为街声大登陆第三季成都站的压轴乐队,他们要让你在现场跳舞。

说起成都乐队,不得不提到四川音乐学院,如今活跃于各大音乐节的秘密行动荷尔蒙小姐熊猫眼镜等,都曾是川音学生乐队。中国音乐财经CMNB曾写过,川音一直以流行FUNK爵士乐队著名,走的技术流,外界甚至为他们创造了一个专属的风格名词:川音风格

然而2017年,川音流行器乐系一口气冒出了三支“异类”独立乐队:电气英伦风格的白日密语、独立电子Colorful bar,还有盯鞋Dream-Pop乐队浪旅,他们一起成立了氢气唱片,两年的时间就已经蜕变为成都独立音乐最鲜活的力量。而罗乃文和阿七,正是三个乐队的创始成员。

初三那年,乃文的吉他老师说有个挺厉害的乐队要来西昌演出,那是他第一次听声音玩具现场,在台下就立志要搞乐队

罗乃文、阿七、李宝洋,三个人都来自四川西昌。2012年他们正念高一,时常混迹于百度贴吧,宝洋在西昌某中学贴吧里留了一则招聘乐队主唱的帖子。从小热爱唱歌的阿七面试上了,过了不久又以同样的方法招到了吉他手乃文。

西昌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下的县级市,当地人大多听民族音乐,即便到了2010年代,年轻人中也极少听独立音乐。

三个喜欢摇滚的男孩子通过网络一线牵聚在一起,彼此格外珍惜,每个周末都在成员家里排练。虽然阿七现在回头看,当年的翻唱实在不堪回首,但只要提到“排练”二字,就觉得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和热血澎湃的自豪感,不管不顾,一切事情都可以推掉不做。

“我们老家喝酒的风气很重,家里人觉得业余时间玩音乐,总比每个礼拜出去喝酒、泡网吧好。起码‘排练’听起来像个正经事!”当然爸妈没意料到,阿七不仅认真玩起来音乐,现在还做起了琴行的生意。

川音后面“德兰乐器”原是The Key乐队柿子开的琴行,阿七毕业后接手,继续见证川音乐队的发展

当时会来西昌演出的,基本都是成都本地乐队,声音玩具、马赛克、猴子军团、秘密行动,很多是被西昌的风景吸引,旅游顺便演个出,即使这样,浪旅的成员们还是珍惜每一次看音乐现场的机会。

高三毕业,罗乃文和阿七如愿以偿考上川音来到成都,李宝洋则去了更远的北京,进入迷笛音乐学校。在北京,李宝洋接触到了丰富新鲜的音乐和资讯,有一次他录了两首翻唱,一首来自法兹乐队,另一首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盯鞋乐队DIIV。

还在听二手玫瑰、逃跑计划的罗乃文和阿七当下就魔怔了,连爆了三句粗口,一发不可收拾地疯狂迷恋上了盯鞋。“说不出为什么喜欢,总之就是,好听!”

 李宝洋、乃文和黄鑫现在是室友,日常一起打球、录歌、吃火锅,用麻将局联络成都各个乐队的感情

2017年春节,罗乃文和阿七从成都回老家过年。已经从迷笛毕业、北漂了半年的宝洋,工作、乐队、生活都不尽如人意,决定去成都发展。

阿七还记得那天是2月23号,西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雪,交通处在半瘫痪状态,临时决定要前往成都的三人来不及买票,黄鑫找到了在火车站上班的亲戚,亲戚说:“我没办法弄到票,但只要你有本事进车站,我就能让你上车。”靠着小聪明,他们混进火车站上了车,在新的一年一起来到了成都。

浪旅第一任鼓手是猴子军团的鼓手杨睿,阿七在排练抽烟的间隙认识了在门口打游戏的杨睿,相谈甚欢,没有老大哥的架子。后来因为个人时间原因,换乃文的同学航子接班。

2017年6月份,四个人一起吃了顿饭,算是个小小的仪式,做乐队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正值暑假航子不在成都,本次街声大登陆演出中杨睿会回来打鼓,现场将演一首早期歌曲《正人君子》

浪旅,从英文名LongTravel音译回中文,可以解读为浪漫的旅程,或者浪荡的旅程。

2018年5月,想着给乐迷和自己一个交代,浪旅发行了第一张同名EP。这是一张全部在卧室完成的专辑,接上线,插上声卡,踩下效果器就开始录了,几乎没有后期,青涩粗糙简单直白。

《Long Travel》封面出自川音同学之手,也给《白日密语》第一张专辑画过插画,乃文给他的命题是:日系、夏日、浪漫、油画、少女

浪旅的四个人都爱穿匡威,乃文尤其。18岁那年,他的生日礼物是女朋友送的一双白色匡威,现在已经破得不成样,还收在柜子深处。

“写的就是自己的故事,面对陌生人和长辈总是很害羞,穿上脏脏的匡威又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采访当下乃文感冒刚好,声音有些闷,川普也跟着软了很多,时不时还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起来。

至于为什么是20岁,纯粹是因为唱着顺口,那年他给自己的礼物是复读一年后考上了川音。

有一次乃文和宝洋在家里编歌,写了很久都不满意,正巧一只流浪猫路过,他们就拿着肉条出去和它玩了一会儿,没想到回来之后就有了灵感。

《偷我米的猫》歌曲开头用吉他模仿了猫叫,乃文还特别提醒大家认真听一下吉他旋律,连说了好几次“非常满意”。 

《拖延症》写于乐队刚组建的夏天,有次乃文躺着睡着了,等醒来时李宝洋已经把《拖延症》的框架做好了。取这个名字,算是对自己的告诫。

《Soft Girl》和《Candy Dream》蕴含了青春期少男对女孩子的全部幻想,糖果般的亲吻,女孩的耳边呢喃。

“一夜之欢竟会如此温暖

如果我们继续感到愉悦

我应该在你心里有一个位置”

甜甜的歌词下,勾勒出了一个青春期男孩子的形象,面对陌生人会害羞,心里对女孩又有着无限浪漫向往,其中不乏欲望的潮湿幻想。

“你拿起吉他的那一刻就是为了女孩,但弹了那么久后就不光是为了女孩,它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

清新悦耳的吉他旋律不断循环,抓耳的贝斯线和鼓交织带来的律动,人声音色游走在虚实之间,浪旅的音乐中,非常明显带着DIIV的印记,乃文的微信头像到现在还是他们第二张专辑《Is the Is Are》的封面。

不过从《CandyDream》开始,浪旅开始加入了合成器的元素,更加清淡松弛,慢慢脱离DIIV的影子,向更为甜美的DreamPop探索。

相比于早期90年代英伦盯鞋浪潮JAMC、MBV、Slowdive等大团紧张的和弦与沉重的噪音墙,浪旅并不一味沉醉于自己脚下的效果器,而是更加直白和勇敢。

9月浪旅即将进行首个专场演出,届时还会有VJ呈现

海朋森的吉他手看过一次他们的表演后,用“直接”两个字来形容浪旅。对于一支害羞的盯鞋乐队,这似乎有点难理解,不过乃文想了一会,觉得形容还挺准确。无论是不断重复的吉他旋律还是歌词,浪旅都不断在传递鲜明的观点。

“少年心气,就是明知不够成熟,但还是想表达对世界的见解,哪怕理解有偏差,不够透彻。如果老了,就算知道答案,也失去了表达的愿望。”

那对浪旅来说,最能体现少年心气的地方是什么呢?

“嗯……不够成熟吧哈哈,主要是不够成熟!”

9.6日在成都NUSPACE,浪旅首张EP专场演出,这是乐队成立两年来的第一次专场,在视觉和现场装置上都会有新的挑战~

街声Q&A

既然是盯鞋乐队,说一双演出最爱穿的鞋吧!

宝洋:ELI - MACBETH-ELIOT

航子:低帮1970s匡威

乃文:低帮1970s匡威

阿鑫:自改匡威黑色经典款

你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宝洋:这太大了,如果可以的话就像Mike Kinsella(Americn Football主唱)影响一小拨人吧!

航子:带给世界多一点爱行吗

乃文:希望有一天也会有挺多校园乐队翻弹我们的歌

阿鑫:我的理想没有这么宏大,没想过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哈哈哈哈,我只想尽可能的把摇滚乐的发扬出去吧,然后做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就好。

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宝洋:希望能安静的坐着演奏。

航子:可以站到鼓凳上往台下洒啤酒……

乃文:在老家西昌演出的时候,能有千八百个人专门来看我们的演出。

阿鑫:我梦想演出的场景一定是在一个海边音乐节,日落,微风,沙滩的感觉,特别舒服。 

进入 浪旅LongTravel 的街声上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来源:浪旅乐队

作者:琉球

校对:一点点

相关消息

2019/08/23

扣弦:就是那个打破反光镜昆明票房纪录的乐队?

2019/08/13

就木异象:不要疲于奔命,不要成为行将就木的青年

2019/08/12

安娜其的故事:靠一条私信,他们成了刺猬的演出嘉宾